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出訪之前會開業的。」

「你是在搶這個時機?」

「是的,我當然是在搶這個時機,這可是個天大的機會。不僅如此,我已經在準備辦理貸款了,我把公司、這套房子以及我的車子還有那邊幾處門面都準備好了放到銀行去抵押貸款了。」

「你要幹嘛?」

「宣傳,推廣,這個天大的機會一定不能錯過。」王旭東說著。

「你瘋了啊你,你把你所有的都賭在了這上面,萬一虧了怎麼辦?你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

「虧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在一年前,我不就是什麼都沒有的嗎?一樣沒房子沒車,一年半以前,我還睡過馬路,差點讓婉琪開車給撞死。」王旭東又想起了自己與蘇婉琪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笑了笑,然後接著說道:「所以,即使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一切再重頭再來就是了。」

「你需要多少錢?」

「一千五百萬,到時候公司的賬戶上能調用的現金估計最多也就五百萬,因為連續開了兩家店,我這邊把所有的東西去進行抵押貸款,包括公司所有的資產和我自己的不動產什麼的,去找找關係,應該能貸個一千萬吧,實在不行的話七八百萬肯定不成問題。」

「我可以借給你,你為什麼要去銀行貸?」秦可欣問著。

「我倒是忘了,你現在也是大老闆,估計要你拿個一兩千萬應該不難。但是,可欣,這是公司,不是我個人,公司就應該公事公辦,不應該摻和太多的私人因素在裡面,而且,我這不是還有辦法可想嗎?你那邊是我最後的退路,等到實在不行的那一天我自然會找你的。」

「你就是在找借口,行吧,借不借都隨你,你都不願意借,我難道還自己硬上趕著給你錢不成?」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

王旭東笑著,沒說話,他能感受到秦可欣話里的情意。

「問你個問題,如果婉琪一直不回來,你打算怎麼辦?」

秦可欣問完這個問題之後,王旭東沉默了,一直不說話,很久之後才淡淡地說道:「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以前怎麼辦現在怎麼辦以後就怎麼辦。」

秦可欣皺著眉頭,也沉默了。

「明天有事沒有?」

總裁新妻太硬核 「沒有,有了林婷婷之後,我周六周日也放假,主要是我不放假也不行,因為孩子不上學。」

「明天我們一起去個地方玩吧。」

「好,去哪?」

「我家。」

「啊?你家?」

「對,我家,我媽家。」

「你這……我去你媽家?你媽不打我?」王旭東哭笑不得。

「不會,我跟我媽說,我跟你已經複合了。」

「啊?」王旭東瞪大了眼睛。

「我今年二十七了,馬上過年了,過完年就二十八歲了,而且是二十八周歲,按照家裡的演算法,虛歲二十九了。二十九的姑娘沒結婚沒男朋友,她老人家心臟病都被我給氣出來了,你知道她的脾氣,她一直都在為這個事情擔心,最近身體一直不好。讓你過去不幹嘛,就是像以前一樣,告訴她,我們倆在一起,就行了,就是讓她放心安心。」

「很多年前就我們母女兩相依為命,以前她還有工作,現在退休了,她的全部身心都在我身上,我都這麼大了還沒辦自己給交代出去還讓她一直在為我擔心,說起來都是我的不孝,心裡很過意不去。我找任何人去做我男朋友她都不一定會相信,唯獨你,你去她肯定會相信,因為她知道,我愛你。只有你去了,她才不會再擔心我。」秦可欣說的很認真,這次不是開玩笑,說的是真心話。

王旭東也知道秦可欣以前可能是玩笑,但是這次秦可欣是認真的。對於秦可欣母親為了她婚事擔心成什麼樣他是很清楚的。

「好,明天過去吧,我也正好去看看阿姨。」

「謝謝。」秦可欣點頭。

「這句話我對你說了無數遍,這次終於輪到你對我說了。」王旭東笑著說著。

「姐姐,姐姐……」說到這,忽然就聽到卧室裡面小蘇浩在喊著。

「這小兔崽子,虧我每天養他帶他,結果一轉眼現在半夜醒來叫的都是你而不是我,真是白眼狼。」

「沒辦法,你應該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的魅力問題,我進去了,睡覺吧,晚安。」秦可欣笑了笑,然後快步地走向卧室,關上了卧室的門。 第二天,王旭東開著車帶著秦可欣和小蘇浩去了秦可欣家,王旭東心裡對秦可欣的母親是挺有愧疚的。

