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朱總偷偷的笑了:這紫琪到底tm的是什麼人物?人美心毒,不過,分析的倒是不錯!

莫曉輝收到了朱總發來的地址,他可不敢輕易的去碰運氣。

他要慎重,畢竟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楚洛,我出去一下,朱總給了我一次機會,我要去找筱筱談談。」莫曉輝本意是給楚洛打聲招呼,怕她擔心。

楚洛聽說要去找筱筱,突然揭竿而起:想毀我老公,我神仙跟你打架。

不都是這麼說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楚洛的想法,大家捂嘴,懂哈?

「老公,等等,我也去。」沒有修為的神仙,你可是實習的啊,連個普通凡人都不如,你還真想找人家打架?

莫曉輝搞不懂這神仙是什麼路數,疑惑的道:「楚洛,我去找筱筱是談工作,你去幹嘛?」

談工作?就怕你們談著談著,就談感情了!

楚洛的擔心不無道理,她怎麼知道筱筱心裏的芥蒂?

人間的網絡小說里因愛生恨的還少嗎?

臭女人奪老公,使陰招下絆子,什麼下三濫路子想不出來?

楚洛想要與莫曉輝並肩作戰,她不希望莫曉輝因為自己受到傷害。

我個假老婆,可不能連累了人家!

莫曉輝要是知道楚洛此刻心中所想,一定會歡呼雀躍。

可惜他覺得帶上楚洛,必定會讓事情越來越糟糕。

「楚洛,我們男人的事,我們自己解決,你就在家裏看好貝貝,相信我,會把事情辦好的,我不會讓你和貝貝受苦的?」莫曉輝說的振振有詞,目的就是不想讓楚洛擔心。

可楚洛聽他說男人的事自己解決,她心裏就有些不舒服了:男人了不起,男人靠得住,母豬還上樹呢?

撿來的段子她覺得這裏用着正好,很不服氣:「我們女人也有半邊天,不要小瞧了女人?」

莫曉輝認為剛才的話是有擔當的表現,這刻見楚洛生氣,暗自悔恨:這麼有個性的女神,我怎麼可以小視呢?

「楚洛,我不是看不起你們女人……」莫曉輝一道歉,楚洛有些掛不住了,她不是不明白莫曉輝的意思,只是覺得這凡間的男人,怎麼就不能好好的和女人公平對話呢?

「好啦,老公,知道你沒那啥意思。不過,以後可不許再說這樣的話?」楚洛嬌嗔的警告道。

莫曉輝被原諒,暗自慶幸,不知道怎麼了,現在他越來越怕楚洛生氣了。

難道我是真的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濤劫後餘生,再見了思念的女人,又拜了雙親,破散的家庭終於在此刻重聚。

一家三口在院裏簡單聊了幾句,這座院落之外忽然又有雜亂的腳步生響起,聽起來人數不少。

原來是押送車隊回關的樊煋等眾到了。他們一路上一刻也不敢停歇,途中碰見一夥攔路的匪寇,真的惹惱了他們。這群可憐的傢伙,偏要在這時候觸他們的霉頭,不是找死又是如何,樊煋一眾,手下絕不留情,打殺了賊寇,便繼續上路了。歷經六七個時辰終於趕回天門關。

大夥兒回到關內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打聽雲濤的下落,從姬麒哪裏得到消息后就第一時間趕來了。

