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長!」

金剛身軀一震,驟然崩的筆直的。

「你可曾聽過龍之守護?」

龍天賜問道。

「龍之守護?」

金剛一愣,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是又很陌生,好像在哪裡聽過,但是又記不起來了。

「難道是…..」

突然,金剛想到了什麼,身軀一震!

龍之守護?那不是當初李浩然費盡心思想要成為隊長之後加入的組織嗎?

「聽….聽過。」

金剛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

「聽過便好。龍之守護是我夏國的最後一道屏障,負責守護國門,裡面都是我們夏國的古武者。而你,現在已經成為了古武者,有資格進入龍之守護,你願意嗎?」

龍天賜簡單將龍之守護的職責對著金剛解釋了下說道。

「守護國門?古武者?」

金剛雖然不太清楚龍之守護要做什麼,但是現在龍天賜讓他加入龍之守護,這樣的機會,讓他心動。

「嗯!你願意加入嗎?願意守護我們的國家嗎?」

「願意!但是…..」

金剛不假思索地願意守護國家,但是至於加入龍之守護,他卻是猶豫了。

「但是什麼?」

龍天賜有些意外地問道。

「但是我不想離開炎黃!」

金剛堅定地說道。

「哦?」

「你不知道龍之守護比炎黃的責任更加的大嗎?」

龍天賜意味深長地問道。

「我知道,但是我更加知道,是炎黃培養了,是老大培養了我,若不是老大奪得古金蓮,我根本就不可能治癒,更加不可能踏入古武境,做人,要知道感恩!所以,我不會離開老大,老大在哪,我就在哪!」

金剛說著,看向了一旁的秦穆然。

秦穆然原本就知道,當龍天賜知道金剛成為古武境的高手以後,一定會讓他加入龍之守護的,但是他沒有想到,金剛為了自己,為了感恩,放棄了大好的前程。

「金剛,我們是兄弟,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但是現在,加入龍之守護,你的未來會更加的好!」

秦穆然由衷地建議道。

「老大,你別說了,我意已決。」

金剛堅定地說道。

「哎!」

秦穆然長嘆一口氣,雖然覺得金剛這樣做,有些意氣用事,但是他的心裡也是開心的。

因為,金剛在前程面前,堅定地選擇了他們這群兄弟。

「呵呵,金剛你可知道你放棄龍之守護,意味著什麼嗎?」

龍天賜的臉上沒有一絲的慍怒,反而更加的好奇起來。

但凡知道龍之守護的,沒有一個不想要加入的,現在大好的機會放在他的面前,他卻放棄了。

「我知道,但是我更想陪著我的老大,我的兄弟們!」

金剛的心沒有絲毫的動容,說道。

「哈哈!好!好一個重情重義之人,秦穆然,你倒是有個好戰友!」

龍天賜突然朗聲大笑起來。

「呵呵,老老龍,我也沒想到他會做出這個決定!不過有句話你說對了,他是個好戰友,也是個好兄弟!」

秦穆然微微一笑。

「金剛,你很讓我意外,不過你是炎黃的人,成為了古武境的古武者,必然要加入龍之守護,這是規矩,誰也不能破。不過,今天我可以給你開個例外!」

龍天賜看著金剛話鋒一轉道。

「你加入龍之守護,但是同時你還可以繼續待在炎黃之中,龍之守護可以給你提供古武心法,但是……」

說到這裡,龍天賜頓了頓。

「但是什麼?」

金剛不解地問道。

「但是,龍之守護,若是需要你,必須放下一切,迅速回歸!」

腹黑小萌寶:爹地,快上車 龍天賜鄭重地說道。

「是!若有戰,召必回!」

金剛雙腿並立,給龍天賜敬了一個軍禮。

「好!就這麼說定了!」

龍天賜滿意地點點頭。 “看來,我們根本就沒有選擇,我們還是立刻按它說的去做,只希望能夠早點找到他們吧”,“我信了你的鬼,會有生路”,“趙叔是個好人啊,爲什麼,爲什麼你要這樣殺害他,爲什麼”,“什麼,你想到生路了,生路是什麼。”

“對,我想我應該是想到了,應該是沒錯的”,“李肅,你想到生路了,那到底生路是什麼,你快說吧”,“生路就是,等下我說完之後,婷婷你和劉美熙你們兩個就馬上按我說的做,知道嗎。”

“生路就是,我們等下拼盡全力的再跑快一點,遠一點,然後我說停、躺下,之後我們馬上在地上滾,滾得越久越好,直到大蟒蛇走了,我們也不能站起來,聽明白了嗎。”

