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想也是。

在安全部門工作,危險性很大。

陳墨要是出了事,別說他兩個女兒,就是張凝雪自己,說不定都扛不住。

想到這裡,張凝雪嘆了口氣,「既然你不想加入,那就算了。」

「又讓我每年清明記得給你燒紙錢嗎?」

「哼!」

張凝雪白了陳墨一眼,說道:「用不著。上級給的任務,都是經過精心安排的,不會讓我們去做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讓我們去送死。工作是危險,但也不會經常有傷亡。我是崩勁武者,自保能力還是很強的。」

「這次清繳五毒門的任務,不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嗎?」陳墨汗了一下。

「那是我跟上級提議的,說你和你手底下的那批人會幫忙,所以才有這麼個任務。」張凝雪解釋道。

「……」

陳墨哭笑不得,「你怎麼把這些任務都往自己身上攬?這不是作死么!」

「五毒門和天殘門是我們安全部門的老對手了,這些年一直剷除不掉。現在有這個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

張凝雪對陳墨說道:「我沒覺得這是作死,恰恰相反,這是我們的機會。難道你就不想親自手刃仇敵嗎?五毒門和天殘門,對你身邊的那些女人,可是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吧?你不替她們報仇,誰替她們報仇?」

這麼說起來,也有道理。

陳墨無法反駁。 報仇是肯定要報仇的。

特別是五毒門。

明雨卿就是在被五毒門武者追殺途中摔跤,導致流產。

簡詩琳也是被五毒門武者一掌擊中,受了重傷,肚子里的孩子才沒能活下來。

這是殺子之仇。

不能不報。

雖然當初那幾個動手傷人的五毒門武者,已經被抓獲,但幕後主使五毒門,可還在呢。

如果只靠他自己,那是絕對滅不了五毒門的。

加上他手底下的那批人,也不夠。

更主要的是,他沒有情報啊!

要不是張凝雪,他哪裡能知道五毒門和天殘門這麼多事?

更別說要滅掉這兩個宗門了。

哪有這麼容易?

就說這次,五毒門裡的化勁武者雲圖子,陳墨就對付不了。

再加上五毒門的護山大陣,陳墨就更加難以對付了,如果安全部門不出手,憑他自己,是沒有辦法斷了五毒門根基的。

陳墨認真考慮了一下,這才看著張凝雪道:「要不,我還是加入安全部門吧!」

張凝雪眼眸一亮,「你答應加入安全部門了?怎麼突然想通了?」

「五毒門和天殘門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想要滅掉他們,我總得出力吧?」陳墨補充道:「我只做跟五毒門和天殘門有關的任務,滅了這兩個宗門之後,我就辭職。可以吧?」

「這個……我沒那麼大的權力做主,得跟上級彙報一下。」張凝雪從床頭櫃拿出手機,對陳墨說道:「我給上級打個電話,說說這事?」

「嗯。」陳墨點點頭。

張凝雪也沒有迴避陳墨,直接開始打電話。

好一會兒,她才掛了電話。

「彙報完了,領導同意了。」張凝雪笑著對陳墨說道:「年薪兩個億,並且你可以調動臨江市安全部門的人手。不過,因為剿滅了五毒門和天殘門之後你就要退出,所以不能給你職位,只能給你許可權。這個可以吧?」

「當然可以。」陳墨求之不得。

這不就是典型的,有權力,還不用負責任么!

真讓他當安全部門的話事人,他才會煩惱呢!

張凝雪這就道:「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安全部門的人了,以後可要好好做事,不能像以前那樣消極怠工了。」

「對付五毒門和天殘門,我什麼時候消極怠工了。還有,我那兩個億的年薪,什麼時候發放啊?」陳墨說到後面,有些激動。

化勁武者這麼值錢的嗎?

做個臨江市,還能拿兩個億的年薪?

那夜娜該拿多少?

沒想到,夜娜也是一個隱形的富婆啊!

當然,鑒於他和夜娜的關係,陳墨沒有吃軟飯的想法。

「一般在年底發工資,回頭我給你做份合同,你簽一下,把銀行卡什麼的都填好,就能正常發工資了。」張凝雪看著陳墨那副財迷的模樣,忍不住道:「我勸了你這麼久,要是早把年薪兩個億搬出來,你怕是早就答應了吧。」

「也不是這麼說,我是為了錢嗎?我是為了心中的正義。」陳墨一臉正色的說道:「就算沒有這筆錢,我也不會放過五毒門和天殘門的。當然,拿點辛苦費,其實也正常。畢竟,這可是搏命的工作。」

張凝雪也沒多說什麼。

她現在心情很好。

讓陳墨加入安全部門,絕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這廝太年輕了。

不到二十歲的化勁武者,舉世罕見。

以後會走到哪個境界?

誰也不好說。

但陳墨絕對有潛力,衝擊「宗師」境界。

宗師存在嗎?

張凝雪甚至都不知道。

化勁武者她也沒見過幾個,只是聽說過,知道化勁武者是確實存在的。

可是宗師,張凝雪真沒見過。

聽說都極少聽說。

聽過的都是一些類似於故事類型的片段,就跟神話故事似的。

要是有生之年,能夠見到宗師強者,那該有多麼震撼?