當王旭東出現在秦家的時候,秦可欣母親非常的高興,特別是見到了王旭東和秦可欣兩個人又恢復了「親密」的關係。不過對於忽然之間和王旭東一起出現被秦可欣牽著的小蘇浩秦可欣母親還是非常的疑惑,最後把秦可欣拉到了一邊問著。

秦可欣沒有保留,把小蘇浩的身份和自己的好閨蜜蘇婉琪身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自己母親,秦可欣母親在聽完之後不僅流出了眼淚,再看小蘇浩的時候神色都完全不一樣了,的確,這個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對於秦可欣和王旭東兩個人收養這個孩子的決定,秦可欣母親沒有反對,反而很支持,還問要不要她過去幫忙帶孩子,最後被秦可欣拒絕了,給的理由是她在燕京,王旭東在東海,孩子跟著王旭東住在東海,她要去哪帶?秦可欣母親想想也是,最後也就作罷。

王旭東帶著小蘇浩在秦可欣家住了一晚上,星期天早上開車離開的秦可欣家,走的時候秦可欣母親硬是要給小蘇浩包了一個紅包,一千塊,對於一個小縣城的老太太來說,一千塊的紅包已經是很隆重的了。

開車回到東海吃的中飯,下午王旭東開車把秦可欣送去了機場,送秦可欣上了回燕京的飛機。

星期一,燕京的二號店開業,公司的副總林婷婷在昨天就已經去了燕京,去主持開業活動了。其實開業沒有安排任何的開業慶典活動,對於這一點,作為店長的張麗是有情緒的,沒有慶典活動就代表著沒有影響力,沒有宣傳力度,也就代表著沒有業績,沒有業績就沒有提成,這與她自己以及店裡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但是,王旭東定下來的她不敢有意見,有情緒也只是在心裏面。

而李小天在這邊開業之前的一周就已經去了粵圳市了,李小天現在幾乎成了專業的籌備人員了,他跑到粵圳市與劉茵一起去籌備粵圳店籌建的事。根據王旭東定下來的時間,粵圳店將在半個月之後開業。

王旭東在上午開業的時候給張麗打了個電話,祝賀燕京店開業,同時讓林婷婷代表自己請所有燕京店的員工晚上一起聚餐,吃好的,由公司報銷。同時,王旭東在公司內部的微信群裡面發了幾千塊的紅包,讓所有員工自己去搶,搶到多少算多少,看個人手氣,頓時一下子就提高了所有人的積極性,員工們一個個搶紅包都搶瘋了。

王旭東發過之後,作為副總的林婷婷也不小氣,也發了一個兩千塊的紅包,然後張麗也很自覺,發了個一千塊的。張麗發了,劉茵肯定不能落後,接著是剛剛當店長的聶儀容,大家都很自覺。然後作為管理人員,李小天和蔣偉也不吝嗇。公司內部當天還是非常熱鬧的,這也算是以別樣的方式慶祝了燕京店的開業。

而就在公司的微信群裡面熱鬧非凡的搶著紅包的時候,王旭東的手機忽然就接到了一條簡訊。

是銀行的提醒簡訊,王旭東大致看了眼內容,每次消費銀行都會發餘額變動的信息,王旭東也沒當回事,當看到上面的內容的時候王旭東嚇了一跳,連忙點開進去,因為,自己私人的銀行卡裡面突然就多了一千萬,有人給他的卡里匯了一千萬進去。

