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林楠的三輪車前圍的人更多了,看著林楠三輪車上本就不多的西紅柿和黃瓜,一些人擔心買不到,甚至將錢都拿了出來,大有要爭搶的架勢。

塵浮新書正式上線了,歡迎各位朋友收藏,點贊,發點書評,謝謝!

這本書看似很平淡的,沒有傳說中的黃金三章,沒有太大的波瀾起伏,但卻很實在的鄉村寫實小說! 住了一個星期的院,易陽終於在第三十八次請求醫生之後獲得了同意,然後收拾了東西,直接就帶著周子怡跑了,這個地方他是再也不想來了,雖然有漂亮的護士姐姐,但是住在這心情很壓抑啊,而且不光他住了一個星期,周子怡也在這住了一個星期,呃,分床而睡,不要多想。

「小妞,大爺我又回來了,想去哪玩兒,和也說,我去,周子怡,你又使用家庭暴力。」

「呸,誰和你家庭暴力,你不讓人來接你,現在只能打車回去,門口叫車去吧。」

「嘿嘿,咱也是有房有……」

說著易陽突然想起來,自己的車好像沒了,現在還在交警隊呢,雖然外觀撞的不嚴重,但是聽意思裡面的設施已經去世了,保險公司還沒說具體賠付的事情,主要這些都是老郭派來的律師在處理,他已然忘了這個事兒。

「唉,果然,長得帥的人就是要多幹活。」

隨後一輛計程車停了下來,周子怡在易陽幽怨的眼神中上了車,然後……一個人走了,最後留下的話就是:

「本姑娘伺候夠你了,恢復自由了,再見。」

得,今天晚上易陽又要恢復一個人睡覺了。

回到久違的家,呃,好像也不太久,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阿姨還是給收拾得乾乾淨淨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還真是有點兒舒服啊。

易陽住院的這段時間,萬萬的第三集也已經上線了,結果當然是持續好評,剩下六集的簽約費用老林也轉了過來,用老林和下面人說的話就是「錢不到位誰知道那小子會不會出幺蛾子」,之前談好的都是稅後價格,再去除掉德雲的百分之二十,還剩下七百多萬,易陽打算買個車,什麼,你問少爺的百分之二十,很遺憾,少爺只有前六集的百分之二十,後面的他只有片酬,至於片酬,他還沒拍呢,給什麼片酬。

第二天易陽就直接提了一輛車出來,可能是人生太過順利,他竟然一點都沒碰到傳說中的打臉故事,順利的花了四百萬提了一輛小跑車,然後直接去找周子怡了,他要告訴她「爺又是有車有房的人了。」

這幾天其實兩個人感情可以說是突飛猛進,雖然易陽為此受了不少皮肉之苦,但是感情卻是越來越好,只不過兩個人誰都沒有表露出那種意思,現在還是一種曖昧的狀態,中間李惠茹來過,看到兩個人的樣子還調笑了一下,只不過還是沒讓兩個人真正走到一起,易陽的想法是順其自然,順其發展,周子怡的想法是這種事情哪有女孩子先來的。

「行啊易陽,這才一天的時間,就把車買了,要不說你們這種富二代就是好,想要什麼就能買什麼,不像我,還要辛辛苦苦的拍戲才能賺點錢,好羨慕啊,等我拍戲拍夠了我也找個有錢人嫁了,然後每天被人養著,想想好像還不錯。」

易陽聽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終還是沒說出口,等周子怡上了車,兩個人直接奔火鍋城,在醫院兩個人的對話經常是這樣的。

