不過想着前幾天林天剛給李清雅打過電話也沒接,最近學業很繁忙嗎,

林天搖搖頭,路過學校食堂的時候,忽然心中一動,看見了那家賣米線的店鋪,微微笑了笑,買了一碗,他還記得李清雅這丫頭最喜歡吃的就是魚丸米線了,

提着晚餐,林天悠然的走在校園的大道上,朝着女生宿舍樓走去,

與此同時,一輛白色寶馬慢速行駛到女生宿舍樓前停了下來,下來一個風度翩翩的年輕男子,他面帶微笑,一身名牌西裝,下車後,拉開副駕駛的門,顯得小心翼翼,

“來,清雅,慢點,”他細聲細語,

從副駕駛出來的是一個穿着黑色衣裙的少女,髮絲散肩,有着一股性感與嫵媚,但是再看小臉卻是十足的可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看了就挪不開眼,

但是這個少女怎麼臉蛋有些微紅,

“我扶着你,”那西裝男子微微一笑,“清雅,都怪我不好,讓你喝這麼多酒,你看你都醉了,”

“沒有,我沒醉,”少女呢喃一聲,任由身體被他攙扶着走到宿舍樓前的那排椅子上休息,

年輕男子笑着說道:“不過還是謝謝你能來參加舞會,我邀請了你好多次,生怕你不來呢,”

“沒事,”女孩微醺的說道,“我還能喝,”

“要不這樣吧……”年輕男子目光微微一動,笑着說,“剛纔小倩她們一起去K歌了,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帶你一起去,”

見女孩沒有什麼反應,年輕男子又小聲的說了遍,

“不,不要……”女孩呢喃着,“太晚了,我,我要回去……”

年輕男子仍然不放棄的說:“沒事的,就去玩一會兒,待會我送你回來,”

說完,他嘴角微微上揚,右手已經落在女孩的肩膀上,“清雅,其實這麼久了,我對你怎麼樣,你也應該清楚,其實我……”

只是忽然,剛纔有些微醺的女孩猛的有點清醒過來,擡起頭,與他拉開了距離,似乎也看清楚了是誰,

“學長,謝謝你送我回來,很晚了,我回宿舍了,”聲音有點淡,女孩準備起身,

“哎,清雅,”男子剛準備拉住她的手,卻被後者躲開,“學長,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女孩的語氣有些倔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年輕男子目光一凌,隨即還是笑了笑,“我知道,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有機會的,而且,你男朋友已經很久沒跟你聯繫了吧,”

“他,他有自己的事情,”

“呵呵,再忙有自己的女朋友重要嗎,”男子淡淡一笑,

一說起這個,女孩微微有些失落,想起了那天看到了畫面,他與另一個女孩親密的樣子,是那樣的開心,

不過……

“學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女孩深深呼吸一口氣,鄭重的說道,“還是謝謝你送我回來,我回宿舍了,”

說完搖晃着身子朝着宿舍樓走去,也不管年輕男子在後面的催促聲,

“哼,”男子目光一凌,揚起一抹冷笑,隨即開車離開,

而女孩,不,李清雅,一步一步走向宿舍樓,卻在臺階上看見了一份晚餐,

赫然是一碗,魚丸米線,目標編號014 林天,,

李清雅下意識的四處望了望,神情既激動又焦慮,急忙提着衣裙到處去找,但是忽然,她停住了腳步,

苦笑一聲,覺得自己瘋了,

他明明在上海,怎麼會回來呢,而且身邊肯定有很多女孩吧,那天不就是一個嗎,

李清雅望望四處,依然是一無所獲,無奈的嘆口氣,暗道自己真是一個傻瓜,也許是誰放在這裏的吧,

拖着沉重的步子,李清雅回到宿舍,手機裏依然是沒有一個未接電話,李清雅再次沉默,

林天剛回到宿舍,就把錢進嚇了一跳,

“臥槽,天哥,你回來了,”胖子震驚的說,隨後欣喜的一把抱住了林天,

不過隨後就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狐疑的說:“天哥,怎麼了,心情不好,”

只見林天此時目光空洞,一點神色也沒有,儘管臉色平靜,但還是有些煞白,因此錢進纔看了出來,

看見了錢進,林天也是一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沒事,胖子,最近好嗎,”

