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現在呢,覺得我們怎麼樣……」夏雨行隨即問道。

「現在……我覺得你們只是冷靜又睿智!」樂彤彤說到這裡,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絕決,「等下我要是有變成怪物的徵兆了,你們就殺了我吧,求你們了!我真的不想變成那個樣子!」

「你既然都說了,我們冷靜睿智,那麼冷靜睿智的人,又何須拿假話騙你呢,說了你不會變,就不會變!」九號甲面呈現出一種不容置疑的氣場。

還別說,感染力很強,這女子真的相信了,用力地點了點頭,但是她後面那句就又惹得兩人無奈唏噓,只能在心底慨嘆了。

「都是那個夏雨行的錯,如果不是他勾結妖魔,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災難了!……」

『在普通百姓的口耳相傳中,自己已然臭名遠揚了么……』血淚的面具後邊,夏雨行逐漸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這就是人心嗎,惡毒的人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九號甲面也是憤懣不已,握著方向盤的手都顫了顫,心說小十一這黑鍋背得夠大的啊。

樂彤彤明顯感覺到了氣氛壓抑,而這時,雅安村也進入了視野。

火光殘照中,哪還有什麼人影,狗影倒是三五成群地簇在一起,啃咬聲,低吼聲漸漸清晰。

看樣子它們正在享用大餐呢。

「對面也有車隊開過來!」九號甲面看到了不遠處的汽車燈光。

「我先下去,九哥你保護她!」夏雨行說完就直接跳了出去。

狗群的反應很靈敏,瞬間就有好幾十隻狂奔過來,夏雨行大長刀揮出,刀刀見血,信步閑庭。

「哇,那邊的大俠好帥啊!兄台我來助你!」另一邊的車隊也差不多到了村口,有個古裝華服,意態優雅的青年率先從車上跳了下來,一手摺扇,一手長劍,武功底子不錯,但聲音和腰肢……都細了點。

「唉,怎麼一下子都往我這兒來啊!」瀟洒了沒幾秒鐘,這人就手忙腳亂了。原來是斜里又衝出十多頭瘋狗,直接奔向了他。

夏雨行長刀一擲,瞬間釘死一頭,殺了三頭,算是暫時幫他解了圍。

「陌陌!你怎麼又沖前面了……」車子上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漂亮的長發女子,姿容不下於優露玲,彎弓搭箭,同時射出三根流矢,將三隻瘋狗擊斃。

「明明是個治癒系的奶媽,一天瞎得瑟,愛沖最前面!」車裡又下來一個手握鋼刀的方臉精壯男子,加入了戰鬥,「不好意思啊朋友,給你添麻煩了!……哦喲!」

他後面這句明顯是對著夏雨行說的,但趕至近前,冷不丁看到『血流成河』的甲面,也著實嚇了一跳。 「行俠義事,我從來都是走在前面的!」有了精壯漢子的加入,夏雨行也加快了砍殺的速度,這個叫『陌陌』的青年又瀟洒了起來,「三條你鬼叫什麼,不就是幾隻狗嘛……哦呦!」

『三條』應該是對精壯漢子的稱呼,此人招式簡單,套路很少,實戰性卻很強,看得出是經過多年磨練后,自成一體的應用,眼力上也比『陌陌』要強一截。沉下身子,一手扶著刀背,紮實地挪步劃了個半圓,又斬了兩條瘋狗,面露揶揄之色,「你有本事就別叫!」

原來,陌陌雖是先衝出來的,卻直到現在狗群少了,雙方兵合一處,才看清楚夏雨行的臉面。

雨已經停了,夜卻依舊黑,殘弱的燈火下,殺怪的過程中突然看到這麼一張血痕滿布的蒼白面具,他的反應比精壯漢子還大,直接就只顧尖叫忘記殺怪了。

夏雨行心中暗自笑嘆,身形閃動,沒幾個來回,就將瘋狗全部砍倒了。

「這種身手和裝扮,你是『甲面』組織的人,比想象中到得早嘛!」叫做『三條』的男子認出了夏雨行的身份,初時言語中有些許意外之情,但很快就被了悟之意所取代。

「甲面組織第十一號。」夏雨行點了點頭,又轉頭望向了村裡,「有更多的衝出來了,雅安村或許還有倖存者!」

「砰!」

「砰!」

「砰!」

……

突然間有連續的槍聲從車隊的方向響起,撒歡的瘋狗群還沒跑到村口便紛紛倒下。

車上的武警此時都已經下來了,擺好陣勢一輪齊射,效果很顯著。瘋狗雖然野了很多,戰鬥力又強,但終究還是血肉之軀,所以在打擊剿滅的過程中,軍隊和警方的熱武器還是很給力的。

