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特么的閉嘴,回去好好收拾你們!」徐江龍開口大罵一句,但臉上更多的是紅色,是尷尬之色。

心底的那些事被突然間戳穿,讓他不知所措。

「哈哈,隊長,別慫啊,活著回去你想咋處置都行,但現在你就不怕沒機會嗎?趕緊的,表白完咱們兄弟一起深入探查,哪怕是死,也要乾死幾頭畜生!」下面一群人大笑,根本不懼怕這位隊長。

更多的人跟著起鬨,反正都到這個時候了。

徐江龍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著賴美雲,卻又不敢。

菜鳥,這種時候總是顯得猶豫,膽小。

這和他的戰鬥力成反比!

反觀賴美雲就比她放開不少,雖然一開始臉紅不已,但此刻真的想開了,正如這些人說的,能否活著都不知道,還管其他幹什麼。

「婆婆媽媽,像不像個男人,不說我可就走了。」賴美雲開口,不滿了。

「哈哈,徐隊長,是可忍孰不可忍,都到這個局面了,是不是個爺們了?」賴美雲一開口,起鬨更甚了。

「徐隊長,老大,快啊,再不表白,我們可就要對女神再表白一番了,你可別後悔!」

「…………」

徐江龍面紅耳赤,被深深的刺激到了。

對於賴美雲,他肯定是看對眼了。

以前,他一直暗戀關悅,但是之前得知關悅的心思后,他就徹底放棄了,反而一直和賴美雲在一起,別看吵吵鬧鬧的,甚至被修鍊的不曾樣子,但真的很舒坦。

甚至,心裡願意去保護她,呵護她。

哪怕是二人故意有些不對路,但那都是表象而已。

而今,要死了?

表白?

都被罵不是爺們男人了,還隱藏個屁。

「都閉嘴,要表白也是我的,關你們屁事!」徐江龍再度教訓了一句。

隨即,轉頭,直面賴美雲。

深呼一口氣。

「美雲,我……」

然而,到了關鍵時刻,徐江龍還是卡槽了,最後幾個字吐不出來,讓一群人著急的不行,賴美雲臉色再度變得微紅,但心中卻隱約期待,看她這個架勢就知道了。

「笨死了,說啊!」一群人著急,大聲責怪起來。

「再不表白,我直接表白了!」

這一刻的徐江龍,感覺額頭汗水都冒出來了,那幾個字都到嘴邊了,但就是說不出來,對於他這種男人而言,這種甜言蜜語真不擅長,感覺羞於出口……

「說不說,不說沒機會了?」賴美雲開口,大有一走了之之勢。

見狀,徐江龍更著急了。

「我……」

「我什麼我?」賴美雲緊逼了一句。

徐江龍的心思,她明白了,甚至之前就隱約都知道,她的心思,和徐江龍其實一樣,別看人形女暴龍打架很厲害,但這種事也是菜鳥,內心喜歡,但卻不敢說出。

而今,她就是要徐江龍說出來,一輩子可能也就這一次了。

她這一開口,徐江龍更著急了。

「別,我說,我說。」徐江龍汗水冒出來了,緊張的。

哪怕是面對三階異獸時,都沒有這般過,看著一動不動,雙眼緊緊盯著賴美雲的徐江龍,一群特種營高手看到都感覺到心累。

「倒是說啊!」

…………

終於,時間彷彿過了很久一般,幾個字終於被他吐了出來。

但聲音很小,賴美雲聽到了,臉色瞬間更紅了。

但很多人根本沒有聽到,只能隱約看到口型,頓時不樂意了。

「沒聽到,不算!」

「娘們嗎?聲音那麼小,不夠!」

「不是爺們!」

頓時,一群特種營的人罵開了,讓徐江龍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但無懼,依舊在繼續刺激著,叫罵著,起鬨著。

而賴美雲在嬌羞之後,也一副沒聽見的態度看向他。

「美雲,我……」

「沒聽到!」賴美雲就這三個字。

徐江龍臉色都快紫了,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特么的,賴美雲,我愛你!」

大罵一聲,也不知道是罵下面這群人手下,還是連帶著賴美雲一起罵了。

但後面這三個字出來了!

我愛你這三個字,瞬間讓整個山洞都是微微一震,大修士高手的爆喝一聲,威力還是很大的。

一瞬間,賴美雲笑了,笑的突然間很甜蜜。

與此同時,數十名特種營高手也都笑了。

臨死前看到這一幕也算是不錯。

「好樣的,賴隊長到你了,別慫啊,趕緊的。」看完徐江龍表白,這下輪到賴美雲了,眾人再度起鬨。

「表什麼白,本小姐還沒有同意呢,都好好活著,這次不死的話,回去給你們好看。」賴美雲教訓了一通眾人。

隨即這才轉頭紅著臉看向徐江龍。

「看你誠實有眼光的份上,這次只要不死,回去本小姐可以考慮給你一個機會追我,但能不能追上,就看你的本事了。」賴美雲說道。

沒有表白,但對她而言,能說出這話,徐江龍頓時就笑了起來。

「好,為了你,這次我也不能死,不把你追到手,豈不是白活了?」

「哈哈,那咱們也不死了,回去也要找個相好的。」一群人哈哈大笑,暢快淋漓。

「走,一起下去,準備戰鬥!」徐江龍大笑一聲,一聲令下,數十人便準備直接開動,殺入山腹中查看情況。 一群人各自抽出刀劍武器,賴美雲徐江龍二人為首,不管下面是什麼,他們沒什麼退路,而且十幾名兄弟下去沒有消息,他們必須下去。