這可是一千萬啊,不是小數目,王旭東當時嚇得把這條簡訊來回看了好幾遍,以證明的確是一千萬而不是一千塊。

王旭東點了一根煙,看著手機上面的簡訊發獃,很久之後拿起手機,直接給秦可欣打了個電話。

「喂。」

「一千萬是你打給我的吧?」王旭東知道問著。

「是,怎麼?來找我麻煩啊?」秦可欣笑了笑說著。

「謝謝。」王旭東說了兩個字。

「我還以為你打電話是來罵我的呢,嚇得我剛剛接電話之前還做了好一通心理建設。你幫我去我家,我自然也得幫你,你說的,朋友之間就應該互相幫助。而且,我的錢放在銀行又沒用,我又不懂得投資,放在銀行才幾塊錢利息?而你把房子車子抵押給銀行風險多大?最關鍵的是利息多高?怎麼一算下來實在是划不來。我的錢反正沒用,你就拿過去用吧,記得還就行了。」

「你就不怕我卷錢跑路你人都找不到?這可是一千萬,不是一千塊。」

「跑了就跑了吧,跑了我絕不怨你,只怨我自己做人失敗。行了,我這邊開車呢,剛從銀行出來,不跟你說了,被拍到就麻煩了。」

「好。」王旭東說完掛斷了電話,一千萬,在兩個人之間就是這麼平淡,就像是沒發生多大的事情一樣。

林婷婷這次去燕京呆了三天,之後的兩天她是去完成王旭東給她交代的任務。

整個這段時間,公司都在平穩的工作,一切都正常,而公司的業績也基本維持在每個月營業額五百多萬到六百萬這個區間之內,公司每個月的純利潤在兩百萬元左右,其實,對於一家小公司來說,這已經很是了不起的了,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但是王旭東知道,這還遠遠不夠。

從最開始成立這家公司起,王旭東就想著是要把公司做大的,而絕不僅僅只是做一家小公司,要麼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在林婷婷回來之後,王旭東親自去了一趟粵圳市,粵圳市是他選的地方,但是後面的事情他完全沒有去管,一直都是由劉茵和李小天兩個人在弄,再之後,就是由林婷婷在管,但是他還是不放心,在開業之前他再次去了一次,基本滿意,但是有些小地方做的不如王旭東的意。

半個月之後,粵圳市的門店也順利開業,同樣的,王旭東沒有去,還是由公司副總林婷婷過去的,也同樣沒有舉行任何的儀式。 公司接連大動作,投資這麼大在燕京和粵圳市開了兩家這麼大的店,但是卻沒有舉行任何的宣傳活動,這讓公司所有人都很不解,也對王旭東這個總經理的能力有質疑,更是覺得王旭東摳門,以為覺得王旭東是捨不得花錢去做活動做宣傳,以至於新開張的兩家店生意很慘淡,除了偶爾有幾個老顧客會根據公司網站和公號的推薦就近原則去那店裡看看之外,基本上沒有人進店。因為根本就沒人知道那家店的存在。

作為直接負責人,張麗和劉茵對王旭東是非常有意見的,兩個人心裡非常的著急,先後幾次給王旭東打電話,強烈要求王旭東再舉辦一次活動,類似於東海店開業時一樣的活動。

王旭東一開始沒有回答,只是說自有安排,幾次之後,王旭東直接把張麗和劉茵兩個人拉到一起開了個視頻說著:「你們倆說的輕巧,舉辦一次與東海這家店開業時一樣的活動,你們知道東海市開業一共花了多少錢嗎?加上郭鈺花五百萬買下來的那雙鞋,一共花了接近八百萬,而且這不僅僅只是鞋的事,秦可欣幫忙免費請來的那群明星出場費多少?」

「而且不僅僅只是你願意出錢人家就願意來的,人家也是有身份地位檔次的,你們一個門店開張讓人家過來出席,人家會覺得沒檔次,給多少錢人家也不一定願意來。最關鍵的是,郭鈺上次親自來了,而且花五百萬買了一雙鞋,這是給了我天大的人情,我總不能這次又把她給叫過來吧?」

「即使這些全部都不管,再舉辦一次同樣的活動,你們覺得還會有效果嗎?你們要知道我們的顧客都是什麼人,賣我們這種高端奢侈品的不像普通商品,不是做個宣傳打個廣告就有作用的。東海那次我們是為了名氣,而現在,我們要做的其實是要爭取到我們的精準客戶,而我們的精準客戶不是一般人,甚至於都不能算是社會的精英階層,而是富人富豪,這些人會去追星嗎?會去關注你一個街邊的門店開張嗎?顯然不會,所以,對於這些人,即使我們做活動其實意義不大,我們要做,就要做有意義的,就要做到讓他們知道我們品牌看到我的鞋喜歡我們的鞋並且有強烈的意願想要買我們的鞋。」