“還好啊,吃了睡,睡了吃,”錢進還是不放心的說,“真沒事,是不是俱樂部的事情,天哥,上次的事情我們都聽琳姐說了,那是……”

“沒事,已經解決了,”林天淡淡一笑,

“哦,”錢進看着林天,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對了,你吃飯了嗎,”林天問,

胖子點點頭,仍然是奇怪的看着林天,

“哦,那算了,本來打算讓你陪我去吃飯的,我自己去吧,”

錢進一愣,說道:“等會兒,一起啊,我還沒吃飽呢,嘿嘿,等下我再叫幾個人,”

半個小時後,學校外的大排檔,林天,錢進,陳文,文小西,譚江,鄧冰黃傑等人一起坐在馬路牙兒邊上,桌上是滿滿一桌的燒烤,烤魚當然,最重要的是有酒,

“咕嚕咕嚕,”

“啪,”

林天放下了第三個啤酒瓶,錢進一看,已經空了,

“我擦,天哥回來一趟怎麼這麼生猛啊,”陳文驚訝的說,

“別扯淡,天哥,你吃點飯吧,光喝酒不行的,”文小西擔憂的說,

黃傑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兄弟,你怎麼了,有什麼事兒,跟兄弟們說說,”

林天只是笑了笑,又重新開了一瓶酒,“沒什麼,只是很久沒跟大家見面了,這次俱樂部放假,我回來看看兄弟們,”

錢進大笑一聲:“哈哈,那敢情好,我看啊,也不用問了,既然天哥想喝酒,那我們就陪着,”

“來,”錢進也開了一瓶酒,“咱們喝,”

陳文,譚江他們也是一樣:“有什麼煩心事,咱們一頓酒就解決了,”

“哈哈,是啊,要是解決不了,那就兩頓,”

一陣鬨堂大笑聲傳來,林天覺得心中一暖,看着這些一直在背後默默關心他的兄弟們,很是感動,

這頓飯不知道吃到了多久,大家只是覺得林天喝的有點太多,一杯接一杯的開始灌,好像永遠也停不下來,

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倒地不起了,但是林天還很精神,嫌用杯子喝太小了,直接換了大碗,一碗一瓶酒,一次喝一碗,

直接把衆人嚇的連連搖頭,大呼不行了,林天大笑一聲,自己一人倒上一碗,咕嚕咕嚕灌進了喉嚨裏,

喝下去的味道,林天不知道,他只知道,很苦澀,特別的苦澀,

一碗接着一碗,一瓶接着一瓶,

喝的幾個人全部都倒在了桌子底下還沒醉,目光微醺,看着不遠處的燈光,苦澀一笑,腦袋一沉,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哎,哎,都醉了,這賬誰結啊,”老闆站在一旁,欲哭無淚,

第二天,林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宿舍裏,頭痛欲裂,感覺有人壓着自己,林天想翻身都困難,稍微動一動,

我擦,

“砰,”

一腳把錢進給踢了下去,

“哎喲,我的屁股,我的腰,誰打我,誰打我,”

林天揉着額頭,腦袋像是要炸裂似的,低吼道:“胖子,你壓我身上幹嘛,”

“天哥,我沒有啊,我去,頭真疼啊,”

兩人清醒片刻,林天回憶着道:“誰把我們送回來的,”

“不知道啊,”胖子也是一臉的茫然,正在這時,林天電話來了,“劉若琳,,”

“林天,馬上給我來電競社,”

說完就掛了,林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暗道她怎麼知道自己回來了,放下電話,匆匆洗漱了一番,就去了電競社,也來不及吃早餐了,況且現在胃裏難受的很,也吃不下,

現在是早上,社裏沒有什麼人,林天也是鬆了一口氣,

“社長,”林天微微一笑,許久未見,劉若琳還是那個樣子,清冷淡然的樣子,讓人不敢靠近,

此時劉若琳坐在椅子上,渾身散發着一股淡淡的冷意,

“聽說你回來了就去大喝了一頓,”

“啊,這個社長,這不是俱樂部放假嘛,我就……”

劉若琳目光幽幽的說:“你知不知道酒精對一個職業運動員的傷害到底有多大,”

