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龍有什麼資格說話?’

這就是西納普斯高端層次對於龍族的主流看法。

只要龍使存在,龍族的地位就與奴隸無疑。

就算是黃金龍,你也不過是龍使用來增強實力的工具。

‘龍明明是強大而尊貴的象徵,現在卻被弱小的人類瞧不起,你甘心嗎……’

突然一個聲音在蘭科心底響起,嚇了蘭科一跳。

因爲這個聲音非常熟悉,那是蘭科自己的聲音。

臥槽我精神分裂了嗎?

雖然平時總是不靠譜,但我也不至於變成精分吧?

在蘭科沒注意的時候,之前殺死希達繳獲的空間戒裏面,一顆巨大的龍族頭骨發出光芒。

隨後光芒越來越強烈,衝出了空間戒,包裹住了蘭科。

蘭科就失去了知覺,彷彿進入了一場夢境。

夢境中的時代很明顯跟現在的西納普斯不同,大街上的服裝比起現在的西納普斯更加復古。

那時候的龍族與人類的關係更加和諧,甚至在街道上還可以看到很多巨龍,由於年輕實力弱小,無法徹底化成人形,背後伸出一條長長的尾巴。

路邊商店的店主看到長着龍尾的小男孩,還會送一些小禮物給這些幼年龍。

最強系統 或許是在夢境中,時間飛速流逝。

隨着龍使的廣爲人知,人類不再對所有巨龍恐懼,也就代表着人類失去了敬畏之心。

貪婪、自私自利這些人類無法捨棄的惡,讓龍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地龍族,龍族中的強大種族之一。

相比起其他龍族,地龍的*強大無匹,誇張的力量伴隨着巨大的身材,讓地龍在飛行中的速度還不如在地面上奔跑,所以地龍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地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龍族之間出現了一種疾病,會讓各個龍種出現“野獸化”的跡象,智力大幅度下降,失去理智,淪爲只知道殺戮的野獸。

人類對龍族產生了戒備,同時以此爲理由對龍族進行審查,人類終於佔據了上風。

就在龍族大佬們商討如何解決這種疾病的時候,有很多人類卻發現這是一個機會,他們靠着對魔法的透徹理解和無數條命的堆砌,率先發現了問題所在……

並且把這種疾病擴散給更多的巨龍!

在龍族拼命想要解決問題的時候,人族卻讓這種疾病大肆擴散,無數龍族淪爲了野獸,其中常年生活在低處的地龍族損失最爲嚴重。

愛妻難爲 而人類高層趁着這個機會與龍族談判,還對野獸化的巨龍進行捕殺,並且通過對疾病的解析,人類掌控瞭如何奴役野獸化巨龍的方法!

無數的資源、龍族奴隸讓人類一下子膨脹了起來,愈發的肆無忌憚,不僅僅再針對龍族。

平民與巨龍也失去了信任,就像是中世紀一般,發現行爲異常的龍族,人們就會想辦法殺死他們。

無數無辜的龍人們,被人類們絞死,火燒,屠殺。

由人類統治的世界堪稱煉獄一般,無數的生靈們,都將人類比擬爲惡魔!

此時,一個地龍族英雄站了出來——地龍王梅迪烏斯。

梅迪烏斯目睹了人類的種種暴行,再也無法忍受地龍族受到迫害,對人類是恨之入骨!

地龍王梅迪烏斯,召集了大批地龍與仇恨人類的各族族人,開始了對人類的血腥報復。

人類與龍族之間的戰爭打響了。

但由於當時龍使的數量稀少,並且人族不懂得保護龍使,人類與龍族的戰鬥力完全不成比例。

地龍王梅迪烏斯化身巨龍,發出了響破天際的戰爭怒吼,率軍進攻魔法帝國卡達因。

無數的龍人積蓄已久的仇恨之心,在此刻都爆發了出來!

