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算臉皮一抽,心裏暗罵道,越發的懷疑這小子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揍自己還說是救自己?莫非把自己當成和他一樣的傻子?

不理會一指算古怪的眼神,林沐楓先是對後者使用了一下傀儡符。

系統:“目標意志堅定,傀儡符使用失敗。”

意志堅定,那就沒有辦法了。

林沐楓憐惜的看了眼一指算,這下子又要多一個豬頭了,誰叫你丫的意志堅定。

看到林沐楓那種眼神望着自己,一指算心裏就多了不好的預感,隨即,他的預感靈驗了,林沐楓一拳頭狠狠的揍在他臉上,頓時腫起了一大塊。

完了,一世英名啊!

一指算心裏一陣悲哀,不甘點點大喊道。

系統:“傀儡符使用成功, 穿書之前程似錦 。”

和剛纔一樣,重複了幾次就收服了一指算,林沐楓樂滋滋的看向了兩位女士,心裏暗歎可惜,這麼漂亮的臉蛋等下就要變成豬頭了。

看着一指算步上了納蘭德的後塵,花笑顏和白霜兩人相視一眼,嚇得花容失色,不管她們實力在強,平時在外人眼裏是多麼的高貴也免不了在意自己的容貌,特別是漂亮的女人,她更加的在乎。

“別啊,不要,只要你別過來,我什麼都答應你。”

花笑顏和白霜幾乎同時喊道,納蘭德他們被揍成豬頭最多隻是顏面大失,可她們不一樣,她們是女人,可不想一下子成嬌滴滴的大美人變成醜婦。

“什麼都答應我?”

林沐楓古怪的看了眼兩人,等下你們人都是我的了,還和我說這話,額,這話有點歧異……

花笑顏和白霜可憐兮兮的望着林沐楓,生怕後者禽獸大發,做出禽獸不如的事來。

按照國際慣例,林沐楓和自然對兩人各自甩了一張傀儡符。

系統:“傀儡符使用成功,恭喜宿主收服二品高手花笑顏。”

系統:“傀儡符使用成功,恭喜宿主收服二品高手白霜。”

啥?一次成功?人品大爆發?

林沐楓顯然沒想到,非常在意自己面孔的兩人意志力已經被林沐楓嚇的只剩零,不過,這顯然是林沐楓很得意看見的,雖然有傾魚妹子了,可是也不想對兩個漂亮的女人下狠手啊。

傀儡符用完了,收服了四個打手,林沐楓笑臉如花的看向了血煞和血闊。

被林沐楓這麼一望,血煞和血闊都不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警惕的望着林沐楓,同時心裏也懷疑林沐楓這瘋子怎麼沒有揍那兩個女人,難道是憐香惜玉?

看着林沐楓越來越近的距離,血煞和血闊已經被逼到牆角,兩人心裏同時想到,完了,一世英名啊!

林沐楓呵呵一笑,從地上隨便撿起一把利刀,對着血煞胸口就是一刀。

本以爲落下的會是林沐楓砂鍋大的拳頭,結果沒想到卻是致命一刀,血煞頓時死不瞑目的睜大着眼。

沒辦法,爲了我的未來,你們就犧牲一下吧,林沐楓心裏一嘆,然後轉身又把利刀刺入血闊的心臟,這兩人死都不明白,後者爲什麼會揍那些人,卻取他們兄弟倆的性命。

堅決完這兩人後,林沐楓再次持刀走向了楊文昭,最後一個了,殺了他就什麼都結束了。

看着林沐楓越來越近的步伐,楊文昭嚇得連忙後退,可是又想起血煞他們的後果,立刻看向林沐楓:“我知道,你要揍我,我給你揍,我不後退。”

不得不說,楊文昭能屈能伸,爲了活命,他放下了高手的架子,換上一副市井小人的臉面,因爲楊文昭在沒有進入九霄閣之前,只是一個賣菜的小販,後來被九霄閣高層看重,帶入修煉,纔有了今天的成就,對於這討好人的伎倆,他卻沒有忘記,只是以前俗世那些知道他當過小販的人都已經被他殺的一乾二淨。

聽着楊文昭的話,林沐楓又好笑又好氣,這還是二品高手的樣子嗎?氣度那去了?風度那去了?骨氣那去了?爲了活命,他妹的什麼都不要了……

“唉。”

林沐楓衝着楊文昭搖了搖頭,這一搖頭,楊文昭心如死灰,不過他也不是坐以待斃之人,立刻喊道:“這小子是瘋子,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一起幹掉他!”

