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散了吧,散了吧。沒事了。」其他的工作人員則開始驅散圍觀者。不多時,門口便疏散一空。

吃瓜群眾剛被疏散不久,曾永亮一行人便來到賭場門口。

「曾總!歡迎光臨,歡迎光臨!好久不見你來了啊。」新換的守門工作人員,看到曾永斌連忙笑著迎上前去。

「最近公司有點忙,所以一直沒來,這不閑了一點,我不就過來了嘛。」

曾永斌一臉笑意的回應道,心中頗為自得,看來自己在威尼斯人賭場的名聲還是這麼響亮。想到這裡,不由得瞥了眼身旁的曾永亮。

「廢話真雞掰多。」曾永亮冷哼道,直接帶著手下的人進了賭場,搞得曾永斌臉色一沉。

「那我就先進去了,你忙。」曾永斌很快調整好表情,對守門的說道,然後就帶著手下跟在曾永亮一行人身後走進賭場。

「嘿,冤大頭又來輸錢了。」守門的工作人員看著曾永斌的背影,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呢喃道。

曾永斌和黃波在威尼斯賭場,就是人傻錢多的典型,在賭場可老受歡迎了。 姜辰跟著楊靖來到一個棋牌室,楊靖直接先手坐下,然後招呼姜辰坐在他對面。

「說說吧,到底什麼情況。」楊靖沉聲說道,語氣頗為不客氣。

「我只是想進賭場玩兩把而已。」

姜辰坐在椅子上眼皮也不抬一下,不卑不亢的說道。

「整個媽港的賭場都有不滿二十一歲不能進入的規矩,你憑什麼覺得你能例外。」

楊靖的臉上帶著一絲薄怒,語氣更是不由得加重了稍許。

「我看你踏馬的就是專門來找事的!」

黃波捂著自己的腮幫子,一雙狹小的雙眼緊緊的盯著姜辰,眼中怒火熊熊,口齒不清的說道。

「楊哥,還是按照賭場的規矩,打斷一條腿,直接扔出去吧。」黃波對楊靖說道,說完轉而看向楚雪,眼中充滿怨毒。「至於這個女的,就交給我了。踏馬的敢踢老子,老子非要讓你個臭娘們好好嘗嘗老子的厲害。」

「你夠膽你就試試。」楚雪眼中的殺意暴增,眾人感覺房間的溫度頓時下降少許。

黃波更是被楚雪的眼神嚇了一跳,不由得移開眼睛低下頭去。等到反應過來后,臉上則迅速湧上一陣羞怒。

「你們賭場之所以有這個規矩,不過是怕那些未成年人拿著家裡的錢來堵,輸光了后怕家長找過來鬧事罷了。」說到這裡姜辰微微一停,本來低垂的眼眸抬起來緊盯著楊靖。

「我不一樣,我現在已經在自己創業,有了自己的公司,輸得起!」姜辰的語氣低沉,帶著一股強烈的自信。

「輸得起?哈哈哈哈……有意思。」不等楊靖接話,黃波直接大笑個不停。

「不錯,賭場的規矩確實是給那些窮鬼定的。」楊靖點了下頭,眼睛緊緊的盯著姜辰。「但是,你說你輸得起,你得拿出證據來才行,空口套白狼可不行。」

「楊哥,我來跟他賭,輸不輸的起都沒關係,要是他沒錢了,拿胳膊來抵賬就行了。我這個人還是很大方的。」黃波眯著眼睛看著姜辰說道。

「這可不行,你大方歸你大方,要是他拿不出錢,我們賭場可就沒了你們這賭局的抽成。那就是我們虧了,我對這小子的胳膊可沒什麼興趣。」

楊靖點了點頭拒絕道。黃波雖然是在跟姜辰對賭,但是堵上胳膊的話,要是姜辰輸了后被砍了胳膊,雖然跟賭場沒什麼關係;但是畢竟是在賭場被砍的,傳出去對賭場的名聲可不太好。

