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下一瞬間他就見這雷霆牢籠之中多出了一個身影。

「是你,人類天驕。」

陳浩軒並沒有回答這名禁區王者的話,而是冷漠的看着他,就如同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好、好、好,人類天驕果真是不一樣,不過你想拿我立威還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這名禁區王者說完直接怒吼一聲,隨即雙翅擺動,想要衝向陳浩軒。

不過下一刻他卻是直接掉落在地面。

無他,陳浩軒故意把雷神鎖鏈形成的包圍圈縮小到只容得下這名禁區王者的身體,一旦他準備張開雙翅,那就會打在雷神鎖鏈上。

「該死,人類,可敢與我公平一戰。」

陳浩軒冷漠的立在半空中,如同看傻子一樣的看着這名禁區王者。

「啊……給我死。」

這名禁區王者也是知道剛剛自己的問題有些愚蠢了,不過看着陳浩軒的眼神他還是忍不住的滋生怒氣。

只見這名禁區王者恢復成半人半獸的樣子,隨即沖向陳浩軒。

不過雖然這名王者恢復成這樣,但是他的體型依然巨大,所以陳浩軒直接躲過這一擊,然後再次縮小雷神鎖鏈的包圍圈。

「啊啊啊,人類,無恥。」

陳浩軒聞言冷笑一聲,隨即也不再玩弄這名禁區王者。

「殺。」

陳浩軒腳下雷光閃爍,下一秒直接出現在這名禁區王者的背部之上。

陳浩軒直接一拳擊中這名禁區王者的背部。

這名禁區王者重重的掉落在地上,不過還不等這名禁區王者起身,陳浩軒直接腿部發力。

如雷霆劈打一般,把所有力量都集中於腿部之上,向那名禁區王者再次重重的踩去。

「啊……」

這名禁區王者發出凄厲的慘叫之聲。

外面本來還有幾名禁區武王想要打破這雷霆牢籠,他們看不清裏面的具體情況,但是此時聽到裏面自家王者傳來的慘叫聲都是有些猶豫。

正是這一瞬間的猶豫其他的人類武王都是攔住了他們。這些禁區武王見狀都是心照不宣的放下了營救自家王者的心思。

陳浩軒聽着這名禁區王者的慘叫聲,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隨即一把按住這名禁區王者的頭顱,另一隻手攜帶紫色雷霆一拳又一拳的不斷轟擊這名禁區王者的頭顱。

轟轟轟

轟鳴聲與禁區王者的慘叫聲從雷霆牢籠之中不斷傳出來。

這讓那些禁區武王都是汗毛豎起,同時心中還有些慶幸。

陳浩軒倒是不知道外面的情況,他此時只是覺得心中暴虐,尤其是響起那兩名天罡軍將領年輕的臉龐的時候。

陳浩軒心中的憤怒就不斷增加。

看着腦袋已經被自己砸得血肉模糊的禁區王者,陳浩軒絲毫沒有憐憫。

不過陳浩軒卻是也放開了這名禁區王者。

這名禁區王者還是有些暈乎乎的,不過感受到陳浩軒離開,這名王者還是立馬就翻轉身起來,警惕的看着一旁的陳浩軒。

他此時心中十分恐懼,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類,簡直如同魔鬼一樣,這完全是在虐殺。

「人類天驕,有本事你就直接殺死本王,本王……」

這名禁區王者看着陳浩軒大聲嚷嚷道,不過怎麼聽怎麼覺得其底氣不足。

陳浩軒沒有聽他說完,直接又是一招打在他的臉上。

「啊……」

「士可殺不可辱,人類……」

「你……」

「啊啊,小心本王自爆……」

嘭嘭嘭

「能不能不打……臉。」

這名禁區王者再次飛出去。

陳浩軒見狀也是覺得差不多了,隨即大手一揮,直接撤去了雷神鎖鏈。

雷神鎖鏈一撤掉,在場的人類武王和禁區武王都是把目光看了過來。

人類武王都是滿臉震撼,而禁區武王也是如此,但是在震撼的同時,又覺得有些丟臉。

只見那名禁區王者已經恢複本體,在一旁縮成一團,巨大的翅膀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人類,你要是再打本王的臉,本王就自爆與你同歸於盡。」同時氣急敗壞的聲音從中傳來。