畢竟也休息了這麼長時間,恢復了一絲氣力,楊文昭鼓起勁道,狠狠的撲向林沐楓,只是速度慢了許多。


楊文昭一動,劍滄海和一指算他們也立刻動了,只不過他們並不是按照楊文昭所想的那樣撲向林沐楓,而是撲向了自己。

被五人圍住,每人一擊都打在了自己要害上,楊文昭不敢相信這一切,他死都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着以前的五人,雖然個個都帶着傷,可是林沐楓還是一臉的笑意和興奮,腐敗啊,五個金牌打手,這算得上有史以來收穫最豐富的一次了吧,自己是不是把這五人直接往林家一帶,然後大旗一揮,我林家也是一品家族啦。

當然,這只是想想,要是林沐楓真這麼做了,估計正邪兩道的人立馬上門找他討公道,誰會相信這五人好好的就去投靠林沐楓這無權無勢的小子啊,肯定有詐,到時候搞不好直接聯手把林家滅了也說不定。

“好了,你們回去休息一夜,明天各回各家吧,都記住我和你們說的話啊,別出了差錯。”

看着這五人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寶寶的樣子,林沐楓心裏就一陣暢快,爽,實在是太爽了。

五人已經記住林沐楓和他們說的話,除了納蘭德以外,其他四人同時抱拳:“是!”

林沐楓滿意的點點頭,看了眼納蘭德:“老德啊,要委屈你了,易個容吧,這樣以後就沒人認出你了。”

納蘭德滿臉恭敬的點點頭:“爲家主做事,沒有什麼好委屈的。”

林沐楓極爲滿意的點點頭,這孩子真聽話,果然是好孩子啊。

所謂的易容可不是一般的易容,而是要納蘭德用特製的藥物毀掉容貌,測底換一張臉,然後另外四人再回去說納蘭德吞食了百草四葉花,和那些已經死去的人同歸於盡,這樣就由不得他們不信了,畢竟他們絕對想不到自己門派的堂主居然會背叛自己。

“對了,把百草四葉花還在不在?”

林沐楓好奇的看了眼納蘭德,心裏估摸着,按照納蘭德這老狐狸的性子,肯定藏在什麼地方。

納蘭德當然不會隱瞞,立刻點點頭:“家主放心,百草四葉花的位置很安全,沒有人知道,我這就拿給你。”

果然是好孩子啊,我只是一說就什麼都明白了。

看着納蘭德的背影,林沐楓傻傻的笑着。

納蘭德走到正廳,直接將一副普通的壁畫掀起,裏面露出一個暗格,納蘭德小心翼翼的取出被盒子裝着的百草四葉花放到林沐楓面前:“家主,這就是百草四葉花。”

看着納蘭德手裏的東西,林沐楓一陣無語,這麼重要的東西就擺放在大廳裏,雖然衆人都不會想到,但是難道他就不怕那個手賤,沒事把壁畫掀開?

反正東西已經到手了,林沐楓也懶得考慮這些問題,直接把盒子往揹包裏一放,這一趟沒有白來,正邪兩道的人辛苦了半天,特別是那修羅殿更是辛苦了十幾年,結果都給自己做了嫁衣,真想看看他們知道後是什麼樣的表情。

看了眼天色,夕陽的餘輝已經消失在天際,灰暗的天空開始漸漸繁星點點,林沐楓立刻對衆人揮了揮手:“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去歇着吧,明天都做自己的事去。”

“是!”

……

楚國帝都,東城,雖然已是入夜,可是繁花的帝都已經熱鬧非凡,來來往往的人羣不斷的穿梭在人流裏,許多店鋪門口也是掛着大大的紅燈籠,店家笑臉相迎着來往賓客。

就是這樣的繁花景象,卻總是暗含着一股殺機,陰層層的殺機,一觸即動。

此時,東城東門護衛隊長楚東環視了下四周,然後對身邊的副官說道:“把東門封閉起來,不到天亮不得開門,你先在這裏給我頂一下,我離開一下。”

副官跟了楚東這麼多年,深的後者信任,當然知道後者要幹什麼,立刻慎重的點點頭:“末將明白。”

美漫之最強系統 ,看了眼皇宮的方向:“這麼多年了,終於有用到我的地方了。”

這一刻,其他三門也重複着同樣的場景,而且四門護衛在完成一切後全部起身往皇宮行去。

醉酒當歌,宮延內,楚中原輕輕品嚐着擺在面前的美酒,一飲而盡,站在一邊的宦官機靈的把酒杯填滿,然後默默退到一邊,像他們這樣的人,必須要時刻了解主子的心思,少說話,多做事,只有這樣才能活得長,說不定還能得到主子的欣賞。

看了眼小宦官楚中原滿意的點點頭,雖然只是一個點頭,可是那宦官卻是欣喜若狂,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光明。

“陛下稱帝以來,百姓無不高歌稱讚,個個都稱陛下是千古一帝啊。”

這時,一個大臣高舉着杯子,一臉羨慕討好的說道,楚中原當上皇帝后,他們這些奸臣反倒是看到一條出路。

對於這些人的心思,楚中原豈會不知,只是他不想管,他想多享受一下當皇帝的滋味,等他膩了的時候在去主持國政也不遲。

“千古一帝?哼,我到要是看看這千古一帝究竟是個什麼樣!”