魔法帝國卡達因的範圍包括瞭如今理想聯邦的所有區域,並且還包括星佑帝國的部分地區,是當時人類最強大的帝國。

三年後,卡達因首都淪陷,歷史上千年的魔法帝國第一次被攻破首都。

梅迪烏斯是龍族的英雄,在地龍王的強大實力下,人類失去了戰鬥的信念,迎來了地龍王梅迪烏斯對人類的黑暗統治。

地龍王時代只持續了一百多年,隨着一位手持神劍的北地勇者與八神將,在無數龍使和魔法帝國的魔法師的幫助下,與地龍王梅迪烏斯決戰。

之後的情況就很簡單了,就算地龍王再強,也無法與人類的種族之力相抗衡。

蘭科看着曾經的龍族英雄,地龍王梅迪烏斯緩緩的閉上眼睛,似乎聽到了梅迪烏斯最後的遺言……

“龍族的尊嚴,不可磨滅。”

龍族永不爲奴。

……大哥你們龍族是不是拿了獸族的劇本啊?

尼瑪獸族會告你們搶臺詞的!

蘭科品味了上百年的夢境,雖然還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但內心卻稍稍的被觸動了。

下一瞬間,蘭科恢復了知覺,無數的力量像是洪水一樣涌入全身。

這是……王階的力量!

在希達的空間戒中,地龍王梅迪烏斯的頭骨隨着光芒融入了蘭科體內。

艾瑞爾瞪大了雙眼看着光芒爆射的蘭科,渾身汗毛倒豎,抽出自己的長劍,無數星光涌上長劍,彷彿在閃耀的流星。

與此同時,在阿託亞城各處。

手中無數聖光凝聚,維持着結界的第13聖徒金羅娜眯起眼睛,看向了光芒爆發的方向,默默自語:

“……出現了,聖女殿下,執行備用計劃。”

而站在旁邊的契約龍,卻疑惑的皺着眉頭,奇怪這個陌生又強大的同族氣息。

脫困而出的血族親王伊森,感知着光芒中的氣勢,表情變得驚疑不定,忍不住脫口而出:

“這是……”

被數十個龍使與契約龍鏈接組成的結界困住的禁錮之手,突然感覺到蘭科的氣勢,差點被魔法反噬,渾身氣血上涌,卻顧不上這些,滿臉的恐懼大叫着: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蘭科當然不知道此時阿託亞城的傳奇階強者已經能打一桌麻將,還多出一個人了。

更不知道這些傳奇階強者此時,都因爲他一個人而神色各異。

蘭科正沉醉於突如其來的力量,強大到無法自拔的力量,讓人爽到飛昇的感覺。

同時無數線索在腦子裏串聯起來……

地龍王的頭骨……希達……地龍王形態……

蘭科可以肯定,交給希達地龍王頭骨的人,就是讓蘭科擁有化龍能力,並且可以變成不同龍形態的傢伙!

也就是蘭科全身實力的來源!

終於快要找到答案了!

蘭科可以確信,答案已經很近了。

因爲現在的蘭科,可是……

地龍王!

(啊,求推薦票求收藏啊!這回成績真是醉了,比以前縮水了幾十倍,不過算了,不在乎了……) (昨天下午本來打算更新的,但是把風暴英雄下好了……之後大家懂的。)

地龍王梅迪烏斯,曾經的大陸統治者。

儘管沒有人告訴蘭科,現在他的氣勢與一千多年前的梅迪烏斯幾乎相同,蘭科也知道自己現在的龍形態,到底是誰。

艾瑞爾此時臉色嚴肅,雙眼中更是帶着凝重的緊盯着蘭科。

因爲這位星佑軍神在蘭科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儘管艾瑞爾不知道地龍王,但是王階強者的氣勢,他卻非常清楚。

他那個所謂的哥哥,也就是大陸聞名的星佑王夏洛克·蘭蒂斯,就是王階強者,西納普斯最年輕的王階強者。

但是龍族的王階……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條龍?!

衆所周知,龍族天生實力驚人,不管是什麼巨龍,只要活着就算天天睡覺,上千年也會成爲傳奇階強者。

但是龍族的王階強者卻極其稀少,與無數活着的傳奇形成鮮明對比,讓人猜測可能龍族進階王階的難度非常高。

所以跟着夏洛克皇帝耳濡目染,身爲傳奇強者的艾瑞爾對龍族的王階都算是瞭解,自然不知道蘭科是從哪冒出來的。

這麼想着,艾瑞爾又仔細觀察起踩塌幾棟房子的蘭科。

這條龍全身淡金色的鱗片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芒,看上去尊貴華美,但是龍軀比起尋常巨龍卻要大三倍左右,是毫無疑問的巨無霸。

