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悶響,大將重重的摔在地上,盪起一股煙塵,這大將實力雖不高,但也不是普通人,從幾十米的高空墜下,也傷不到哪去,但那種疼痛還是避免不了的。

狼狽的爬起來,呲牙咧嘴的硬是沒叫出聲,顯然在眾士兵面前不能表現的太差。

「呼」

一陣清風刮過,天宇出現在他身旁,說道:「命令你的部隊。在半小時內撤離此區域,不得擾民。還有你,從現在起。不許離開我百米範圍,否則——死!」

「是是是!」大將連忙答應,但心中卻叫苦不迭,我咋這麼倒霉呢,碰到這麼個殺星,動不動就死死死的。

但這話他沒敢說出口,只是照天宇的吩咐把撤軍的命令發了出去。

跟剛才一樣,沒過十分鐘,軍隊就又轟隆隆的撤了回去。

見軍隊撤走後。天宇信步朝父母走去,心中如海浪一樣起伏不定。

「爸,媽,我回來了!」天宇默默想到,眼角的淚水一見到媽媽的樣子便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那大將連忙跟在天宇後面,他可知道別看眼前這人哭的稀里嘩啦的,但發起怒來可是誰也攔不住的。

「媽」天宇一聲呼喊,噗通一聲跪在媽媽面前。

一雙粗糙的手輕輕撫摸著天宇的臉,麗兒也彷彿置身夢中。努力的抱著眼前的兒子,這種場景他不知幻想了多少次,夢到過多少次,然而這一切真的發生了。她又不敢相信。


太真實了!是真的嗎?

麗兒撫摸著天宇的頭,就彷彿小時候一樣,嘴裡呢喃著。「小宇,小宇。來!到媽媽這,媽媽的乖寶寶來!媽媽抱。小宇最乖了」

一聲聲呢喃溫暖了天宇的心,也如一根根鋼針一樣同時刺痛了天宇的心。


天宇暗暗發誓,一定要保護好家人,一定!!!

看著眼前這一幕,陳勇的眼中也閃著淚花,輕輕走上前,一家三口抱在一起。

黑雲會眾人也被眼前的一幕感動著,李子陽恢復了些許血色的臉龐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小宇回來了,太好了!你交給我的事我終於完成了。

但在李子陽笑容之下卻隱藏著一絲傷感,按照顧子君所說,他的弟弟

在天宇和家人團聚的時刻,生存基地外,夏古風所在的小山旁,一白衣俊朗男子盤膝而坐,身旁放著一柄長劍,此時正是中午,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嘀。」一聲輕微響動,白衣男子手臂上的通訊器一顫,屏幕上顯示有郵件。

緩緩睜開了雙眼,一道寒光從眼中掠過,白衣男子喃喃道:「陳天宇!別怪我!如果你泉下有知,應該能理解我,滅宗之仇,我不能不報!」

這人正是白雨林,由此可見這白雨林心眼有多小,在一些事情上他做的很好,但也會做一些糊塗事。

「咦?怎麼不是顧子君發的?」一見屏幕上顯示來件人不是顧子君,白雨林便心中一驚,抹殺黑雲會與擊殺天宇家人,白雨林雖然沒有親自動手,但沒他的默許顧子君哪敢擅自出手,故此顧子君的一切行動都在白雨林掌握之中。

手指一點屏幕,郵件展開,白雨林一看內容,驚的下巴差點沒掉地上,郵件內容是:鎮國先生顧子君被斬殺,連同一併帶去的幾十人現在只剩下印度三絕僧還沒死,出手之人乃是陳天宇!並且他已經通知國家首腦和三大基地負責人三個小時內到果園敘事。

「怎麼怎麼可能?」

白雨林可是清楚的記得,十年前陳天宇身陷靈氣湖,其間有多人曾下去尋找過,而他白雨林也曾深入過,其中下潛最深的當數夏古風了,當時夏古風可是親自說過陳天宇很可能已經隕落。

「難道他沒死?」

慌了!

真的慌了,白雨林的臉色漸漸變的鐵青,如果陳天宇調查出顧子君的行為和劍山有關係,那別說他,整個劍山都得完,而且是徹徹底底的完蛋!天宇不可能再給劍山機會。

而且這事還牽連到師父,按白雨林的猜測,夏古風雖然厲害,但和天宇比還是很有差距的,至於天宇的真正實力,即便是夏古風也不清楚。

神秘,看不透,永遠籠罩著陳天宇。

「怎麼辦?怎麼辦難道我劍山幾千年的基業要毀於一旦嗎?上一次是師父求情劍山才逃過一劫,這次?不不?顧子君早已被我趕出劍山,只要我死不承認。他陳天宇又能耐我何?我可是清風劍聖,他要殺我也要看天下人答不答應。」白雨林心中思緒萬千。

這十年間。修仙者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在普通人眼中。夏古風乃是守護地球的神,而這十年間,保護夏古風的這十幾人是他們心中神一樣的修仙者。

