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鐘,他就朝着我瘋狂的攻擊過來,眼看着,屍毗王的攻擊,就要到達我的身前了。

我想到了他會反應,但是沒有料到,會是這麼的快。

沒有辦法了,現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拼了!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都忍不住多出了一絲不捨,現在能夠戰勝屍毗王這個傢伙唯一的方式,就是之前自由鬼尊給我的那一顆鬼丹,狂暴!

鬼王二境和鬼王三境之間打,基本上是沒有勝算的,如果我想贏的話,那我也至少得變成鬼王三境才行!

所以,那顆叫做“爆”的丹藥,是我現在唯一的機會了!

見鬼啊!

我現在才發現,爲什麼老媽之前說自由鬼尊會算計了,我還以爲送我個丹藥是安什麼好心呢,最後還是我自己吃掉了,再幫他打了一場戰鬥。

我剛剛想着這個事情的那麼一會,屍毗王又發難了,一下沒有搞死我,他是相當的不服啊,又是一下朝着我的身上跟了過來。

臥槽,這個節奏可不行,這樣下去,非被他給搞死不成,想到這裏,我一個翻身,躲過了他的幾次攻擊,然後趕緊把那顆藥給吃了下去。

上古時期的鬼丹,說實話我還從來都沒有吃過,或者說也真的沒有幾個人吃過。

雖然說了是沒有副作用,但其實我也不怎麼放心啊,一秒鐘過去了,兩秒鐘過去了,還是沒有作用,眼看着屍毗王的第三次攻擊就要到了,我的心裏着急的都要冒火了。

但這一點用都沒有。

屍毗王的攻擊還是降臨到了我的身上,而就在這關鍵的一瞬間,突然。

那一顆丹藥不知道怎麼的,居然一瞬間從我的胃裏面消失了,不知道怎麼的,它居然突然跑到了我的丹田裏面去了。

然後下一刻,一股強大的鬼氣,從我的身上爆發開來。

不光是這樣,我感覺整個人都處於一種蓄勢待發的狀態了。

再下一個瞬間,我感覺整個人似乎是突破了什麼,然後眼前的世界突然變得慢了起來。

本來,屍毗王的攻擊已經快要馬上就要打到我的身前了,就是這麼一下,讓我有了反應的資本。

“鬼王祕術——輪轉!”

輪轉祕書再一次釋放出來。

屍毗王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笑意。

“你以爲,同樣一個招數的

,對付我兩次會有用?”

他看着我,眼睛上面閃現出鄙視的光芒。

然後下一刻,強大的能量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顯然就要把我的鬼王祕書給震碎。

“你怎麼就知道沒有用?”

我看着屍毗王,就是一陣冷笑。

就在藥效釋放的瞬間,我也達到了三境鬼王的程度。

這種感覺是玄之又玄的,雖然只是增長了一個境界,但是你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上所有的屬性,都提升了不止一倍。

同樣的,我對付屍毗王,也就不只是一個方法了,我在這個時候使用一下輪轉,只是爲了阻擋他一個瞬間而已。

因爲,能動的不光是屍毗王,還有我。

下一個瞬間,輪轉祕術反向爆發,準備抵擋的屍毗王,瞬間就吃了一個大虧,然後,破綻,就出現在這麼一瞬間。

“鬼王撼天!”

我再一次使用了這個強勢的鬼術。

以前使用的時候,我的背後都是一陣虛影,現在晉升到了三境鬼王,更是不得了了,我身後的鬼王虛影,猶如實體一般,朝着屍毗王打了過去。

這一下,我用了八成力。

之前屍毗王可是把我打的吐血了來着,這一下我要報仇!

