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趁現在還有時間,我們一起進行鍛煉吧。」秦奮又向豪姬邀請道。

「好啊。」豪姬點了點頭。

皇后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她馬上要回泰國爭族長之位,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的。

秦奮隨後跟豪姬一起,在頭部諸穴插入銀針,並且連上電線,準備以「電擊頭部穴道」的方式,提升自己的【精神】屬性。

之前,他就用過電擊穴道的方式,提升身體的各項數據,如【身法】、【力量】、【體質】等等。不過電擊頭部,這還是第一次。

而【頭顱】為身體之首,至關重要,而且還極其脆弱。只要一點點傷害,就能造成相當可怕的後果,輕則腦部受損成為白痴,重則甚至直接宣告死亡,所以不可不慎。

秦奮也是第一次嘗試這種訓練方法,為保萬無一失,他先兌換了兩顆【定神丹】。一顆含在口中,一顆給了豪姬。

【定神丹】能夠治療頭部受到的損傷。秦奮擔心一旦自己腦部受創,成為白痴,連請【系統】治療都不記得了。所以先含一顆在口中,這樣一來,就算是被電成了白痴,也能靠口中的葯復活。

……

「好了,開始吧!」含好了葯之後,秦奮隨後向豪姬道。

豪姬點點頭,一手摁下了開關。

開關一合,電流瞬間順著電線、銀針、穴道,進到了秦奮的腦袋中。

「啊呀!」他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像被幾十把電鋸來回切割一般,痛得難以形容,讓他忍不住砷吟出聲。

如果說被人踢中小弟弟,痛感是一級的話,那麼電擊頭部的穴道,痛感起碼是十級!

秦奮的忍耐力已經超強,就算是遭受槍擊,身上被打出個大窟窿,他也依舊可以忍受住。但是電擊頭部穴道帶來的痛苦,卻是讓他忍無可忍。

他原本堅如磐石的意志,在這種痛苦面前,脆弱得就像一個雞蛋殼。也難怪豪姬一族,儘管有【凝魂丹】做輔助,但依舊有大量族眾被電成白痴了。

當然,這也跟秦奮一開始就用五十伏電壓修鍊有關。

像豪姬一族修鍊【迷魂術】,通常是先用五伏的電壓。等習慣之後,再層層加碼。豪姬從小就開始訓練,一直到現在已經十五年,也不過才用三十伏電壓而已。

秦奮貪快,一開始就用五十伏,自然會大吃苦頭了。

不過儘管如此,他也沒有放棄,而是繼續修鍊。

因為秦奮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他可不像豪姬,他沒有十五年時間可以浪費。

……

電流不斷刺激著秦奮頭部的穴道,給他造成了極大地痛苦。

秦奮五官扭曲,四肢抽搐,但他竭力忍住,牙齒咬得咯咯響,嘴角都流出血來。

他如此堅持,收穫也是很顯著的。

【系統】不斷發出叮叮聲,提示他【精神】得到增加。這也叮叮聲,也是秦奮堅持的動力。

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感覺就像一個世紀,秦奮的大哥大忽然響了起來。

他斷開了開關,隨後將口中的【定神丹】咽了下去。

原本大如龍眼的【定神丹】,此刻已化成花生粒大小。而正是【定神丹】不斷散發的藥效,才使得秦奮能忍受住如此痛苦。

【定神丹】下肚,迅速發揮藥效。

秦奮原本痛得頭要炸裂,片刻之後也都痛苦全消,讓他的精神為之一振。

而他檢視之後,經過剛剛三十分鐘的修鍊,他的【精神】就增長了三點,達到了一百四十七點,不可謂不快。不過,一粒【定神丹】就要兩萬積分,消耗也是蠻大的。

……

「喂!」秦奮隨後拿起大哥大,摁下了接聽鍵。

「秦先生,是我~」洪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您。」

「洪先生,是你呀,什麼好消息,快告訴我聽聽。」秦奮笑著問道。

「您讓我去查的事,我已經都查清了。」洪光得意的向秦奮道,「您看您什麼時候有時間過來一趟呢?」

「洪先生辦事真是麻利。這樣吧,我下午就過去找你。」秦奮想了一下道。

「好,那我就在公司恭候大駕。」洪光一聽,笑著說道。

秦奮點了點頭。掛上電話之後,繼續修鍊起來。

他之所以沒有馬上去拿資料,是因為他知道,酒吧一般都是晚上開門。

現在就算拿到資料,要找夢蘿,還得等到晚上再說。如此一奔波,時間都浪費了。

反倒不如留在酒店,一直修鍊到下午,再去找洪光拿資料,然後直接去找夢蘿。這樣一來,既節省了大量的時間,又有充足時間修鍊。可以說,一舉兩得。

……

秦奮隨後跟豪姬一直修鍊到下午五點鐘,中間只停下來吃了一頓飯。

吃中午飯時,他將洪光打電話來的消息告訴了綺夢。

綺夢聽說之後,非常激動,恨不能立刻前往,不過卻被秦奮勸住了。

「綺夢,你先別急。現在就算你能拿到資料,也不能馬上見到夢蘿。依我看,你倒不如趁這機會,先想一想,如果真的找到你妹妹,你應該怎麼跟她相認,相認之後你們又該如何。」秦奮建議道,「畢竟你們相認只是開始,今後的日子卻還長著呢。」