腳步聲停下后,有人敲門了,雲濤正打算開門,樊柔直接一擺手,門就開了。

樊煋看到院子裏的三個人,而且雲濤就好好的坐那那兒,他情不自禁的笑着說了句:「好了,沒事兒!」

大家聽到他的話,都是想親眼看看,隨後幾十個人一擁而入,這座不大的小院頓時變得擁擠不堪。

雲濤站起身來,到院子中央站定,夥伴們將他圍在中央。他笑盈盈,朗聲說道:「雲濤今日有幸不死,來日方長,今後還能並肩戰鬥!」此話一出,大夥紛紛叫好。

此去礦區的事情基本已經了解,往後大家的生活狀態逐漸回到正軌,還會偶爾出出任務,但也都不是什麼難事兒,需要戰鬥解決的問題更少,所以他們基本沒什麼機會出手。

不過就算是這樣,大家仍然嚴格要求自己,軍事訓練以及元素修鍊依然一點也不放鬆。出任務的時候比平常訓練還要更輕鬆,所以一但有任務,大家還都是爭着搶著要去。

他們七十幾個人中,也就只有雲濤和玉姬跟往常不太一樣,因為現在和他們格鬥對拼的人換成了段碩那種級別的將軍。

此次危機之中,為了救他,玉姬捨去大量的能夠提升天賦的青血給他,導致雲濤整體修為跨越式提升了兩個等級,達到了將級三等,一舉成為隊伍中的第一。境界提升,又加上新獲得的熱量靈珠,兩者加持之下,雲濤出手的威力實在過於霸道,實力低者,如果被靈珠能力影響,輕則凍傷燒傷,重則是個死。雖說在關內,演武場上出現的傷殘情況也不在少數,但死亡的情況基本不存在,沒人敢在關內對同僚下殺手。問題在於雲濤所造成的創傷很難處理,只有實力高於雲濤很多的人才能勉強處理,耗費代價也實在太大了,所以雲濤就從演武場的常客名單里移出去了。為了不耽誤他們訓練,段將軍決定親自做兩位副隊長的陪練。

玉姬只比雲濤他低一線,將級二等,雖釋放了部分青血,但境界依然圓滿,隨時可能進階。雖然境界低於雲濤一線,但玉姬的戰力毫無疑問仍然是第一,因為前世保留下來的許多記憶為她提供了許多高明的元素運用技巧,和不可思議的戰鬥技藝。

最近這段時間,兩人通常會一起上,和段碩切磋。段將軍身經百戰,境界又高,已經有半隻腳邁入帥級,在天門關的眾多將軍中,戰力已經算不低的了。不過每次對上這兩人之後,仍然是候輸多贏少。每每打起來,兩個人的攻擊綿綿不絕,雲濤勝在勢大力沉,玉姬又很能抓得住破綻,纏鬥下來,段將軍總是會吃癟。而且,雲濤用的還只是尋常武器,靈珠能力用的也不多,已經很留情面了,不然真正的生死相搏,段將軍多半也要栽在他們兩人手中。

段碩不由得心生感慨:在不久前,他們還是需要幫帶的新人,但現在他們竟然都有了挑戰自己的能力了,這進步之快,實在令人咋舌咋。果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強。

這樣的生活,大家一天一天的重複著。

這天早上,隊伍在山頂集結之後,段將軍正準備開始新一天的訓練,就在這時突然有人送來一紙文書,他仔細閱讀過後,對他們說:「你們又要欠我一天訓練了。剛接到命令,叫你們去機造營報到,時間是今天一整天。行動吧。」

段碩這話現在可根本嚇不到他們了,如今一天的訓練量對已經完全適應了的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快一點的,兩三個時辰就能完成了。三個時辰只是標準發範圍內的訓練,現在三個時辰的訓練他們個個都氣息平穩,連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要想真正得到鍛煉一定得是三個時辰以上的高強度訓練。不過為了保證他們在元素修行上的時間,段碩現在沒有強制要求,他所說的欠一天訓練任務,其實就是三個時辰。

「甚好,不用訓練了。」有人激動的要歡呼起來,不過很快有人打斷了他。

「你別忘了機造營是誰的地盤?雲老大他爹。」

那人一想起雲凌,立刻一哆嗦。因為每次在雲凌手下做事,根本沒有比訓練好過一點。第一次被派到軍備基地去,砍樹刨山,搞建築,挖礦,打鐵。第二次跟他去草原上的能源礦藏走了一遭,還是免不了挖礦的命運,真的是沒有一丁點美好回憶。他們就怕這次還是要去做苦工。