你要弄死我,我也不會讓你好過,這就是我的名言。

屍毗王顯然不會想到我用這樣的方法陰了他,下一個瞬間,鬼王撼天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毫無防備的被擊中,然後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就這麼一下的功夫,屍毗王被打的比我還要慘,之前的時候,我也就是筋脈斷裂,內府受到了衝擊,而屍毗王此刻,則是渾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都被剛纔狂暴的,猶如實體的鬼王虛影給打的重傷。

此時此刻的他,七竅流血。

令我沒有想到的就是,我到三境鬼王之後,居然這麼強。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我還是和屍毗王不一樣的,他是通過提階功法晉級的,我是通過丹藥,強行提升了一階,我提升之後,又使用了提階功法,所以說,在三境鬼王這個層次上,我已經把它給碾壓了,比他強,那自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屍毗王,你輸了!”

我站在他的面前,對着他說道。

“我從小也曾聽說過屍毗王割肉喂鷹的故事,雖然,你一已經不是割肉喂鷹的那一代屍毗王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珍惜這個名號,不要助紂爲虐!”

屍毗王看着我,不知道爲何,他的眼神之中,居然透露出一絲不屑。

(本章完) “你以爲你贏了?就你現在這種層次,還想教訓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一點?”

什麼意思?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突然從對面的屍毗王身上,又出現了一陣神聖的光芒。

令我感到十萬分震驚的是,在這光芒之下,屍毗王居然直接恢復了。

沒錯,他所有的修爲,都直接恢復到了巔峯的狀態。

不光是修爲,而是所有狀態的恢復,這讓我感覺匪夷所思,完全不可能啊,這種術法,甚至比時光倒流都還要更高級一些。

“你這是什麼鬼東西?不可能!”

我失聲驚叫道。

“可不可能,打過不就知道了?”

說着,屍毗王又一次朝着我衝了過來。

這一次的屍毗王,可是比之前謹慎多了,我之前能夠一次性中創他,一方面是我在修爲一道確實壓制了他,另外一方面,是因爲我的偷襲。

這局打的要辛苦很多,但是進過了半個小時的苦戰,我最終還是打敗了屍毗王。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給他翻盤的機會,雖然說他能夠恢復狀態的術法確實很神奇,但我不信這樣的術法能夠起死回生,我把你給徹徹底底的幹掉,我看你用什麼復活?

想到這裏,我一個深淵業火朝着屍毗王就燒了過去。

深淵業火是不是我最牛逼的術法,但延續了幽冥鬼火的一貫風格,絕對是最噁心的一個,我就在原地等待着,看這個傻逼被燒成灰燼的樣子。

但接下來的一幕,又把我給嚇傻了,我的深淵業火居然一點用都沒有。

屍毗王在我的深淵業火焚燒之下,還是那副淡定的樣子,然後,又是一陣神聖的氣息撲面而來,不光是把我的深淵業火給撲滅了,而且他又恢復到了全勝的狀態。

“真是該死!”

看到這一幕,我感覺我渾身都要炸毛了。

“來吧,再次戰鬥吧!”

屍毗王朝着我看了過來,我現在心裏就是四個字。

“陰魂不散!”

這個傢伙怎麼這麼賤啊!

不行了,這次不能再拖了。

上古時期的丹藥,雖然說藥效牛逼,但也是有時間限制的,最多也就是一個小時的樣子,要是在一個小時之內,搞不定的他的話,我也會變成任人宰割的地步。

冷靜,一定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開始默默的深呼吸。

想要打敗屍毗王,就一定要知道他爲什麼能夠每次都恢復到全勝狀態。

想到這個,我的腦子裏面不由自主的開始浮現出屍毗王割肉喂鷹的

傳說,傳說屍毗王割肉喂鷹以後,本來奄奄一息,但是後來被聖光沐浴,恢復了全部的狀態。

這個傳說和現在屍毗王的狀態,一定有關係。

對了,鷹!

想到這裏,我似乎抓到了一些什麼。

以鷹的形態對付屍毗王,會不會有效果呢?畢竟這一段傳說,是以老鷹爲因果的。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開始開始活泛起來。

可是,我並沒有什麼鷹的形式的術法啊。

想到這裏,我又開始蛋疼了起來。

有了,鬼術沒有,道術難道也不行麼?

我直接推掉了鬼氣。

真元開始涌現出來。

“請鬥戰勝佛!”

