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慎言,老朽無法看穿那人的深淺,不宜得罪!」

銀鳳郡主一邊的聖皇連忙傳音。

頓時,銀鳳郡主心中一凜,深深看了眼秦天,然後若無其事的退到一邊。

「銀鳳郡主,這裡是神聖聯盟,勸你最好收斂點!」

靈芸郡主再道。

「何必生氣,只是與你開個玩笑而已!」

銀鳳郡主聳聳肩,不再理會靈芸郡主,帶著人來到某處駐紮了下來,這讓靈芸郡主頗為意外,這女人之前和她針鋒相對,絲毫不讓,可說十分難纏,如果不是顧忌到鳳靈帝國,她恨不得將他們一群人給斬殺,即使如此,他們雙方也做過數次才罷休。

這番,這女人卻輕易退去。

忽然,她想到了什麼,轉身朝秦天一拜:「打擾先生了,靈芸告退!」

退到某處后,靈芸郡主身邊的聖皇傳音道:「郡主,那人不簡單,你要小心,他很有可能是聖帝級的強者!」

「什麼?」

靈芸差點驚呼出聲,他原來以為對方是聖皇,沒想到對方居然是聖帝。

在整個神聖聯盟,明面上的聖帝絕對不超過百尊,大部分都在為聯盟效力。

至於暗地裡雖然還隱藏著一些,但也不敢和聯盟作對。

於她父王,雖然也是聖帝,但也才聖帝初期而已,同時,他的九叔和十二叔也都只是聖帝初期。

不過他們的身邊都有一尊聖帝為他們效力。

如果自己能為父王拉攏一尊聖帝,必定能使得父王的聲勢大壯,有可能奪取到天下。

只是要拉攏一尊聖帝談何容易,一時,她不由陷入了沉思中。

「聖帝?」

秦天心中多了幾分古怪之色,反正不是第一次提取靈芸郡主的記憶,所以,他又提取了一次,閱讀後,知曉她身邊的那尊聖皇居然把他當做聖帝了。

「他是如何誤認為我是聖帝呢?」

秦天陷入了思索中。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對方誤會他是聖帝,很有可能是因為神殿。

他之前利用神殿無聲無息化解能量餘波也是逼不得已,畢竟他真是修為只有聖師初期,兩尊聖王後期的能量餘波,憑藉自身修為還真化解不了,所以,只能動用神殿。

而神殿與周遭虛空疊合后,那些能量餘波湧來,是利用神殿的規則之力將其驅散,也就是說,也就是說,對方誤以為他是聖帝,是因為規則之力。

那麼,聖帝也是掌握了道翎界規則之力的存在?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倒是可以憑藉「聖帝」的身份來一場渾水摸魚。

想到這裡,他的心情也逐漸美麗了起來。

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有大量的生靈來到此地。

這日,一群聖王為首的生靈到來,因為附近大多數地方都被佔據,已經很難找出落腳之處。

忽然,對方目光一轉,鎖定了秦天三人停留的地方。

於是帶人到來,頤指氣使的道:「你們三個,滾到一邊去!」

「不想死就滾!」

秦天面色一冷。

「什麼?」

這群生靈都是滿臉錯楞,一個聖師居然敢這般囂張。

見到這一幕,靈芸郡主下意識想要插手,卻聽到秦天的傳音,示意她不要管。

「找死!」

為首的聖王大怒,屈指彈出,一道指勁就朝秦天飄去。

但指勁在接近秦天的瞬間,就自動潰散。

「果然是規則之力!」

盯著這一幕的一干聖皇都暗暗道。

「怎麼回事?」

那尊聖王面露疑惑。

「噗!」

就在這時,那尊聖王的身軀莫名奇妙的陡然炸開,化為血霧。

「公子!」

對方的隨從一見,都是大驚。

「噗噗噗噗!」

一干隨從的身軀也跟著炸開,化為血霧。

不一會兒,那尊聖王重新凝聚出身軀,只是臉色有些蒼白,不過,他已經反映過來,自己很有可能招惹上一個惹不起的存在,難怪這裡的位置這麼好,卻被兩尊聖師佔據,原來是扮豬吃老虎。

「前輩對不起,是晚輩冒失,還請前輩原諒!」

秦天盯著對方,也不說話,這使得對方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但頭顱卻不敢抬起,反而埋得更低。

「下不為例,走吧!」

秦天的聲音響起。

「多謝前輩!」

那尊聖王鬆了口氣,逃也似的帶著重新凝聚出身軀的手下們離去。

看著離去的對方,秦天心中卻暗笑,他正好想要顯露下規則之力,好坐實他聖帝的境界,沒想到對方這幫體貼人,主動送上門來。

忽然,秦天心中微微一凜,因為他發現,靈芸郡主身邊的那尊聖皇邁步而來,接著,在眾人的注視下,對方身軀一彎,朝秦天拜下:

「晚輩第五山見過帝君!」

見狀,秦天面頰微抽,暗道:「媽蛋,玩大了,看來現在不得不裝了!」 心念一動,秦天面上浮現一抹和煦的微笑,並將第五山給扶起:「第五先生別誤會,我可不是帝君!」

第五山一愣,然後迎上了秦天那飽含深意的眼神,福臨心至的道:「看來是老朽誤會了,那老朽就稱您一聲先生吧!」

秦天再次笑笑:「第五先生前來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而是想要向先生請教一二!」第五山認真道。

頓時,秦天面色一滯,心中暗自罵娘,老子才聖師境,你一個聖皇向我請教一個屁啊,就在他思索對策時,第五山語帶苦惱道:「因為道境難悟,老朽的修為這些年也無法前進半分,所以,老朽想要向先生請教道境方面的一些問題,不知先生能否指點一二!」

他之所以跑來向秦天請教,那是因為他聽秦天曾經顯露過大成火道境的修為,恰巧他修鍊的也是火之道。

聞言,秦天頓時鬆了口氣,媽蛋,嚇死小爺了,不是請教修為就好!

