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飄飄~北風瀟瀟……天地…一片蒼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伊人飄香……」

他們看到我如此挑逗車昕,紛紛加入我的行列,跟着唱了起來,最可氣的是剛子還跳起了舞~ 千聚雷並不知道,自己在前風息門後山的消息,已經被斗魂場的歹人給得知了。

但他依舊沒有離開此地,對於突如其來的「大招」魔鯨凜目劍,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簡直是驚喜中的驚喜。

可是這種驚人「大招」,他肯定是不可能持續使用的,服用一顆丹藥后,他將魂力重新恢復了過來。

果然,右眼在使用這招后,有種類似於冷卻一樣的疲倦感,強大也就意味着付出,這種魂環技能威力大,肯定也會有壓力的。

不過未來,隨着千聚雷實力的增強,這種都是小問題了。

隨後,他還是將目光給到了那虛閃珠子上。

這珠子造型簡單,就是個放大版的玻璃珠一樣,但是在經過千聚雷的灼燒加上瀑布的冰火兩重天之下,儼然只裂開了一小縫。

透過右眼的穿透視野,千聚雷可以看到,那縫隙之中,隱隱流露出一絲絲略顯暴戾的往裏吸扯力。

這股力量,竟然在同時對抗着火焰,直接修復了它。

在不毀滅內部兩人的情況下,將他們解救出來,千聚雷能想到的,也就唯有這個方法了,除此之外的,都相當暴力!

這刻,有些傷腦筋的千聚雷,索性直接閉上眼睛,將一縷縷精神力給包裹了珠子。

他想要以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將其催破!

果然,有所奏效,那來自超級斗羅的精神壓力,在千聚雷魂力火焰的輔助下,居然有種擠牙膏的感覺,珠子的裂痕更大了!

「這當然難不倒……」

正當千聚雷還準備繼續發力時,一股強悍的吸扯力,直接將他整個精神力給鎖定,然後硬生生給拉扯了進入!

「不好!」

千聚雷心頭一震,自己的魂念竟然一股腦的被精神力牽引,跟着被拉扯進入!

開玩笑,那可是小舞父親,花費上萬年,經過不斷實驗以及去往真正的核心區域請教之後,才總結出來的「虛閃領域」!

作為柔骨兔一族百萬一遇的天才,小舞的父親將自己的天賦,發揮到了極致,這算是他的成就之一!

「咻咻!」

本來千聚雷身形就小,魂念的控制並不牢固,在這一刻,整個人意識竟然全部給拉了進入。

至於身體,彷彿靈魂出竅一般,沒有意識的控制,就這麼倒在了地上。

轉眼。

千聚雷直接進入虛閃珠子之中。

「啊?大人,您怎麼就跑進來了?」

在千聚雷剛剛進入這虛閃空間的一刻,黑河龍王便是愕然,驚駭欲絕盯着千聚雷,如同看待老祖宗一樣。

這一幕,落在一方的小舞母親眼中,直接震撼了,要知道黑河龍王的強大,可是可以隨便摧毀星斗大森林的存在,這樣強大的生靈,居然稱這樣一個小孩為「大人」!

難道說,這個小孩是龍族後裔?

不過驚訝歸驚訝,她現在的狀態可並不樂觀,在被一起封印進虛閃珠子后,她就已經受了重傷,進到這裏,又每天承受着黑河龍王的攻擊,差不多已經奄奄一息。

若不是黑河龍王想着威脅她女兒小舞解救他們出去,他早就殺了小舞的母親了。

對於封印,黑河龍王簡直受夠了。

「你找死嗎,你竟然把她傷成了這樣!」千聚雷目光一凜,原來看向黑河龍王。

大人竟然又變強了!

感受到這突然投射而來的目光,黑河龍王連忙諾諾:「大人,小的實在是不知道這位是您的朋友啊!」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難道我要一一給你講?」千聚雷反問道。

「不不不,小的知道怎麼做了!」黑河龍王心頭惶恐,他可以從千聚雷身上,感受到那個恐怖部落的氣息,這股氣息埋葬了他上百萬年,他可不想因小失大。

「你幹什麼?!」

而小舞母親,看到黑河龍王突然靠了過來,一股磅礴的氣息準備將她包裹,她猛地目光艱澀,難看之極。

「小兔子!你給我老實點,我現在是在給你治療!」黑河龍王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冷冷說道。

「態度好點!」千聚雷頓時陰沉個聲音。

「大人,小的明白了。」這刻,黑河龍王也不敢對小舞母親有任何怠慢,抓緊時間治療。

小舞母親此時傷痕纍纍,但是在黑河龍王那霸道的力量籠罩下,幾乎半個小時就好了大半!