樊煋站出來說:「有那麼可怕嗎?我向你們保證,今天是好事,絕對的好事。」

雲濤,玉姬看看他們這個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我最熟,我來帶路。」樊煋對大夥喊到。

經過幾個月的建設,關內機造營的基礎設施已經建設完畢,並正式開始投入使用,最近樊煋花在修鍊上的時間挪出了一部分,跟隨雲凌學習,自然是對機造營最熟悉。在這之前,樊煋對雲凌的各種科學技藝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上次在能源礦藏的時候也明確的表示想要跟隨雲凌學習,於是回關后樊煋就正式成為了雲凌的學生。雲凌不教任何元素元素修行的東西,只向學生們傳授最實用的科學技術。

通過這段時間更多的接觸,雲凌也很驚訝於樊煋在科學上的天賦。他學什麼都很快,幾乎任何的科學原理,一點就通,稍加摸索就能夠自行實踐,以雲凌在科技領域的目光來看,這才是真正的天才。他還特意為樊煋開設了一間工作室,用來讓他實踐檢驗真理,甚至是開拓創新。

機造營的位置靠近關口,在各大軍營之後,這裏的交通情況會更好一些,出入大宗物資更加方便。機造營的建築面積也就相當於半個普通軍營,大概一公頃左右,是一座小型的軍備基地。

十幾分鐘的路程,很快就到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大夥兒感到熟悉的建築。有人記性好些,馬上就想起來,這裏的建築風格和軍備基地十分相似。

「這是什麼?」有人問。

樊煋回答他說:「機造營啊。不過是看起來像而已,其實不一樣。你們也別怕了,不會讓你們再來做苦工了。」

樊煋又繼續介紹道:「這裏算是一座小型的軍備基地,目前階段的主要任務是,為天門關內,乃至其他三大要塞的高級軍官們打造武器。你們想,既然是給高級軍官供貨,這裏的出產肯定不是那座大規模軍備基地能比的,這裏面出的東西可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有人聽他這樣說,馬上就想起來了以前雲凌對他們說過的幾句話,興奮道:「是不是要給我們打造武器啊?」此種猜測一出,立刻引來大家的一致同感,隊伍頓時沸騰了。

雲濤玉姬攜手而立,看他們亂糟糟的樣子,不由得悄悄揚起嘴角。

「喂,安靜一下好不好!能不能聽我說完。」樊煋沒法說話了,只能開口控制一下場面。

大家也都配合,馬上不吭聲了,聽他說話:「猜的也確實不錯。不過我得告訴你們,這裏面可是有我的一份功勞。前段時間機造營建成,正準備試運行的時候,要不是我跟老師提了一句這件事,他恐怕就把這事兒給忘了,所以你們得好好謝謝我。」

禿頭說:「謝什麼謝,大家這麼好的兄弟!快走了咯!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樊煋被他這話弄得又好氣又好笑,好像是自己承了他的恩惠似的。

進入機造營的前堂大廳,入眼便是一座石碑,上書造化天工,實在大氣磅礴。再往後,便是廳內擺着的幾十個展櫃,每一個上面都有一把造型獨特的武器,熱武器,冷兵器,戰甲,各式各樣,應有盡有。

大家一進來就看花了眼,沒人下命令,隊伍便自行解散了,都開始挑選起來。走走看看,看中了一個,再看下一個,覺得更是威武霸氣,一時間都難以決斷。

樊煋無奈說:「你們怎麼都跟逛菜市場似的。展櫃裏面的東西都別碰,那只是模型。」

大家吵吵鬧鬧繼續看着,雲濤和玉姬也開始參觀這個地方,在他們看來,這些東西做的的確精緻,不過卻難以讓人有危險的感覺,看來樊煋說的的確不錯,都只是模型而已。真正的殺器應當是如耶律白蓮用的那把槍一樣,配上一顆「深淵」,僅僅是看着也會覺得頭皮發麻。