媽港這地界,別的不多,就賭場多,趕得上威尼斯人賭場的就有好幾個,他們可巴不得看到威尼斯人賭場名聲受損。作為賭場負責人,楊靖不得不小心翼翼。

「既然你想賭,那我就跟你賭了。」姜辰輕聲一笑。

不等楊靖和黃波答話,姜辰直接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楊靖;沒錯,正是那張招行的至尊黑卡。這次姜辰是特意帶上的,就知道能派上用場。

「這莫不是,招行的至尊黑卡?」楊靖看到姜辰手上的黑色銀行卡,頓時面色一變,驚得站起身來。戰戰兢兢的從姜辰手上接過黑卡,認真的查看起來。

楊靖雖然是賭場的負責人,但是也僅僅只是負責人罷了,還遠遠達不到辦理這黑卡的資格;不說黑卡,金卡他都辦不了。楊靖也只是賭場的大股東手裡見過這張卡,所以才一眼便看了出來。

「至尊黑卡!」聽到楊靖的話,黃波頓時一愣。對與黑卡,黃波也不陌生,他老爸就有一張黑卡,只不過是工行的,所以他明確的知道這一陣黑卡所代表的價值。

「姜先生,你好你好。」楊靖仔細的看了下黑卡的樣子,看到卡片正面刻了一個鎏金的姜字。確認了卡片的真實性后,便把黑卡遞迴給姜辰。

「都怪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姜先生你原諒我這一次才是。」楊靖弓著腰賠笑著說道。

「我現在有在這裡賭錢的資格了?」姜辰收回黑卡,輕聲問道。

「當然有,當然有。」楊靖連忙不停的點頭。

有錢人楊靖見得多了,但是能拿得出黑卡的人,那可就不僅僅是有錢而已了。全球限量的卡,每一張黑卡的持有人都不是簡單的角色,絕對不是他區區一個賭場負責人開罪的起的。

「黃少,那我們之間的賭局,我覺得可以正式開始了。」姜辰抬眼望向黃波,眼裡不帶絲毫情緒,臉色更是從容不迫,淡定異常。

看著姜辰目中無人的樣子,黃波本來還有些露怯的神情,瞬間被他藏起,臉上升起一抹脹紅。

「來就來,我怕你不成。」黃波色厲內荏的說道。

「不就是黑卡嘛,我老爸不也有一張嘛,有什麼了不起的。」黃波心裡不停的給自己打氣。

「黃波,你確定要跟曾先生賭?」楊靖沉聲道。

「怎麼,你是覺得我掏不出錢嘛!」黃波聽到楊靖的話,語氣突然提高,質問道。

黃波現在對楊靖是不爽到了極點,要是楊靖早點聽他的話,直接把姜辰腿打斷扔出去,現在哪兒還有這麼多破事。

「誒,隨你吧。」見黃波一副要吃人的神情,楊靖搖了搖頭不在搭理他。

本來楊靖是一片好心,畢竟姜辰是自己的黑卡,而且早就說了,姜辰他是自己創業。哪裡是黃波一個靠父親養活,混吃等死的富二代能比的。

到時候姜辰輸個幾百萬眼睛估計都不眨一下;黃波輸個幾百萬的話,估計回家腿都要遭打斷。而且以黃波那稀爛的賭術來講,輸面簡直不要太大。

「不知道姜先生你要玩什麼,這個棋牌室里該有的東西,都是有的。」楊靖討好的說道。

「黃少你來決定吧,不管你想玩什麼,我都奉陪到底。」

姜辰沒有回答楊靖的話,直接抬頭望向黃波。

「讓我來決定,哼,真的是不知死活。」黃波不屑的說道。「那我們就來炸金花!怎麼樣?」他雖然對於自己的賭術一直處於迷之自信的狀態,但是也還是選了個較為保險的玩法。

「好啊,你說炸金花那就炸金花吧。」姜辰輕聲道,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曾永亮一行人此時已經在賭場找了一圈了,可是卻絲毫沒有發現姜辰的蹤跡。