看他們一個個舉著防暴盾牌,手臂上腿上也都綁得厚實,就知道對付瘋狗不是一天兩天了。

九號甲面將車子開到警方的車隊中去,這樣一來,樂彤彤置身於大部隊的火力保護中,他這個特行者便可以解放出來了。

這個女子也是可憐,工作的時候天天面對危險的瘋狗,今晚好不容易放假回家,村子卻受到了狗群的夜襲。

這些受感染的變異狗,不但身強力壯,不怕痛不畏死,獠牙的鋒利程度,嘴巴的咬合力大增,本就出色的嗅覺也變得更加靈敏。還有就是,對新鮮肉食的需求近乎瘋狂,追逐起獵物來異常地執著。

雅安村的情況,樂彤彤在路上都跟夏雨行他們說了,狗患嚴重,最靠近蒼雲山的蒼雲縣城及周邊的各個村鎮受災最厲害。

蒼城市內也連日有案情發生,軍、警、特行者的人手根本就不夠,用於巡察東部地區的武裝力量自然分配的很少。

狗群來襲時,還只有晚上七點不到,村裡自己組織的保衛隊正在做最後一輪的巡邏,看到那衝進來的數量,膽就寒了……

起碼有三百頭之多的瘋狗,見人就咬,別說反抗了,逃都來不及逃。

有的人家早早的閉了戶,知道瘋狗厲害還加實了門防,但總有薄弱之處無法料見,狗鼻子也是出奇地靈敏,對生鮮肉食歇斯底里的渴望使得它們幾乎『無孔不入』。

躲在家裡十之八九難免一死,四散奔逃又跑不過狗群,這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對於雅安村來說,就是上蒼降下了滅頂之災。

樂彤彤的家裡人也全部遇難了,在她逃出村子之前,都被瘋狗咬死了。

現在村子就在眼前,想起被啃噬得面目全非的妹妹和為了幫自己爭取時間逃走,拼上性命抱住兩頭瘋狗,最後被咬斷脖子的母親,她又忍不住痛哭失聲。

「這裡應該暫時是安全的,我出去看看情況!」雖然被她那憂傷的情緒感染,但九號盡量保持著內心的平靜,頓了頓又道,「其實你可以看看有沒有認識的同伴,要把槍防防身會更好!」

他說著便開了車門出去了,沒想到樂彤彤一個震身也急速地跳了出來,「槍!對,我要槍!我不用被保護,我要加入戰鬥!」

警隊的戰鬥布署和體系她不要太熟,很快就走向了一輛後勤裝備車跟上面的人交流起來。

「警.號******,警官.證來不及拿,在狗群里呢!……」一番專業的對話后,那幾個平時沒照過面的警員真的給了她一把槍,現代通信發達,要查到同一系統內的人實在太容易了,何況她還是當地人。