「我想吃火鍋。」

「你不想。」

「我想吃麻辣火鍋。」

「你不想。」

「我想吃四川麻辣火鍋。」

「你不想。」

「我想吃重慶……」

「只要你不在和我說火鍋,等你出院我陪你去吃。」

於是乎,就有了這次火鍋之旅。

易陽看著大快朵頤的周子怡,他很難想象這個是一直勸他不想吃火鍋的女人,看這樣子好像是她更想要吃才對吧。

「那個,你確定你不吃火鍋。」

周子怡停下來想了想,實在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說過不吃火鍋。

「我說過?」

「你不是一直勸我說讓我不要想吃火鍋嗎?」

「哦,我又沒說我不吃,你天天說吃火鍋,弄的我這肚子直接造反,要不是吃了一個自熱火鍋……呃,沒事,沒事,吃菜,吃菜。」

周子怡心虛的低下了頭,易陽想想自己那些天一直饞的直流口水,結果她竟然自己去吃自熱火鍋,想想還真是生氣,於是,面前的肉就遭了殃,據不完全統計,易陽當天最少吃了六盤肉,別的不算,而周子怡,呃,吃了八盤,最終在易陽驚恐的眼神中放下了筷子。

「周子怡,你喜歡吃也不能這麼吃吧,你別撐壞了,快起來運動運動,你是我見過的女人中能吃排行榜上絕對前排啊,只不過那些人都是胖的不行,你這排骨身材,哎,別潑,熱水,你這完美身材行了吧,怎麼也這麼能吃啊。」

周子怡喝了一杯水,緩解了一下口中辣意。

「我們習武之人……呃,不要在意這些細節,老闆,結賬,找他。」

易陽很確定,自己聽到了幾個字,習武之人,什麼習武之人,習武之人是誰,誰習武了……

「真沒說過,我真沒說習武兩個字,你聽錯,絕對聽錯了,我說的,啊,對了,跳舞,我說的跳舞之人。」

如果一開始周子怡這麼解釋易陽還真就相信了,但是現在嗎?易陽送她最不喜歡的兩個字,「呵呵。」 集市上,林楠的生意火爆不已,一群人將他的小攤都給圍住,不少人手中拿著錢往前面擠,一度成為這個街道上最熱鬧的攤位,使得更多的攤主和行人對這裡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當聽聞這裡是販賣號稱21世紀最美味西紅柿與黃瓜之後,自然是讓更多的人加入到隊伍之中來,雖然從這些人口中得知價格很貴,但那麼多人依舊願意花高價購買足以說明了物有所值。

總共也就那麼兩筐的西紅柿和黃瓜,七十斤左右,周圍的小販們率先購買了二十斤左右,那個大爺也是一口氣十斤,這就少了一半左右,周圍圍了那麼多人,還真是有點不夠分,林楠只能儘可能的限制數量,每個人不超過兩斤,如此才能讓更多的人品嘗到自己這種21世紀最美味的西紅柿和黃瓜。

雖然有人對林楠這種限購有很大意見,但更多的人是支持的,林楠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一份份的貨款裝到口袋裡,心裡著實樂開了花。

不過十分鐘的時間,林楠兩筐的西紅柿和黃瓜全部賣完,即便是他進行了限購,但卻依舊還有不少人沒有買到,到最後連帶著周圍的一些小販們也加入到採購的隊伍中,可見一斑。

但凡買到的人,大都當場吃了起來,自然這種效果就徹底出來了,陳凡的西紅柿和黃瓜,徹底征服了這些人,讓所有人都大口稱讚,使得買不到的一些人後悔不已。

尤其是幾個矜持的小販,原本距離林楠不遠,在楊老二等人購買的時候其實也想買上一些嘗嘗,但等到他們動手的時候,已經晚了,賣完了!

「小夥子你這西紅柿黃瓜啥時候還有啊?」一位小販設法從同行那裡搞到半根黃瓜,吃完之後滿臉的苦惱之色來到林楠身邊問道,希望能夠購買。

「就是就是,俺們還沒有買到呢?」不僅這名小販,其它一群排隊購買的人也紛紛開口,聽著周圍之人邊吃邊感嘆,徹底將一群人的胃口給吊了起來。

看著三輪車上空空的兩個大筐,還有褲兜里那厚厚一大摞的鈔票,林楠高興壞了,從來沒有這麼高興過,這一刻他有著極大的成就感。

雖然之前早就預測到這種黃瓜和西紅柿會讓人喜歡,但也沒想到這般受到追捧,只可惜現在沒有了,否則那些外債一天林楠便有信心全部搞定!

