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只有幾畝大小嗎?

進入別院,看到如此巨大,稍微估算一下,最少有數十畝面積大小。



震撼心靈呀!

杜荷嘴巴大張着,半天合不攏,腦海中空白一片,如同擋機。

呆滯!

傻愣!

好半天,才勉強回過神來。

“以後,我們一家人全搬進來。”

“好呀!好呀!二兄,我愛死你了。”

杜梅調皮的開口道。

幾人越參觀心中越震撼。

具有北方的粗廣、又有南方的細膩,真是不錯的別院。

樓亭、閣樓分佈極合理,有美地藝術韻味,又有自然之和諧。

人工雕刻與自然融合爲一體,象是天成一般。

嘖嘖!

美呀!

池塘、訓練場、花園,應有盡有。

難怪李二不讓人入住。

不僅是李二對這裏有情愫,重要的是,李二不想讓人打破這裏的氣氛。

仙境!

二個字一下子涌入杜荷識海中。

參觀了幾個小時,杜荷帶着二個妹妹離開。

看到一間招牌製作店,杜荷等人一起走進去。

店很小,只有一名夥計,外加一名白髮蒼蒼的老頭。

老頭看上去,精神飽滿,眼中精光四射,如同一位得道高人似的。

“客官,有什麼需要?”

年青的夥計開口詢問道。

“本少想製作一塊招牌,不知是否有黑鐵木?”

杜荷開口問道。

“客官,我們有黑心楠木,用黑心楠木製作出的招牌,絕對一流,千年不腐。”

年青夥計馬上介紹道。

一下子,年青夥計拿出幾塊黑心楠木出來,讓杜荷察看。

遺憾的是,杜荷對木頭是外行,上一世聽聞過,黑鐵木是製作招牌最好材料。

杜荷把木頭拿在手中,感覺挺沉重的。

“真是黑心楠木嗎?”

杜荷又開口詢問道。

黑心楠木也叫金絲楠木,是楠木中最好的一種,具體情況杜荷說不清楚。

聽到杜荷質疑,旁邊的老頭馬上解釋。

“那個,客官,你說得沒錯!黑鐵木是雕刻招牌最好的材料,價格比黑心楠木便宜。

一般人分辨不出二種木材,很多店把鐵木說成是黑心楠木,獲取暴利。

你手上拿着的,確實是黑心楠木,鐵木在這裏,很少有人要。”

杜荷又拿起那塊黑鐵木,感覺重量不輕,比剛纔那一塊還沉重。

呵呵!

“老人家,本少用黑鐵木雕刻一塊招牌。”

老頭聽後,朝着杜荷豎起大母指。

“十貫錢,若是用黑心楠木,需要三十貫錢。”

“沒問題,您老收好。”

杜荷直接全額支付,本來只需要支付定金,不過,杜荷嫌麻煩,一次付清。

杜荷又提起筆,書寫‘杜府’二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客官,好漂亮的字!”

老頭讚美道。

呵呵!

“老人家,見笑了。”

出了雕刻店,一行人又陪二丫頭採購布料。


杜福左右手拿着東西,最後杜荷也拿了好多。

唉!

以爲只有後世美女上街會瘋狂的採購,古代也一樣呀!

二名不到十歲的丫頭,一買起東西,神情興奮無比,看到啥東西都想買。

太陽落山了。

炮灰嫡女的厚黑日常 小梅、小寒,應該回家了吧!”

“好吧!”


二名丫頭心有不甘,勉強答應下來。

轟隆隆!

幾人走着走着,耳朵中傳來馬車狂奔的聲音。

停下腳步一看。

媽蛋!

一輛受驚的馬車,正在大街上狂奔,趕車人無法駕馭其馬匹。

一名小女孩孤獨的站在路中間,象是被嚇到了,腳步邁不開,傻傻乾站着。

極其危險!

眼看那名小女孩就要慘死車輪下。

街上無數行人驚呼!

有人在呼叫小女孩快跑。

有的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

目瞪口呆!

刷!

杜荷把手中的東西一丟,朝着那名小女孩跑過去。

速度再快,也無法避免悲劇發生,在此情況下,杜荷只能對拉車的馬匹下手。

剛好,此時狂奔的馬車碾壓而來,小女孩馬上要遭到馬車碾壓、撞擊。

危及時刻,杜荷腳上一蹬,一拳重重砸在馬頭上。

轟!

馬匹腦槳四溢。

死了!

杜荷沒停留,一步跑到小女孩面前,伸出大手抱起來,往旁邊一步邁開。

轟隆隆!

馬車翻了!

擦着杜荷與小女孩的身體翻過去。

車內的人紛紛跌出車廂。

哎呀!

我的屁股好疼呀!

一名衣冠楚楚的年青人爬起來,揉揉屁股。

幾個原本站在馬車上的狗奴才,此時全趴地下,口中不停的哼哼哈哈。

“那個賤民把本少的馬殺死,滾出來受死?”

一名二十多歲的婦人,看到女孩被救下來,一下子,淚流滿面,跑到杜荷面前。

“謝謝恩人!謝謝恩人!”

杜荷把懷中的小女孩遞給對方。


“不用謝!孩子小,出門時,一定要看好。”

“謝謝恩人,知道了。”

婦人看到破碎的馬車,心中懼怕,馬上向杜荷告辭,然後,一溜煙跑了。

杜荷搖頭苦笑。

擡頭看看那名揉着屁股,滿嘴噴糞的二世祖。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