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極速臨近,王毅神情不變,雙目卻是越發的冰冷,待這一拳離自己還有十尺左右竟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這一抹微笑花宗宗主看在眼底,心中更是一陣轟鳴,他不知曉為何王毅不躲也不閃,但內心卻在此刻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危機感,

「虛空納影,」

站在原地的王毅,冷冷開口, 逍遙大仙農 ,環顧四周,了無痕迹,花宗宗主一拳打空,狠狠的轟擊在無盡的虛空上,整個虛無立馬傳來了轟鳴的巨響,

「咔咔咔咔咔·····」

廣闊浩瀚的虛無瞬時間碎裂而開,出現了無數道斑駁的裂痕,看得人心神恍惚,不禁一顫,難以想象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定是非死即傷,而這傷也是無藥可救,


奈何現在一切都是虛妄,不僅沒有打中王毅,反而失去了上風,畢竟此地的大陣已經碎裂,這片天地王毅已能來回自由,不受限制,

「哼,現在你們的死期到了,」

天地之間傳來了一聲冷若寒冰的話語,所有的修靈者皆是渾身一震,雙目之中散出了一縷恐慌與緊張不安,他們難以想象,在此番聯手攻擊之下,要是王毅還能死裡逃生,那他的反擊將會是一場驚天的噩夢,

王毅身影飄浮而出,顯現在了百米之高的空中,只見王毅揚手一揮,那神情凝重的花宗宗主頓時身體一震,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竟不由自主向王毅緩緩靠近,

「這這這·······」

花宗宗主拚命的掙扎,身體扭動之間,縱使發揮了全身的力氣也難以撼動著一股來自虛無之力,他就好似被一隻大手給緊緊握住的蒼蠅一般,已是命不由已,

神情冷漠的王毅,雙眉塗饒高挑,身體猛地向側翻旋轉,這時,清晰可見,剛剛王毅所站的空中竟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一股強大的剛猛之力更是猛的爆發而出,這一切都只發生在數息之間,看的人不由心神震撼,

「什麼,」

浩瀚的虛無之中再次傳來了一聲難以置信的懷疑聲,但是換股四人仍是了無人煙,

「紀老,你不必在躲了,縱使你能容納天地間,也無法偷襲與我,畢竟只要你不動用那股力量就不是我的對手,」

話語簡單明了,直戳紀老的心神,他難以想象自己竟會被後輩看的如此低下,心中瞬時升騰起了一股怒火,可以感覺到此刻的天地竟出現了一絲極為凝重的爆裂之氣,

「毅兒製造一個時機,老夫定會讓他魂飛魄滅,」

王毅聽到體內魔蛇的話語,心中也是明朗一片,這紀老顯然再次動用了那一絲靈念之力,但他不知王毅體內有魔蛇的存在,不僅是他不知曉,就連那潘老前輩也不知曉,也正因為如此,那嶺南之城的吳老前輩還有旺北之區的許老前輩才會任由事情的發展而不插手,

這更是此番對戰中最大的有個變數,

「魔舞飛天,」

王毅大聲爆喝,鬆開了那緊捆住的花宗宗主,連忙舞動著雙手,全身上下竟散發出了森森魔氣,這森森魔氣瞬時間便如烏雲般遮天蔽日,籠罩了整個天空,看起來顯得極為詭異,

無數修靈者看見這一幕皆是渾身一震,露出了震驚與駭然之情,心中對與王毅的忌憚再次大大提升,

這森森魔氣瞬時間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全部如同利箭一般,爆射而出,向這紀老猛地橫衝而去,這容納天地間的紀老也是怔愣了一下,暗叫不好,看著這森森魔氣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他是他逃跑的速度卻是遠遠不及這魔氣籠罩的速度,下一刻便全身被困在其內,就在這時,這紀老的體內猛地爆發出了一股駭然的力量,但是這力量爆發的完全不是時候,他錯過了最佳的逃生時機,

