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這鐮刀竟同時具備實體與精神攻擊,二者一明一暗,可以相互轉化。”

當妙俊風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的精神之海,沉浸在海底的明王劍,已經破海而出,與奪命鐮刀在精神之海的上空發生着激烈的交鋒。

此地乃是明王劍的主場,它可不會允許在自己的臥榻之處,有旁人入侵。

“桀桀桀…”,也許是奪命鐮刀意識到了這一點,它忽然間發出一陣滲人的鬼笑。

“啪”的一聲,它自爆了。四散的亡靈之氣在明王劍的追擊絞殺下,一個不留的,全部湮滅於此。

這場戰鬥,從頭到尾都是明王劍壓着奪命鐮刀。可在妙俊風看來,卻有一點不對勁,似乎是哪裏少了一個環節。

不等妙俊風繼續多想,巨型亡靈再次揮刀向妙俊風砍來。這一次它明顯是以精神攻擊爲主,實體攻擊爲輔。

接下這一刀的妙俊風,精神之海上空再一次爆發激烈的戰鬥。明王劍也是怒了,這接二連三的挑釁,明顯已經觸犯到了它的尊嚴和底線。

與此同時,妙俊風沒有放鬆對輔助性實體攻擊的警惕。

地火紅劍,牢牢地將奪命鐮刀封鎖在地火結界之外。

“桀桀桀….”同樣的鬼笑聲再度響起,妙俊風雙眼一瞪,頓感不妙。

“啵”的一聲,奪命鐮刀在妙俊風的眼前自爆開來。一縷縷黑色的氣流化成鋒利的鋸齒無差別的攻擊着四周。

在這衆多的鋸齒中,有一個鋸齒,它的顏色雖是黑色,但在中心位置確是濃郁的灰色。

它趁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破了地火結界的防禦。在妙俊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就遁入了他的身體內。

當然,此時的它已經沒有了外面的黑色鋸齒,只剩下濃郁的灰色團點。

伴隨着灰色團點侵入體內,妙俊風精神之海上空的戰鬥也是眨眼間停止了。奪命鐮刀在明王劍的一劍之下,發出了水狀般的漣漪,隨後,緩緩的消失了。

“嚀”的一聲輕響,妙俊風感覺自己身體內的生機在不斷地流失,生生不息之力開始拼命的工作,不斷地爲自己補充流失的生機。

“死氣!”妙俊風驚愕了一聲。

“不對,跟死氣不同。我感覺到了比死氣更純粹的死亡意境,說是法則也不爲過!可怎麼會這樣呢?”

站立在地火結界外的巨型亡靈沒有再發動攻擊,而是靜靜的站立一旁,像是在守護他一樣。

見到它的舉動,妙俊風哪還能不明白當下是怎麼回事。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這是在等待自己轉化爲它的同伴。

死靈世界的意志不可捉摸。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道理自己懂,它難道就不懂嗎? 生生不息之力雖有頑強的治癒能力,但一個人的力量和一個世界的力量相比,終究是顯得過於渺小了。

死亡意志對妙俊風的侵蝕開始佔據上風,他的臉上漸漸生出了皺紋,容顏也是變得蒼老。

滿頭的銀絲在此時失去光輝,變得黯淡無光,枯黃蜷曲。

全身的氣血之力從巔峯狀態走上了下坡路,丰神如玉的身體變得乾癟憔悴,只剩下一身的皮包骨。

在衆多的變化中,唯一不變的便是他的眼神,依然散發着自信的光輝,充滿了高昂的鬥志和堅定地信念。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還沒有降臨,自己的心和靈魂就已經死了。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死是生命的最終歸宿,也是生命新的起點。

花開花落,朵朵花瓣化作來年的養料,孕育着新的生命。死亡相對於人生的整個過程來說,只不過是另一種壓制人意識和思維的活動。

這個活動名爲永眠,意爲長睡不醒。可在這永眠的世界裏,只有永眠的人才知道,究竟自己何時才能醒來?又或者真的再也醒不過來。

轉生,輪迴。天道俯瞰着衆生,然而,又有多少人相信着天道的存在。

我還是我,可我又不是我。死亡對我來說是小睡,可小睡過後的我又該何去何從呢?

