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巨大的擂臺,靜靜的躺在正中央,擂臺四周,擺滿了歐式的沙發和茶几,大概幾十名西裝革履的成功男士和貴婦,落座於沙發之上,還有不少服裝統一的侍者,來往穿梭於那羣賓客之間,傳遞着果盤和美酒。

當即,擂臺四周的所有人,目光便齊齊的聚集在了我的身上,人類所能展現出的所有表情,此刻,都出現在了那羣人的臉上……又是一場狗血的萬衆矚目!

而我,早就習慣了這種,被無數雙眼睛盯着的場面,隨後,我傲然一笑,緩步踏進了會場之中!

沒有人上前阻攔我,他們,只是或坐或站,靜靜的凝視着我,這一刻,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會場內的氣氛,突然變了,變得無比的壓抑,無比的凝重……

我踱着步子,在衆人的目光注視下,緩緩的走到了擂臺邊緣,下一刻,我的雙腿微微發力,整個人猶如扶搖直上的大鵬一般,直接躍上了擂臺!

“你說,我是縮頭烏龜?”我淡淡的撇了一眼擂臺上的主持人,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

青果★一曲東風粉絲羣:413484476新浪微博:青果閱讀一曲東風 擂臺上,只有那主持人一人而已,自然而然,我的話,就是對他說的!

“你……你是楚大師?”很顯然,那主持人沒有料到,我會用這種震撼的方式出場,所以,那主持人先是愣了片刻,這才結結巴巴的對我說出了這句話。

“你連我都不認識,就敢肆意的評論我?”我冷笑了一聲,忽的,我朝着那主持人邁出了步子……

一步,兩步,三步……

每當我踏出一步,那主持人的嘴角,都會下意識的狠狠抽動一下,直到我走到了那主持人的面前,那主持人的臉色,已經漲成了紫茄子的顏色,難堪之極!

很顯然,這主持人,一定是聽說過我最近鬧出來的風波,而且,我可以確定,他現在的內心,十分的惶恐!

“廢物!”我冷冷的吐出了這兩個字,旋即,我猛的一揮手,直接一巴掌,抽到了那主持人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主持人被我直接抽飛了,而且還是雙腳離地那種的飛!

試想一下,一個一百四五十斤重的中年男子,被我一巴掌抽飛,這是何等震撼的場面?

最起碼,在普通人的認知中,幾乎很少會出現這種場景,當然,電影就另當別論了!

當即,整個會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只有狠狠摔在地上的主持人,不斷的發出慘叫哀嚎之聲……

就在這時候,擂臺下面,一名虎背熊腰,模樣極醜的中年男人,霍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那傢伙一隻腳踩在身前的茶几上,一隻手指着我,惡狠狠的咆哮道:“姓楚的,不要太囂張,這裏是我們字母幫的地盤,你敢在字母幫的地盤動手,就是沒把我們字母幫放在眼裏!”

那醜陋的中年男子身邊,坐滿了人,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八男一女,而且那八男之中,冉瀟也在列,這就說明,這醜陋的男子,是十大雙花紅棍之一……

“你說對了,我還真沒把字母幫放在眼裏!”我站在擂臺上,歪着頭,笑吟吟的望着那說話的醜男,無比囂張的說道:“而且,你們應該換一個模樣像人的傢伙來和我說話!”

“你……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那醜男被我一罵,立刻暴怒的大吼了起來,“老子字母幫土狗!”

“那你就更不應該和小爺我對話了,因爲,小爺聽不懂狗語!”我挑釁的大笑一聲,指着土狗,道:“把這條狗拉出去!”

“我他媽弄死你!”土狗無比震怒,縱身一躍,直接翻過了茶几,跳到了擂臺之上!

那土狗雖然名字不太好聽,長的也醜了一些,但怎麼說,他都是港島十大雙花紅棍之一,在字母幫的地位,也是非常之高,從任何方面來說,土狗都算得上是一方大佬,可是,這位大佬如今卻被我當着這麼多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面前,各種羞辱,他忍不下去,也是正常的!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層皮,尤其是江湖人,更尤其是江湖大佬,對於面子和名聲的重視,甚至已經達到了一種超越生命的地步了!