「這······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被森森魔氣籠罩的紀老,瞬時間變就感到了無盡的恐慌,他看不見一絲明亮,眼前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覺得天昏地暗,在無盡的旋轉,在無盡的扭曲一般,彷彿自己墜落與萬丈懸崖般,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危機感,

不僅如此,聽覺,嗅覺,感覺,任何感知在此刻全部統統消失,他豈能不震驚,他豈能不駭然,

他內心的恐慌已經達到了一種巔峰,縱使渾身上下散出的力量在強大也不用,他無法使用這股力量,也沒時間使用這股力量,

「好,魂魄離體,吞噬靈念,」

就在這時,王毅體內的魔蛇猛地大貨說呢過喝道,下一刻便轟動而出,王毅只感到自己身體彷彿是遊離一般,竟有一種空洞的感覺,一切都仿若是幻覺般,在魔蛇脫離自己的身軀時,竟感到了一絲不適,一絲極為的不適,

一團靈光在這森森魔氣之中,飛射而出,在觸碰到紀老的剎那,變得極為狂暴級蠻荒,迷失了神智的紀老,渾身猛地一震,感到了一絲劇烈的疼痛,緊隨其後,便覺得自己的大腦相似被吞噬了般,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在全身蔓延而開,


「啊啊啊啊········不不不,」

這時他知曉了事情的不對,頓時發出了震懾人心的慘嚎,這聲音聽得讓人毛骨悚然,不禁渾身一震,而那剛剛拜託王毅的花宗宗主,此刻卻是緊皺起了雙眉,神情顯得極為凝重,他看出了這深深魔氣的詭異,心中也是在猶豫,到底進不進去···

「呵呵,潘老賊你這一縷靈念老夫就收下了,這可是大補之物啊,哈哈哈哈·····」

紀老的腦海之中傳來一聲轟鳴,此刻他已經疼的死去活來,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給砍下,但這也是他臨死前的唯一念頭,下一息的時間,他整個身體轟然爆裂而開,無數血肉橫飛而散,只見這一團靈光裹著一顆血紅的命丹快速的回到了王毅的體內,

王毅能感受到,魔蛇的喜悅,瞬時間他竟有一種總感覺,感覺自己好像無形之中,修為也有所提升,略微一看,竟發現自己從歸一境七重天之境竟達到了大圓滿,這是他難以想象的,更是夢寐以求之事,

帶天上的森森魔氣一一消散之時,無數修靈者看見了漫天飄散的血肉,神情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那怔愣的面容,那猛地增大的雙眼,無不體現出了他們的驚愕,

「這·····」

「這絕不是真的,」

「紀前輩可有著歸一境七重天的修為,怎會被這魔頭給擊敗,」

「怎麼會這樣,此子莫非真的是難以滅殺,當真是要毀滅我異界之地啊,」

「紀前輩,紀前輩,紀前輩·······」

無數修靈者在此刻全部都瘋狂了,特別是繁東之都的修靈者,儘管他們臉面上是一副難以置信之情,但是內心早已冰涼一片,那隨風擺動的血衫已竟證明了一切,此刻他們心中對與王毅的忌憚與恨意已經達到了一種瘋狂的地步,但是卻沒有一個修靈者敢在對王毅等人動手動腳,

他們知道,現在大局已定,整個滅殺的計劃徹底的破滅了,王毅的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更不是他們所能對應的了,

那剛想沖向前來的花宗宗主,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是頗為震撼,他看見王毅正步步向他走來,心中也是無比的恐慌,