人有貪嗔癡,佛有戒定慧。我的執着是否能讓我達成最終的夙願?我不知道,也許,我是該休息一會了,疲憊早已透支了我的身體。”

霸道總裁:專寵私家甜妻 妙俊風的生命之火在他說完以上的話後,“噗嗤”一下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濃郁的死氣自他身上蔓延而出,逐漸與這片世界融爲一體。

巨型亡靈在感受到了妙俊風身上的氣息後,發出了滿意的咆哮聲。之後,它將左手的白色骷髏朝着妙俊風的頭頂就是一拋。

白色骷髏在懸浮到妙俊風頭頂上方後,空洞的眼眶中,閃現出兩團灰色的火焰。

“噠噠噠…”上排牙齒扣動下排牙齒的聲音自它口中發出。

“呦吼吼吼,亡靈世界又要增添新的一員了。這位新成員很強大,從他身上流失的氣血之力我可以判定他是一位達到了仙神聖境的大能。

呦吼吼吼,綠亡靈,這一次你立了一個大功。我會在亡後那替你請功的。”

“吼!”綠亡靈大吼一聲,高舉雙手,向白色骷髏表達自己心中的謝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白色骷髏起初的興奮勁儼然轉變成了煩躁不安。

妙俊風轉化的時間太長了,就算是鬼王轉化,也用不了這麼長的時間。在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一點亡靈氣息波動,除了死氣還是死氣。

“難道是遇見了傳說中的異種亡靈?假如是真,那真是我亡靈世界的福氣!亡後大人的意願有可能就要在他的身上實現了。呦吼吼吼!”

“哦?那有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誰?是誰在說話!給本大人站出來!”忽然響起的聲音,讓白色骷髏嚇了一跳。

綠亡靈伸手抓了抓頭後,舉起鐮刀,警惕的觀察着周圍。

“哼哼,不敢站出來了嗎?這就對了,就算借你一百個膽子你也不敢在本大人面前放肆!呦吼吼吼!”

“那個一臉沒肉的傢伙,你能從我頭頂下來嗎?我不習慣在我的頭頂上方有東西飄來飄去!”

“混賬!本大人在你頭頂上方懸浮那是你的福氣,還沒有人…。等等! 自帶錦鯉穿六零 你說什麼?在你的頭頂上方?”白色骷髏慢了一拍的反應過來。

它一個後飛,退到了綠亡靈的肩膀上,兩團灰色的火焰能燒多旺就燒多旺的盯着盤坐在地上的那個傢伙。

“噼裏啪啦”的聲音在妙俊風舒展身體時響起。他全身上下氣息飄忽不定,既有淡淡的生機,也有濃濃的死氣。

看起來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者,可實際上卻又比年輕人的氣血更加旺盛。

他滿頭的灰髮變成了白色,身上的血肉也是恢復到正常狀態。但他的容顏卻沒有恢復,仍然一副衰老之相。

“死亡之道,博大精深,看來只有真正死上一回,才能勘破其中的小道。但現在,我還不能死!”

重生之美麗新人 妙俊風站了起來,伴隨着他的站起,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身上破天而起,猶如一把出鞘的神劍,直破蒼穹。

шшш▲ ttκā n▲ co

“綠亡靈,剛纔的戰鬥不分勝負,我們繼續!”

妙俊風將明王劍召喚而出,斜指地面,擡腳邁步,向着綠亡靈一步步的走了過去。

他走路很輕,沒有聲音,但卻讓綠亡靈和白色骷髏的心神在他每一步邁下後,都會跟着發生劇烈的一顫。

“綠亡靈,不要怕他,不要被他在氣勢上壓制。給本大人衝!砍了他!”白色骷髏再次往後一退,懸浮在綠亡靈的頭頂後方,大聲命令道。

“吼!”綠亡靈本不想戰鬥,但誰讓白色骷髏在自己的身後盯着自己呢!

鐮風陣陣,綠亡靈勇猛的向妙俊風殺了過去。

“一劍破魔!”