「上次我們宣傳活動最大的成功點是三個方面,第一個方面,來了很多大咖明星,而且這些明星的宣傳力影響力是超前的。第二個方面,我的四雙鞋很好看,很有震撼力,從而達到了宣傳力,這種宣傳力是在富豪階層進行宣傳的,口口皆碑。第三個方面,這個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郭鈺花了五百萬拍下了那雙鞋。首先是郭鈺的身份,郭鈺願意來買這雙鞋穿這雙鞋喜歡這雙鞋那就代表了這雙鞋的高端,因為郭鈺自己本身就代表著高端,代表著富豪階層的頂層人物,其次,五百萬買一雙鞋,對於很多富人來說,貴的就是好的。綜合起來,上次我們成功了。」

「可這次活動就沒那麼好做了,如果做不好花了錢浪費大家精力還沒有絲毫效果,所以這活動我們寧願不做。要做,咱們就要做大的,做有作用的。你們只是店長,而我是公司的總經理,你們想業績,我更想要業績。對於你們來說,這只是一份工作,但是對於我來說,這可是我的全部家當。所以,你們不用急,我當初都答應過你們倆,所以,你們倆放心,活動會做的,而且很大很大。到時候你們自己就知道了。」王旭東直接開著視頻對張麗和劉茵兩個人說著。

開了兩家店,但是公司卻是安安靜靜的,只有王旭東和林婷婷兩個人心裏面清楚,這種安靜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寂靜罷了。這段時間,王旭東天天坐陣公司坐陣辦公室,而林婷婷則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有時候在燕京有時候在東海,幾乎沒怎麼出現在公司,整個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她在忙什麼,只有王旭東知道。

這天,王旭東沒有準時的去公司,起床之後把小蘇浩送去了幼兒園,然後自己就坐在了街邊的一家早餐店裡面靜靜地吃著早餐,吃完早餐也沒有離開,坐在小店子裡面抽著煙看著小店牆壁上面掛著的電視,電視機裡面正播放著中央新聞,新聞上面的播音員正在那說著:「應歐洲等十二國領導人的邀請,領導人及夫人今天離京開啟這次歷史性的國事訪問,本次出訪是歷史上單次出訪時間最長出訪國家最多的一次,還將出席多次世界性的活動,具有深遠影響,也得到了世界各國的廣泛關注……」

王旭東坐在那抽著煙靜靜地看著電視,直到畫面裡面說完這一段了之後,他才笑了笑,起身找老闆付完錢之後開車去了公司。

來到公司,林婷婷坐在辦公室裡面,這半個月以來,這幾乎是王旭東第一次見到林婷婷。

「回來了?什麼時候回的?」

「昨天晚上。」 愛若回首 林婷婷回答著。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辛苦點倒是沒關係,只要我們能把握住這次機會就好。」

「一切都安排好了?」

「嗯,已經完全按照你的意思安排好了,這些天我跟他們已經把所有的細節都已經詳詳細細的安排好了,一共是三家公司,三家公司都給我看了他們所有的方案細節,我都逐一的審核過了,如果他們能夠完全做到,我相信效果會比我們想的還要好。」

「那是當然,有時候一加一肯定不會只等於二的,可能等於三等於四甚至更多。」

「不過,預算超出了,你給的一千五百萬的預算,最後,到了一千六百多萬。」林婷婷道。

「沒關係,只要能達到我們想要的結果,別說一千六百萬,五千萬都值。」王旭東笑著。

「應該沒有問題的,這次的宣傳不比以往,以往的宣傳官方是會有壓制的,但是這次肯定不會,官方不僅不會壓制,肯定還會大力的支持,所以宣傳效果肯定要比他們以往所做的活動都要好。」

「幾點鐘開始?」王旭東問著。

「今天晚上BOSS那邊就會在那邊開展活動,只要那邊開展活動,那麼整個的活動就會開始了。」

「好,那我們就等著今天晚上吧。」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當天晚上,王旭東早早地吃了晚飯讓小蘇浩自己坐在那玩著玩具,他靜靜地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等著新聞。