於是,他神情一凜:「不知第五先生修鍊了幾條道?」

第五山再次一愣,隨即露出羞愧之色:「老朽僅僅將火之道修鍊到小成境!」

只要將道境修鍊到小成,就能將修為提升至聖皇,但也僅僅是聖皇初期,想要繼續提升,得匹配更強的道境。

秦天露出沉吟之色,第五山卻緊張了起來,神色中還帶著幾分忐忑和期待,對方與他素未謀面,他也是來碰運氣的,所以,秦天能否指點他,他並沒有多大的把握。

突然,秦天開口了:「第五先生,能夠展示下你的火之道?」

「這?」

雖然道翎界只有地風水火四條道,但每個人修出的道還是有較大的差別,甚至能通過道尋找出對方的弱點和破綻。

因此,每個生靈的道都不會輕易展現給他人觀看。

秦天沒有催促對方,只是安靜的等候。

「好!」

微微猶豫,第五山做出了決定。

只見秦天隨手一揮,他們所處的這片區域被他隔絕了起來。

第五山自然心生感應,卻無法感應出秦天是如何做到,不過,他也放心了,反正眼前是一尊聖帝,就算不知曉他的弱點也能輕鬆擊敗他,所以,他馬上釋放出了一條赤紅色達到十餘米的火之道。

秦天沒有釋放出魂力卻查探對方的火之道,而是借用了神殿,瞬間,這條火之道的情況就完全被他知悉。

隨即,他眉頭卻是一皺,他的火之道也修鍊到了大成境界。

所以,在神殿剖析第五山的火之道后,他就將對方的弱點和破綻盡皆掌握,也難怪對方無法更進一步,因為他的火之道上的破綻太多,用千瘡百孔來說都不為過。

見到秦天皺眉,第五山的神情再次一緊,忐忑問道:「先生如何?」

「你的火之道怎麼這麼多漏洞?」

秦天沉聲問道。

聞言,第五山滿臉羞愧:「不瞞先生,當初老朽為了將火之道突破到小成,借用了不少的外力,因此才造成了七十九處漏洞,這些年,老朽修修補補,勉強補足了十一個漏洞,但依舊剩下六十八個!」

「你只發現了七十個漏洞?」秦天問。

「難道不止?」

第五山心中一沉,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自己看吧!」

秦天隨後一揮,凝聚出一條火之道的虛影,並在上面標準出三百多個大大小小的漏洞。

第五山認真觀看,再與自己的火之道進行對比,然後臉色刷的變得蒼白:「沒想到,沒想到老朽的火之道上漏洞達到了這麼多,難怪這些年,難以寸進!」

秦天再道:「你的道漏洞雖多,但也不是沒有修補的可能,你的積累底蘊還是不錯的,如果能將這些漏洞都修補好,未必不能更進一步!」

「噗通!」

第五山陡然跪倒在地,向秦天道:「還請老師指點!」

「不必如此!」

秦天臉色一沉:「既然我找出了你的道之漏洞,自然會傳授你修補之法,但你要先起來!」

「是!」

第五山激動道,同時,神情也變得極為恭敬。

「你且稍等,容我推算一番!」

「不急!不急,先生請隨意!」第五山連忙道。

時間慢慢過去。

終於,在半個時辰后,秦天開口。

他這一說就是足足兩個時辰,而第五山的神情也在不斷的變幻中,先是驚喜,再是震驚,接著是狂喜,最後是崇拜。

「都記住了吧?」

秦天最後問道。

「記住了,記住了,弟子感謝老師指點,有了老師的指點,弟子最多十年,就能將這些漏洞修補完畢!」第五山感激莫名的道,並朝秦天行了幾個重禮。

「既然你稱我一聲老師,我就再助你一臂之力!」

說話間,秦天心念一動,這方圓十丈內的時間規則改變了。

感受到那異樣的時間流速,第五山心中駭然到了極點,同時也越發的覺得秦天高深莫測。

「抓緊時間修補你的道,這裡十年,外界不過區區一個時辰!」

「多謝老師成全!」

第五山再次一拜,就盤膝而坐,開始按照秦天的指點修補自身的火之道。

見狀,秦天微微鬆了口氣。

「媽賣批,這個逼裝得真累啊!」

心念一動,他隔絕出了一方區域,將宋夢和暮雨給拉了進來,十年時間也不能浪費,得用來修鍊。

這方區域內,很快就過去九年半。

秦天三人的修為都有一定的提升。

但秦天卻停止了修鍊,因為他感應到,第五山已經完成了他火之道的修補,使得他的道變得完美起來。

他停留在這個境界多年,積累和底蘊都極深。

在他修補完自身的火之道后,他的道境就壓制不住,隱隱有朝大成進階的趨勢。

心念一動,秦天撤去了封鎖。

頓時,第五山身上的氣息也跟著爆發,席捲四周。

「這……!」

頓時,銀鳳郡主身邊的那名聖皇神情一滯:「這傢伙的氣息怎麼變強了那麼多?」

接下來,第五山的氣息還在繼續攀升,達到某個巔峰才戛然而止,倒不是不能繼續提升,而是他自己生生壓了下來,因為此刻不是突破的時機。

「哈哈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