「怎麼樣,你們那邊找到沒有。」曾永亮臉色陰沉的看著曾永斌,沉聲問道。

「沒有。」曾永斌的眉頭也是緊緊皺著,臉色頗為難看。

兩方人可算是把賭場大廳找了個遍,但是連姜辰的影子都沒找到。

「這姜辰不會是沒有進來吧。我看他照片上年紀挺年輕的,這賭場不到二十一歲是不讓進來的。」曾永斌推了下眼鏡沉聲道。

「再找找吧,去高級俱樂部區域找吧,說不定他跑那裡去賭了。」曾永亮沉吟道。

「俱樂部區域!那裡的客人可都是非富即貴的,一把至少都是上百萬輸贏,姜辰他有那麼多錢進去玩?」曾永斌疑惑道。

「哼,人家好歹也是個億萬富翁,就算是公司有困難,但是跑到那裡去耍,還是耍的起的。」

曾永亮輕哼一聲,曾永斌這話表面上是看不起姜辰,實際上是連曾永亮都連帶著鄙視了,潛台詞是說曾永亮連一個小公司的老闆都抓不住。

「億萬富翁!」曾永斌一驚。這次匆匆被家主叫出來配合曾永亮抓人,除了知道姜辰的樣子和知道姜辰是個公司老闆以外,其他一概不知。在曾永斌看來,姜辰這麼年輕,最多就是一個小公司老闆,沒想到居然是個億萬富翁。

「難不成是姜家的人!」曾永斌臉色猛地一變,想到一個可能。正想抬頭追問,結果發現曾永亮已然離開,往俱樂部區域走去,曾永斌連忙招呼手下跟上。

「用我的黑卡,先給我兌一千萬的籌碼吧。」姜辰把黑卡遞給楊靖,然後便看著黃波。

「一!一千萬!」黃波有點傻眼,這姜辰是擺明了要玩死他的節奏啊。黃波不由得一陣膽怯。

「怎麼,黃少掏不出來?要不我借給你?」姜辰輕笑道。

「哼,老子有的是錢。」黃波冷哼一聲,拿出一張金卡。「給老子也換一千萬。」

這金卡裡面的一千萬,是黃波他找自己老爸要來買車用的,這求了好久才求來的,沒想到車還沒買,居然要先用來賭錢。

「老子又不一定會輸。」黃波心道,給自己暗暗打氣。「馬的,等老子贏了,老子去買兩輛法拉利。」

不一會兒,就有人端著兩大摞籌碼走了上來,因為最大的籌碼是十萬的,故而一千萬還是有一百個籌碼的。

「既然籌碼換好了,那我們現在就來講一下賭注吧。由於你們是私賭,所以你們也可以自己定賭注。」

楊靖看著坐在賭桌兩側的兩人,沉聲說道。

「黃少也不是缺錢的人,那我們底注就一人投一百萬吧,單注最少五十萬,上不封頂。」

姜辰面色不變的輕聲說道。出於對自己能力的自信,要不是怕玩的太大,嚇住了黃波。姜辰非得每注最少要求一百萬不可。

黃波聽到姜辰確定的賭注,面色微沉,不過也沒有答話,算是默認了。

「那好,賭注確定了,你們雙方先檢查一下紙牌,看看有沒有問題。」

楊靖拿出一副紙牌拆開,拿給姜辰和黃波檢查。

黃波大概看了下便丟給姜辰,姜辰微微一笑,拿起新牌,快速的把牌呈扇形打開掃了一眼,便記住了目前每張牌的排序。

這就是姜辰敢來賭博的主要原因,冠絕常人的記憶力!

「好了,沒問題。」姜辰把牌遞迴給楊靖,此次楊靖主動出手當起了荷官。

楊靖接過撲克牌,便開始了洗牌,手速極快,直教人看的眼花繚亂。

姜辰定定盯著楊靖洗牌,認真的記住每張牌的變化位置。

楊靖看到姜辰的模樣,不經露出一絲笑容。他是完全不相信姜辰能看清牌的,一是出於對自己洗牌技術的自信,二則是就算姜辰看清了他的洗牌,也不相信姜辰能記住每張牌的位置。

很快楊靖便洗好了牌,給姜辰和黃波兩人一人發了三張牌。 姜辰看著面前的三張牌,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沒記錯的話姜辰手上只是一個對七加一個單四,而對面的黃波,不過是三張單牌罷了。