“嗯,聽明白了,只是你這個辦法,行不行啊,不行的話,我們可能都會馬上死在這裏了”,“美熙,我相信李肅,他應該不會猜錯的”,“李肅,接下來我們去哪裏,哦,不,是我們滾去哪裏”,“等下,我頭有點暈,讓我先想一下。”

“又有一個人死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婷婷,我上次給你爸爸的那顆珠子,你還有印象了。”

“有,正好我還帶來了”,“那就好,那就好,婷婷,待會萬一我不行了,你就馬上把這顆珠子給我吞下,一定要記住啊”,“哦,李肅,你要做什麼。”

“婷婷,你別管,我要做的事情是,把它消滅掉,當然,也有可能,我會死掉,不過,不用擔心,到時候你記得給我吃那顆珠子就行了”,“天地乾坤,萬法自然,天地乾坤,萬法自然,天地乾坤,萬法自然。”

“天有天道,地有地道,我與天地同道,特借地道一用”,“弟子李肅,懇求祖師爺元始天尊助我,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祖師爺助我”,“天地無極,萬法自然,降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左屬陰,右屬陽,陰陽合併,天下無敵,助我斬妖除魔,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不,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李肅,你醒過來了,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沒事就好,畢竟魔王那麼厲害,我們是很難消滅得掉它”,“你們口中的魔王,到底是誰,是什麼意思。”

“依依,依依,謝玲,謝玲”,“左屬陰,右屬陽,開陰眼,見陽人”,“難怪美熙會叫不醒她們,原來她們三魂中的其中一魂,被嚇跑了。”

“不過還好,她們遇到了我,看樣子,招一下魂,應該就可以醒過來了。”

“萬法自然,天地乾坤,李依依、謝玲二人的魂魄速速歸位”,“依依,你和謝玲,你們兩人怎麼突然暈倒在這裏了”,“是,我記得之前我和玲姐二人一直被大蟒蛇追,然後好不容易,大蟒蛇走了,可沒想到,之後大蟒蛇突然出現,然後我們就被嚇暈了,再之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嗯,差不多就是依依說的那樣,只不過,你們說的生路,到底是什麼意思”,“婷婷,你過來,你過來一下”,“你是不是又發現什麼了”,“嗯,婷婷,你有沒有發現,我們走了這麼久,竟然連一條大蟒蛇都沒有遇到。”

“我想,事情太順利,太沒有危險了,反而可能就是真正的危險”,“李肅,那我們快點把這個事情告訴一下大家”,“婷婷,這也就是我把你叫過來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告訴她們”,“嗯,我想你去和她們說,會好一點”,“帥哥,你是叫李肅,對吧”,“我是叫李肅,你好”,“剛纔聽婷婷說,你覺得我們現在這種情況,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其實,我們不用問李肅,我們自己就能感覺得出來,我們走了差不多有七、八分鐘了吧,但是,我們卻一直沒有遇到那些大蟒蛇,這是爲什麼。”

“這個現象說明,很不正常,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千萬的小心”,“又死了一個,照這樣下去,最後還能有幾個人活着回到現實世界”,“美熙,你別這樣想,你要相信,最後我們一定是可以活着回到現實世界的。”

“但願吧,就算是這次能夠活着回去,那下一次呢,誰敢保證下一次就能活着完成任務”,“周勇也已經死了,那麼剩下來就只有我們五個了”,“大家別擔心,只有最後的十分鐘了,之前這麼久的時間,我們都熬過來了,難道還怕這十分鐘嗎。”

“李肅,不要,不要回去,答應我,好嗎”,“人家又不是長得很醜,幹嘛這樣看着人家”,“婷婷,那個聲音又來了”,“那,那它說什麼了”,“它說,一分鐘後,進入任務世界。”

“這麼快啊,那你快,快躺下睡覺,睡一分鐘是一分鐘”,“好,婷婷,等下你先睡,完成任務了,我便會馬上回來”,“就進來了嗎”,“這十道門是什麼意思,你大晚上的讓我進入任務世界又是什麼意思。”

“看看就看看,我倒要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好,你等一下,我這就來幫你”,“阿姨你好,我想請問一下,你們這附近有沒有誰家的女兒小名叫小雯的”,“魔王,你給我出來,你這最起碼也要告訴我小雯家住在哪裏吧。”

“這位老兄,我想請問一下你,你知不知道,這附近,誰家女兒的小名叫小雯”,“看來,沒有一點點線索,還真的是不好找啊”,“咦,有陰氣,這個人身上的陰氣怎麼這麼重”,“這位大哥,可不可以聽我說幾句話。”

