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楓逃了么……」蕭風沒有在意,比起多出來一隻天鳳,韓楓還沒有死這件事,已經很難讓他心生波瀾。

就在此時。

「不好了!」

海波東朝着蕭風、蕭炎這裏跑來,臉上還留有震驚,「出大事了!」

「海老,怎麼了?」

蕭炎示意他不必驚慌,蕭風也朝着他看去。

「落雁帝國的人出現在了戰場,他們似乎和出雲帝國達成了什麼協議,如此說來,他們已經有四名斗宗了!」

「天雁九行翼?」

因為名字比較帥氣,蕭風記不得落雁帝國的領軍人,卻記下了這個功法的名字。

「不錯!落雁帝國金雁宗的鎮派絕學,正是天雁九行翼!」

「他們過來了?」

說話間,蕭風側目看向城門方向,比起海波東的不安,他臉上卻是掛着一絲期待。

蕭風的淡然,也讓海波東鎮定起來。

「額……已經有落雁帝國的斗王強者加入戰局了,想來金雁宗宗主雁落天應該很快就會出現了。」

蕭風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主動出擊,逼迫他們出來吧。」

經過一天的休息,蕭風不打算浪費時間了。

「好!」海波東點頭,「我去通知所有人!」

蕭風與蕭炎轉而朝着城門位置走去。

「對了,火火你記得厄難毒體么?」

「嗯?」

「跟我裝傻?」

「風哥,你是怎麼知道的?」

「別管我怎麼知道的,你讓葯老先生翻翻他的小倉庫,看看有沒有一個名叫毒丹之法的東西。」

「毒丹之法……風哥!那樣是不是就可以控制厄難毒體了?」

「問你老師去。」

說話間,兩人已經登上城樓。

下方,三個帝國的戰士在廝殺,最為可貴的生命,眼下成了最不值錢的東西。

雖說知曉外面正在廝殺,但沒親眼看到這般殺戮還好,此刻蕭風看着下方,聽着那些吶喊聲,怒火不由升了起來。

「該死的東西!」

他有能力阻止這場殺戮,卻在城中歇息了一整天,這正是他所氣憤的。

「妖夜!」蕭風冷聲開口,「安排所有斗王斗皇參戰,最快速度終止下方的這場戰鬥!」

用低層士兵的性命,儘可能地消磨對方的中堅力量,這是這場戰爭的意義。久經沙場的妖夜早已習慣這般殺戮,所以在蕭風開口的時候,不免有些詫異。

「快去。」

「是。」

妖夜不再詢問理由,召集起所有斗王以及斗皇,將他們各自的任務交代清楚。

隨着一名名展着翅膀的強者飛下城樓,高台上只餘下蕭風、蕭炎、妖夜、美杜莎以及雲山等人。

小灰灰也停在蕭風肩頭。

除了作為副手的妖夜,其餘的人都具有對抗斗宗的實力。

他們在等待對方的最強者出現。

果不其然,在這邊斗王、斗皇下場之後,沒過多久時間,對方陣營里就傳來了斗宗強者的波動。

「毒宗宗主出現了!」

妖夜突然指向遠處高空。

那裏有一隻藍色巨鷹在展翅飛翔,如電光一般朝着這裏靠近。

巨鷹通體呈幽藍之色,鋒利的大嘴彎曲成一個泛著寒芒的弧度,腳下碩大的鷹爪,也是鋒利無比,光看這勢頭,便是有着輕易碎石之力。

「主人,我能在它反應過來前就抓碎它的腦袋。」小灰灰突然開口。

「不要傷它。」

蕭風瞥了小灰灰一眼,這傢伙見到同類時,總會變得莫名其妙起來。

隨着巨鷹的出現,下方的出雲帝國戰士突然沸騰起來,高呼著「宗主」。

隨着巨鷹靠近的,還有後面的兩道金光。

「另外兩名斗宗么?」

蕭風呢喃。

巨鷹懸浮時,全場的目光,都是匯聚在了那鷹頭之上,

那裏,一道妙曼嬌軀平靜而立,周圍吹拂的狂風,卻是連其衣角都未曾拂動,女子一襲紫紅衣衫,白色長發如瀑布般垂落,帶着遮掩了容貌的面紗,只能看到一雙冷如枯木般的灰紫雙眸。

「哈哈!看來今日就是加瑪帝國的亡國之日了!」

另有一道身影快速而來,背後巨大的翅膀揮動,笑如滾雷,震撼雲霄。

是他!

在所有人都在打量著小醫仙的時候,小醫仙同樣也在打量城樓上的人,蕭炎的身影,瞬間與記憶中的清秀面龐重疊在了一起,一時間失了方寸。

比起小醫仙那短短几息的驚訝,蕭風的震驚則要來得持久而又綿長……

「怎麼是她?」

那道身影不遜色小醫仙多少,一身雪白紗裙隨風飄動,宛若仙子落塵。

背後黑絲如瀑,帶有半幅面具,露出的左側臉龐上,是一塊猙獰的疤痕,黑色眸子裏閃著金銳的光。

小玲兒???

蕭風持續懵逼中,這倒霉丫頭不是被自己騙去中州了么?怎麼和那個西毒女混在了一起?

手莫名的有些發癢了…… ,

第193章

宋三喜腦子裏,略有些混亂。

他趕緊搖頭,「沒事,我能扛的,你和甜甜好好睡。」

「你啊,還能扛?鼻涕都要掉出來了……」蘇有晴不禁笑了。

因為,喜教父冷出青鼻涕了。

隨着他搖頭,鼻涕頭都在晃。

造型,滑稽!

宋三喜有點尷尬,趕緊拿紙擦一擦,「這不是鼻涕,是鼻子裏的熱汽遇冷,液化了。我真沒事的……」

「別講物理學了好吧?我冷啊,我兒子也冷啊!」

蘇有晴聲音有點哆嗦,有點小羞澀。

宋三喜:「……」

「你不過來,我也不蓋被子和毯子了,全給甜甜蓋。就讓我娘兒倆,冷死好了……」

這,語氣嚴厲了。

而且,她伸手就掀被毯。

任性啊!

宋三喜趕緊擺擺手,「別別別,我過來,我過來……」

看着他有點慌的樣子,蘇有晴莫名的舒適。

哼!

還是治得了你!

來到卧室里,宋三喜只好脫了鞋襪,和衣鑽進去。

一剎那,淡淡的香氣,醉人。

被窩裏還是有點暖的。

哪怕,呼吸里,房間里的空氣都是冰的。

沒多會兒,宋三喜,額頭汗水都出來了。

全身,熱氣蒸騰。

被窩裏,暖烘烘的。

暖暖的香氣,醉人。

蘇有晴感覺身邊,如有一輪小太陽,不禁舒適了。

「三喜……」

「嗯……」黑暗中,宋三喜低聲回應。

「謝謝你。」

「別這麼客氣,我是乾爹嘛……」

「……」

遠方的遠方,杜海平跟着旅行團。

走在異國他鄉的陽光下,一臉的笑容,滿心的興奮……

天,要亮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