甚至,連她常年累月修鍊形成的內傷,以及渡劫失敗時的創傷,都在黑河龍王的治療下,隱隱好轉。

說起來,反而是因禍得福一般。

可是,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對黑河龍王有任何好感,此龍,兇殘暴戾,若不是他,星斗大森林也不可能變成一片煉獄!

「我是小舞的朋友,是她讓我來解救你們出去的,不過看樣子,還需要些時間,你們得等。」千聚雷說道。

對於自己怎麼出去,他已經想好一些對策了,自己出去不難。

「這虛閃領域,除非是靈體,否則將永世困在裏面,沒有可能解封。」小舞母親突然說道。

「什麼?那老子豈不是要在這珠子裏面待到……」黑河龍王瞬間有些崩潰了。

……

而就在千聚雷進入虛閃珠子之後不久。

風息門後山,直接來了一批打扮緊實的魂師高手。

兩人一男一女領隊,實力在魂斗羅位置,其餘的都是實力不等,但也不弱,眾人蒙面,警惕的靠了過來。

「躺着的那小子,是他嗎?」

為首的女子,擁有冰清玉潔的面容,即便戴着面紗,姿色也是顯露出來了幾分,她目光銳利,直接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千聚雷。

「果然,那個小子沒有欺騙我們,這個熊孩子,當真在這裏!」另外一人也是陰險一笑,對以上的幾人招了招手。

那幾人畏畏縮縮,一開始還不敢上,都聽說了千聚雷的厲害,生怕被反殺,出手都很猶豫。

但是,隨着兩三道魂力砸在了千聚雷肉身上,而他並沒有反應時,所有人頓時鬆了口氣。

「看樣子,這熊孩子也有弱點啊!就是現在!殺!」隨後,那男子直接發號施令了。

一干人聽到這話,當即再也沒有隱藏了,一個個魂力迸發,圍殺了過來,目的是要把千聚雷剁成肉醬!

然而,就在這群人剛跨出兩步時,千聚雷手腕一抖,接着整個人坐了起來,伸了伸懶腰。

「你們敢跑到後山瀑布前來雜耍,還對我偷襲兩道,不痛不癢,還不算什麼大事。」

「但是,你們現在若敢再進一步,就將天翻地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歷史課即將下課的時分,方冷注意到旁邊的同桌從早自修到現在依舊沒有出現,怕是可以確定今天的她不會再來上學。

「方冷,今天我們已經上完了蟲族與人類長達40年的鬥爭,從中你學到了什麼?」講台上的是一名雪鬢霜鬟的老教授,用提問的方式提醒正在開小差的方冷。

「是。」被點到名字的方冷如同被猜到了尾巴的貓咪,立馬站了起來。

「放輕鬆點,我們只是交流下觀后感,隨意點就行。」講台上的老教授溫和的笑著,示意方冷不要緊張。

「那我就隨便說了。」方冷扶了扶自己的眼鏡來撫平自己的情緒,隨後說道:「我認為蟲族是人類在宇宙中第一個遇到的具有自己文明的種族,他們中有著如同金字塔結構般的嚴格等級制度,他們生下來就明白自己的使命並用一生去完成這個任務。金字塔頂端是蟲族的領袖,母蟲,第二階層則是腦蟲,他們是蟲族真正的主宰蟲族命運的階層,因為他們控制著除了第二階層以下的蟲族,而第二階層以下的蟲族沒有任何的智慧,只有最基本的生物本能。他們的交流方式依靠獨特的電波來進行情感交流,這是我們人類所不能達到的。當人類以慘勝的代價消滅蟲族之後,我沒有任何絲毫的高興,而是有一種淡淡的孤獨感。」

「夠了。」在講台上的老教授憤怒的用拳頭砸到了講台上阻止了方冷的說話。

「方冷,我知道你這個人很溫柔,對於任何有向你求助的事情都回去幫助別人,但是你要明白,非我族類者其心必異,你以為人類不希望與蟲族和平共處嗎?你說說最開始的時候,人類派出交流的使團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被群蟲啃食而死,而蟲族中擁有空間天賦的蟲子——『宇虯』,通過交流團的空間跳躍反推出了地球的位置。」

