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和這座它有什麼關係?」

卡西亞魯伊斯說道:「天空之城飛到這個世界來耗盡了所有的能量,這八支能量柱需要補充能量,這是一個相當漫長的時間,我都記不清楚,過了多少萬年了,直到今天它們才補充完好能量。 國民老公抱抱我 我給你定了三年的期限,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給你定的期限是經過我反覆計算出來的,這八隻能量柱充能完成的時間就是今天,我多預計了兩天的時間,那兩天的時間就是我用來抓你的時間。今天你找上門來,我也省去了那兩天用來抓你的時間。我們很快就可以開始了,你腳下的石頭裡蘊藏著一種很神奇的能量,只有在八根能量柱充能完成之後它們才會釋放出來。 宋締 那個時候,你就會見證一個奇迹。」

「什麼奇迹?」夏雷的心中已經緊張到了極點。

「我無法用語言給你描述它的存在,不過你很快就會親眼看到的,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來問我。」卡西亞魯伊斯說道。

夏雷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決然的冷笑,他將世界之盒拿了出來,「你是一個非常聰明和狡猾的人,我承認你算計好了一切,可我們有一句話說的很好,那就是百密一疏。沒有人能將什麼計劃做到十全十美的程度,愛你漏掉了一個很關鍵的地方。」

「我漏掉了什麼?」

「我現在就可以進入盒子的世界,你什麼都得不到。如果找到盒子的最後一個碎片,就能獲得什麼強大的力量,甚至是解開宇宙最重要的秘密,那也只能是——我!」夏雷沖卡西亞魯伊斯吼道:「而不是你這隻骯髒的老鼠!」

「哈哈哈……」卡西亞魯伊斯笑了,「有時候你真的很搞笑,我以為你會說出什麼讓我吃驚的漏洞,沒想到你說的是這個。我告訴你吧,一旦這八隻能量柱充能完成,你哪裡都去不了。」

夏雷忽然將左手的中指插向了世界之盒的缺口。

從生於育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去往另一個世界,好像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親人和事業,所有的一切。這不是一個一瞬間就能做出來的決定,無論夏雷之前心理和思想準備做得有多麼充分,當他把手指插向盒子的缺口的那一剎那間,他還是不可避免地猶豫了一下。

也就是這一剎那間的猶豫,一個帶著爆炸屬性的能量場轟然壓迫過來。那是卡西亞魯伊斯的拳頭,只有一隻拳頭。依西塔布習慣將她自己的能量體凝聚成一支鋒利的長矛,而卡西亞魯伊斯的習慣顯然與她不同。

一隻拳頭,巨大無比的拳頭,夏雷看到它的時候,那隻拳頭來到了他的面前。它的體積幾乎和他的身體一樣大! 轟!

夏雷的身體被巨大無比的能量之拳一拳抽飛。拳頭擊中身體的那一剎那間,夏雷感覺他的五臟六腑都要碎裂了一樣,劇痛幾乎讓他窒息!

然而,這還只是一個前奏!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感覺就像是一顆加農炮的炮彈爆炸了一樣。沒有硝煙,可夏雷的眼前卻冒出了一片爆炸才會產生的火光和能量釋放。還沒來得及從第一次物理攻擊之中緩過氣來,能量攻擊便已經作用到了他的身上!

轟咔!

銀色的戰甲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巨大的衝擊力也將夏雷卷中,推著他炮彈一般撞在了一面石壁之上。又是一下劇烈的撞擊和震動,夏雷張嘴就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然後掉落在了地上。然而,他身後的石壁卻連一絲划痕都沒有。他的後背撞在石壁上的那一瞬間,石壁之上泛出了一片冰冷的藍光,就像是保護膜一樣保護著被撞擊的石壁。

這座石頭城能從外星飛到地球,甚至鑽入地底,這樣的所在,如果撞一下都會出現划痕,那才真的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不管收到了多麼強烈的攻擊,夏雷的右手都死死抓著盒子,左手也死死抓著水晶頭骨,沒有讓它們掉落出去。他掉在地上的那一瞬間做的事情不是去攻擊卡西亞魯伊斯,而是將手指伸向了世界之盒。

儘管要做出那個決定非常艱難,可他還是必須要做出決定。就這一下交手他便發現他根本就不是卡西亞魯伊斯的對手。他和卡西亞魯伊斯的實力對比完全可以用年齡對比來做比較,對手是一個生存了數以百萬年計的存在,而他才多大?他那點年齡還不夠卡西亞魯伊斯打個盹的時間!