如果這個宗師強者,還是自己的男人,那就更震撼了。

想到這裡,張凝雪就忍不住激動起來,「陳墨,以後你要是成了宗師,可一定要把自己的修鍊心得告訴我,千萬不能藏私啊!」

陳墨哭笑不得,「宗師有那麼容易成嗎?我現在也才初入化勁,這化勁我都摸不明白,想成為宗師,那要到猴年馬月。」

對於修為,陳墨是很看重。

對於宗師,他當然也很嚮往。

可是修鍊這種事情,不是你想晉陞,就能夠晉陞的。

就好比你想掙錢。

你說我一年想掙一萬塊錢。

銀鴉之主 這個對於大多數人,或許都不太難。

可你要說,我今年要掙十萬塊,要掙一百萬,要掙一千萬。

那現實嗎?

對於少部分人來說,並非不能實現。

但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一年掙一千萬,絕對是遙不可及的妄想。

張凝雪說讓他成為宗師,無異於你去對一個路邊乞丐說,你去掙一個億。

太難了。

陳墨都不敢想。

他現在只想把化勁給弄明白,把自己身外化身的能力給弄明白。

「你不要氣餒。不到二十歲的化勁武者,絕對是我生平僅見,你以後大有前途。」張凝雪說到這裡,有些激動的道:「不知道跟宗師強者一起修鍊,會是個什麼效果。」

「你現在連我化勁的真力都消化不了,要是我晉陞到了宗師,你怕是更加消化不了。」陳墨搖搖頭,打破了張凝雪的幻想。

「化勁武者的真力,太純粹了,我只能慢慢消化。」張凝雪說到這裡,也是頗為遺憾,「要是像之前那樣,雙方的真力都可以互相消化,互相壯大,那該有多好。」

「之前我們修為相當,修鍊效果反而是最好的。對雙方都有提升。」陳墨也是點了點頭,說道:「但是現在,我是化勁武者,你是崩勁武者,一起修鍊的話,我得不到多少好處,你也消化不了我的化勁真力。這樣算起來,效果反而不如以前。」

張凝雪深以為然。

她再清楚不過了,能夠明顯感覺到和陳墨一起修鍊,和以前那種效果根本沒法比。

現在修鍊一次,她要獨自修鍊好久,才能夠將陳墨的化勁真力給徹底煉化。

如果吸收了陳墨過多的化勁真力,經脈還會承受不住,有爆裂的危險。 張凝雪嘆了口氣。

她沒怪陳墨,怪她自己。

以前,她的修為,是要比陳墨高一個檔次的。

可是到了後來,陳墨就和她同一個境界了。

再後來,陳墨晉陞到了化勁,遠遠將她給甩開。

這個差距,張凝雪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夠追上。

崩勁武者和化勁武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離譜了。

想要追上,談何容易?

張凝雪是有感覺自己到了瓶頸。

可到底什麼時候能突破到化勁,不好說。

真的不好說。

有可能是一年半載,也有可能是十年八年,更有可能是一輩子。

化勁武者,真沒有那麼容易突破。

張凝雪很難受。

「你之前好像說過,你之所以能夠突破到化勁,是因為夜娜把自己一半的武者本源給了你是吧?」張凝雪忽然問道。

「是啊。」陳墨點點頭,「我煉化了她給的武者本源,然後就順勢突破了。」

對於張凝雪,陳墨當然是沒有什麼隱瞞的。

如果知道規律,他還真想手把手教她突破到化勁。

可是,修鍊這玩意兒,前期的時候有跡可循,可以按部就班。到了中後期,之前用的那些規律,就不適用了。 豪門盛寵:神祕總裁嬌蠻妻 反倒對自己的積累,以及感悟有關係。

這個,陳墨就幫不了太多了。

「夜娜把自己的武者本源給了你一半,修為也沒有倒退,依舊在化勁。」張凝雪看著陳墨,說道:「要不,你也把自己的武者本源給我一半,我看看能不能晉陞?」

「不不不,我要是把自己的武者本源給你一半,肯定要從化勁上面跌落下來,和夜娜不一樣。」陳墨立即搖頭。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要是真學著夜娜,把自己的武者本源給了張凝雪。

那張凝雪能不能晉陞到化勁,他不知道。

但他肯定是要從化勁掉下來,再次成為崩勁選手的。

武者本源,顧名思義,就是武者的根源。

是武者真力的核心凝聚。

有所損失的話,肯定會對武者的修為產生影響。

夜娜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她的修為雖然依舊是在化勁,但身上的氣息,沒有之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樣強大。

當然,這或許是因為她受傷,又生了孩子的緣故,所以身體有些虛弱,連帶著真力也沒有原來的時候那麼強大。

可是,多少是會有影響的。

陳墨現在晉陞到了化勁,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夜娜的真力氣息,比以前要弱一些。

這應該就是沒了一半武者本源所造成的。

所以,陳墨可不敢嘗試,不敢將自己的武者本源分給張凝雪一半。

這要是境界跌落,以後還怎麼對付五毒門和天殘門?

好不容易才擁有了徹底剷除這兩個宗門的實力,可不能就這樣被打回原形。

再說了,要是境界跌落,兩個億的年薪,肯定是沒有的。

安全部門的上級也不是傻子。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