不過這邊才剛剛準備好,還不曾正式出發之際,陡然間山洞深處有了動靜,腳步聲傳來。

「嗯?」眾人連忙停下,有警惕,有意外。

很快,人影出現了,他們看清了,正是之前去探查的十幾位修士高手,竟然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一瞬間,一群特種營高手臉色滿是怪異之色,然後紛紛看向兩位隊長,臉上滿是笑意。

「哈哈!」沒有忍住,大家都笑了出來。

幸虧他們出來的晚,否則一場這麼精彩的大喜就泡湯了。

「你們出來的真及時,兩位隊長回去就可以請咱們吃喜糖了。」有人大笑道,不是因為這群人,兩位隊長還不知道啥時候能來這麼一回。

十幾人看到這一幕有些微楞。

「我們錯過了什麼精彩的一幕?」十二人之中有人開口問道,很是好奇。

否則怎麼就要吃喜糖了呢?

而且眾人看向兩位隊長的眼光都怪怪的。

什麼情況?

唯獨賴美雲徐江龍二人臉色有些黑。

「你們在裡面磨蹭什麼呢?還以為你們都完蛋了呢?」徐江龍責怪道。

特么的,因為你們害的老子剛才那麼囧。

「隊長,吃什麼喜糖?」一人開口,帶著打趣之意。

「吃什麼吃,咱們不死,回去非要讓你們脫層皮!」徐江龍教訓了一句。

「哈哈,那也等回去再說。」一人大笑,毫不在意,自家隊長的脾氣他們也算是摸透了。

「笨死,肯定是兩位隊長的喜糖啊,剛才你們沒回來,兩位隊長終於放下負擔,相互表白了,那個精彩,超乎想象,只可惜你們沒看到,回去我肯定要想辦法把這一幕給畫出來。」

徐江龍臉黑。

丟人!

早知道特么的不說了。

「都特么的給老子閉嘴,整不了你們了是吧,老實點。」徐江龍訓斥,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反倒是賴美雲心情倒是沒錯,沒有開口罵人。

被人表白,終究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表白。

徐江龍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當即詢問剛剛回來之人山洞深處的情況。

提到這裡,眾人的起鬨這才算是打消,一群人探查一個山洞耗費那麼久,肯定有問題。

果不其然,隨著這十二人稟告之後,哪怕是徐江龍和賴美雲兩位臉上也是大喜之色。

山洞的盡頭,赫然有著一座特殊的地底世界,面積足有數畝大小,超乎想象,天地之氣極其濃郁,以無數的熒光石點亮,如同白晝一般。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天材地寶靈藥材等等。

至於危險,他們反倒是不曾發現。

大機緣!

毫不遲疑,一群人趕了過去,山洞越發的開闊,很幽深,但很明亮。

一路上,無數熒光石堆積,照亮整個山洞,足足前行了一兩千米的深度,才終於豁然開朗。

展現在他們面前的,赫然是一個特殊的乳白色+綠色的世界。

周圍,一塊塊散發著乳白色光暈的熒光石,以及一些他們不曾認識,但比元晶更珍貴的石頭出現在周圍,照亮著這片小世界。

這裡濃郁的天地之氣,正是從這這些石頭中冒出,濃郁之極。

「寶地!」剛一到,賴美雲和徐江龍臉色都精彩不少。

賴好也是大修士高手,從林楠那邊也聽說過不少,顯然這就是所謂的寶地了。

「先別管這裡的東西,大家抓緊時間修鍊,這些特殊的石頭都可以使用,大家別客氣,提升實力要緊!」徐江龍激動的說道。

此刻人人帶傷,無意中隱藏在這裡,沒想到還有這種好地方。

一旦大家都恢復了,甚至其他人都成為了修士高手,他們依舊還有一戰之力。

「天不絕人之路,快!」徐江龍隱約有些激動和期待了。

真若是不死,那回去后自己今日的表白就賺到了。

追到手!

忍不住的,徐江龍看向賴美雲,有些激動,眼神之中也帶著一絲熱切。

賴美雲看到了,被徐江龍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臉色微紅。

「想什麼呢,活著出去再說。」賴美雲教訓了一句。

徐江龍聞言輕笑。

「肯定活著出去,記著你的話,可不許反悔,說出來容易嗎我?」

「哼!」賴美雲冷哼一聲,沒有回復,但徐江龍很開心,他了解賴美雲,這句哼,代表著她認可了。

當即,沒有人客氣,快速選好最佳修鍊位置,左右手各自握著一塊這種石頭修鍊起來。

很快,效果就出來了,一群人臉色大喜,感覺到了此刻修鍊的速度,超乎想象。

這種石頭之中,竟然蘊含了很多濃郁的天地之氣,再加上此地本身擁有的,使得他們修鍊起來何止是事半功倍?

甚至,一些人當即就隱約有些突破的勢頭!

雖然這些人修鍊時間不是太長,但他們根基穩固。

再加上這段時間的連天大戰,早已磨練出來,修為再度有了進步的可能。

為此,一群人此刻反倒是不著急了,他們都是從軍中出來的人,習慣了隨身攜帶一些物資,雖然不多,但撐個幾天沒問題。

真若是渴了餓了的,這裡就有水,至於食物,外面異獸多的是,抽空幹掉兩頭,就夠了。

堅持下去,閉關潛修個個把月都沒有問題。

到時候,徐江龍毫不懷疑他們的修鍊成功,絕對都能進階!

與此同時,他們這邊是不著急了,但外面林楠等人卻很是著急,深入這麼多,雖然探查到了,但生死不知,此刻四大高手悄然朝這裡趕了過來。

至於徐江龍他們這邊的石頭,他們不認識,但林楠幾人卻都認識。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