打不贏就跑,這已經是夏雷唯一的選擇了。他不能再猶豫了,再猶豫哪怕一秒鐘都有可能墜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然而,卻就在他要將右手的拇指插進世界之盒的缺口之中的時候,這個空間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嗡」的聲音。

黑玉一般的地面顫動。

黑暗回歸。

無窮的重力出現,猶如海嘯一般席捲而來。

夏雷右手之中的世界之盒嗖一下飛向了黑玉地面的中間。

水晶頭骨開始幾乎就在重力產生的一瞬間做出了反應,一片瑩白純凈的光芒爆發出來,包裹住夏雷。

所有的這一切幾乎都在一秒鐘的時間裡發生了,快到了讓人無法做出反應。可夏雷還是活下來了,不過這個時候擔心自己被弄死其實是多餘的。因為卡西亞魯伊斯計劃了這一切,他根本就不會在他的陰謀得逞之前殺死他。

果然,重力根本就沒有真正壓迫到夏雷的身上就消失了,來時如山崩海嘯,去時猶如海浪退潮。給人的感覺就像它從來沒有出現過,那一剎那間的黑暗只是一個錯覺。

卡西亞魯伊斯再次現身,他並沒有再次攻擊夏雷。他站在那塊黑玉一般的巨大岩石上,他看著夏雷,他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我說過,我計劃了這一切。你以為我沒有想過這一點嗎?我早就想過了,你的計劃幼稚可笑。你現在還有什麼想法嗎?」

夏雷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沒有說話,他伸手抹掉了嘴角的血跡。只是一個爬起的動作,他渾身的骨頭就好像要裂開了一樣。烙印之力能量在治療他的傷,可他心裡的傷痛卻沒有東西能醫治。

面對一個比依西塔布更可怕的敵人,無法打敗,他除了接受命運之外還有什麼選擇呢?這就是他的悲傷之源。

就在這時腳下的黑玉一般的岩石輕微顫動了起來,蘊藏在岩石之中的藍色能量明顯躁動了起來。它在岩石裡面飛快的遊動,東.突西躥,好像想要尋找一個缺口逃出來。

附在墨玉一般的岩石的中心的世界之盒也輕微的顫動了起來。

這個空間里,嗡嗡嗡的聲音響個不停,可根本看不見是什麼在發出聲音。

「哈哈哈……」卡西亞魯伊斯放聲大笑,那姿態彷彿是要將積壓了幾百萬年的慾望通過笑聲釋放出來,他的聲音也在這個空間里激蕩迴響,「偉大的時刻終於要到來了!到來了!」

嘩!

黑玉一般的岩石發出了一個水銀瀉地一般的聲音,在那一瞬間,藍色的能量從世界之盒的周圍冒了出來。開始是一點點,一點點,然後越來越多。

剛還是的時候就像是一顆顆埋在地里的種子發芽了,冒出了土壤,然後開始生長。隨著藍色的能力越壘越高,漸漸的將世界之盒包圍了。可藍色的能量並沒有停止下來,它就像是一棵樹一樣往上生長。而且,完全包圍了世界之盒之後,黑玉一般的岩石釋放藍色能量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眨眼之間,藍色能量所形成的柱體就到了「CPU」建築的頂部。

卻就在夏雷以為它要衝出去,一飛衝天的時候,它居然停止往上「生長」,開始抽枝發芽。

它居然是一棵樹!

藍色的能量樹,它紮根在這個城市的「CPU」之中,將世界之盒包住。這就是夏雷所看到的一切,可他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卡西亞魯伊斯終於停止了他那有病似的笑聲,他看著夏雷,「這是神跡,對嗎?」

夏雷卻彷彿沒有聽見他的聲音,他已經完全被眼前的藍色能量樹震撼住了。眼前的奇觀異景甚至讓他忘記了身上的傷痛,也讓他忘記了思考。

「神跡」還在繼續。

藍色的能量樹的枝條長出一根根根須,根須從枝條上垂落下來,沿著黑玉一般的岩石地面向四面八方延伸。那些根須穿透了「CPU」的岩石牆壁,繼續向整座城市擴散。

整個城市都彷彿活過了。

每一塊岩石都是一個生命,每一塊岩石都有著很神秘的故事。

然後整座城市都輕微的顫動了起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飛船要起飛之前的由引擎帶來的震動一樣。

一根藍色的能量根須突然扎了過來,夏雷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它的到來。等他發現的時候,那一根藍色的根須已經穿透了他的身體。

沒有任何感覺,那一根穿透身體的藍色能量根須彷彿並不存在一樣。

轟!