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衆人臉色一變,他們都深知楚中原的心性,誰要是惹他不高興,那下場可不好過,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大膽。

站在楚中原身邊的宦官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心裏把那個諷刺楚中原的人感謝了一番,嘴中義正言辭的說道:“大膽狂徒居然敢出言諷刺,還不快快現身。”


“狂徒?呵呵,有意思。”

聲音的主人再次響起,只是這次近了,只見楚老狂在楚大壯的護衛下從門口處走了進來,一臉譏諷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楚中原。

看到是安國公楚老狂,在座的人都閉上了嘴,楚中原也不例外,本來他對這出言諷刺的人還不怎麼在意,大不了拖出去砍了就是,可是來者是楚老狂,那性子就不一樣,他是深知這老王爺心狠手辣,而且在楚國威望極高,不能得罪。

等有機會我一定要讓你這老傢伙死無葬身之地!

楚中原心裏發着毒誓,嘴裏卻笑道:“原來是老王爺啊,賜坐。”

不屑的看了眼楚中原,楚老狂往位置上隨意坐,一句話也不說的獨自飲起酒來,楚大壯也是一言不發的站在他身旁,這一幕,看的衆人是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懂這老王爺到底是在唱那一齣戲。

楚中原憋不住了,終於主動問道:“不知道老王爺今天來朕這裏有和賜教啊?”

楚老狂一口飲下杯中酒,看了眼楚中原,笑道:“我今天來這裏只是想看看我楚國的大臣有多奸,楚國的皇帝有多昏!”

奸臣,昏君!

楚老狂一席話等於把在座的人都罵了,衆人頓時怒視着他,只是敢怒不敢言,生怕廢話多了後者讓人給自己送一口棺材去。

看到沒有一人敢反駁自己,楚老狂失望之極,連辯解的血性都沒有了,這外族要是打進來了,就憑他們也能扛得住?

“老王爺,你醉了。”

楚中原雙眼微眯,望着楚老狂,眼中散發出危險的信號,這一刻,他也不再顧忌後者的身份,什麼德高望重,呸!


“嘿嘿,還有點血性啊?楚中原,老夫告訴你,我沒醉!醉的是你!”

楚老狂滿臉冷笑的看着楚中原,同時給自己滿上一杯酒。

楚中原眼中寒芒一閃:“是嗎?那我到要看看了,司空達,請來老王爺去後園坐坐!”

一身盔甲的御林軍頭領司空達握着佩刀,一臉冷漠的走了進來,同時冷眼環繞全場。

司空達給人的映像只有一個字,就是冷!

楚老狂微微掃了眼滿臉冷酷的司空達,笑道:“想請老夫我去坐坐,這麼一個人份量可不夠啊。”

楚中原聽後不以爲然,看了眼站在楚老狂身後的楚大壯,然後說道:“歸望風。”

上襄王府第一高手兼楚中原第一護衛的歸望風自然是形影不離,立刻從一旁站起身,警惕的望着楚大壯。

兩個三品先期的高手雖然沒有動手,可是眼睛中已經擦出火花,只等一聲令下,必是拔刀而立。

用欣賞的目光看了眼歸望風,楚老狂出聲讚道:“不錯,如果放到戰場上也是一員虎將啊,真不明白你爲什麼不去戰場建功立業,偏偏要守在楚中原身邊做這貼身護衛。”

聽着楚老狂的言論,歸望風嘴部微微一憋,不過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望着。

楚中原顯然對自己這個護衛很滿意,笑道:“不知道老王爺你覺得這次的份量夠不夠?”

楚老狂好不慌張的看了眼楚中原,微微一笑:“份量夠不夠我不知道,只是你看看我這邊份量夠不夠?”

聽到楚老狂的話,楚中原一愣,隨即燦爛的笑了笑,沒有說話,這老傢伙就算有底牌能怎麼樣?這裏是都城,是朕的地盤。

我真的不是魔法師 ,大聲喝道:“來人!”

“東城東門守衛統領楚東見過老王爺!”

“東城南門守衛統領楚南見過老王爺!”

“東城西門守衛統領楚西見過老王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