“弄死我?就憑你?”我從上到下,打量了土狗一番,眼神中,寫滿了蔑視,“想和我打,你們十大雙花紅棍,最好是一起上,不然的話,別說弄死我了,你的命,也會丟在這裏……”

“老子混了這麼久,還沒見過像你這麼囂張的傢伙!今天,老子就讓你有來無回!”土狗臉色漲的通紅,額頭上更是青筋暴起,很顯然,這傢伙的怒氣值,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了,如果再不釋放,恐怕土狗會被活活憋死!

青果★一曲東風粉絲羣:413484476新浪微博:青果閱讀一曲東風 土狗狂吼了一聲,一隻腳狠狠的踏在擂臺上,頓時,這座由青石板鋪成的擂臺,便被土狗踏出了數到細微的裂痕!

土狗是真的怒了,竟然連內勁都發動了!

不過,對於土狗,我也僅僅是笑了笑而已,他,根本無法對我構成威脅!

然而,土狗露出了這一手功夫,自然是震懾住了全場的那羣普通人……試想一下,一個人,只是狠狠的朝着擂臺踏一腳,便把青石板擂臺踏出了裂痕,這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恐怕,就是職業拳手,也做不到吧?

當即,擂臺下的那羣富商名流,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發出了驚歎的聲音……

而擂臺上,土狗對於下面傳出的驚呼聲,似乎很滿意,自傲的挑起了嘴角,朝着我挑釁的說道:“江湖傳言,河省楚大師的手段,能通陰陽,而且精通內勁,不知道,我土狗這兩下子,能不能入得了楚大師的法眼呢?”

土狗這番話說的雖然謙虛,但他的表情,實在是不怎麼謙虛,擺明了就是想表達,他土狗的手段,比我還要厲害!

面對土狗的挑釁,我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如實說道:“說實話,你這兩下子,不怎麼樣!”

“找死!”土狗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下一瞬間,土狗凜然暴喝一聲,“今天,你楚大師這條過江猛龍,必須要折在這裏!”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左手背在了身後,然後擡起右臂,手指還朝着土狗輕輕的勾了勾……這一刻,我還真將“藐視”這兩個字,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因爲,我的舉動,已經告訴了土狗,我打算用一隻手對付他!

這下子,土狗是真的忍無可忍了,當即,土狗怒吼一聲,直接朝着我躍衝而來!

“死!”土狗暴喝一聲,話音尚未落地,他的身體,便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我的身前,那隻碩大的鐵拳,不僅充滿了無窮力量,更是夾雜着內勁,隨即,便狠狠的朝着我的面門砸了過來!

“滾!”我大吼了起來,同時,我左腳向前輕輕一踏,右手閃電般的探出,直接襲向了土狗的手腕處!

“啪”的一聲脆響,我的手掌徑直點在了土狗的右手腕處,那土狗彷彿觸電一般,直接縮回了拳頭,而這時候,我的右手絲毫不停,在土狗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飛快的扼住了他的脖子!

這一瞬間,我的手臂猛的發力,直接擡起,將土狗巨大的身軀硬生生的給提了起來!

我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全身的力量也在這一刻爆發而出,右手臂更是將土狗的身軀,在空中掄了半圈,好像抓着某個大玩具似的,將土狗的腦袋調整了一下位置,隨後,我猛然發力,抓住土狗的脖子,狠狠的向下砸了去!

嘭!

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聲,頓時炸裂開來,這一刻,整個擂臺,沙石激飛,塵煙翻滾,甚至於,整個會場的地面,都產生了一絲輕微的晃動,就彷彿,剛剛發生過一場小型地震似的……

待到塵煙散去之時,整個會場,突然陷入到了死一般的沉寂,這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擂臺上……簡單的說,是聚集在了土狗的身上!

此時的土狗,以一種大頭朝下的詭異姿勢,猶如木樁一般,被插在了擂臺上……他的頭部和脖頸,都已經被我砸入了擂臺之中,雙臂無力的垂下,腰部彎曲,雙腿蜷縮的跪在擂臺上,就像是沒有骨骼支撐似的,軟綿無力,一動不動……

擂臺上,我輕輕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目光掃過擂臺下,那羣所謂的十大雙花紅棍,冷冷的笑了一聲,“我說過,你們最好一起上……”

青果★一曲東風粉絲羣:413484476新浪微博:青果閱讀一曲東風 我的聲音,猶如利刃那般,深深的刺入了會場中每個人的心中!

