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二十萬天命軍被轟爆,死傷無數,天璣在數位大乘期高手的加持下,拚命抵抗,直接燃燒己身,瘋狂反擊。

他不甘心!

這是屬於他們至尊皇族的皇道,怎麼能讓這兩人竊取!

他怒,他不甘心,他大恨!

恨沒有提前在仙界覆滅天庭,覆滅地球人皇林楠。

那時候的至尊皇族,只要真的願意,並不難!

然而,一切都晚了。

周圍,數百萬大軍陳列,天命帝國大軍早已敗亡,只剩下他們這裡還在掙扎,在反抗。

但結果,已然註定。

要被兩大帝王轟殺,然後掠奪他的皇道,掠奪屬於天命帝國的氣運。

皇道,已然和他無關了。

無力回天!

「蓬!」葉焱的全力一刀,再度斬在天璣身前,將他轟飛出去,再度一件秘寶被轟破,雖然保住了天璣一命,但卻重創。

緊隨其後,青帝的戰戟也狂斬而下。

然而,依舊不能斬殺。

「你們休想!!!」天璣怒吼,不甘心。

這一刻,青帝和葉焱二人眼中滿是冷意,全力以赴,一次次的爆斬而下。

這不是天璣的生死,而是關係到他們的生死。

一旦他們失敗了,極可能會死。

「蓬!」青帝的戰戟落下,瞬間斬落在天璣身上。

剎那間,慘叫聲響起,守護在他身前的一位大乘期高手被轟碎,天璣也再度被重創。

「覆滅!」葉焱的刀,這一刻發揮到了極致。

前世的最強刀法,這一刻在這種特殊加持下,已然能夠動用一些。

天地規則之力,竟然被他掌握一些。

這是皇道之力的加持。

同時,體內乳白色的特殊之力,這一刻也完全呼嘯而出。

甚至,一直不曾動用的九皇印,這一刻也再沒有隱藏。

這件皇道至寶,葉焱一直不曾動用過。

而今,展露了!

剎那間,滔天的皇道之力湧現而出,直接化成乳白色的超強之力,全部融入到葉焱的刀中。

這一刻,他的刀,超強!

即便是青帝,這一刻也也不由眼中帶著感慨之意。

這一刀,讓他都感覺到駭然。

「轟!」

一瞬間,一刀落下,接連足足二十五刀呼嘯而落,形成最為可怕的連環刀斬,徹底斬落在天璣身上。

毀天滅地一刀!

連這天天地,都好似要被斬爆!

與此同時,青帝也沒有了隱藏。

「天斬,主宰!」青帝一身沉喝,剎那間整個人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至高無上之感,猶豫一尊高不可攀的神皇,瞬間綻放。

主宰!

青帝的最強一擊,同樣震天裂地,下方的無盡海域,直接被斬爆。

順著葉焱斬下的超強一刀,如此超強一戟跟隨而至。

剎那間,殘餘的天命軍被兩股超強攻伐淹沒。

首當其衝的,還是天璣。

一瞬間,被兩大至強攻擊淹沒。

哪怕這一刻連同其他三位大乘期高高手拚命反抗,怒吼,但都無用。

連天地都能斬破的兩擊,太可怕了!

各自一擊后,葉焱和青帝都停了下來。

如此最強一擊,夠了!

天地失色,海底被斬爆,天地都要被轟爆,有空間裂縫出現!

殘餘的一群天命軍,以及天璣等人,完全被籠罩其中。

哪怕是葉焱自己,也自問難以在這種強勢襲殺下活下來。

這種攻擊,哪怕是冒出一尊仙來,也要被打爆了。

無可抵擋!

轟響,足足持續了數十個呼吸的瞬間,才算是完全平復了下來,巨大的空間裂縫,吞噬了無數條生命,才算是完全癒合。

再度出現在眾人眼前之際,讓周圍數百萬大軍駭然,震驚。

天命軍所在之地,成了一片虛無。

沒有一具屍體存在,徹底屍骨無存。

包括天璣這位天命帝國帝王在內,也是一樣,徹底煙消雲散。

被覆滅!