展廳側門走進來一人,輕咳了兩聲,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一看,此人可不正是雲濤的父親,雲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筵把人送回去,直接去了公司,路上,他習慣性的想要拽開領帶,手放在上面的那一秒,又鬼使神差的拿開。

盛世御景,時清回來之後直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拿出從時家帶過來的那台電腦,指尖輕觸幾下鍵盤,桌面瞬間出現幾個市面上沒有的軟件。

她登錄黑客組織的內部聊天群,「嘀嘀嘀」的消息直接炸了,她點開其中一個頭像,看着五分鐘前發過來的消息。

【晚上有一批原石出現在藍都酒吧,僱主的要求是黑了酒吧的安全系統半個小時,價格三千萬,接嗎?】

一雙又直又長的雙腿沒有形象的搭在桌子上,考慮了一會:【接!】

在時家這麼多年,時政是發自真心的對她好,這一次代替時菁嫁過來,就當是還了恩情。

過一段時間,等着她和秦筵結婚的風波過去之後,她就帶着母親離開這座讓人傷心的城市。

在此之前,她要解決一個棘手的問題——賺錢!

之前在時家,黎敏看她看得很緊,有很多任務根本就沒有時間接。

晚上,藍都,京城最大的酒吧。

二樓包廂,時清慵懶散漫的靠着沙發後背,一雙杏眼挾裹着冷意,手指觸摸着手機屏幕,一看就是在玩遊戲。

「清清~在你身後五十米處有壞人!」

厲茶嗲嗲的說着,時清早就習慣了她說話的語氣,話音剛落,她已經解決完了對方,兩個人開始跑毒。

厲茶抬頭打量著坐在她旁邊的女人,濃密的睫毛一顫一顫,膚如凝脂美如玉,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讓她都忍不住想湊過去「吧嗒」一口。

最主要的是小小年紀,就已經登頂巔峰!

黑客界的鯨魚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為了能夠和清清永遠在一起,她加入了黑客組織,代號海帶。

因為她真的超級喜歡吃海帶~

遊戲結束,時清拿起面前的一瓶旺仔牛仔,單手打開拉環,動作帥氣伶俐:「下次不要帶他玩了,太菜,掉分!」

這個他指的是黑客組織的成員神鬼,也是今天上午給她發消息的那個人。

「沒問題~」她眨眨自己葡萄般的大眼睛,布靈布靈的,一看就是引誘人犯罪。

「你怎麼突然回國了?」時清喝了一口旺仔,漫不經心的曲著一條腿。

「我哥的好朋友結婚了,我回來送賀禮。」

二樓隔壁包廂,秦筵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頭頂昏暗的燈光射下來,男人動作優雅的撐著下巴:「鯨魚和海帶在藍都,不惜一切代價把人抓住。」

「整個酒吧已經被我們的人團團圍住,料這兩個人插翅也難飛,我倒是要看看鯨魚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夠在一夜之間問鼎黑客界的天花板。」

厲承允摸著下巴笑着說,眼裏閃過一絲玩味。

「估計是位年紀很大的老頭子了,不然怎麼可能會擁有這麼高的技術。」

蘇御不以為意,對這兩個醜八怪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他一直對她家小姑娘情有獨鍾,只可惜她還在國外沒有回來。

七點。

時清把手機支撐在桌子上,投影出鍵盤,白皙的手指快速的操控在虛擬鍵盤上,一行行的代碼快速輸入。

三分鐘后,她按下回車鍵,酒吧的安全系瞬間被攻陷。

手指離開虛擬鍵盤,半躺在沙發上,拿起一根煙放在指尖,點燃,緩緩升起的煙霧模糊了她的輪廓,她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染上的煙癮,只記得有時候被黎敏打的痛極了就抽一跟,久而久之,有了很強的煙癮。

隔壁。

「卧槽,不愧是鯨魚,藍都酒吧的安全系統可是世界級別一等一的,這種情況下還能這麼快速的攻下安全系統,牛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