那羣富商名流,一個個的只是長大了嘴巴,瞪起了眼睛,滿臉不敢相信的望着被我倒插進擂臺上的土狗……如果說,之前土狗所展現的力量,是震撼,那麼,如今我所展現的力量,便是驚駭!

土狗能將擂臺踏出裂痕,而我,卻可以將土狗的腦袋砸進擂臺裏孰強孰弱,自然不需要爭論了!

當然,這羣富商名流,看的只是熱鬧,真正能看出門道的,還是十大雙花紅棍……

土狗之所以會被我毫無反抗之力的插進了擂臺裏,那是因爲,我在扼住土狗脖頸的一瞬間,便已經發動了大天位的內勁,以土狗的內勁,根本無法與我相抗衡,所以,土狗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動作,一旦土狗動了,那麼,他的脖子就會被我當場捏成粉碎!

這就是絕對力量的碾壓!

寂靜無聲的會場中,除了衆人急促而沉重的呼吸聲外,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聲響……

“殺……殺人了?土狗死了?”

忽的,也不知道是哪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驚疑不定的喊出了這麼一嗓子,當即,會場內,立刻產生了一股小規模的躁亂!

然而,這股躁亂還沒爆發,便被我的一句話徹底扼殺了……

“土狗沒死!”我冷笑一聲,道:“我只是打斷了他的某節脊椎骨,他這輩子,只能在牀上度過了!”

我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那羣富商名流的臉色,也就隨之,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就像吃了屎似的……

土狗這輩子,只能在牀上度過……這比殺人,還要誅心!

當然,我可沒時間去理會那羣沒見過世面的富商名流,而是直接將目光鎖定在了臺下另外九人的身上。

“熱身運動結束了,現在,你們可以上來,與我一戰了!”我一邊說着,一邊雲淡風輕的朝着擂臺下面的雙花紅棍們,勾了勾手指。

然而,那羣雙花紅棍卻是面面相視,一時間,竟然無人敢踏上擂臺!

會場內,突然陷入到了一種極其詭異的局面之中……

之前,揚言要挑戰我的十大雙花紅棍,殘一人,另外九人則是連擂臺都不敢上,這是多麼諷刺的畫面?

可偏偏,雙花紅棍們,還不得不接受這種諷刺的結局,因爲,那羣傢伙,真的是被我所展現出來的力量,震懾住了!

“怕了?”言罷,我肆意的狂笑了起來。

“你們不是說,要和我進行一場公平的對決嗎?”

“讓我找十個人來和你們打,我沒找,甚至孤身一人前來應戰,這對於你們來說,應該是佔盡優勢纔對吧?”

“還有,你們說不使用道術,用真功夫光明正大的打一場,我接受,我也保證,我不會使用道術,只用鬼脈拳來和你們打,我自廢一身道行,以不擅長的拳腳功夫來應戰,你們,應該算是又佔據了一分優勢吧?”

“本來,這是你們佔盡優勢的拳賽,可爲什麼,你們卻又不敢上來與我一戰了呢?”

“怕死?”

“還是,我的強大,超乎了你們的想象?”

整個會場之內,鴉雀無聲,只有我的聲音,不斷在會場內迴盪,猶如繞樑一般,久久不曾散去……

青果★一曲東風粉絲羣:413484476新浪微博:青果閱讀一曲東風 那羣富商名流,則是在這時候,齊刷刷的將目光定格在了那羣雙花紅棍的身上,而那羣雙花紅棍,除了冉瀟依舊保持平靜之外,其餘八人,已經是面紅耳赤,羞愧難當!

我傲然的立於擂臺之上,像是教訓無知的晚輩那般,肆無忌憚的訓斥,諷刺,嘲弄那羣所謂的雙花紅棍,可偏偏,還沒有一人能反駁我,因爲,我說的,都是實話!

