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片紅磚建築羣落,一瞬間全部化爲了灰燼。

一百多號紅毛鬼子,一時間盡皆成渣。

塵土飛揚之間,一道黑影衝過來。

“搞定了,走吧!”

先不說那些紅毛鬼子的實力如何,單說舉手投足間就能滅殺上百大漢,摧毀成片建築,這種本事,就不是誰都能匹敵的!

我深深地看了撒旦一眼,點了點頭,掃一眼周圍,見沒有人,直接放出獓因,收了婆雅,三人跳上去,迅速離開這裏。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沒準警察說話就到,所以我們要第一時間離開現場。否則,就不好走了。

我讓秦楚齊上網查找最近的航班,訂好了到達三張機票。

路上,我給老貓和陰語兒分別打去電話。誰都沒有接聽。

我心急如焚,若不是知道項羽在,恐怕我都要急死!

——

飛機終於落在希奧利艾國際機場。

我們三個又忙不停蹄地轉機,這期間又耽誤了一個小時。

走出帕蘭加小鎮的小機場時,天色已然漆黑。

我又一次給老貓和陰語兒打去電話,依舊沒人接聽。

放獓因出來,我們三人騎乘上去,獓因撒了歡兒似的奔向小鎮的政府大樓。

獓因狂奔起來,直接讓街上的小車吃了屁股灰。

穿街過道,來到小鎮的政府大樓。

樓門大開,卻不見一個人影。

一路上很少吭聲的撒旦突然說道:“在海邊!”

我“嗯”了一聲。

獓因不用我吩咐,轉頭奔向海邊。

將將看見海岸時,我也終於看到了老貓。

陰語兒,項羽,祖大樂並不在這裏!

嗯?

鮫靈兒和她的人魚族人也在。

或許是趕上帕蘭加遇襲,所以她們並未離開。

海岸邊,堆積着人魚的浮屍,項羽訓練出來的冥軍也死傷大半!當然,死的更多的還是那些東十字教的教徒們。

海上有一艘船。

海岸上,鮫靈兒帶着殘活下來的人魚和冥軍瘋狂地轟擊着一組教徒的防護結界。

在近一些,老貓身披冰魄龍魔甲,雙手各持一把六字真言劍,正瘋狂地劈刺着一個身高兩米,頭戴尖帽的長鬍子。

那個算上尖帽,身高能超過兩米五的長鬍子,匆匆避讓,嘴上不停吟唱着什麼,手中的法杖不是點出。

法杖每點出一次,就會出現一個十字樣的虛影。那些虛影並沒有聖潔之感,反倒有一種蛇蠍的陰冷。

老貓似乎很忌憚那些虛影,手中六字真言劍連連劈砍。

一口氣砍掉十幾個虛影后,老貓冷不防甩出一把真言劍。

轟!

那長鬍子的法杖直接被扎穿。

長鬍子身子一頓,老貓見機衝上去,真言劍隨之一削。

噗呲一聲,長鬍子的腦袋滾落地上,眼睛還睜着——

突然,老貓毫無預兆地往前撲滾一圈。他站立的地方,竟然多出一個深坑。

“你大爺!”老貓大罵一句,再後退。

轟!

地面又被闢出一個坑。

期間,老貓單手入懷,竟然冒出一道黃紙,唸唸有詞,而後往空中打去。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頓時,陰雲壓頂,轟隆隆盡是雷動。

老貓叼住真言劍,雙手連連掐訣。彷彿勾動天地一般,隨着老貓的手訣變化,那頭頂的一片雷,越發壓迫——

忽然,老貓手訣停止,並指往前一推。

“鮫靈兒,你們快閃開——”

“咔”

猛然一聲炸雷!

竟是一道雷火劈中了一羣不斷吟唱的教徒。

“咔擦!”

雷火劈裂東十字教教徒的防護結界,而後炸進裏面。

這一雷下去,炸死無數!

老貓這邊剛收了手印,右手卻連忙揮出真言劍,噹的一聲,攔截下暗中的殺手。

“小子,你有大好前途,何必跟着一個要死的人?”一個只穿了一件背心,露出密密麻麻胸毛的大漢,突然說道。

“你他麼的纔要死呢!”老貓大罵一句,身上的冰魄龍魔甲竟然溢出白色霧氣。

“混賬東西!”那大漢噔噔噔跑過去,就要摔老貓。

老貓不屑,罵了聲“滾”!隨即一劍刺向大漢的眉心。

大漢“哇哇”怪叫,竟然伸手去抓真言劍。

“蛋蛋,你去幫老貓,我去殺掉阮三去!”

“冥王,你那兄弟應該沒事,不過,你自己去殺阮三才要小心!”

“小心?”我疑惑地了撒旦一眼。

撒旦指着跟阮三並肩站立的帶着黑色面具的傢伙說道,“那個傢伙身上的幽靈力很強大,幾乎不次於雅努斯!”

“是嗎,那你不上嗎?”