九號甲面沒再去管她,眼角的餘光朝著旁邊車頂上的長風衣漂亮女子颳了幾眼。

他已經盡量地收斂,想顯得不著痕迹,但對方美眸流轉,還是察覺到了,「看什麼看!啊!」

射狗的弓箭此刻正輕閑下來,果斷對準了他,這美女的怒意也可以理解,從九號的角度,這樣小心翼翼地往上瞥,頗有一種偷瞄裙底風光的嫌疑。

後面那輕聲的驚叫是因為看到了他血淚的面具,猛地被衝擊了一下心神,手中箭不小心真的射了出來。

九號腦袋稍稍偏過,右手一探便將原本要將自己爆頭的利箭握住。

腳尖輕點,騰躍而起,一步跨到了車頂,伸手遞上箭枝,「留著對付那些瘋狗吧,村子里情況不明,地形錯落,普通人即使有熱武器傍身也會危險重重……」

「哼!射你這隻色狼也是一樣的!」風衣女子知道他說的有理,也為剛才的失誤而心中抱歉,但這人從下面瞟了自己好幾眼,也很無禮誒。

接過箭矢,不知怎麼的,總覺得有種怪異的感覺。

「我是甲面組織第九號!你……」九號甲面拿特行證在她眼前晃了晃,似乎還有什麼話要說,但想想還是算了,跳下車子朝夏雨行走去。

「哎!你這人……」風衣女子清脆悅耳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同樣也是想說什麼,但又沒說出口,心裡嘀咕著『這個甲面給人的感覺好奇怪,到底是他奇怪還是今天的我奇怪,怎麼面對他的時候總會有一股莫名的心潮湧起……』

「小十一,要不我們兩個進村去瞧瞧!」看著村口的瘋狗被殺得差不多了,感知中似乎也沒有更多要從裡面跑出來的樣子,九號對夏雨行招呼了一聲。

「照這個情況,村裡很可能還有半數以上的瘋狗……再加上被咬過之後沒死的,九哥你一個人對付可以嗎?」夏雨行顯然考慮到了另外的問題。

「你是指……」九號甲面這時也想到了。

「剛才路上的那種情況,不知道會有多少,我得去看看!」夏雨行點了點頭。

「你們打什麼啞迷呢!」叫做陌陌的青年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聲音怎麼聽都很細膩。

「人家高手說話,你小孩子別亂插嘴,當心他們……嗚!」『三條』突然回頭唬了他一個激靈。

「臭三條……」

在『陌陌』的斥罵聲中,這個精壯男子正了正神色對夏雨行道,「可否聽我一言,兩位……甲面的高手,你們的實力絕對沒得說,但在這塊兒跟那些『狗東西』對付的經驗,肯定沒有我們足,是不是想到村莊四周找逃出去的村民,還有追出去的狗……」

『三條』說的話正合夏雨行之意,趕往村子的路上,他們就看到一輛被火燒過的車子,樂彤彤說這就是她逃出來時搭乘的交通工具,是鄰居家的車子。

在還沒開出來之前,玻璃就被咬碎了,逃亡的過程中瘋狗依然不斷地追逐撕咬著,更是毫無壓力,她一把槍的火力根本應付不過來。

門都被扯下了好幾扇,司機被咬死的時候,方向盤急轉,將她甩飛了出去,晃動中最後一槍打出正好命中油箱。

爆炸的威能多少將瘋狗震了一震,身子落地處的田梗也正好被雨水浸得濕.軟,樂彤彤這才能有幸逃到最初那遇到兩具甲面的地方。

「你說的沒錯,但村子里瘋狗的數量還剩多少,附近有沒有更多的危險在靠近,都是未知之數!所以,我一個人去探查就夠了!」夏雨行用平靜的語調冷靜地拒絕了精壯男子的好意。

「可是,你一個人……逛地過來嗎?」陌陌挺了挺身板,盡量讓自己顯得從容瀟洒以飾去剛才的尖叫和驚嚇,「要不……我陪你去!」

「又不是逛街,哪裡會探查不過來!」九號甲面差點笑出來,「警隊的人分組在村外戒備,隨時應對來襲的狗群,你們幾個也是特行者,應該明白,若有突髮狀況,他們的安全要靠你們保障!我先去村裡看看,小十一去外圍!」

「事不宜遲,我先走了!」不容分說,夏雨行閃動身形,幾秒鐘的時間,就消息在了百米開外,開始探尋起了蹤跡。

「就他一個人去啊~?」陌陌無意間撅了撅嘴。

精壯男子更是陷入了沉默,他本身是耐力型的異能者,身體偏強悍,自愈能力也好,因此心中更為震撼,『甲面的實力還要在我想象之上,這人純粹的肉身力量,盡然強大如斯。』

「每一具甲面,都是可以獨擋一面的存在!」九號說完也要獨自前行,卻被一個人攔住了。

「別瞧不起人,讓我跟你一起進去!」風衣女子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這個甲面色狼要逞英雄就隨他去好了,為什麼……竟然會有一點擔心!