可是,經過了短暫的平靜之後,雙花紅棍們也終於有些忍不住了!

被我當着如此衆多的富商名流面前,各種嘲諷貶低,就算是泥人,也會發怒,尤其是把面子看的比性命還要重要的雙花紅棍!

在港島的地下世界中,雙花紅棍,是“最高武力”的代表,他們,要比普通的江湖人,更加在乎面子,因爲,他們的面子,可都是用命拼來的!

當即,一名年輕帥哥,陰沉着臉,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睛,彷彿噴火似的直視我道:“姓楚的,不要以爲你能打贏土狗,就能戰勝我們,我靚仔豪,今天寧死不退!”

說話的人,便是金牙貴的心腹,字母幫的雙花紅棍,最有希望接手灣區的大佬,靚仔豪!

靚仔豪的話,彷彿點燃了那羣雙花紅棍們,內心中最後的一絲戰火,當即,其餘衆人也紛紛的站起了身,好像是在爲自己鼓勁那般,接連怒吼了起來……

“靚仔豪說的對,我們寧死不退!”

“如果今天我們連擂臺都不敢上,那港島,恐怕也不會再有我們的容身之地了!”

“戰!”

一衆雙花紅棍紛紛叫嚷了起來,就彷彿,那最後一絲戰火,將他們體內的熱血都點燃了似的……其實,這一戰,他們不得不戰,而且,是爲名譽而戰!

雙花紅棍之中,除了被我解決的土狗之外,其餘九人,紛紛起身怒吼……不對,是八人,因爲,冉瀟從開始到現在,始終是一言不發的坐在座位上,一邊品着紅酒,一邊好像看熱鬧似的吃着水果……

直到一衆雙花紅棍紛紛表態,寧死不退之際,冉瀟才懶洋洋的放下了手中的水晶杯,緩緩的站起了身,異常慵懶的輕吐道:“既然大家都想上臺一戰,那麼,走吧!”

話音剛落,冉瀟便徑直走向了擂臺,而且,這傢伙一邊朝着擂臺走過來,一邊朝着我擠眉弄眼,好像想要向我傳遞某種信號……

擂臺上,我盯着冉瀟的雙眼,循着他眼角的餘光,朝着貴賓席的一處角落望了去……只見,一名西裝革履,模樣俊秀的年輕人,翹着二郎腿,慵懶的坐在沙發上。

一見此人,我的目光立刻轉移到了那羣雙花紅棍之中,我發現,那名年輕人,與雙花紅棍中的一人,模樣很像……

當即,我便朝着冉瀟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會心微笑,我明白冉瀟想要向我傳遞的消息了,正如光頭仔所說的那般,冉瀟讓我小心李俊,而坐在角落裏的人,自然就是李俊,至於那羣雙花紅棍之中,和他模樣接近的傢伙,應該就是大咖陳了!

就在我和冉瀟,用眼神交流的這段時間,包括冉瀟在內的九大雙花紅棍,也都紛紛的踏上了擂臺!

以土狗的身體爲分界線,我與九大雙花紅棍劃地而立,一時間,整座擂臺,都充斥着一股沉悶的肅殺之氣!

表面上看,我與九大雙花紅棍分庭抗禮,可實際上,我的氣勢,要遠強於九大雙花紅棍!

“一起來吧!”我朝着對面的九個人輕輕的招了招手,無比蔑視的說道:“我不想浪費時間!” 我這番輕蔑的話語,就像是火苗,直接將九大雙花紅棍徹底點燃了!

“姓楚的,你還真是夠囂張的!”這時候,一名冷麪青年從人羣中走了出來,話音未落,那冷麪青年手中,便多出了一柄狹長的匕首……與其說是匕首,倒不如,說它是一柄匕首樣式的短刀!

不用問,這傢伙,一定是十大雙花紅棍中,戰鬥力強悍的刀仔了!

“既然你想獨自挑戰我們,那我們就成全你!”這次,說話的人,是一個女人,毫無疑問,十大雙花紅棍之中的女人,只有擅於用毒的赤練蛇一人而已!

赤練蛇話音剛落,一名滿頭生瘡的光頭大漢直接從人羣中邁出了一步,惡狠狠的朝着我咆哮道:“和他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幹了他!我爛頭王打頭陣,你們跟上!”