「那就我先來吧。五十萬!」姜辰輕笑一聲說道。旁邊的工作人員立馬扔了五個十萬的籌碼下去。

「我跟!」

「繼續!五十萬!」

「跟!」

……

四個回合后,姜辰依舊面色不變的說道:「這次我壓一百萬。」

聽到姜辰的話,黃波微微一愣,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我要看牌。」黃波咬牙道,直接打開了牌,悄悄看了一眼。

當看到手裡的牌后,黃波的眼裡頓時閃過一絲慌亂。他手裡的牌是三張單牌,最大的不過是張紅心十而已。

「怎麼樣,還跟不跟?」姜辰點都不帶慌的,從容不迫的看著黃波。

「不,不跟了,開牌吧。」黃波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吞吞吐吐的說道。

「開牌!」

楊靖打開兩方的牌,看了一眼。

「對七大,姜先生勝。」

看到姜辰的牌,黃波臉色一黑。

「還好投的不多,才兩百萬而已。」黃波的心裡閃過一絲慶幸,還好自己當機立斷。

把場中的籌碼推給姜辰后。楊靖便把牌收了起來,再次洗起牌來。

姜辰依然緊緊的盯著楊靖洗牌,這次算牌的難度,無疑更加艱難。姜辰的眉頭不由得輕輕皺起。

不一會兒,楊靖便洗好了牌,給雙方一人發了三張。

「梭哈!」姜辰揉了揉眉頭,輕聲說道。

聽到姜辰的話,在場眾人集體呆住了。怎麼剛發了牌就直接梭哈了!

「TM的有你這麼玩牌的嘛!牌都不看,你就敢梭哈。」黃波頓時怒了。

「我只是覺得你這一千萬對我沒什麼吸引力,與其跟你在這兒浪費時間,還不如早點結束,我好去其他地方賭一場。」姜辰輕笑道,言語中儘是雲淡風輕的感覺。

姜辰心裡想的確實也如他說的那樣子,這次來媽港可不是為了贏這一千萬來的。姜辰的目的可是俱樂部區域的那些真正的有錢人。

還有一個原因則是,再來一把的話,算牌的難度又會大大增加,為了這一千萬就這麼費腦子,不值得。

再說姜辰已經知曉自己手中的牌比黃波的大,故而才如此乾脆。

「我要看牌。」黃波臉色陰沉,便拿起面前的牌。

當看到手上的牌的時候,黃波的臉上閃過一絲喜色。

紅片QKA!最大的順金!

「我跟!梭哈!」黃波高聲道,同時把手上的牌摔在桌上。

「居然是紅片QKA!」

「這是最大的順金了,姜先生這邊應該是炸彈吧。」

「那可不好說,姜先生可是連牌都沒看,指不定是一手單牌也說不定。」

「這倒也是。」

旁邊的工作人員看到黃波的底牌,頓時驚呼出聲,低聲議論起來。

「哼,你牌都沒看,我才不信你的牌比我大。看老子這次不弄死你。還不快開牌」黃波冷哼一聲說道,滿臉獰笑的看著姜辰。。

姜辰看著黃波滿臉獰笑的表情,頓時笑而不語。

姜辰淡定的打開面前的三張牌,映入眾人眼瞼的赫然是三張二。

「嚯,還真是炸彈,這也太戲劇了吧!」

周圍人看到姜辰的底牌后頓時驚呼道,滿臉的不敢相信。

至於黃波此時的臉色已經完全獃滯了下來。

「楊經理,麻煩你叫個人幫我拿一下籌碼,我要去你們貴賓俱樂部區域玩兩把。」

姜辰站起身來,對同樣有點呆住的楊靖說了一句,便直接轉身往棋牌室外面走去。

「好的沒問題,小李快把籌碼收好跟上我們。」

聽到姜辰的吩咐,楊靖回過神來,連忙對左手一個工作人員吩咐道。然後便急急忙忙的跟上姜辰離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