無數根藍色能量根須突然從四面八方扎向了夏雷。

夏雷根本就無法躲閃,因為就算他變成一隻飛鳥,也飛不出幾千上萬根能量根須所形成的包圍圈!

無數藍色能量根須瞬間穿透了夏雷的身體,一根一根又一根,無法數清,從他的頭到他的腳,幾乎每個毛孔都有一根!

夏雷的身體無法動彈,然後是他的思維,他的思維被放緩到了非常緩慢的程度。而且這種緩慢還在延續,這讓他的大腦越來越昏沉。

「哈哈哈!」卡西亞魯伊斯又笑了,今天他特別開心,「我有一個秘密沒有告訴你,自由能量體的存在才能在天空之城蘇醒的情況下行動,非能量體都會被禁錮。天空之城會視你為病毒,在人的身體之中,病毒首先會被包裹起來,然後殺死。」

夏雷想說話,可他張不開嘴巴。那些藍色的能量根須徹底禁錮了他的身體,以往這個時候他的烙印之力能量早就啟動幫助他解決問題了,可是這一次他的烙印之力能量居然也被禁錮了,無法動作!

他身體之中的烙印之力能量和天空之城的能量相比,無疑是螢火蟲與皓月爭輝!

「我就要被他吃到了……」這個時候,夏雷的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他的女人和孩子的面孔,他的心中一片悲傷和痛苦,他想流淚,可就連他的淚腺都被禁錮了。

卡西亞魯伊斯向夏雷走去,他的聲音很冰冷,「我花了無數的瞬間才掌握到這種能量的特性。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能通過它們進入你的身體,然後從內部將你的靈魂一點點的滅掉,然後進入最初的宇宙印記之中。你說我無法徹底變成你,我告訴你,我不是要變成你,而是要你變成我。你的身體,你的宇宙印記都是我的。我將擁有除了你的靈魂之外的一切!」

他所說的宇宙印記,夏雷當初的理解是宇宙烙印。稱呼不同,可指的同一個事物。

「夏雷,這就是我吃掉你的方式,這應該是最高級的吃法,你應該感到榮幸。你的靈魂會滅,可你的身體卻還存在著,你的身體將伴隨著我征服一個又一個的文明,你更應該感到高興!哈哈哈!」卡西亞魯伊斯又笑了起來。

夏雷眼角的餘光移到了他左手之中的水晶頭骨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水晶頭骨。可是,直到現在為止水晶頭骨都沒有任何反應。它畢竟不是一個有意識的東西,藍色的能量幾乎沒有任何攻擊性,藍色的能量根須就如同是日光和月光一樣自然純凈。這樣的禁錮對他這個擁有身體的人有作用,可對於能量卻沒有影響,所以它根本就不會有反應。

卡西亞魯伊斯的計劃真的沒有漏洞,所謂的百密一疏在他的身上根本就不會出現。 卡西亞魯伊斯身上的黑袍掉在了地上,他的能量體不斷壓縮,最後到了肉眼幾乎無法看見的地步。

「我就要來吃掉你了,你有什麼遺言要留下嗎?」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

夏雷無法說話,可就算是能說話,他也不想開口。此刻的他萬念俱灰,內心之中的恐懼也壓倒了一切。

「呃,我居然忘記了,你無法開口說話。那我就把沉默當成是你最終的遺言吧。你放心吧,你為我貢獻了如此完美的身體,我不會再去幹掉你的女人和孩子。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點的話,那你就將這個當成是我對你的承諾吧。」卡西亞魯伊斯進入了一根藍色的能量光線。

夏雷根本就看不見卡西亞魯伊斯,可是他卻能感覺到有一個冰冷的能量體進入了他的身體。而他身體之中的烙印之力能量卻因為被禁錮著,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這就是卡西亞魯伊斯的最高級的「吃法」,如果將依西塔布那種吃法比喻成吃大蒜的話,那麼卡西亞魯伊斯的吃法顯然已經到了喝咖啡的級別了。卡西亞魯伊斯用這種方式進入他的身體,只滅掉他的靈魂,然後將他的宇宙烙印佔據,然後是他的身體。在吃法之下他的身體不會死亡,可是靈魂會滅,從此變成另外一個人。

卡西亞魯伊斯會成功嗎?