「好!但你不要離開我的視線!」沒想到的是,九號這次竟然爽快地答應了。

「三條,陌陌,你們留在外面也要隨時小心!」這女子顯然是個頭領,吩咐了瀟洒青年和精壯男子一聲,便跟上了九號的腳步,臉上竟有不易察覺的雀躍之情,「蒼城『雲逸軒』,我叫尹悠若!」

「我知道!」九號甲面努力壓下聽到這個名字時激起的情緒。 「我們是不是認識……」進入村子,遠離了身後的人群,尹悠若循著內心的感覺問道。

「來這裡之前,我們就了解過蒼城地區的情況,從上面走吧!」九號甲面停了下來,示意她先上屋頂。

「你很了解我嘛!」尹悠若輕笑著,腳下有淡淡的微風升起,縱身到了鄰近二樓的露台上。

「雲逸軒的創建人——『清風女射手』尹悠若,你的資料本來就在平台上公開的!」九號抬頭望了一眼,也跳了上去,用的是純粹的肉身力量。

「色狼!我又上你的當了!樓上有沒有危險都不知道,就讓我一個女子先上,還高手呢!」口中羞嗔臉微紅,這位『清風女射手』的心中卻無甚惱意。

「看那兒。」九號甲面不與她計較這些,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段矮牆陰影里。

「呵!」望了一眼,看到那一對對猩紅的眼珠,尹悠若不由地吐了吐舌頭,這露台上目前看來沒有危險,但下面卻不乏埋伏,甲面人的果然不簡單,感知如此靈敏。

「既然看過我的資料,那你就應該知道……」發乎本能的,她心底里就是想和這『色狼』較較勁。

「你會隱身嘛,用得著我知道嗎!?你自己就應該知道,不能太依賴這項異能,下面那些是狗!它們的鼻子比眼睛還好使!」九號甲面忍不住多說了她兩句。

「那你是嫌棄我當了你的累贅啦!」尹悠若竟然莫名地覺得九號甲面這番話有點像熟人之間的關切,而不是所謂的看過她資料。

她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隱身的能力馬馬虎虎,風系的異能也比較一般,兩項加起來,再配合自幼學習的箭術,綜合戰鬥力還是很可觀的,但如果陷入較多數量的瘋狗圍困中,情況便會不太妙。

「跟我來!」九號甲面非常清楚她並不是真的在生氣,只是故意使點小性子,簡短地說了三個字就朝旁邊的屋頂掠去。

尹悠若撇了撇嘴,便也跟了上去,直到行至這塊兒最高的一座建築才停下來。

此時周圍的瘋狗已經逐漸多了起來,顯然是被他們鬧出的動靜所吸引。準確來講,是被九號刻意大聲的步調驚動了。

『這個傢伙,為什麼不收斂一點……』尹悠若忍不住又想詢問之時,九號突然回過頭來,「你就待在這裡,我下去清場!」

『原來是把怪都引過來一起殺啊……』尹悠若似有所悟,『只是這個傢伙也太託大了吧,所謂的甲面,就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我在上面幫你掠陣!」她再一想,如此配合倒也不錯,但九號接下來的一句話真是惹得人要爆發了,「不用!我一個人就行了!」

「什麼嘛!那你讓我進來做什麼,站這麼高喝西北風啊?!」

九號凝視著她的眼睛平靜地搖了搖頭,「這裡地形雖然很好,但難免不會有狗衝過來,你做兩件事:首先,保護好自己;然後,如果有倖存的村民跑出來,可以照應著點,我不一定來得及第一時間趕過去救助。」

長刀揮舞,短劍出鞘,九號說完便跳了下去,在瘋狗群中衝殺起來。

「自大狂……」尹悠若口中喃喃,風衣和長發隨風飛舞,映襯著她修長靚麗的身姿,箭在弦上,眼中卻有淚光閃過,『如果那個人還在的話……』

她愈發想知道這具甲面的真實臉孔到底是什麼樣子了,但從身法招式和所擁有的特殊能力來看,根本不可能啊……自己這是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當下應該集中精力對付狗禍才是。