“現在你還肆無忌憚的跑去喝酒,而且還是酩酊大醉,哼,早知道這樣,讓你們幾個在大街上過夜最好,”劉若琳冷冷的道,

林天有點驚訝的看着她:“社長,原來是你把我們帶回來的啊,”

“哼,要不是我,老闆都要把你們扣下來,好得很嘛,個個都喝醉了,吃霸王餐,”

“咳咳,不是那個意思,社長,”林天尷尬的一笑,

劉若琳也數落的夠了,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開始說道正題上了,“你想好了沒,”

“什麼想好了,”

“還給我裝,你現在成爲自由人了,夏季賽要去哪兒打,”劉若琳沒好氣的說,

林天一愣,剛想問是從哪兒知道的,隨即又想到劉若依,“社長,我在上海見到了……”

“別岔開話題,我問你話呢,”

林天哭笑不得,只能說道:“我暫時還沒想好,”

“還沒想好,”劉若琳有些生氣的說,“這次轉會是你職業生涯的一個轉折點,你不把握機會,提前準備,等着天上掉餡餅嗎,”

“不是啊,社長,我是真的沒想好,”林天無奈的說,

“我看不像,”劉若琳挑眉一笑,“以我認識的林天,你絕對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只是現在還在靜觀其變,”

“社長,我有這麼的……額……”林天無奈的道,

劉若琳白了他一眼:“夏季賽馬上開始,你想要獲得好成績的話了,還是早點做準備吧,”

林天認真的點點頭:“我明白,謝謝社長,”

“去吧,”劉若琳道,“回來準備玩幾天,”

本來林天是想要多呆幾天的,但是沒想到昨晚……

“今天下去就走,”林天淡淡的道,

劉若琳看了他一眼,也是點點頭:“好,”

再次回到宿舍,林天提着還沒有打開的行李,直接去了車站,

臨行前,錢進還很震驚,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班長也沒打個招呼呢,

但是林天只留下一個句話,就當我沒回來過,千萬不要告訴李清雅,

搞的胖子還很震驚,這是怎麼了,難道昨天林天那個樣子,跟李清雅有關嗎,

胖子想了想,也就無奈的搖搖頭,要是其他事情還好說,但是他和李清雅之間的事情嘛,任何人都差不了手,

剛回到上海,林天便接到三個電話,

分別來自三個LPL戰隊,榮耀戰隊,TG戰隊和TCL戰隊,

這三隻全部都是進入了季後賽的LPL強隊,尤其是榮耀戰隊和TG戰隊,更是現在急需要一名輔助,實力也很強勁,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

林天全部拒絕了,沒有答應任何一傢俱樂部的邀請,目標編號014 “林天,你瘋了,”

旋風握着手機,有點不解的道:“你把三傢俱樂部都拒絕了,”

“是,”林天道,

“你真的是瘋了,你知道這三家我和老高去問了多久,你居然……哎,”

林天感激的說:“風哥,你和47哥對我的幫助,我記在心裏,真的很謝謝你們,但是這一次,我想自己做主,”

旋風沉默了半天,無奈的嘆口氣:“好吧,看起來你有了自己的選擇,但是目前在LPL,與你合適,實力又強的戰隊只有榮耀,TG和TCL了,你都拒絕了,”

“LT你不會去,我的戰隊,你也不想來,倒是征途嘛,你要是去了,有黃毛在,你上不了場,鐵定被下放二隊,”旋風分析道,

“說來說去,真的沒有其他戰隊供你選擇了,”

“不,”林天微微一笑,“還有一個,風哥你忘記了,”

“哦,哪知戰隊,”

林天語氣淡然的道:“GOD戰隊,”

旋風沉默了三秒,隨後發出一聲尖叫:“林天,你TNN的吃錯藥了吧,GOD,你居然想去GOD,你這是要強行給自己增加遊戲難度,”

“GOD,現在實力下降的連已經降級的SG都打不過,要不是因爲聯賽前期撈了些分,現在鐵定降級,你還想去GOD,”

“你瘋了,”旋風怒道,“聽我的話,現在去聯繫這三家,應該還來得及,”

“謝謝風哥,我已經決定了,”林天微笑着說,目光充滿了堅定, 佳妻歸來 紅玫瑰的誘惑 豪門老公很不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