綺夢一聽,點了點頭。

她這幾天都在挂念尋找妹妹的事情,但是對於找到妹妹之後如何相認,如何相處,她還真沒有考慮過。現在被秦奮一提醒,她才意識到自己把這件事想簡單了。

綺夢隨後開始憂慮起來。

一想到很快就能見到自己散失多年的親妹妹,她就有一種「近鄉情更怯」的感覺。

秦奮知道,這些事需要她自己想明白,旁人是幫不上多大忙的,所以就沒有打擾綺夢,回到豪姬的房間,繼續跟她修鍊起來。

……

下午五點鐘,秦奮結束修鍊。

經過近一白天的修鍊,他的【精神】暴漲了四十點,達到了一百八十四點大關。

不過他的積分消耗速度也快得驚人,平均每小時就要消耗十萬積分(除了他自己消耗之外,還要供給豪姬的消耗),這使得他的積分很快就見底了。如今,只剩不到二十萬積分。

但想到拿下豪姬家族之後,就能獲得海量的資源支持,秦奮又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哈尼,你先自己修鍊吧,我要出去做點事。」秦奮向豪姬說道。

「用不用我幫忙?」豪姬一聽,馬上問道。

「不用,你幫我弄輛車就行。」秦奮擺擺手道。

豪姬一聽,馬上就幫秦奮安排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

「不用這麼誇張吧。」秦奮見狀,笑著說道。

他只是想用輛車代步而已,卻沒想到豪姬會如此大張旗鼓。

「哈尼,這輛車才配得上你的身份嘛。」豪姬笑道。

秦奮一聽,笑著點了點頭。

既然有豪車,那麼坐也無妨。

秦奮隨後跟綺夢一起前往洪光的公司。

……

「秦先生,您可來了,我等您半天了。」洪光一見秦奮,立刻迎上前道。

「對不起,洪先生,有點事耽擱了。」秦奮笑道,「那些資料……」

「啊,都在這裡。」洪光遞過一個文件夾來道,「我先托關係在公司註冊處查到了名字中帶有『夢』字的酒吧資料,然後又派人實地去探訪了一番,確保這些酒吧都還在營業。所以耽擱了一點時間。」

「噢,沒關係,這已經比我預料的要快了。」秦奮笑道,隨後接過文件夾,打開看了起來。

就見洪光搜羅的資料還挺詳細,不只搜羅了帶有「夢」字的酒吧,甚至連英文「DREAM」、法文「rêve」他都沒有放過。

而在眾多酒吧名稱之中,秦奮一眼就看到了【夢蘿酒吧】。沒辦法,他的【明察秋毫記牌法】可不是白練的。

他很快就記下了酒吧的詳細地址,九龍佐敦區寶靈街XXX號。

「好,謝謝洪先生,這些資料對我很有用。」秦奮笑道。

「那秦先生,您答應我的事情……」洪光一聽,立刻問道。

他之所以如此賣力的幫秦奮,就是為了獲得調理身體的方法。

自從秦奮幫他治好中風之後,他就又可以重振雄風,享受男人的快樂了。

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

年輕時候,怎麼胡天胡帝都不覺得累,只要睡一覺就能恢復元氣。

但是如今,他前天晚上跟新晉港姐親熱一番,到現在依然感覺到腰酸背痛。

所以他特別希望能夠調理好身體,讓自己能夠充分享受男人的樂趣,把這些年失去的都給補回來。

「放心吧,洪先生,我答應你的事,自然不會忘記的。」秦奮微微一笑道。 秦奮隨即兌換了一粒【養元丹】,及一小瓶【回春丸】,交到了洪光的手中。

「洪先生,這一粒【養元丹】補中益氣、固體培元;這一瓶【回春丸】金槍不倒,久戰不泄。」他笑著解釋道,「有這兩種葯輔助,相信您定會重振雄風,大殺四方的。」

洪光一聽,馬上珍而重之的將葯收好,滿口致謝道,「秦先生,真是太謝謝您了。」

「洪先生不必客氣,你幫我,我幫你嘛。」秦奮笑道,「如果今後還有需要的話,儘管找我,我可以為你打八折。」

「好的,謝謝秦先生。」洪光連連點頭道。

秦奮的醫術堪稱超神,是他親自體驗過的。說實話,能夠交好這麼一位奇人,不亞於自己多了一條命呀。所以現在洪光看秦奮,怎麼看怎麼可愛。

「秦先生,您如果有什麼吩咐,也儘管來找我好了。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絕對義不容辭。」他又鄭重其事的保證道。