「各位不好意思,這種西紅柿和黃瓜都是我親手培育的,所以產量有限,我會盡量,不過極可能需要一兩天時間才能再來販賣了。」林楠開口解釋道,這讓一些人大為惋惜,原本還想問問其他地方能否購買,但竟然是林楠自己培育的。

「年輕人真了不起,俺老婆子種了大半輩子的地了,也種植了數十年的黃瓜和西紅柿,但卻從來沒有你這好吃,只可惜買的太少了!」一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一邊吃著黃瓜,一邊感嘆著。

林楠的這種黃瓜和西紅柿,將這老太太也給征服了,先前老太太也是不捨得,就買了幾個黃瓜和西紅柿,而今再想買已經沒有了。

「謝謝大媽的誇讚,過幾天我還會來的,到時候您再來就行了!」林楠笑著說道,並且給周圍之人介紹,這才讓不少帶著遺憾的人慢慢退去,甚至還有人主動詢問林楠的身份。

幾分鐘之後,林楠三輪車前才算是告一段落,林楠也準備打道回府,這一會的收穫太大了,他準備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然而就在這時,一輛黑亮的小轎車從街道上肆無忌憚的行駛過來,並且不停的鳴笛,惹得不少人不滿,林楠也很反感這種行徑,不過卻也不曾理會。

轎車上,坐著一男一女,都是年輕人,穿著打扮在這鄉村之地倒也算是非常的時尚了,對於街道上行人的不滿,二人全然不管,一邊開著車子,還一邊不耐煩的嫌棄著。

「最討厭農村,我說吳俊凱,下次能不能別把我帶到這裡來好嗎?太臟太破了!」年輕美女坐在車上,化著濃妝,此刻臉上滿是嫌棄之意,身著一身性感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胸口的傲人之處也很是挺拔,在這鄉村之中,絕對是罕見的曝光度,胸門大開,大片的雪白展露在空氣之中!

「放心婷婷,咱在車裡,和他們可不是一個世界的,我爸說了過幾天就湊錢把那套房子買了,到時候咱就不回這裡了,我也不喜歡這破地方,還有一群刁民。」年輕男子吳俊凱聽到女朋友的話連忙點頭附和,並且開口說道,毫不掩飾自己對農村的看法,儘是嫌棄。

「哼,那就好,我可再也不想來農村了,要什麼什麼沒有,開個車還被人堵!」年輕女子開口說道。

吳俊凱連忙點頭,他可不想這個剛談的女朋友因此而飛了,他還指望靠著這個女朋友在城裡飛黃騰達呢,甚至為了能和這個女朋友交往,他也下了血本,要拿出家底在縣城裡買房。

年輕女子見吳俊凱這副表情,這才算是滿意一些,吳俊凱則是不停的鳴笛催促著,正在這時他突然間看到路邊收攤準備返回的林楠,當即在他旁邊停了下來,並且搖下了車窗。

「吆,這不是我們的高材生林楠嗎?怎麼改行擺攤了?」吳俊凱開口,對著林楠嘲諷道。

林楠原本並沒有注意這輛轎車,不過這話一出,讓他臉色微微一黑,也認出了這人,正是自己那位親舅舅的兒子,嚴格來說算是自己的小表弟,只不過從小到,這位表弟完全繼承了舅舅對自己一家人的態度,對於他們一家完全是看不起,甚至能有嘲諷的時候機會更是絕不放過。

林楠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理會,這一家人林楠早已划入了黑名單,當然還有一人除外,是林楠的大表姐,比林楠大一歲,算是唯一一個對他們家好的舅家親人。

「喂,說你呢林楠,怎麼現在不說話了,你不是很厲害嗎?農業大學的高材生,還讀什麼破碩士,畢業了就干這個?當低賤小販?」吳俊凱見林楠不理會自己,更是肆無忌憚了,直接當眾羞辱起來。

