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還沒有滾出娛樂圈。】

【娛樂圈的敗類。】

快要走出鏡頭的時候,唐沐晴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那些一直都在看著唐沐晴的人,這一刻也是屏住了呼吸,安靜地看著唐沐晴的方向,總覺得唐沐晴接下來,可能要做出來一些什麼了。

緊接著……

就看到唐沐晴恭恭敬敬的對著所有人的方向,很是認真嚴肅的鞠了一躬。

然後轉身,走開了。

走開了……

雖然唐沐晴鞠躬的那一幕被拍下來了,但是並沒有減少網路上不滿的聲音。

倒是春杏。

跟在唐沐晴的身邊,怎麼都掩飾不住聲音里的憤怒,「唐姐姐,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給他們鞠躬,你還不知道嗎,那些人出現在這裡,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出醜的!」

她的唐姐姐,怎麼可以對那些居心叵測的人,低頭。

唐沐晴的眸色一如既往的溫柔。

聽著春杏的話,也只不過是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當然知道,他們出現在這裡,本質上的目的,就是為了可以讓我出醜。」

「但是……」

春杏還想說點什麼,後面的話,都被唐沐晴給攔住了。

「我知道,我剛剛的所作所為,可能讓你的心裡有些不舒服了。但是鞠躬,我並不是給他們看的,說到底,原因還是在白詩雨的身上。」

「我知道白詩雨死的事,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不是罪魁禍首。但是不論怎麼樣,逝者已矣,一個鞠躬,白詩雨還是擔得起的。」

唐沐晴這麼說著,春杏看著唐沐晴的時候,眸子里崇拜的意味,也比之前多了些。

語氣中帶著絲絲的甜膩。

「我就知道,唐姐姐一直都是最厲害的。唐姐姐雖然不是罪魁禍首,但是還是很尊敬白詩雨,我就喜歡這樣的唐姐姐。」

對待春杏的彩虹屁,唐沐晴也只不過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進了劇組以後。

很多人並沒有真正的靠近唐沐晴。

只是遠遠的看著她。

一個晚上的時間,網路上各種各樣的消息都有。

其實。

劇組的人,基本上都是心知肚明的。

知道在這一整件事里,唐沐晴多半就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白詩雨不知道是被誰逼死的,臨死之前還發了一段視頻禍水東引。

但是……

這並不阻礙沒有人願意靠近唐沐晴。

原因很簡單。

劇組裡現在,說不定什麼地方,就有人在悄悄地拍攝著和唐沐晴相關的一切,也許他們只要和唐沐晴說幾句話,就會被網友當做同黨去處理。

唐沐晴現在之所以還可以站在《鳳棲傳》的劇組裡。

已經足夠說明,劇組對於唐沐晴的重視了。

可他們這些人不一樣……

他們只不過是小小的劇組的工作人員而已。

要是真的被人嫁禍了,到時候可能就直接被劇組拋棄了。

洛一辰這邊還在思考,要不要靠近唐沐晴一些,幫唐沐晴阻擋一下輿論,方菲已經踩著高跟鞋走過去了,二話不說坐在了唐沐晴的身邊。

從一進組開始,就已經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春杏看到方菲的舉動,眼圈都跟著紅了,「方姐姐,謝謝你……」

也許唐沐晴真的是無辜的。

可是春杏也看出來了。

現在除了她,基本上沒有人願意相信。

方菲還願意出現在唐沐晴身邊,需要承擔的,也是全網黑的風險。

方菲都已經過來了。

哪怕洛一辰可以看到的事物,是比方菲更加遙遠的,還是走了過來,笑著和唐沐晴打了一個招呼,「不得不說,你現在的精神狀態,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了很多。」

他還以為唐沐晴遭遇這樣的事情,情緒上肯定會一蹶不振的。

沒想到……

這女人的心理素質,終究還是強悍。

不愧是唐沐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莫瑄疑惑問道:「你給我靈晶幹什麼?」

田旺抓了抓頭髮,吞吞吐吐道:「那個…解毒丹的錢…」

「不用,一顆解毒丹而已,不要你錢。」

「那……」

莫瑄不要靈晶,田旺一下不知道怎麼辦了,看了看嚴九,眼神詢問他怎麼辦?