守護十年,而且經常和強大怪獸廝殺,而那些衛星拍攝的戰鬥視頻早已在人類世界中傳播,不止在華夏,在世界各地都在傳播,十年,對普通人來說時間可能有點長。但對修仙者來說卻短的很。

想明白這點以後,白雨林靜下心來,也未回復郵件,看了一眼那高達百米的城牆,白雨林重新閉上了雙眼。

但那跳動的眼皮卻顯示著他內心並不平靜。

生存基地。

佔地百畝的指揮大廈內,一個寬大的辦公室,一個六十歲左右的男子正低頭看著文件,稀疏的頭髮整齊的梳向腦後,眉頭緊鎖。一張國字臉,不怒自威,口中喃喃自語。

如果有人挨的近的話便能聽清男子正說著話,「這劉近東越來越不像話了。調集軍隊也不事先通報,當真把國家軍隊當他劍山的了嗎?哼!還圍攻天宇的家,太不像話。」

越說越生氣。男子一拍桌子,站起身來。「馮秘術,進來!」

不一會。從外面開門走進一個西裝男子,一進入辦公室見首長面色不善,小聲問道:「首長,什麼事?」

「小馮,你去通知政治局其他常委,一個小時后在泰山廳召開緊急會議,商討罷免劉近東大將軍銜的會議,讓他們放下手中的事,準時參加。」一號首長面色冷峻的說道。

「這,首長?好好好,我馬上去。」叫小馮的秘術正欲說幾句話,但一見到首長那嚴厲的眼神,將後面將要說出口的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退出門外,小馮摸了摸額頭,心中暗想,看來首長已經忍不下去了,要對劍山開刀,只是哎!劍山勢大啊,誰對誰開刀還不一定呢。

首長看著手中的文件,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然後坐了下來,閉上雙眼,腦中飛速旋轉。

嘀!一聲輕響,在這寂靜的辦公室內聽的清清楚楚,伴隨著這一聲輕響,一個身穿紫黑色西裝的女子憑空顯現,身上隱隱有紫色光華閃爍。

「不用廢話,有什麼內容直接說。」首長眼都沒睜,開口說道。

「是!」

女子從口袋中取出一封信,打開念道:「中央情報處發來的郵件,劉近東所屬部隊,第五通訊軍,第一通訊團證實,在三分鐘前,劉近東被一個叫陳天宇的青年帶走,同時被帶走的還有印度三絕僧,而那叫陳天宇的青年,斬殺了鎮國先生顧子君,並將除了三絕僧之外的三十幾人一併斬殺!結束!」

「呼」首長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激動的滿臉漲紅,顫聲道:「再說一遍,不要遺漏一個字,對了,這郵件是情報處所發,看有沒有附件,那通訊團發的原始附件也讀出來。」

「是!」那女子又把剛才的郵件復讀了一遍,緊接著又打開一封郵件,正是那個通訊兵發的:「情報處,我屬第五通訊軍,第一通訊團在距指揮中心東南方向發現一人,他說他是陳天宇,而且這人還強行帶走了劉近東大將,併發出話來,讓國家主要領導和三大基地負責人在三個小時內到果園敘話,請上報指示,結束!「

「哈哈」

聽完女子的彙報后,首長仰天大笑,「顧子君!你也有今天,活該!欺世盜名,逼迫國家,強行抹除鎮國先生,立自己為鎮國先生,該死!」

「通知三大生存基地負責人,兩個小時後到指揮大廈前的廣場集合,如有遲到,撤職,署——國家一號令!」此時的首長心中異常激動。

在平凡人眼中,顧子君或許是鎮國先生,但在一號首長眼中,只有夏古風和陳天宇才是真正的鎮國先生。

失蹤十年,終於回來了!

一道道命令傳下去,首長長出一口氣,輕聲道:「劍山,該結束了!」

風雷武館。

一鬍子拉碴的青年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此人正是無痕劍聖,柳無痕,就在幾分鐘前他也收到天宇歸來的郵件。

「陳天宇回來了,那劍山——該結束了吧!」

魔風武館。

一面貌清瘦,身披暗紅長袍的男子盤膝坐在一間幽暗的靜室內,這人就是杜尚坤。守護夏古風的有十幾人,而三大武館負責人還是能經常回來主持工作的。

「嘎嘎」彷彿烏鴉叫的聲音響徹在這靜室內,杜尚坤臉色慘然。


「劍山武館?嘎嘎,這回完蛋了。」(未完待續。。)

ps:《求首訂!求首訂啊!兄弟們,新書上架求首訂,拜託了。糊塗在電腦屏幕前鞠躬。》 果園。

「媽,咱回家吧。」天宇拉著媽媽的手輕聲說道,經過半個小時的感情宣洩,天宇一家才平靜下來。

此時的天宇比剛離開家的時候長高了許多,比麗兒整整高出一個頭還多,但在母親面前,天宇有一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彷彿一兩歲時一樣,也不知怎的,在這一世天宇覺得過得特別真實,有親情,愛情,還有友情。