妙俊風說話語氣緩慢,舉劍緩慢,揮劍更是緩慢。三慢之下,劍光與劍氣交織而成的流光劍氣也是變得緩慢異常。

可就是緩慢異常的流光劍氣,在綠亡靈的眼中卻變得極快。一股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恐懼之感讓它情不自禁的放棄了一切抵抗,像個雕塑般立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嚓”的一聲,流光劍氣將綠亡靈一分爲二,切口整齊平整,猶如在切一張脆紙。

白色骷髏本就對妙俊風產生了畏懼。說時遲那時快,它本能的在綠亡靈愣在原地後,騰飛而起,拔高三尺。

就是這三尺的距離,讓流光劍體險而又險的擦着它的下顎骨就滑了過去。

“人類!你究竟是誰?”白色骷髏吐出一口黑色的火焰,在火焰中它的聲音一改從前,變得有些沙啞。

“我是妙俊風。

幫我向你的亡後帶句話,這關我過了。若是還想繼續考驗,我奉陪到底!我就在這等着你的答覆。”

白色骷髏眼眶中的火焰跳動了一下,片刻後,它開口回道:“好!你在這等着。希望你的命硬!

妙俊風對它的話不以爲意,他有信心認爲亡後只要不違背考驗的原則,就一定會讓自己通過。

她若是不顧後果直接出手,對於像她這樣的女強人來說,絕對是一種恥辱。 “你說他沒死,沒有轉化成亡靈世界中的一員?”死鬼王帶着驚疑的語氣問道。

“是的,亡後。他讓我向你帶句話,你的考驗他通過了,若是你想繼續考驗,他奉陪到底。”白色骷髏明明沒有面部肌肉了,但仍然拼命的想在臉頰骨上表現出點什麼。

“猖狂!不過他也有猖狂的本錢。你帶他出去吧!告訴他,這一次是小懲大誡,如有再犯,那本後會親自出手,讓他品嚐到死亡的真正味道。”

妙俊風在白色骷髏離去的這段時間,繼續感悟死亡之道的精髓。這可是難得的機遇,能夠無窮盡的吸收死亡之道的法則和道則。

即便記不住,也可以過一遍,方便自己日後悟道。機會難得,錯過實在可惜。

因而,沉浸於此道中的妙俊風並不會絕對的無聊,也不會感覺時間過去的很慢。

“喂!秒俊風小子,亡後大人讓我帶你出去。跟我走吧!”白色骷髏駕着黑色的火焰,離着妙俊風足有五十米的距離喊道。

“站那麼遠幹什麼?你是在怕我麼?”妙俊風緩緩的呼出一口氣,從感悟狀態中回過神來。

“怕?我怕你做什麼?我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怕再死一次嗎?這裏是亡靈世界,只要本源不滅,就算你殺我千百趟,也殺不死我!”

“哦!原來想要殺死你們,必須要斬滅本源。謝謝你。”妙俊風一邊拍着袖口,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該死!你敢詐我!”白骷髏一蹦三尺高。

“請慎言!我可沒有逼你,是你自己說的。前面帶路吧!我時間寶貴,還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呢!”妙俊風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與它多糾結。

白骷髏氣呼呼的把骷髏頭往後一轉,駕着黑火在前面就帶起路來。一路上也不知道在嘟嘟囔囔些什麼。

約摸一刻鐘過後,走在前面的白骷髏停了下來,對着前面的一池黑水說道:“跳進去,直接進入下一關!”

“好,謝謝。”

“不客氣!”

“噗通”一聲,妙俊風沒有懷疑,直接跳了下去。

“牛掰!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對了,我剛纔爲什麼要說不客氣呢?呦吼吼吼,因爲我本就是個有道德的好亡靈。”

妙俊風被冰寒徹骨的黑水不斷壓榨着,只要他的意志有一絲鬆動,黑水便會立刻凍結他的思維,讓他整個人由內到外變成一個沒有生命的石頭。

“五行缺德的女人,都說好讓我去下一關了,竟還在這裏埋伏一手!好,很好!我們來日方長,後會有期!”

“噗嚕嚕”的聲音不絕於耳,它給這單調的世界增添了一抹生動,但也僅限於此。

“嗚啊!”躥出水面,妙俊風深吸一口氣,甩了甩白色的長髮。

這裏是第四關考覈的空間,陽光明媚,給人以溫暖明亮的感覺。

妙俊風從黑水潭裏走出來,上看天,下看地。他總覺得這裏不像是第四關的考覈空間,黃泉界會有這樣的豔陽天嗎?