爛頭王的聲音還未消散,下一刻,這傢伙便直接朝着我衝了過來!

不得不說,港島的十大雙花紅棍,可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他們的身手,膽識,勇氣,都要比普通的小混混,甚至是沙皮和喪彪這種紅棍,強上太多了,就比如說現在,爛頭王一馬當先的朝着我衝了過來,而另外八人,竟然真的沒有一絲猶豫的跟在爛頭王的身後,向我狂衝而來!

當然,除了冉瀟之外,其他八個人,都擺出了和我玩命的架勢,而冉瀟……

這貨竟然不動聲色的退到了人羣的最後面,假裝和他們一起衝向我,其實,他卻已經做好了背後偷襲的準備!

冉瀟這傢伙,雙臂上青筋暴起,目光始終遊離在刀仔和赤練蛇的身上,這一刻,他就像是一條潛伏在暗處的獵豹,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向刀仔或者赤練蛇,發出致命一擊那般!

然而,冉瀟有冉瀟的算盤,我有我的心思,他想幹什麼,我不會阻攔,同樣,我想幹什麼,他也猜不出來,就比如說,現在!

“來的好!”面對來勢洶洶的九大雙花紅棍,我不退反進,而我的第一個目標,自然是爛頭王!

當即,我弓身屈膝,雙腿發力,整個人好似炮彈一般,直接朝着爛頭王彈射而去!

十大雙花紅棍的戰鬥力不可小覷,速度自然也是奇快無比,只不過,這只是針對普通人而言,而對於我來說,他們還是太弱了,包括他們的速度,在我眼中,也是完全不值一提,相反,我的速度,對於他們來說,卻是極其致命的!

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我便已經衝到了爛頭王的身前,那傢伙的表情甚至都還沒來得及轉變,我的鐵拳,就已經印在了他的胸口處……

咔!

一道刺耳的斷骨聲登時響起,聲音尚未消散,爛頭王的身體,便猶如斷線風箏那般,直接朝着擂臺之外,飛射而去!

“第二個!”我一拳轟飛了爛頭王,並沒有任何的停頓,腳步微移,反身一擊掃腿,直接攻向了距離爛頭王最近,我根本不認識的雙花紅棍!

嘭!

又是一道肉與肉硬撼的悶響聲傳出,那漢子被我一擊掃腿,直接踢中了大腿部位,當即,那倒黴的傢伙腿上一軟,整個人便單膝跪在了我的身前!

“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是第三個倒下的人……”我冷眼撇了那漢子一眼,旋即,我掄起了手掌,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咔!

斷骨聲,再次響起,那倒黴傢伙的肩胛骨,被我乾淨利落的一掌拍的粉碎,繼土狗和爛頭王之後,這傢伙成爲了第三個倒下的雙花紅棍! 接連廢了兩名雙花紅棍,整個過程,絕對不超過兩秒鐘,臺下那羣富商名流,眼珠甚至都還沒來得及轉動!

可是,我所面對的,畢竟都不是普通人,十大雙花紅棍,每個人都是內勁高手!

在這不足兩秒鐘的時間內,擂臺下的富商名流沒有作出任何反應,但不代表擂臺上的雙花紅棍們也會無動於衷!

其餘的雙花紅棍們,抓住了爛頭王和那個不知道叫什麼的傢伙,拖延住我的兩秒鐘時間,他們,也佈置好了陣形……

冉瀟,刀仔和赤練蛇,在外圍,而以靚仔豪和大咖陳爲首的其餘四人,則分別站在我的四周,成裏四外三的陣形,將我合圍在了中心!

“上!”靚仔豪怒吼一聲,率先對我發難。

靚仔豪腿法如風,彷彿踢裂空氣一般,朝着我全力攻來!

然而,靚仔豪動了之後,大咖陳和另外兩名雙花紅棍,也紛紛配合靚仔豪,四人分別從四個方向,全力朝着我攻了過來!

這四位雙花紅棍聯手狂攻,就算是中天位後期的內勁武者,一時間也會有些吃不消!

只是可惜,他們的對手,是我……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