這在前世天宇是沒有感受到的。

「嗯!咱們回家。」

麗兒此時的心情用言語已經無法形容,看著自己的兒子就站在自己面前,從前受過的苦難彷彿一下子消失了一樣,連蒼老的面容也彷彿年輕了許多,緊緊握著兒子的手,生怕一不小心又會把兒子弄丟一樣。

「爸,媽,等一下。」天宇說完扭頭看向李子陽和黑雲會眾人,神情肅穆,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各位兄弟,謝了。」

寥寥幾個字,但話語中透著的是無比的感激。

這一刻,黑雲會眾人都覺得值了。

天終於晴了,從李子陽剛開始創建黑雲武館開始,他們就得知他們的幕後人有多麼恐怖,他們一些人原先便是劉四海的幫眾,而黑雲武館的基礎其實就是之前中國四大黑幫的黑雲會。

黑雲會內部人也自稱黑雲會。

看著天宇,李子陽笑了,劉四海笑了,王軍。鐵氏三兄弟,孟超都笑了,因為他們知道天宇的回歸代表著什麼。

開玩笑!和真正的鎮國先生相比,劍山武館算個毛啊,彈指間便讓它灰飛煙滅。

天宇家客廳之中坐滿了人,首位之人自然是天宇的父親,陳勇,此時的陳勇可謂是春風滿面,一個小時前的那種落寞,頹廢一掃而空。麗兒也高興的很。親自下廚做了兒子最喜歡吃的豬肉蘿蔔餡的餃子。

「什麼?小宇,你,說的是真的?我,我弟弟他沒死?」李子陽激動的語無倫次。雖然他武功盡廢。身體虛弱。但服了陰陽奪命丹。這條命算是保住了,得知弟弟還沒死,頓時心生喜悅。

「大哥。您別激動,子牧他確實沒事,是這麼回事」

天宇對李子陽是真的感激,沒想到當初的一封信,竟讓李子陽付出如此重的代價,特別是聽父親說爺爺已經答應自己和子陽結拜為兄弟后,更是二話不說,和李子陽結為了異性兄弟,並暗下決心,一定幫大哥恢復如初。


「這幫混蛋,全都該死!竟用如此齷齪卑鄙不要臉的手段。」李子陽聽完天宇的講述,氣的牙齒打顫,看向天宇鄭重說道:「小宇,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麼和我爸媽還有弟妹說這事。」

「放心吧,大哥,這劍山早就該消失了,都怪我當時心軟,要不然也不會有這等檔子事,你等著,三天之內,我要讓劍山永久消失。」天宇臉色陰沉,一字一頓的說道。

一直聊了一個多小時,天宇和黑雲會高層說了許多話,對這十年來的地球形勢也有了大致了解。

實在出乎天宇的意料,本來擁有七八十億人口的人類,如今只剩下十幾億人口,而這十幾億人口分別生活在地球上建造的三十多座生存基地內。

盈盈和馨馨神秘失蹤的事也沒人跟天宇說起,天宇雖心中不安,但還是決定晚上再問爸媽。

待得下午四點鐘,一家人吃完飯後,天宇又和眾兄弟聊了起來。

天宇不急,但那大將可急壞了,因為再有十幾分鐘便到天宇說的三個小時了,如果到時候首長們還沒到,那自己的小命會不會如果因為這樣就被殺掉的話,也死的也太憋屈了。

「先生,有信函。」

正和天宇說這話的天宇一扭頭,一個黑衣青年正站在門外,手裡拿著一封信件,這小青年眼角眉梢透著一股機靈勁,但此時這小青年卻有些緊張。

的確!面對彈指間便能滅殺空冥期高手的存在,他如何不緊張。

李子陽一看這小青年,哈哈大笑道:「過來,過來剛子,你看你那鳥樣,緊張你妹啊,我看你搜顧老狗那時候的機靈勁那麼足,這一會咋這麼慫了,快來,在自己兄弟面前,不用這麼緊張的。」

「哎呦,我的老大啊,你說的輕巧,那顧老狗雖厲害,那已經死了,我當然不怕了。」叫剛子的小青年小聲嘀咕著走進客廳。


李子陽雖然功力盡失,但得知弟弟沒事以後,天性豁達的李子陽本性也就恢復了,那副德行又顯現了出來,在兄弟們面前沒有一點架子,不管是黑雲會高層還是手下的小弟,都能和他玩的來。

這也是明知必死,還有這麼多人願意跟隨他的原因。

天宇站起來笑呵呵的說道:「剛子兄弟,來這裡做,咱兄弟們以後別弄的太客氣了,你看你一緊張,我都覺得渾身不得勁。」

「沒,沒有,先生,我沒緊張。」小青年見天宇竟起身相迎,更加緊張的說道。

「呵呵,剛兄弟,你再這麼客氣我可就不高興了啊,什麼先生先生的,以後咱就是兄弟。」天宇也是豪爽之人,輕易不和人稱兄道弟。

前世兄弟反目,夫妻相殘的事他見的多了,輕易不願意相信人,但得知這群兄弟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寧願和敵人拚命時,天宇的心化了,被這些普通人的行為融化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