見狀,葉焱青帝二人相視一笑。

天璣死了,天命帝國也宣告破滅了。

沒人知道天璣是被他們誰殺的。

葉焱的刀超強,青帝的戟同樣毀天滅地,超級恐怖。

這一刻,全看天意了。

這也是之前二人的口頭協議約定。

「轟隆!」剎那間,這一刻天徹底變了。

一道道巨響,在天空中炸開。

不過緊隨之後,虛界大地三塊大陸,三種不同的變化。

天命大陸,這一刻血雨降臨,無盡的悲意從天空中湧現而來。

天命帝國的帝城,直接被血雨籠罩。

最為耀眼的天璣帝王神像,這一刻直接蹦碎。

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天帝隕落,這是天變!

意味著天命帝國破滅,天帝隕落的象徵。

這一刻,有人滿是悲意的跪地,滿是不甘心,雙拳緊握。

同樣,也有人重重鬆了一口氣。

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解脫!

與之相反,天啟大陸,天元大陸,這一刻則是祥雲籠罩,一道道七彩神光乍現。

天地,都在發出聲音,在共同慶祝這一幕的到來。

三塊大陸,三大霸主,覆滅一個,對另外兩塊大陸而言,是福音。

無數人這一刻得知無盡海域的消息后,滿是激動。

華夏帝國,這一刻尤為熱鬧。

之前,無數人便聽到了焱帝的聲音。

而今,神光出現,祥雲籠罩,很多人頓時明白了很多,激動不已。

一時間,高呼聲,輕喝聲,激動的跪拜聲,不絕於耳。

激動!

更多的皇道之氣,籠罩在葉焱周圍。

戰場之上,葉焱青帝二人相對而立,渾身皇者氣息瀰漫。

天地在轟響,二人頭頂都有著祥雲籠罩,似在慶祝。

然而,天命帝國和天璣的死,一時間應該出現的氣運之力和天璣的皇道卻並沒有出現。

這一刻,彷彿天地都有些無法判決了,有些為難了。

天璣的死,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判決了。

「你有什麼遺願,我可以帶你傳達完成!」青帝頗為自信,看向葉焱。

不管何時,在仙界,還是在這裡,他都是如此一副勝券在握之勢。

而今,也是一樣。

葉焱淡淡一笑。

「我會去完成,天庭那邊,我會去照料,前輩有任何遺願,我也會代為完成!」

兩人各不相讓,雖然不準備再戰。

但此刻,他們都堅信,他們都將成功。

然而,他們所期待的,卻是遲遲不肯出現,讓二人都再度笑了起來。 戰場上,葉焱青帝兩位皇者相對而立。

數百萬的大軍這一刻齊齊後退。

中央之地,只剩下這兩位,如同老友一般,相對而立,各自臉上都帶著自信的笑容。

葉焱,走人心皇者之道,堅信這一道的成功。

並且,此刻已然要成功。

他的皇道之路,比天璣,比青帝走要遠上一些。

這就是人心的作用。

在無數人心中,他得到了認可,是一位親民的帝王,甚至是皇者。

哪怕是他渾身神光綻放,皇道之氣瀰漫,但依舊沒人覺得高不可攀,相反是心中充滿了親切和尊敬。

所以,這一戰葉焱堅信,他成皇路不會輸。

而同樣的,青帝也充滿了自信。

比起葉焱,他在仙界便做了十幾萬年的帝王,對於帝王之道的感悟,有著自己的特殊感悟。

不同於葉焱的人心之道,他走的是無敵之道。

在他身上,自主的綻放出一股無敵皇道。

他的子民,不需要他上前安撫,同樣會對他這位帝王絕對信服,信任。

在他身上,從一開始,就自帶帝王氣息。

一位天生的帝王,甚至是皇者!

所以,他也極為自信,自己的皇道之力雖然不如葉焱的,但相對而言,他覺得更貼近真正的皇道。

葉焱心中的皇道,是普通人中的皇道,心懷天下,仁懷天下,一切以萬名為主。

然而,這在他看來,並非真正的皇道。

確切的說,只能稱為人皇道!

而他走的,是仙皇道!

仙皇,凌駕於人皇之上。

仙,不是普通民眾,仙界本身也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修鍊世界。

而在修鍊世界之中,也不需要仁心。

那叫婦人之道!

修鍊之路,需要一次次的爭奪,廝殺,逆天而為。

如何仁心?

所以,他堅信他的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