「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花宗宗主徹底慌了,後退之時嘴中不停的顫動道,

「哼,你我之間已是無死不休,你現在居然叫我不殺你,你有什麼理由能撼動我對於你的恨,」

王毅神情不變,依舊是冷若寒冰,看著這花宗宗主,不禁一笑,緩緩而道,

··················

繁東之都

一間石室中,盤膝而坐的潘老前輩,突然猛地睜開了雙眼,渾身猛地一震,張嘴便噴出了一大口殷紅的鮮血,神情之中充滿了難以置信與無比的震驚,

此時他腦海之中回蕩起了一句話,「呵呵,潘老賊你這一縷靈念老夫就收下了,這可是大補之物啊,哈哈哈哈·····」

許久,這潘老前輩神情怔愣的站了起來,抬起了左手,擦去了嘴旁的血跡,看向了窗外,雙目之中散出了一道滔天的怒意,

「魔君,,,是他,竟然是他,莫非這才是此子的最強後盾,哼,居然吞噬了老夫的一縷靈念,想必你也是殘魂一縷,對我而言相對於此子來講則更是大補之物,」

這潘老前輩的雙目之中顯現出了一縷熾熱,緊隨其後,他便踏破虛空,向著極西之地疾馳而去············ 萬名修靈者看見王毅將紀老給當場斬殺,那空中飄灑的血肉看的是觸目驚心,心生膽怯與恐懼之意,更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他們在這一刻全部怔愣住了,怔愣的看著王毅步步向花宗宗主走去,

這花宗宗主也絕不是泛泛之輩,他當然知曉自己與王毅之間已是不死不休,但是他此刻卻向王毅求饒,是在是滑稽之極,

」告訴一個能讓我不殺你的理由,「

王毅神情不變,依舊是冷若寒冰,說話之間還斜嘴揚起了一抹輕笑,這是一份鄙視的笑意,鄙視這花宗宗主竟如此貪生怕死,

他大步一邁,向前方疾馳而去,手中瞬時就凝聚出了靈刃斬,頓時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猛地爆發而出,向四面八方橫散而去,顯得無比剛猛,

就在這時,這花宗宗主卻是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也是揚起了一抹微笑,他這一抹危險顯得陰冷之極,好似是來自地獄的使者一般,顯得無比詭異,

」啾啾啾·····「

瞬時間,三道亮光爆射而出,在空中顯現化形,竟是三個妖靈,三個藤妖,

猛衝而來的王毅看見這三個妖靈之時,身體猛地一震,雙目立馬突兀而起,更是緊皺起了雙眉,一臉的駭然與無法置信之情,但緊隨其後,這份情感便化作了濃烈的恨意,

就連將空氣之中那份殺伐之氣都驟然劇減,竟能感到了一份撕心裂肺的恨意,這份恨意伴隨著憤怒一同爆發而出,

「花宗宗主,你竟然······你竟然敢·········」

王毅話語吞吞吐吐不是因為懼怕,而是因震驚到了極點,以至於話語吞吐,清晰可見,王毅雙目之中頓時充滿了條條血絲,這些血絲縱橫交錯,彷彿他此刻的心一般,掀起了無盡的大浪,

「二師兄,大師兄,師尊,,,,,,,,,,」

處在下方的三師兄看見這三個妖靈,頓時一震,也是一臉的駭然與震驚,更是一臉的蒼白與無盡的憤怒,他顧不得身上的傷口,連忙腳踏靈力向王毅的方向疾馳而來,

「哈哈哈哈哈哈,你若是殺了我,你的師兄與師尊該怎麼辦啊,特別是你這大師兄居然還是清靈者,更是一具天生的種植的身體,」

花宗宗主看向王毅,仰天大笑,神情顯得無比的瘋狂,這就是他籌劃了許久的計劃,更是他對付王毅的殺手鐧,

「你你你你······你今日必死無疑,」

王毅雙目通紅一片,好似荒古凶獸,身上爆發出的煞氣極為的濃烈,在他一旁的三師兄此刻也雙目紅腫,一臉的憤怒,更有一份濃濃的自責,

「哎,你要是殺我,那我可就當場讓他們死去,你說是讓他們對戰直至死亡,還是我快速的了解他們呢,哈哈哈哈,來呀,來殺我呀,」

花宗宗主只將這三具妖靈給放出來,沒想到達到了他意想不到的結果,神情頓時振奮不已,有了這個守護盾這王毅定不會滅殺與他,那懸在半空的心也緩緩放下了,

「如此卑鄙,實在是十惡不赦,」

王毅神情凝重之極,此刻他動不了手,他看見這三具妖靈與這花宗宗主身上有一絲血脈相連,很顯然這這三人早已全部被他給煉化了,

看著二師兄那溫和的神情,王毅的心在痛,看見大師兄仍是一副冷漠之情,王毅的心更痛,看見師尊已經面容全毀,就連身體結構都出現無數的釘補與鏈接,王毅的心已經痛得欲罷不能,