我開始唸咒,對面的屍毗王看着我,有些疑惑的樣子,他似乎不明白,我爲什麼會放棄三境鬼王的實力,反而動用二境真人的實力和他打。

鬥戰勝佛降臨,我的實力依然沒有到三境,不過這並沒有關係,因爲我需要的,並不是孫大聖的戰鬥力,而是他的一項非常牛逼的術法,七十二變。

“變!”

我一聲大吼,變成一隻老鷹,朝着屍毗王衝了過去。

屍毗王看看到老鷹,這纔開始大驚失色。

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變成老鷹的形態,飛行都不是特別穩定,更不用說攻擊了,但一看屍毗王對我深深的忌諱,我就知道這個應該有效。

瘋狂的朝着他衝過去,展開了攻擊,屍毗王看是抵擋起來,但是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我在三境鬼王的時候,戰鬥的如此艱難的屍毗王,現在只是二境真人的實力,變化成一隻老鷹,就把它給折磨的如此痛苦。

終於,在攻擊了十幾分鍾之後,對面的屍毗王崩潰了。

“林鬼王,這一場,你贏了!”

說着,屍毗王飛速的朝着後面退過去,退出了這一片場地。

就在這一刻,自由城這邊傳來了極大的歡呼。

我趕緊退掉了孫大聖,然後降落到了地上。

“老公,你太棒了!”

蘇小魅衝着我衝了過來。

我們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九陽真人看着我,想說點什麼,但是欲言又止。

很顯然,他是被我的實力給震驚了。

我們這邊自然是極爲高興的,但是對面可就不是那麼的開心了。

對面的黑冥城,就像是吃了一塊大石頭,把他們所有的人都給堵了起來。

“欠黑冥城的人情,我已經還了,林星鬼王我實在是打不過,按照之前的協議,我只需要盡力即可!”



着,屍毗王放下了黑冥城的勳章,破空而去。

果然,屍毗王是被黑冥城請來的強者,我就是一陣感嘆,但請一個準三境鬼王的強者,這個代價會不會太大了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青鬼帝站了出來,就是一陣哈哈大笑。

“你們黑冥城,也就這麼點水平了,把屍毗王都搬出來了,照樣沒打贏我們,我看,以後你們黑冥城,就併入我們自由城算了!”

青鬼帝的囂張,讓對面黑冥城的人十分的不爽。

但是他們忍着,片刻都沒有發作,這就讓我感到有些奇怪了,黑冥城是一羣什麼樣的人,我都清楚,絕對是傳說中的錙銖必較的類型,現在有人罵了他們,他們居然不罵回來,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深沉二尖銳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戰場。

“我看你們自由城,是越來越囂張了,也罷,我晉升鬼尊以後,還沒有與人一戰呢,自由老鬼,你可敢與我一戰?”

這個聲音我並不熟悉,但是敢說這個話的人,我想全天下應該沒有第二個了吧,很明顯,這個人是,黑冥老祖。

他剛剛晉升到老祖級別,就挑戰已經再老祖這個階段停留了好多年的自由老祖,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還是他吃錯藥了?

我這麼想着。

而這邊,自由城的陣營沉默了半天,自由老祖的聲音,纔開始回了出來。

“黑冥小子,我當老祖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裏撒尿呢,既然你要挑戰我,那麼如你所願!”

下一刻,自由老祖的真身,出現在自由陣營的上方,而就在這個時候,對方黑冥老祖的真身,也開始出現。

“自由老鬼,早點放棄吧,你知道,你打不過我的,你不是運氣好找到了一顆破尊丹,你現在也就只是個鬼帝巔峯而已,而我,則是通過三神聚頂的方式晉升的鬼尊,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早就聽說過,鬼尊和鬼尊之間的差異是極大的,而其中差別最大的就是晉升方式,今天聽黑冥老祖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晉升方式到底有多重要。

一個新晉級的鬼尊,剛剛進入鬼尊的級別,就可以生活一個老牌強者,想想都覺得逆天啊!

“你少亂叫,打過才知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