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猶豫了一下。

「大哥……如果您願意,我……我願意伺候您。」蘇紫萱紅著臉看著這個傢伙。

男人打量了一下蘇紫萱。

「我……我還是個小處女,我不會讓大哥你難做的。」蘇紫萱不斷地加大砝碼。

她想看看這個傢伙住在這個洗頭房裡面是什麼目的?

男人眼前一亮,他急忙抓住蘇紫萱的手看了看,也不知道他是真能看懂手相還是不懂裝懂,看了幾眼就鬆開了手。

「早點去幫你嘛……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這幾天我實在很忙,昨晚一宿沒睡……今天一直到剛剛才回來,睡一會我晚上還要出去!」男人微微皺眉。

蘇紫萱看著他,這傢伙晚上不在這裡?去哪了?

「大哥您晚上不睡覺嗎?」她輕聲問道。

「沒辦法,我的一個僱主出了點麻煩,我得守著他。」男人模稜兩可的說道。

「僱主?大哥你給別人打工?」蘇紫萱奇怪的看著他。

「也不算打工,對方出錢,我出力罷了……行了,有些東西不該你問的你就別問,既然你有求於我,那我自然也不能不理你!這樣吧……下午你別接客了,等我睡一會,你跟著我走!我看看如果有時間就去給你家看看風水。」男人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急忙連連道謝。

男人擺了擺手,示意蘇紫萱可以離開了。

「大哥,我叫蘇萱,我要怎麼稱呼您?」蘇紫萱問了一句。

「姜丁!」男人哼了一聲。

蘇紫萱離開了,她常常的吐了口氣,這個男人身上的味道實在難聞,除了陰氣的味道之外,還有一股子腳丫子的臭味,還有非常濃郁的狐臭味!

也不知道小甜是如何忍受被這樣的傢伙壓在身下的……

看到蘇紫萱很快出來,小甜明顯的鬆了口氣,那個傢伙其實還是挺好色的,看起來這個蘇萱還是有點分寸的。

「姜哥讓我下午先不要接客……」蘇紫萱小聲地說道。

「恩?他要做什麼?」胖女人奇怪的問。

「我也不知道,姜哥說晚上帶我出去,說是找個時間去我家看看風水。」蘇紫萱回答。 小甜的臉色明顯變了,這個姜丁這是想出去偷吃啊!

這個男人在小甜的眼裡還是蠻老實的,沒想到一看到比自己更好的馬上就起了歪心思。

「姐,那我就不在這裡待了,我回家一趟,準備一下。」蘇紫萱看著那個胖女人說道。

胖女人點點頭,蘇紫萱快速的離開了。

「小甜……這個姑娘不會要挖牆腳吧?」胖女人看著蘇紫萱的背影問道。

小甜沒說話,她只是眯了眯眼。

「這個姑娘……總感覺哪裡有點違和感,可是又說不出來!」另一個女人疑惑的說道。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再多說。

「算了,等她下次過來,我做這個壞人吧,就不要讓她呆在我們這裡了。」胖女人開口了。

其他幾個女人齊齊的點了點頭。

蘇紫萱看著蹲在牆角的樂天,這傢伙還真在這等著自己呢。

「你怎麼出來了?」樂天奇怪地問。

「我和那個大仙接上頭了,他說晚上帶我出去……」蘇紫萱說道。

「你不會是露出什麼破綻了吧?」樂天挑了挑眉。

「應該沒有吧……我表現的很傻很天真了。」蘇紫萱想了想,搖搖頭。

「有沒有說去哪?」樂天問。

蘇紫萱搖頭。

「他只是說自己這幾天很忙,他的一個客戶出了點事,他晚上都要去幫忙……」

樂天想了想,客戶出了點事?

「我們下一步怎麼做?」蘇紫萱問。

「還能怎麼做……你晚上再過來唄。」樂天攤了攤手。

「帶槍嗎?」蘇紫萱問。

「帶著吧,以防萬一!」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離開了這裡,天很快就黑了,蘇紫萱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這個洗頭房的面前,這個時候裡面的客人居然還挺多的。

蘇紫萱走進去,四五個農民工打扮的人正站在裡面,還有一個正在討價還價!

幾個男人看到蘇紫萱,一個個都愣住了。

「老闆娘,這個妹子多少錢?」馬上有人問道。

「八千八!小處女一枚……」胖女人說道。

幾個男人脖子一縮,他們就是來爽一把的,哪能有錢玩這麼高級的?

胖女人撇了撇嘴,她也算看出來了,這個女人呆在自己這裡,根本不可能接到客人的,自己這裡來的都是什麼人?大部分都是出來打工的泥腿子……

這些人一分錢都要掰成兩半,出來玩個女人還要討價還價半天,八千八?開玩笑……八百八估計也沒人出得起。

幾個男人各自帶著一個女人離開了,蘇紫萱看了看,連三個胖女人都各自接到了客人,只剩下了她一個人站在外面……

姜丁出來了,他有點睡眼朦朧的看了看蘇紫萱。

「蘇大妹子……跟我走。」他伸手想拉蘇紫萱的手。

蘇紫萱不著痕迹的躲了一下。

姜丁也沒在意,全當是這個小女人的矜持,他微微一笑,邁步就走了出去,他也不著急,這個女人有求於他,他有的是辦法讓這個女人乖乖的脫掉衣服。

蘇紫萱急忙跟上去。

「姜哥……我們去哪?」她問。

「城北。」姜丁回答。

蘇紫萱一愣,城北?