九號甲面預計的沒錯,這些狗的運動能力在異化后增強了許多,爬個房頂上個矮牆之類的事做起來完全不比普通的貓差。

奔行騰躍能力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尹悠若在高處確實也非百分百安全。

絕大多數的狗雖然被他血腥的殺戮所吸引,但還是有一部分越過圍牆,試著朝這幢房屋奔來。

這是村裡少見的五層樓建築,獨門獨戶,牆高庭院深,想來有人的話,住得高了,瘋狗的鼻子也很難聞見。

此時若不是為了吃到暴露在樓頂上的『新鮮肉食』,它們也不會死命地往裡鑽。

不過這種情況反倒正合了尹悠若之意,至少她能幫忙分擔一些壓力了,居高臨下地射殺那些漏過來的瘋狗,也很容易很順手。

村子里到處都是零碎的屍體,殘破的骸骨,再加上九號甲面此刻的刀光劍影,狗頭橫飛,血雨噴薄,雅安村就好像一個濃縮版的屠宰場,血煉獄。

「好凌厲的刀光,好刁鑽的短劍,好快的身法……」尹悠若不但是個漂亮的女子,更是一個特行者組織的頭領,血腥的場面對她來說早就沒什麼好刺激的了,倒是九號甲面的功夫施展開來,看得她一陣驚嘆。

眼見著這片區域里的瘋狗數量越來越少,腳下的屋子裡卻突然傳來了動靜。

原來是九號殺得興起,逐漸遠離了此樓到周圍掃蕩,尹悠若又看得驚奇,一時不慎,被幾隻狗瘋撞破了一樓的窗戶,闖了進來。

「咯吱」一聲,天台的門突然開了,她正心驚怎麼會上來得如此之快,弓弦拉急了幸虧沒射出去。

裡面驚慌跑出的是一個人,正常的人。

「哎喲~啊!~哐當!」那人猛一瞧寒光閃爍的箭頭對著自己也嚇得不輕,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的斧頭也掉落了。

「快把門關上!」尹悠若撤了弓箭,急促地說道,因為現在她真的聽到一絲絲動物喉嚨底里發出的咆哮聲了,雖然應該還在二樓。

「哦!」這人一激靈站了起來,趕緊轉身關門,還鎖了兩圈,接著又不忘拾起了斧頭。

「你是這屋子的主人!?」尹悠若蹙了蹙眉,她倒不是擔心遇見歹人,而是在愁等下要怎麼下去。

天台總共就這麼點大,不知道有幾隻狗闖進來了,從屋子裡走不現實,那種封閉的環境里,自己的能力對上瘋狗會有點麻煩。

主要有這麼個普通人在,總不能不管他……跳樓的話,自己的風系能力又不足以承載兩個人的重量。

「我是村長!你,你是……」這個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緊張地看著尹悠若,雙手握著斧柄,大冷天不斷地出汗。

「別怕,我是特行者!你家裡還有別的人嗎?」尹悠若出示了特行證,安撫了一下他的情緒。

「哦,你們總算來了……但你!……」自稱雅安村村長的男子先是嘆了口氣,但突然又激起了憤怒之色,隨之又很快壓下,轉變為一張諂媚的笑臉,「那,那女俠您會保護我的安全吧!?……」

「你要是想死的話,我也保不了你,快從那兒讓開,瘋狗上來了,這門板和你的身板看起來都不夠它們幾下的!」中年男子開始時的怨憎尹悠若怎麼會看不出來,雖然沒空細想原因,但後來那陣討好顯然是為了能活命而裝出來的,估計也不願得罪自己這個特行者。

之前由於緊張害怕而直接宣洩出來的才是真性情,對於這種事故人精的心機城府,見風使舵,表面和氣,里內毒辣她一直都很看不慣,也就沒再給這位村長什麼好臉色。

中年男子當然也是深諳作為人精的奧義,帶著惶恐和訕訕,畏畏縮縮地退到一邊,面上笑容始終不減,至誠至謝又滿懷崇拜期待地看著尹悠若。

「嗚~汪!」

「吼~!」

「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