中央新聞永遠都是在那個時間準時開播,從來就沒有延誤過。

果不其然,新聞的第一條就是BOSS到訪了XX國,受到了XX國政府和人民的熱烈歡迎,陪同BOSS一同訪問的是BOSS夫人,整個新聞半個小時,花了十分鐘在介紹這次訪問和活動上,有著很多的BOSS和BOSS夫人的畫面。

中央新聞還是那麼的嚴謹正式,不過王旭東注意到,BOSS夫人今天穿的是竹的這雙皮鞋,這雙皮鞋穿在她的身上非常非常的好看,把那種高貴而又不張揚的氣質完全展露了出來,體現了一種高貴內斂的東方美。

就在新聞聯播剛播完,王旭東就接到了林婷婷打過來的電話。

「王總,你看了新聞了嗎?」

「看了,剛看完。」

「活動已經開始了。」林婷婷說著。

「哪邊?」

「所有的,全網。剛剛我給他們都打了電話問了,他們告訴我,他們都已經按照方案開始行動了,我估計,再過一個小時左右,網上就會開始了,到明天上午,應該會在全網爆發的,現在是網路世界,而網路上面則是自媒體新媒體的世界,只要能夠弄出熱點來,全網都會跟隨,而從網上到現實則是隨時而為的,如今網路與現實在就已經是一體的了。」林婷婷興奮地說著。

「是的,所以我才要花這麼多錢去弄這個,你好好關注,有什麼問題你給我打電話。」王旭東笑了笑說著,然後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王旭東陪著小蘇浩玩玩具,玩完玩具之後,又幫著小蘇浩去洗澡,然後給他講故事哄睡覺,最後,王旭東自己也睡了。

第二天依舊是把孩子送到了學校他走進公司去上班。

「王總,原來你上次做的那幾雙鞋是給BOSS夫人做的呀,天吶,王總,你太了不起了。」

「是啊是啊,我看到新聞說是你做的,是我們店的皮鞋我都嚇傻了,我完全不相信,我再去看網上的圖片,這不就是您上次親自做的那幾雙鞋嗎?」

「……」

王旭東一進店,幾個前台導購就立即圍住了王旭東七嘴八舌地說著,一個個異常的激動。

「你們是怎麼知道的?」王旭東笑著問了下。

「網上都傳遍了,各種新聞,還有微信上啊,公眾號啊,某音啊某手啊什麼的全部都有,都快刷屏了。」

「是啊,只要一打開手機,整個網路都是在說BOSS夫人訪問穿的鞋的,還有很多人把鞋子的品牌寫了出來,還有人發了我們店的視頻,我們店裡鞋子的視頻,還有人做了你的視頻,等等等等。王總,這次你要火了。」

「火的不是我,而是我們公司,好了,別瞎激動了,上班吧,干好本職工作才是最重要的。」王旭東笑了笑,然後大步地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面林婷婷正拿著手機打電話,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在操作電腦在電腦上面看著什麼。王旭東聽到林婷婷談話的內容顯然是在與對方談工作。

王旭東坐在自己辦公桌前面一面點開網頁看著新聞,一邊拿出手機在手機的各個平台上面亂點著。

林婷婷電話打了很久,王旭東並沒有打擾她。

正在王旭東在手機上面亂翻的時候,張麗的電話打了過來。

「王總,您看到了嗎?」張麗非常激動地問著,張麗剛把話說完,王旭東手機就傳來佔線的提示,王旭東看了看,劉茵也正打電話過來。

「等一下吧,劉茵也打電話過來了,估計跟你說的是同一件事,群里開個視頻吧,有什麼事一起說了吧。」王旭東說完之後掛斷電話,然後打開微信群,把劉茵和張麗一起開了視頻,三個人面對面聊著。

「說吧,你們兩個有什麼事直接說吧。」王旭東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橫著,點了根煙靠在椅子上笑著問著。

「王總,您看了新聞了嗎?看電視,看了手機嗎?」張麗繼續問著。

「張麗,你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看到消息我嚇了一跳,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是啊,我也不敢相信,我跟你說,我……」