他本就看不慣林楠,之前林楠考上大學,並且還考上研究生,更是讓他羨慕嫉妒恨,不過這兩年他親眼看到林楠窩在地里的慘狀,讓他別提多開心,尤其是此刻看到林楠竟然淪落到這裡當小販,更是爽歪歪了! 赤裸裸的諷刺,坐在轎車內吳俊凱絲毫沒有念及什麼表兄弟的這份親情,當然這一點也不完全怪他,連他親爹對自己的親妹妹都能這樣,更何況是這種表親,哪怕是在大街之上,他也這般肆無忌憚的嘲諷。

泥人還有三分火,更不要說『重生』了的林楠,被吳俊凱這般欺負,再不反抗,自己都有點看不起自己了。

然而,還不待林楠起來反抗,一旁一雙雙眼睛滿是不滿的注視著吳俊凱,楊老二更是直接抄起西瓜刀,板著一個臉,對面還有一個賣豬肉的大漢也氣勢洶洶朝轎車邊靠近。

「這特么的誰家孩子?我們這些小販偷你了還是搶你了,就這麼招你了?惹你這麼記恨與看不起?」楊老二人長的很壯實,領口大開,一手掂量著一個七八斤重的大西瓜,一手掂量著西瓜刀,滿是不爽,開口就直接罵了起來。

他們是小販,但也是規規矩矩的做小本買賣養家糊口而已,這吳俊凱一上來看似在嘲諷辱罵林楠,但卻是在指著小販的群體來辱罵的。

「老子這賣豬肉怎麼就特么的低賤了?」賣豬肉的大漢滿臉橫肉,手中的殺豬刀磨刀霍霍,著實將吳俊凱給嚇了一大跳,連忙就想開車離去,他雖然不屑這些眼中的刁民,但看到這個架勢還真有些害怕,一不小心自己是惹了眾怒。

不過才剛剛啟動,他便悲劇了,猛然一道轟響,新買的車子撞到前面中年大媽劉桂蘭的小推車上,直接將小推車撞了個底朝天,劉桂蘭更是非常配合的慘叫一聲。

「啊……開車撞人了!」猛然的一嗓子,頓時讓車內的吳俊凱臉色更是大變,突然間變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林楠都有些不知所措,原本自己要反抗的,不想竟然這群剛剛結實的小販們替自己出了一口惡氣,林楠能夠感覺的到,他們是在幫助自己,劉桂蘭之前分明是故意將小推車推過去的,然後又是故意在慘叫,甚至還故意對林楠示意了一下。

這一刻,林楠也笑了出來。

尼瑪的既然大家都幫自己,那就索性來個大的,也算是給這人一個慘痛的教訓!

吳俊凱和他那個女友坐在車裡,親眼看到了小推車被撞到,再加上劉桂蘭的慘叫,嚇得面色蒼白,他連駕照都還沒有帶,嚴格來說是還不曾考下來,一旦被查到,非得在看守所住上幾天不可。

轎車周圍,圍了很多人,一部分是周圍的小販們,先前吳俊凱嘲諷林楠,嘲諷他們小販這個群體時大家都聽的清楚,那般趾高氣揚的狀態,自然是犯了眾怒,有楊老二等人帶頭,一群人圍住轎車。

再加上這場『車禍』,更是不讓他走了,眾人非常默契的要演上這麼一出,要給這不知誰家的孩子一個教訓。

甚至就連周圍的圍觀群眾也都樂意看的這麼一場熱鬧,先前他們這輛車子在這人多的大街上不停的鳴笛,也讓一些人很是反感。

「趕緊下車,撞人了你們,帶到派出所讓他坐牢!」有人開口說道。

「俺看這人撞的不輕,估計這輛車子賣了都不夠賠的,而且人還要蹲大獄!」

「抓住他,可別讓他跑了!」

周圍,一道道輕喝之聲,看著吳俊凱蒼白的臉色,一群人覺得相當的解氣,林楠就站在人群之中,一臉好笑的看著躲在車裡不敢出來的吳俊凱,此刻他完全被嚇唬住,還在打電話,看樣子是在求救了,被嚇個不輕,其實只要他敢下車看看,就會發現遠和他想象的不同。