無法判斷。

可夏雷知道的卻是,這一次他再也沒有辦法可想了,他死定了。

這就是他的命運。

大腦突然傳來劇痛,恐懼佔領了每一根神經。就在這即將死亡的剎那間,夏雷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了一張張面孔。青梅竹馬的江如意,他的第一個女朋友梁思瑤,他的第一個妻子申屠天音,與他同生共死的龍冰,愛他愛得義無反顧的唐語嫣,日久生情的凡凡,還有他的孩子們……

「我就要死了,永別了我的愛人,我的孩子們。我答應過你們我會回來,可是我做不到了,我做不到了……原諒我……」夏雷的意識越來越昏沉,他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漸漸的看不見了。

卻就在他即將陷入昏迷狀態的時候,身體的正前方突然傳來了一下震動。

嘩啦!

奇異的聲音再次出現,那是黑玉般的岩石釋放藍色能量的聲音,之前就出現過一次。

這個聲音出現之後的一剎那,夏雷的身體突然恢復了自由,然後摔倒在了地上。他的視線也恢復了正常,然後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藍色能量樹消失了。

在本來應該是樹的位置上多了一個女人,依西塔布。

轟!虛空一下震動,卡西亞魯伊斯從虛空之中跌落下來,能量體的狀態似乎不妙,顏色淺淡了不少。他進入藍色能量,這需要極大的消耗。他要滅殺夏雷的靈魂,同樣也需要極大的消耗。他侵入夏雷的宇宙烙印,那更是一個巨大的消耗。他所研究出來的高級吃法,無一不是建立在消耗自身的基礎上的。

如果卡西亞魯伊斯滅掉了夏雷的靈魂,侵入了夏雷的宇宙烙印,徹底成為夏雷身體的主人,那麼他當然不會有事。可因為依西塔布的突然入侵,關掉了藍色能量樹,他等於是被活生生的踢出了夏雷的身體!

「哈哈哈……」依西塔布笑了,聲音尖銳,就像是刀子一樣刮著人的耳膜,「你這隻骯髒的老鼠,你為了這一天演算的次數不下百萬次了吧?你計劃好了一切,可你的計劃里怎麼沒有我?」

在卡西亞魯伊斯的計劃里肯定有依西塔布的存在,可是在他的計劃里依西塔布肯定不會出現在這裡。這是他的盛宴,豈容依西塔布來分一杯羹。

可是有些女人就是這麼討厭,你不想她出現她偏偏會出現在你的面前。她做了傷害你的事情,可她還笑的那麼開心,偏偏她的笑容還那麼好看。

「你倒是吃啊,再起來吃。」依西塔布戲謔地道。

卡西亞魯伊斯沒有說話,他此刻最想乾的事情就是殺人,而不是說話。他看著依西塔布,那眼神冰冷可怕。

「你用了漫長的時間計劃了這一切,我等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依西塔布的聲音,「你根本就不配做這座城的主人,我才應該是它的主人!」

「你也配?」卡西亞魯伊斯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能量體有點顫動,給人一種不穩定的感覺。

依西塔布指了一下夏雷,冷笑道:「他是選定之人,你想取代他,可你一定不知道,我也策劃了很久很久,我的計劃就是取代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在夏雷看來無論是卡西亞魯伊斯還是依西塔布,這兩個人哪一個不是狡猾至極的人物?而他是這兩個終極進化的獵物!

「你想取代我?」卡西亞魯伊斯冷哼了一聲,「我是這座天空之城的主人,我也是選定之人,你無法取代我!」

「呵呵呵……」依西塔布冷笑道:「你別自作多情了,你是唯一的選定之人嗎?那我怎麼能終止它的運行?」

卡西亞魯伊斯頓時愣了一下。

夏雷這時緩過氣來,他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的對話他一個字都沒有落下,他雖然還處在驚魂未定的狀態下,可他的大腦還是忍不住去思考,「卡西亞魯伊斯說他是這座城市的選定之人,他是這座城市的主人,所以他能控制這座城市。可剛才依西塔布終止了這座城市的運行,她是怎麼做到的?難道這座城市根本就沒什麼選定之人?這座城市就像是一艘可以在星際之間航行的飛船,符合某種條件的人都能操作它?」想到這裡,他的思維忽然出現了一個轉折,「那麼……我能不能操作它?如果我能操作的話,我就可以帶著兩個傢伙離開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就安全了!」

這是一個很瘋狂的想法,也幾乎是一個自殺式的想法。他完全不了解這座城市,也不知道這座城市進入太空飛行之後會不會有空氣,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超過光速的飛行。畢竟,在他所了解的知識里,人的肉身是無法承受光速飛行的,而這座城市看上去幾乎沒有任何保護。沒有空氣,沒有食物和水,他怎麼可能活下來?