「好的。」秦奮點點頭,「那洪先生,我們今天就先告辭了。改日再會!」

「秦先生慢走,我送您!」洪光連忙道。

洪光一路恭恭敬敬送秦奮到樓下,直到他和綺夢走後才回公司。

……

離開洪光的公司之後,秦奮就帶著綺夢來到九龍佐敦區寶靈街XXX號。

見到街邊擺放的【夢蘿酒吧】四個字招牌,綺夢就開始激動起來。

「是這裡,是這裡,夢蘿酒吧!我妹妹開得酒吧。」她尖叫道。

「好的,冷靜,冷靜。酒吧就在這裡,跑不掉的。」秦奮見狀,連忙安撫道,「你先把車停好,然後我們一起進去。」

在安撫之時,他稍微施展了一下【迷魂術】,這會讓他的話更具說服力。這也是【迷魂術】運用的小竅門之一,是他從豪姬那裡學來的。

豪姬之所以單靠說話,就能讓男人浴火焚身,就是因為她在說話的時候,也會施展一點點【迷魂術】。

綺夢聽他這麼說,果然冷靜了下來。她將勞斯萊斯停靠在路邊,隨後跟秦奮一起下了車。

「哈尼,如果我妹妹不肯認我,怎麼辦呢?」來到酒吧門前,綺夢忽然又停下腳步,一臉忐忑地問秦奮道。

「不用擔心。俗話說得好,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你一片赤誠,她會為你感動的。」秦奮笑著安撫道。

綺夢一聽,深感有理,點了點頭。

「來吧,有我在,不用擔心。」秦奮笑道,隨後牽起綺夢的手,推開了酒吧的大門。

……

「對不起,我們的酒保還沒有來,要半個小時后才能營業。」兩人剛一進酒吧,就聽一個慵懶的女聲道。

酒吧還沒有正式營業,所以燈光沒有全開,顯得有些昏暗。不過秦奮眼力極佳,依然看得清楚,在吧台裡面正站著一位美女。

而她的長相與綺夢幾乎一模一樣。如果不是兩人的髮型、衣著不同,秦奮都會誤以為是同一個人了。

若他沒有猜錯,這位正是綺夢的雙胞胎妹妹——夢蘿!

「不好意思,我們不是來喝酒的,我們是來找人的。」秦奮笑道,「請問,這家酒吧的老闆娘夢蘿在么?」

「你們要找她做什麼?」一聽秦奮說要找自己,夢蘿頓時一臉緊張地問道。

「我們找……」秦奮正要解釋,綺夢卻已忍耐不住,快步來到了吧台前。

「你想幹什麼?」夢蘿嚇了一跳,不過等她看到綺夢的臉,頓時就是一愣。

綺夢來到近前,一見夢蘿的臉,也同樣愣住了。

隨後,她的嘴角開始抽動,兩行清淚從眼眶滑落,整個身體都激動得有些顫慄。

「哈尼,別太激動~」秦奮上前,抱住她的肩膀道。

「妹妹,我終於找到你了。」綺夢點了點頭,隨後哽咽著道。

「妹妹?!」聽她這麼說,夢蘿頓時吃了一驚,「你是誰,找錯人了吧?」

「我是你姐姐綺夢,我們倆是雙胞胎,從小就父母雙亡,被別人收養,然後你又被送走了。」綺夢乾巴巴的解釋道,「我們已經分開二十年了,妹妹,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不可能。我父母是在我十五歲的時候,開車出車禍死得,我並不是從小父就母雙亡。」夢蘿連連搖頭道,「所以你肯定是認錯人了。」

「有沒有可能,那是你養父母呢?」秦奮提醒道。

「你胡說……」夢蘿一聽,忍不住呵斥道。但話說到一半,她忽然愣住了,「咦,我看你怎麼那麼面熟呢?啊,你是新晉的世界賭王秦奮!」她隨即激動地扯著嗓子喊道。

世界賭王大賽剛剛才結束,秦奮作為新晉的世界賭王,這幾天正是媒體的寵兒,好幾家報紙、雜誌都拿他當封面,讓人想不認得他都不可能。

「噓,安靜,別那麼激動。」秦奮笑了笑道。

「啊,真的是你!」夢蘿肯定的道,隨即盯緊秦奮,激動地眼中都是小星星,「你的賭術好厲害呀,我可是你的粉絲啊,你能教給我幾手么?」

「先不說這些。」秦奮無奈的擺擺手,隨後指向綺夢笑道,「你不覺得,你們之間應該是有某種聯繫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