畢竟姜還是老的辣,這吳俊凱也就是一個仗著家庭不錯,被慣壞了的農村少爺罷了,碰上這些老江湖頓時就蔫了。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車裡的吳俊凱嚇得都有些哆嗦了,而且街道上因為這件事也堵的不行,林楠終於上場了。

看到林楠上前,楊老二等人非常默契的讓開一些,他們都看的出來林楠和這人有些過節,人也嚇唬了,他們心中的惡氣也算是出了,剩下的便交給林楠了。

林楠對幾人感激一笑,這才輕輕敲了敲車窗玻璃,示意吳俊凱搖下車窗,先前因為害怕,他們車門緊鎖,車窗也都搖了上去。

此刻吳俊凱剛剛給老爹吳培軍打完電話,讓老爹趕緊來救自己,看到林楠敲窗,再看看周圍凶神惡煞的人也退去了一些,這才將車窗微微搖下來一些。

「都怪你,我不會放過你的!」哪怕是被嚇成這個模樣,還不忘記恨林楠這件事,甚至還把這次的事情怪罪在林楠身上。

聽到這話,林楠不怒反笑,這人反正也就這樣了,既然如此那就更加讓林楠準備好好坑這位囂張跋扈的小表弟一番了,也算是讓他長點教訓。

「好吧,那你就怪罪吧,等著坐牢吧,我也不管了,我若是猜得沒錯的話,你好像沒有考駕照,這無證駕駛,還撞了人,看樣子著實不輕,按照法律,你估計得坐個幾年打牢吧。」林楠故作輕聲的說道,而後便真準備轉身離去。

當然,這也就是嚇唬吳俊凱而已,在林楠剛說完之後,他便看到吳俊凱的臉色完全變了,一旁車內他的小女友此刻臉色也是很不好,本就不願意來這個破地方,結果還遇到這種事情。

「吳俊凱,你想死嗎?還不趕緊解決?」年輕女子教訓道。

吳俊凱臉色鐵青,還顯得很蒼白,這個時候也就林楠還算是認識的人,而且看樣子和這群人也都是熟人,哪怕是看林楠再怎麼不順眼,也只能先這樣了,大不了以後再慢慢收拾他。

「林楠別走,幫我一把,咱兩家賴好也是親戚吧。」吳俊凱低聲開口,此刻林楠就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

林楠此刻剛剛轉身,聽到吳俊凱的話,嘴角微微上揚。

「好吧,看著親戚一場,我就幫你一把,這些都是老熟人,你撞人不輕,我盡量看看不驚動派出所,私聊吧。」林楠低聲說道。

車內的吳俊凱一聽可以私聊,其實也就是要點錢,這就好辦了,整個人也鬆了一口氣。

「拜託你了林楠,只要搞定這件事,以後我讓我爸對你們家也好點。」 「你還是從實招來吧,要不然,今天你就別想回家了,我就在這陪著你,什麼時候你想好了什麼時候說了什麼時候再走。」

易陽坐在車上,直接就是反正你不說我就耗著,周子怡也是很無奈,她恨自己這張嘴,怎麼現在什麼都往出說了。

「行了,我告訴你成了吧。」

周子怡講述了自己的習武之旅,周子怡的父親是當地的武館教練,她小的時候就跟隨父親練武,剛開始的時候是為了防止別人欺負她,沒想到練著練著就變成了她欺負別人,結果她媽實在看不下去了,好好的一個小姑娘快變成男人婆了,就不讓她繼續練武,可是他爸爸又非要他練武,兩個人為了這事兒甚至都要離婚了,後來終於想出了一個折中的方案,周子怡可以繼續練武,但是不是必要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告訴別人,也不能對別人使用武力,於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已經習慣了隱藏自己,經常裝作一個柔弱的女子,上大學的時候,因為這個不知道引來了多少色狼,結果就是全都被她修理了一頓,而且被收拾的人和別人說大家還都不相信,覺得這麼漂亮,看起來就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打人,於是周子怡就在學校一直給人兩個印象,一個是她溫柔善良,一個就是母夜叉,可以說兩極化也是很嚴重了。