「你以為你真的唯一?還臭屁的稱自己為史前唯一。」依西塔布繼續嘲諷,「那種神奇的礦物質才是真正的原因,我和你,還有夏雷,我們三個都可以成為這座城市的主人,我們都可以操縱它。」

「不可能!」卡西亞魯伊斯怒吼道。

夏雷卻為之一震,剛才那個幾乎自殺式的想法又冒了出來!

為了他的女人和孩子,為了這個世界,為了華國和華人,死他一個就能解決問題,那為什麼不做出犧牲呢?就算他不這樣做,等到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解決了他們之間的問題之後,無論剩下誰,他們都不會放過他!

橫豎是一死,那為什麼不讓自己的死變得更有價值呢?

「卡西亞魯伊斯,殺了你這隻臭老鼠,我就是這座城市的主人了!」話音落下,依西塔布的能量體突然凝聚成一支長矛,沒有半點猶豫,嗖一下就扎向了卡西亞魯伊斯。

如果是正常的情況下,卡西亞魯伊斯根本就不怕依西塔布的攻擊。這麼多年來一直是他追著依西塔布在打,現在情況卻逆轉了,只因為他吞噬夏雷失敗身受重傷!

趁你病,要你命!

依西塔布的能量長矛瞬間扎進了卡西亞魯伊斯的身體。能量形態的身體沒有要害,攻擊任何部位的效果都是一樣的。

卡西亞魯伊斯正處在極度虛弱之中根本就無法躲閃,等他想躲閃的時候依西塔布的能量長矛已經刺中了他的小腹。

轟!

能量與能量的碰撞產生了一個類似手雷爆炸的聲音。依西塔布所凝鍊的長矛在卡西亞魯伊斯的身上留下了一個大洞,那一瞬間就像是一發火箭彈從卡西亞魯伊斯的小腹上穿刺過去並爆炸。

卡西亞魯伊斯的能量體晃了兩下,小腹上的傷口快速癒合。

嗖!

卡西亞魯伊斯的胸口再次出現了一個破洞,剛剛從他的小腹上穿透過去的依西塔布所凝鍊的長矛居然又從他的後背扎過來,從他的胸口冒了出去!

這就是兩個終極進化的戰鬥方式,他們都很難殺死對方。即便是卡西亞魯伊斯身受重傷,可依西塔布想要殺死卡西亞魯伊斯卻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將卡西亞魯伊斯的能量消耗乾淨,最後才能滅掉卡西亞魯伊斯的靈魂!

當生命進化到能量狀態的時候,死亡有時候會成為一種奢侈。

接連遭受兩次重創,卡西亞魯伊斯卻還能反抗。就在依西塔布第三次向他攻過去的時候,他的能量體一件凝鍊成了一隻巨大的拳頭,一拳對轟了上去。

轟隆!

劇烈的爆炸下,兩個能量體都被彈飛。

依西塔布很快就穩住了,而卡西亞魯伊斯卻摔倒了地上。

「你去死吧!」依西塔布突然化成了四支長矛,嗖嗖嗖嗖,全部飛向了卡西亞魯伊斯!

這一次卡西亞魯伊斯不敢硬碰硬,他快速向旁邊躲閃。

追逐戰拉開了序幕。

就在兩個能量體纏鬥在一起的時候,夏雷的視線移到了地面上。他發現藍色的能量還聚集在黑玉般的岩石中心地帶,躁動不安的樣子,而世界之盒距離它們的位置大約一步之遠。

也就是這一眼,夏雷忽然發現藍色能量聚集的地方有一塊正方形的印記。那個印記的大小和世界之盒完全吻合!

夏雷的心中怦然一動,「會不會……」

他的雙腳一蹬,嗖一下向世界之盒飛躍了過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