相比起龐大的龍軀,背後的龍翼雖然也同比例加大,但很明顯要托起這麼巨大的身軀是很嚴重的負荷。

由於蘭科的突然變身,導致之前住的旅館整棟房子都塌了。還好艾德溫在依拉的保護下,沒有受傷。

不過此時兩女看着變換出第三種龍形態的蘭科,終於不能再無視了。

艾德溫還好,只是奇怪蘭科到底怎麼做到的,沒有在乎這裏面隱藏的驚人祕密。

但是依拉可沒有那麼好糊弄,之前上古紅龍的樣子,還可以當做中間發生了什麼奇遇,但現在變成的稀有龍種……可是眼睜睜在自己眼皮底下變的。

依拉看上去只是個懵懂的小姑娘,可至少也是三百歲上下的青龍,絕對沒有表面那麼單純。

……蘭科他媽的不在乎啊。

之前小心翼翼是爲了什麼?爲了活下去!

現在已經擁有了王階實力,儘管來得莫名其妙,還需要知道真相……但王階就是王階!

乾死你們毫無壓力!

別的不說,就是西納普斯的三大國家,星佑帝國、理想聯邦和莫提歐南,明面上都只有一位王階。

這只是明面上,不過也說明了王階的稀有。

六階對於普通人已經是高高手了,但蘭科的眼界比天高,覺得自己太弱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雁歸紅樓 八階對於武者魔法師之流,也是真正的強者,但蘭科自覺惹事能力一流,太張揚了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人捏死。

原本蘭科尋思着,也許傳奇就可以不再這麼小心,可以活出自己的本性。

但!是!誰!能!想!到!

我——蘭科·法蘭多爾,現在是王階了啊!

依拉就算想找人跟自己羣p,蘭科都不在乎啊!

……等等,沒準還是在乎的。

不過依拉一直覺得蘭科是龍族,所以不去過多過問蘭科的祕密。

只有蘭科自己知道,蘭科是穿越者!

是人! 噩夢卡牌館 地球人!

對西納普斯沒有一絲一毫歸屬感的穿越者。

如果不是當初,艾德溫在我受傷瀕死的時候救了我一命,照顧了我一個月,我絕對不會聽這個傻妞的話。

儘管笨拙又粗陋,但艾德溫當初的溫柔,讓我覺得我不是在做夢。

這是個真實的世界。

除了艾德溫……

愚蠢的龍族、自私自利的人類、靠出賣身體獲取力量的龍使……除了艾德溫,全都可以死!

蘭科那不帶絲毫感情的淡金色龍眼轉向了艾瑞爾。

僅僅是一眼,就讓艾瑞爾渾身冰寒,這個強壯的漢子竟然忍不住心中生出了一絲退意。

龍之眼天生就具有精神屬性,就蘭科之前的銀龍之瞳。

不過沒多久艾瑞爾就反應過來,挺直了背脊,雙眼再無任何負面情緒的與蘭科對視。

艾瑞爾此時心裏重新燃起了一絲火焰。

我是星佑軍神,是傳奇強者艾瑞爾·蘭蒂斯,就算必敗我也要站着……

還沒等艾瑞爾心理活動結束,蘭科就不耐煩了。

擡起右爪對着艾瑞爾揮了過去。

就聽到“啪”的一聲,被撞到了街道的另一端。

“你說你跟我裝什麼逼呢。”

看着被一巴掌扇的不省人事的什麼星佑軍神,蘭科轉頭看向了阿託亞城的另一個方向。

那是之前自己說完全無法插手的地方。

數十個龍使與契約龍似乎結成了某種形狀的結界,由那位傳奇龍使掌控,困住了那個傳奇魔法師,看樣子似乎能殺掉。

而旁邊看戲的吸血鬼三人組,那個長相俊美邪魅的傳奇吸血鬼也在看着蘭科。

對於阿婀娜這個大晚上出來賣肉給自己放福利的吸血鬼大姐姐,蘭科還是有點印象的,畢竟胸型那麼完美,高挺雪白的酥胸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忘的。

最後所有人都注意到,蘭科看向厄爾娜的視線中,充滿了愕然。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