「那也不對啊,上次好像大姐大說是她從流氓手裡把你救了出來啊。」

易陽還記得第一次見面,他們聊過大姐大和周子怡是怎麼認識的,但是當時他要是沒記錯故事應該是一個柔弱女子被欺負,大姐大英雄救美啊。

「故事其實是有的,只不過惠茹姐答應幫我保守秘密,所以做了一個修改而已。」

「那正確版本的應該是……」

「正確版本是有幾個小混混看姑娘我溫柔貌美,於是動了色心,想帶我去酒吧喝酒,我就故意走進一個衚衕裡面,準備把他們解決了,結果沒等我出手呢就被惠茹姐看見了,直接就把他們修理了一頓,還有個不長眼的想要偷襲惠茹姐,被我直接打暈了。」

好吧,易陽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周子怡的力氣那麼大,為什麼大姐大看著他們兩個在一起總有些莫名的笑容,以及大姐大的男人為什麼那天看他的時候,趁這兩個人不注意,告訴他要注意安全,當時他還奇怪,都住進了醫院還不安全?沒成想,注意的竟然是周子怡這個人形武器。

「易陽,那你知道了,會不會怕我。」

這句話周子怡問的有點小心,其實她也曾年少追夢,哪個少女心中沒有一個自己的白馬王子呢?不過周子怡的王子偶然遇見了一次周子怡動武的場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從此見著周子怡跑的飛快。

「怕你?為什麼怕你,你又不會揍我,怕你幹什麼。」

聽到這個答案的周子怡開心的笑了,但是易陽最後會不會後悔今天說的話……那隻能交給時間來決定了。

也許是兩個人把話說開了,回家的路上聊的東西也多了,從小時候到大了的事情,基本上重要的都了解了一遍,包括易陽大學時候曾經處過女朋友,周子怡雖然有點不舒服,但是她也知道易陽的年齡家世別說處一個女朋友,即使更多也沒什麼可說的,只不過如果那樣,她可能不會對易陽有不一樣的情感吧,而且,只處了一個女朋友,也說明易陽還是很注重感情的嗎。

如果易陽知道了她的想法,肯定會說「我真的是因為懶的找女朋友好不好。」

往常很堵車的帝都今天易陽覺得非常的順暢,於是他決定趁著不怎麼堵車的時候好好在帝都的街道上逛一逛,於是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在大馬路上畫起了……圈。

「易陽,你把我放下吧,你也早點回去睡覺,惠茹姐過幾天就是婚禮了,我們到時候見吧。」

「啊,那你這兩天幹什麼去。」

「拍戲賺錢養活自己,你以為都像你一樣是富二代啊,我不賺錢你養我啊。」

「我養你啊……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可以借錢給你,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算了,我送你回家吧。」

易陽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嘴有點笨,看著易陽著急的樣子,周子怡噗嗤笑了。

「行了,把我放下吧。」

「不行,我得給你送到家門口才行。」

周子怡指了指前面,已然到了易陽接她的那個路口。

「你已經從我家門口開了五圈了,沒看賣東西的阿姨盯著你這車一直看呢。」

易陽摸了摸腦袋,目送周子怡進了小區,嘴裡哼唧著「咱們老百姓啊,今個真高興。」,然後在罵了無數遍帝都怎麼這麼堵之後回家了。

破10萬了,明日更來恢復正常更新,繼續求票 大街上,圍的人越來越多,劉桂蘭就坐在車前,還不停的慘叫著,周圍楊老二等人磨刀霍霍的站在一旁,一臉的橫肉,看的吳俊凱臉色發白。

好在,林楠沒有走,留了下來願意『幫助』,幫他私聊,這才讓他放心一些。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