“噼啪”一聲,金色的電弧在妙俊風的身旁閃起。

下一刻,一波接一波的電弧在妙俊風的周身呈波浪狀向着遠方跳躍而去。

電鬼王三個字在妙俊風的腦海裏閃現,同時,他還想到美麗的事物總會伴隨着危險。危險的大小取決於個人對美好事物的**大小。

妙俊風理了一下長髮,身體一震,讓一身溼透的衣衫再度變得乾燥整潔。

他站立於原地,沒有移動。他想試試,這一關是否和上一關一樣,電鬼王也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看。

“咔擦”一聲,金色的閃電毫無徵兆的憑空出現,朝着他的頭頂就急劈而下。

“結界盾!”

妙俊風沒有猶豫,直接釋放結界盾進行了抵擋。

“噗呲”一聲,結界盾一觸即潰,化作點點星芒。金色閃電勢如破竹,繼續向妙俊風狠厲的劈來。

“鏡花水月!”

“嘭”的一聲,地面被劈出了一個黑窟窿。

妙俊風的身影在閃電的餘威散發完後,再度出現在原地。

“電鬼王,你就不現身一見嗎?怎麼考覈到了你們這就變味了呢?這是明擺着要殺人的節奏啊!

考覈中,實力不濟,命殞於此,理所應當。可要是你們出手,讓考覈者命殞於此,不管是在情理方面還是原則方面,你們可都站不住腳啊!”

妙俊風雙手自然垂放,振振有詞的對着前方空無一人的地域說道。

“牙尖嘴利!死鬼王姐姐剛纔告訴我,你是一個有本事的人我還不信,但經過剛纔那麼一下,我對你到是有點刮目相看了。”

一道倩影,流光一閃,站在了妙俊風的眼前。她與妙俊風僅隔着半米的距離。

妙俊風用對待敵人的眼神審視着她。一審之下,他發現電鬼王真的是一個尤物,容顏絕美,身材極佳,穿着也是極爲大膽。

倘若自己的意志力不強,很可能就在剛纔的審視中,徹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成爲她的裙下之臣。

“電鬼王,百聞不如一見,你很美。現在可以說說我的考覈是什麼了?我如何才能通過你設置的關卡?你可別說要將我送入閃電世界。”

“咯咯咯…,你真會開玩笑。我把你送去那幹什麼?這裏難道不好嗎?你不覺得這裏比黃泉界的死氣沉沉要好許多嗎?”

“好是好,但我總覺得這裏有點不太尋常,似乎藏着一個天大的陰謀。”妙俊風沒有避諱,直言說道。

“嗯,的確有一個天大的陰謀。這陰謀爭對的人正站在我的眼前,與我誇誇其談。”

“我有誇誇其談嗎?我是實話實說好不好?請你不要欺負老實人,我不會風流才子的甜言蜜語。趕緊的,說正事,我的時間很寶貴。”

“有個性!在我面前裝酷你還嫩了點。既然你這麼急着送死,那我也不攔你,我們這就開始吧!只要你能在這裏呆滿一天的時間,就算你過關。”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後悔!”

“後悔?咯咯咯…,不要開玩笑了!我怎麼會後悔?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你要是不出現,我可要悶死了!”

“哎!你們這些鬼王啊!平日裏過的實在是太安逸了,以後得安排點事給你們做,要不然,真擔心你們會閒出病。”

電鬼王瞪大了眼睛,愣了好半天,之後,“咯咯咯…”的捧腹大笑起來。她覺得妙俊風說的冷笑話很好聽,他不如改行去說笑話得了。 “這年頭,說句實話都會被人當笑話。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妙俊風搖着頭,聳着肩,無奈的說道。

“還真有模有樣呢!小弟弟,大話誰都會說,接下來就請你好好的爲姐姐演出一場吧!”電鬼王慵懶的伸了一下腰肢,讓她更顯嫵媚。

妙俊風對她的舉動只看了一眼,下一刻,便收起全部的注意力,警戒四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