本來是兩個人找王旭東問的,結果一上來,這兩個女人自己倒是激動的聊了起來,聊的那個興奮啊。她們兩個都不傻,都知道這對於她們店裡對於她們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

「你們當初一直在埋怨我,說你們開業我沒有給你們做任何宣傳活動,我當時就說了,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大的活動的,現在活動已經開始了,你們覺得這個活動怎麼樣?」王旭東最後笑著說著。

「閑話我就不跟你們說了,我直說吧,這次的機會是千載難逢的,對於我們來說,這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為了這次的活動,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公司花了接近兩千萬,我個人已經是傾家蕩產,房子車子連公司都一起抵押給了銀行,公司已經做了公司所能做的一切了,能不能把這個宣傳的效果轉為業績就要靠你們了……」

王旭東與張麗劉茵把話說完掛斷之後,林婷婷那邊也打完了電話,笑著對王旭東道:「王總,你都大致看到了效果了吧?」

「嗯,看到了效果,只是,這種宣傳效果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帶動我們的業績帶動我們的銷售額,還不知道。」王旭東點點頭。

「這個無需擔心,我聽說了,這邊開業的時候你是請的郭總,你想想看,連郭總都能夠帶動這麼多人,更何況我們這次的形象代言人?那可是至高無上的,那可是代表最高貴富有的人,這種影響力實在不用多說了。」

「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可能影響力有限,但是對於富人階層來說這種影響力那是天大的。還有一個最為關鍵的地方,只要她穿過了,那就代表著我們的品牌我們的鞋就是國內最為頂尖的鞋最為知名的品牌,這個沒有任何人可以質疑。而富人們追求的不就是這個嗎?」 「剛剛我給運營那邊打了電話問過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們的網頁最主要是我們的移動端上的瀏覽人次已經突破了一萬人次,而平時,我們每天的瀏覽人次不超過一千,而實際上,我們的活動才剛剛開始。」

「另外,各大搜索平台上東琪這兩個字的搜索量也是成倍的增長。從這就可以充分的反應出我們的宣傳效果。王總,我不得不佩服你,我們能想到的宣傳都是從傳統媒體入手,但是你不同,直接從新媒體自媒體入手,相比起傳統的媒體來說,新媒體自媒體不僅便宜,而且目前來看,宣傳效果要比傳統的媒體要好。」

「這個主意可不是我出的,出這個主意的人恰恰就是剛剛給你反饋信息的運營,我不懂這些,在我打算要做的時候我特意找他,請他吃了頓飯,他跟我講了如今媒體的情況以及網路媒體的現狀等等,所以我才有了這個打算,當然,我也特意去請教過一些專業的人。」

「現在活動才剛剛開始,等下各大新聞網站都會有報道,報道內容都是我審過的,報道了鞋子,不過在新聞裡面會有詳細介紹我們的公司,我們的鞋子,還會講你這個設計師。這在讀者看起來不是廣告,但是其實就是廣告,所以這種廣告沒有違和感,而新聞網站也樂於報道,因為本身就是新聞,大新聞。」

「王總,我敢肯定,到最後官方媒體傳統媒體肯定也會報道這個事的,而且,說不定最後還會報道咱們公司報道你。」林婷婷最後說道。

「這個……或許吧,其實,宣傳只是一種手段,說到底是兩件事,第一件事這次機會難得,可以說是天大的機會,這個才是最大的宣傳,也最世界上最好的宣傳了,就這件事本身,價值一個億以上,可以說,我們是走了狗屎運了。」

「第二個,最為根本的還是我們自己的產品好,我們的鞋有我們自己獨特的風格,好看,質量好,這個才是關鍵當中的關鍵。」

「如果沒有這兩點,就算我們花五千萬去宣傳,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效果,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們的顧客只是富人階層,並不是說你宣傳了,就能贏得顧客,而是宣傳要讓富人們動心,這才是關鍵。」

「還是那句話,這次肯定能讓公司的業績上升到一定得地步,但是具體能夠上升多少,暫時還不得而知,過幾天就能大致的看出一些端倪來了。」王旭東抽著煙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