「嗯,然後呢?」

「蟲族派出了兩頭『行星級』巨蟲,上千種不同種類的蟲族做為先鋒,僅僅一天的時間就入侵了銀河系。」方冷說道。

講台上的老教授面色稍緩說道:「所以不是我們人類不願意交流,而是蟲族這個種族的血液中就流淌著暴戾、侵略、殘殺的性格,你能夠想像它們的日常都是殺戮同類的社會嗎?」

「叮鈴鈴。」下課鈴按時響起,講台上的老教授也按時下課沒有因為這點不愉快的事情而拖堂。

「你真是瘋了,你知道劉老頭到了退休的年齡還沒有退休的原因是什麼知道嗎?」明久跑到了方冷的旁邊直接說道。

……

沉默了半晌方冷才說道:「劉教授的愛人跟他的孩子在人類跟蟲族的戰鬥中犧牲了。」

「原來你知道啊。」明久眼中寫著大大的佩服兩個字,「雖然蟲族被滅族了,但是劉老頭對於蟲族的恨意並沒有消失,他仍然堅守在教師這個崗位上就是為了讓後來的新生代門記住人類對於蟲族的仇恨。」

看到方冷沒有什麼反應,明久適時地轉移話題說道:「咦,今天你的同桌也沒來上學啊。」

「嗯。」方冷點了點頭。

「所以說他這樣才不會受班主任待見,走吧,下節課是班主任史文龍的機甲課,我跟你可別都遲到了。」明久說道。

方冷跟明久來到了上課的地方的時候,班級的其他成員早已經到齊,而在人群之中頂著一顆耀眼的大光頭的就是方冷的班主任。

「快點歸隊,就在等你們兩個了。」史文龍大聲的催促道。

「是。」

等到兩人歸隊之後,史文龍才點了點頭說道,「今天我們來介紹一下一台新的機甲——黑螂。」

「方冷,你來介紹下黑螂的特性。」史文龍直接說道。

被點到名的方冷也只能從人群中走出來說道:「黑螂,D公司仿照蟲族中的黑螂一族製造出來的機甲,他身高2.12米,體長3.2米。按照定位他是一台刺客形的機甲。他的重量是普通機甲的1/2,原因就是他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防禦的,取而代之的是擁有隱身般的『環境擬態』以及用超合金打造的鐮刀前肢,除了重裝機甲的護盾之外,沒有一台機甲能夠抗住他的一次進攻。D公司製造出他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字,進攻。他是團戰中的絞肉機,帶給敵人噩夢的死神。」

史文龍點點頭,示意方冷歸隊,然後開口道:「方冷說得對。黑螂一半的價值就在於他前肢的鐮刀武器,他的超合金材質能夠輕易地撕裂敵人的機甲,今天我們的課程就來體驗下『黑螂』機甲。」

底下的同學開始一陣議論,原因無他,黑螂在『至臻』中屬於那種許可權型的英雄,只有到了黃金段位的人才能夠解鎖使用它,而黃金段位可以稱得上是一方高手了,在班級中有1個已經算是頂天了。

「行了,現在上機,你們有五分鐘的適應的時間,時間一到就開始實戰。」史文龍排了排手說道。

一群人紛紛跑向了虛擬機中,只留下了明久跟史文龍兩人。

「今天你也不上嗎?」史文龍問道。

「老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暈機。」明久苦笑著說道。

「昂。」

「叮,歡迎來到『至臻』世界,本次為固定設定模式,您有五分鐘適應機甲的時間,時間一到將會進入教師指定的模式進行對戰。」方冷進入虛擬倉之中就聽到了這個提示,等到提示完畢的時候,方冷就發現自己已經進入『黑螂』之中。

方冷第一次駕駛黑螂就有一種不適感,因為黑螂的視野模式參考著蟲族那種360°無死角的複眼,從人類的視覺變成複眼模式讓方冷有種輕微的眩暈感。搖了搖頭,算是拜託了這種眩暈感,方冷才看見自己現在所處的世界是七彩的世界,而通過複眼則能夠看到自己的身體就像透明色一樣,只有淡淡的輪廓。當方冷嘗試著移動身體的時候,身體經過不同顏色區域的時候,機甲體表的顏色也隨之改變,這就是黑螂所帶的擬態系統。

然後方冷嘗試著跳躍了一下,跳躍的高度出乎了方冷的預料。輕,十分的輕,與『勾魂使者』那種笨重的感覺完全不同,彷彿負重的身體被解除了負重物一樣,當方冷開始奔跑的時候,只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殘影。

「接下來試試他的攻擊力。」方冷隨之召喚出了一台『狙神』,一台『勾魂使者』,輕輕的一刀,『狙神』被切成兩半。

「!!!」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