此刻好像正有無數把利刀在狠狠向王毅的心臟切割著,不僅如此,就連嗓子眼都還好像有一股厭氣堵著呼氣,讓自己無法自在,

「啊,,,,」

王毅忍受不住,他雖不願傷害他的師尊與師兄們,但是更不願看見這花宗宗主拿著這三人當著擋箭牌來威脅自己,這花宗宗主已然觸犯了自己的逆鱗,怎能還讓他如此逍遙愜意,

王毅仰天便是一聲長嘯,如蠻荒凶獸一般,顯得無比狂暴,頓時化作了一條血影,劃破長空,筆直的向花宗宗主猛地橫衝而去,

「你····殺,」

站在原地的花宗宗主看見王毅向自己橫衝而來,心中那根鬆弛的神經,猛地再次緊繃,神情出現了一絲難以言喻的凝重,揚手一揮,控制著身前的三具妖靈,大聲一喝,緊隨其後,自己反倒是拔腿就跑,

這三道妖靈橫空出世,連忙運轉起了靈力使出了藤鞭,只見天空之中無數條藤鞭層層纏繞、層層相連,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蛛網,想要包攬天地,間給王毅給死死的困在其內,

王毅不想出手傷害他的師兄與師尊,收斂了玄冥之火的力量,手中的靈刃斬寒光一閃,當空一劃,瞬時間,這層層的藤鞭便轟然爆裂而開,化作了無數的藤條漫天橫散,

涌動著靈力,王毅速度猛地提升了數倍,他要滅殺這花宗宗主,已報心中只恨,

「嗞嗞嗞嗞嗞·······」

就在這時,這三具妖靈,猛地散發出了藤鞭上的棱刺,下一刻,無數的棱刺轟然爆發,只覺得漫天閃爍起了寒光,耳邊便聽到了無數空破的呼嘯聲,

只見密密麻麻的棱刺好似萬箭齊發,漫天暴雨梨花般,橫飛與空,向四面八方橫散而開,顯得無比紛亂與狂猛,

縱使王毅早已煉身如鋼,但是這毫無防備的爆發卻在他渾身上下都留下了無數血痕,肉眼可見,無數鮮血瞬間肆意而流,染紅了衣衫,那通紅的血肉瞬間便變成了紫色,顯然這棱刺之中有著劇毒,

但是王毅本就是一條毒蛇,這毒攻對他倒是沒有致命的殺傷力,反倒是這三人胡亂的攻擊,卻讓王毅心中一陣寒涼,

「罷了,萬象循環,復始空間,」


王毅看著拚命遁逃的花宗宗主,呼了一口氣,便回頭涌動著靈力對這三人猛地一揮,下一刻,這三人腦海一陣轟鳴,竟如木頭一般,一動不動,浮在空中毫無生機,這就是三具傀儡,

王毅看著這熟悉的面孔,此刻的心卻是更加的冰冷與刺痛,其三師兄更是眼眶之中都泛起了點點淚花,


早已遁逃與數里之外的花宗宗主,此刻卻是再次斜嘴揚起了一抹陰冷的笑意,雙手不停的來回變化,


他竟是在結印,他是在施術,

「如你所說,你我之間是不死不休,爆吧,」

他大聲喝道,便再次向著前方拚命的遁逃,心中竟產生了一種快意之感,

「嘣,嘣,嘣,」

數聲巨響猛地在空中爆發而出,清晰可見這三具妖靈猛地爆裂而開,化作了無數藤鞭,漫天飄灑,更有無數綠血噴洒與外,瞬間爆裂死亡,這是王毅所料未及之事,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