“老子沒力氣了!”撒旦突然說道。

雅努斯嗎?藉助老天狗的力量,我才僥倖贏過他,對付這個傢伙,我該怎麼辦呢?

老天狗在我體內中丹田裏,是指望不上了,這會兒除非雅努斯能來,可是,他還留在萊斯島上守着索爾幾個人的墳呢—— 叫停獓因,我放出艾魚容,韓千千,張遼,婆雅。

“魚容,幫我保護楚齊,千千,文遠,婆雅,你們去幫助老貓和鮫靈兒他們。”

“蛋蛋,你要是真沒力氣了,就老實別動!”

說完,我就從獓因背上跳下來,腿腳上捆上一對甲馬符,邁步衝向阮三。

因爲距離拉近,海上的阮三也終於發現了我。

這王八蛋向身旁的面具人說了幾句什麼,然後指着我,一臉奸笑。

就在這時,那個面具人突然揮手,叫來一箇中等身材,卻留着白鬍須的老傢伙。

撩愛成婚 耳語了一下,白鬍子老頭頻頻點頭,猛一蹲,而後雙腿一撐,彈到了海岸上。

“擦,老東西的尿盆蹲得還真專業!”我暗罵一聲,迎向攔我路的老傢伙。

“小子,你三番五次壞我們好事,這一次,我就替教主,殺掉你!”說到最後,這老傢伙的牙齒都好像要咬碎了似的。

他麼的,這麼恨老子嗎?

我暗忖一句,雙腿一蹬,凌空轟下一拳。

轟地一聲,那老傢伙被陰風一頂,鬚髮皆是亂張,彷彿一隻炸毛的獅子狗。

“老東西,去死吧!”我冷哼一聲,眼看拳頭就要打爆老傢伙的腦袋,卻不想被一隻突然出現的六芒星攔住!

“東方小子,你的口氣倒是不小,可是,沒有這個實力啊!”老傢伙譏諷道。

我齜牙獰笑,忽然放出冉閔。

冉閔最恨異族,早就把雙鉤戟劈上那層六芒星上。

咔嚓一聲,六芒星應聲碎裂。

我抽冷子放出麒麟印。

砰地一下,把那老傢伙排成了肉餅。

不等我再往船上衝,又一個彪形大漢跳下船來。

“擦,真是廢物——小子,我來送你下地獄!”

嗯?

有一個裝逼的!

我冷笑一聲,不等說話。一旁的冉閔已然催馬走前,雙鉤戟一分,殺將過去。

“鎮將,把這蠢貨交給我吧!”冉閔說道。

“有勞了!”

我丟下一句,助跑兩步,跳向船舷。

呼地一聲,一條粗腿迎面橫掃過來。

我連忙用手格擋。

噗的一聲,巨大的撞擊力好懸把我踢下海里。好在我眼疾手快,抓住了那跳粗腿。

“混蛋,撒手!”

一個一臉橫肉的傢伙罵咧道。

“成全你!”我借力跳上甲板,卻把那大漢甩進了海里。

阮三和麪具人就在我的面前!

“阮三,這次看你還往哪跑?咱們之間,該有一個了斷了!”

阮三冷笑道:“燕趙,我承認你很強,但你卻低估了我的力量!”

“你的力量?”我不屑地翻了一個白眼,若是以前,這王八蛋還可以自詡自己的力量,可如今,他那點兒手段在我眼裏,就是個渣兒!

阮三挑了挑眉毛,哼道:“小子,一個人要學會借力,我能借來力量,而你不能,這就是差距!”

擦,說來說去,還不是要找人撐腰,說得跟你很牛逼似的!

我呸了一口,罵道:“沒工夫跟你扯淡,能動手就別吵吵!”

我向阮三勾了勾手指,叫他放馬過來!

阮三那貨臉皮忒厚,他向身旁的面具人說了句什麼,那面具人一步走出來,站在我的面前。

我眉頭緊皺,問道:“你就是東十字教的教主?”

面具人沒有說話,微微點頭。

“告訴你一件事,”我微微探身,說道,“你老窩被小爺端了!”

面具人眼睛瞬間睜大,我連忙直起身子,嘿嘿樂着。

面具人被我刺激的渾身亂顫,身子一晃,膝蓋猛然撞了上來。

我被瞬間頂了出去,撞上了船舷上的護欄,才一屁股做到甲板上。

“嘶!”

我使勁兒捂着肚子,齜牙咧嘴地盯着面具人。

呼!

面具人又一晃,抓住了我的腦袋,砰地一下,又是一擊。

我整個人打着旋兒往海里掉。

身下浮現出一個血色的六芒星,居然拖住了我。

我此時頭暈目眩,又被那六芒星一掀,砰地一聲,落回甲板上。

此時,我的渾身骨頭好像都要被拆散架了。

“太弱了,幽靈力也不是很高,你憑什麼一覺消滅我的教團?!”面具人說話了,聲音有些刺耳。

“就你留下的那羣廢物,不夠小爺一隻手捏的!”我緩緩站起聲,咧嘴狂笑。

“哼!”面具人突然一拳打過來。

咔噠!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