嚴九見他看來,剛想說什麼,結果見莫瑄也看了過來,嚇了一跳,連忙把頭扭到一邊,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他什麼都不知道。

田旺見嚴九不搭理自己,急的不行,連連使眼色。

莫瑄看看嚴九,又看看田旺,不知道他兩搞什麼鬼?

「旺仔,你眼睛抽筋了?」

田旺被莫瑄突然的問話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回道:「啊?…啊啊是…是啊…俺…俺可能眼睛不舒服了……」

可能不舒服?疑問句!

這自己舒不舒服,自己不清楚,什麼情況?

「你眼睛不舒服,所以抽筋啦?」

「可…可能是吧…」

「……」這回答讓莫瑄無語了!

「嚴九,你們倆在搞什麼鬼?我就問一下,看把旺仔嚇的,說話都不利索了…」

這是幹什麼了,心虛成這樣?

嚴九一抖,轉過頭,對着莫瑄尷尬的笑了笑:「那個…什麼?就是給旺仔開個玩笑,誰知道……」

嚴九不知道怎麼說了。

「你開什麼玩笑了?」

「就是他吃解毒丹那會兒,你不高興,我跟他說…說你不高興是因為他不給丹藥錢的原因……」

嚴九把剛剛忽悠田旺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莫瑄聽了,看了看田旺,田旺一接觸莫瑄的眼神,立即心虛的低下頭,莫瑄又看向嚴九,道:

「哦,所以他就來給我三塊靈晶~」

嚴九不好意思回道:「是啊,我也沒想到,他會信以為真……」

嚴九說着說着低下頭沒聲了,先前還不覺得,這會越說越覺得自己做的不地道,把人家老實孩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太不像話了,嚴九滿心羞愧。

「哎哎…嚴大哥你這是啥意思啊?你剛剛是騙俺的?」田旺一副恍然大悟,又傷心欲絕受到了欺騙的可憐表情,看着嚴九尋問。

嚴九愧疚的點點頭,眼含歉意的看了他一眼,又不好意思低頭看地面。

莫瑄見他們這樣,翻了個白眼:「行了,別演了,我算看出來了,一個兩個都不是什麼老實人…」

說着,指了指田旺,恨鐵不成鋼道:「你看你,白瞎了一副老實憨厚相,居然頂着這樣一張臉,把嚴九這個看着精明的騙的團團轉……演的跟真的似的……

嚴九聽了,猛的抬起頭來,嗯~啥?我被田旺這個老實人騙了?

這怎麼可能!

「咋?還挺懵,是不是?你看他給靈晶時,都心虛成啥樣了,你還真以為他不知道啊,他在逗你玩呢…你啊,白長了一張精明臉,還不如一個憨憨~」

莫瑄看着嚴九一臉嫌棄!

這臉色和評語一下刺激了嚴九,他很不服氣,不能就這麼認了,必須要辯解辯解。

「大哥話可不能這麼說,我怎麼就不如這個憨憨了?」

田旺覺得自己也要辯解一下:「是啊,大哥俺也覺得這話不對,俺怎麼就是憨憨了,俺明明就比嚴大哥聰明嘛!」

「呵~不錯嘛,都知道統一戰線,對付我啦?」

嚴九一聽,不對,這話不能認,連忙否認:「誰跟這個憨憨一條線啊…」

田旺也搖頭否認,表示不與嚴九為伍。

嚴九見了不樂意了:「我說旺仔,你這過河拆橋的太快了吧,我剛剛還給你包紮傷口呢,你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不合適吧!」

田旺疑惑的摸了摸頭,一臉茫然問道:「那什麼時候才合適?」

「當然是……咦?不對,好啊,好你個田憨憨,你居然套路我……」

說着追上去要打田旺。

田旺一條腿受傷不方便奔跑,只能用一隻腳單蹦,樣子滑稽。

「住手,我看你們倆閑的慌是不是,既然如此,嚴九去把鬣狗的屍體都拖回來,田旺剝皮……」

這些鬣狗雖然是妖獸,但並不值錢,鬣狗的肉不好吃,沒人要,血有輕微腐蝕,不能入葯,也不能做墨,除了皮毛,其他的都沒什麼用。

所以很少有人去專門獵殺鬣狗群,導致它們越來越多,連葬神山這邊這麼偏僻的地方,都泛濫成災。

嚴九和田旺隱晦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裏看到了慶幸,這一篇過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