“是這樣的,大哥你最近有沒有遇到過什麼靈異現象,我看你印堂發黑,並且全身的陰氣也很重,如果不根治的話,恐怕,你將有比血光之災還嚴重的事情發生。”

“別怕,這些就是我之前說的陰氣,從它們的顏色上,可以看出,陰氣已經很重,也就是說,如果你再不想辦法把它們除去的話,那麼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差。” 秦穆然沒有想到龍天正也會給金剛開了這個先例,不過這樣也好,至少金剛不會離開他們這群兄弟們了。

與龍天正和龍天賜又說了幾句以後,秦穆然便是起身離開了炎黃的秘密基地,開著車,向著龍盤山療養院而去。

來到龍盤山療養院,秦穆然一眼便是看到了一如往常般穿著軍大衣,躺在躺椅上面的葉孤城。

「回來了?」

葉孤城沒有睜開眼,淡淡地對著空氣說道。

但是秦穆然知道,他這是在跟自己說話。

「嗯!葉老,最近你的身體感覺如何了?」

秦穆然看著葉孤城關心地問道。

「上次被你針灸過以後,痛苦沒有那麼大了。」

葉孤城雖然說的雲淡風輕,但是他的心裡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糾纏了自己大半輩子的傷痛,竟然被秦穆然幾針給壓制住了,這讓他如何不驚喜。

不過驚喜歸驚喜,葉孤城知道,這所有的一切不過是短暫的壓制,大道傷如果那麼好治,老天的威嚴何在?

自己的這一切都是當年咎由自取,要怪就怪自己年輕氣盛,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妄圖衝擊先天!

沖氣之上,即為先天。

連老神仙這樣天資卓越之輩都不敢輕易衝擊的境界,自己竟然想要去打破神話,一切都只能說是他自討苦吃!

「葉老,這一次,我取得了兩粒古金蓮子,一粒給我兄弟治療經脈了,另外一粒,我感覺應該可以緩解你的病痛!」

秦穆然也不是個矯情的人,當即便是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另外一粒古金蓮子。

如果讓古少林的人知道秦穆然得到了兩粒古金蓮子的話,恐怕他就沒有那麼容易下山了。

這也是為什麼一治療好金剛以後秦穆然就迫不及待要下山的主要原因。

「古金蓮子?你倒是有心了。」

葉孤城聽到秦穆然的話以後,臉上只是微微一笑。

「不過,這東西你還是留著吧,對於我來說,沒有用。」

葉孤城搖了搖頭道。

「葉老,不試試怎麼知道沒有用呢!」

秦穆然見葉孤城不想試試,連忙問道。

「我的身體,我知道。古金蓮子針對經脈損傷有效果,但是對於我的內傷卻是沒有用的!它磨滅不了的,用在我的身上也只是浪費。」

葉孤城如實地說道。

「葉老…..」

秦穆然還想要說什麼,卻是被葉孤城給打斷了。

「這一次,我師弟回來以後,對你可是好好誇讚了一頓。這麼多年,我還是看他第一次這麼誇讚一個人。」

葉孤城岔開話題說道。

「這是酒前輩太抬舉了。」

秦穆然謙遜地說道。

「不,你別太謙虛了!年輕人,該囂張就要囂張,要是一味的謙遜,反倒讓人輕視了你!」

葉孤城淡淡地說道。

「是!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小子記住了!」

秦穆然點點頭。

「聽我師弟說,你已經有了能夠跟化勁初期一戰的實力?」

葉孤城看著秦穆然問道。

「應該可以。」

秦穆然還是保守估計的,這是之前自己還沒有突破的。自從吸收了古金蓮開放散發出來的靈氣以後,秦穆然感覺自己的實力又整體上產生了質的飛躍。

現在,或許能夠跟化勁中期一戰!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勝利,但是至少有了自保的力量。

「你現在才暗勁後期吧!」

葉孤城一眼就看穿了秦穆然的修為,道。

「是!」

秦穆然也不隱瞞,在葉孤城這樣的厲害人物面前,自己幾乎可以說沒有秘密。

「以暗勁後期,力抗化勁中期,呵呵,小子,我對你也很是好奇了!」

葉孤城笑了笑。

「真不知道老神仙到底教了你什麼,教出了你這麼一個妖孽的弟子,恐怕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老神仙,也沒有你這麼厲害吧!他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不過剛踏入暗勁初期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