陳浩軒二話沒說直接就是一腳踏在他的聲上。

那氣急敗壞的聲音直接變成慘叫,同時還伴隨着骨骼破碎的聲音。

現在這情形讓那些禁區武王都是有些掩面,同時心中不自覺的冒出個念頭,這不會是個假的禁區王者吧。

看着陳浩軒對這名禁區王者不斷毒打,沒有一名禁區武王敢上前。

他們此時都希望這名王者能如同他說的那樣直接自爆與這人類同歸於盡。

可是……。《通天神婿》第277章招龍入贅,福蔭子孫 這片漸漸昏暗的隧道中。

噠噠噠…

焰光閃爍,彈殼接連拋落在地。

當肖恩開啟自動模式。

將手中自動步槍殘存的22發子彈一口氣傾瀉出去,卻通通被小羅德胸前的微型黑洞給吞噬掉之後,他便已經意識到了大事不妙。

自己還是低估了這些「秘密結社」手中掌握的尖端技術,以及邪教頭子的狠辣決心。

「這邪教頭目是覺得自己已經逃不掉,就要跟我同歸於盡了嗎?」

鑒於之前小羅德逃跑時與安保人員迥異的表現。

肖恩差點忘記了他本人作為「黑法老會」的主事者之一,本人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狂熱者」。

在這個世界的精神病分類中。

雖然「獸化妄想症」是精神疾病與動亂的主力軍,但是精神異常的群體卻不止於此。

剩下的兩成中最主要就是構成各種秘密結社的主力——「狂熱者綜合征」,也被收錄進了精神性疾病的醫學目錄之內。

肖恩曾經還看過娜塔莉婭放在家裡的專業書籍。

「狂熱者」的主要表現為:堅信某個幻想中的偶像真實存在,並且為了那個幻想中的偶像付出一切,包括但不限於犯罪、自殘、獻出生命…

主流醫學只是將之當做一種精神性疾病,對他們宣揚的神明卻不屑一顧。

當然。

一個人是不是「狂熱者」從外觀上根本看不出來,【個人終端】既不具備偵測個人思想的技術,也不具備侵犯隱私的權利。

這才讓披著「合金齒輪重工」這層皮的「黑法老會」安安穩穩發展到現在。

這時。

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的小羅德,如同提線木偶一樣艱難張口,原本的聲音和一個宏大的回聲發生共振,震得肖恩腦袋都嗡嗡作響。

「黑法老!端坐天際的群星之暗!萬物歸一之神!凡人不可正視,就算是光也無法逃脫您的掌心!」

伴隨著與之前那些「黑法老會」教徒如出一轍的狂熱禱詞,一種動亂、失序、瘋狂的極端情緒撲面而來。

肖恩只是站在他的對面,就好像被千萬人負面情緒構成的洪流淹沒了一樣。

嚇得他渾身一抖。

揮手便將腰間的武裝帶,連帶上面的…五、六顆手雷都給丟了出去。

「走你!」

同時,腳下不停,好像一隻靈巧的白猿向著通道之外飛速退去。

【猿猴倒行步】

轟隆——!

然而,足以融金化鐵的恐怖光焰並沒有如想象中那樣沿著通道迅猛擴散。

而是在剛剛膨脹時,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捕獲,飛速收縮通通被那顆微型黑洞給吞噬了進去。

只不過,這一次當光焰徹底消失后。

重新出現在肖恩面前的小羅德已經徹底失去了人類的形體,變成了一團摻雜著各種物質的詭異肉團。

泥土、彈殼、破片、塑料、織物…各種被微型黑吞噬進去的東西,有一部分又被吐出來變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肉團表面是無數不停蠕動的觸手,好像海葵一樣胡亂揮舞,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放大了千萬倍的醜陋病毒。

只剩下一張雙目圓睜的人臉,鑲嵌在肉球表面,被重重觸手牢牢護在中間。

但是黑洞的引力卻也隨之變得更加強大了!

「邪教這種唯心主義的異端,竟然能夠用精神影響現實?」

「人造黑洞」的概念上輩子就有,肖恩也能夠理解。

但是吸收物質再重組成不屬於碳基也不屬於硅基的怪物,這就大大超出他的理解範圍之外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