張大炮?

她馬上就將鄧建輝和張大炮的事情聯繫到了一起,這麼仔細一想,很多東西都可以連得上了。

這個姜丁教出了一些半吊子的徒弟,其中一個用他教的辦法狠狠的坑了李大利一次,估計張大炮去綁架鄧建輝的兒子也是有目的的。

很有可能也是出自這個姜丁的主意!

姜丁沒注意,一個黑影在他們的後面跟了一會,然後離開了。

這個黑影是樂天,他看到這個姜丁沒有對蘇紫萱動手動腳的打算之後,就去了盛世名門夜總會。

姜丁看起來也不是那麼著急去城北,他依稀是餓了,找了一家大排檔示意蘇紫萱陪他吃點東西。

「蘇妹子……你怎麼想起賣身這一行了?」姜丁問。

「我很缺錢……」蘇紫萱低著頭。

她現在非常討厭有人在她面前提賣身這兩個字。

「哦?這麼說吧……等我這單生意做完了,我手裡就有一大筆錢了,到時候我給你買棟房子,供你吃穿,你做我的女人吧!」姜丁看著蘇紫萱。

他的眼中出現了極其火辣的眼神。

蘇紫萱低著頭,一副不敢說話的樣子。

其實她是怕自己看到姜丁的樣子,別一不小心吐了出來。

樂天那傢伙充其量就是有點腳臭,稍微邋遢一點,自己罵他幾句,他也知道把自己收拾乾淨,可這個傢伙……怎麼收拾也是沒用的。

因為狐臭可是用水洗不掉的。

姜丁看著蘇紫萱「嬌羞」的樣子,他倒是得意的哈哈一笑。

旁邊的大排檔老闆無語的看著這一幕,這個女人檔次也不錯啊,怎麼和這樣一個男人呆在一起?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糞坑裡,而且還是一個陳年老糞坑!

「怎麼樣?願不願意你給我句話。」姜丁咬了一口吃的。

「我……我願意。」蘇紫萱真的要吐了。

這卧底的買賣可真的不好乾,這個王八蛋樂天……這都是出的什麼餿主意。

「哈哈,好!你就等著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到時候給我生兩個兒子,老子把錢都交給你。」姜丁意氣風發的說道。

蘇紫萱死也不肯抬頭,她怕自己忍不住掏出槍一槍斃了這個傢伙。

「吃呀!怎麼不吃?」姜丁看著蘇紫萱。

「我……我來的時候吃過了,不餓。」蘇紫萱說道。

姜丁一看,不吃自己吃……

他開始大快朵頤,以這傢伙的飯量他的體重至少應該有二百斤了,可是現在看來,他撐死了有八十斤。

鄧建輝這邊也準備好了,樂天奇怪的看著他和李大利,還有李大利身邊的小五。

「就你們三個?」他奇怪的問。

「兄弟……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帶著一堆人在馬路上浩浩蕩蕩的時代早就過去了,我們的人早就零散的過去了,需要的時候他們就會衝出來……」李大利小聲的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怪不得蘇紫萱對付這些地痞流氓的手段不多,原來這些傢伙經營模式一轉變,整個行事作風都變了。 外面的哭聲還在繼續,我捂着耳朵整個人鑽進了被窩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慢慢的睡着。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張叔和冷叔方大師三個人坐在沙發上打盹兒,那個猥瑣老頭子不知去向。小洛和鬼婆也不見了人影。

“方大師,你們怎麼不去睡覺呢?”我有些奇怪的看着方大師他們。

“睡哪兒?”方大師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說道。

這個我還真是忽略了,一個臥室騰出來了。讓王小明奶奶在裏面睡着,在那邊可以隨時看到王小明。而另外一個臥室,被我給佔據了。他們三個又害怕王小明的奶奶出點問題,所以也沒有去酒店,就在外面沙發上將就了一夜。

“小子。你昨晚怎麼惹得小洛不開心了?”我剛坐下,就見到方大師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朝着我問道。

聽他提起小洛,我也十分的愧疚。昨天晚上那麼做。確實太不靠譜了。

聽我說完之後,方大師大巴掌就拍在了我的腦門上:“你小子腦袋壞掉了是不是,要是把小洛騙過來,你到時候要多少眼淚沒有啊?還在乎那麼一點?原本還指望你小子,去把小洛從那個老鬼婆子手裏搶過來,小子看來,真沒出息。”

方大師這話說的,讓我都無語了。原來他打的是這個算盤,難怪總把我和小洛往一起湊。估計鬼婆把我和小洛往一起湊,和方大師也是打的同樣的算盤,想把我也弄到她那邊去。

索性,我也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了,直接指了指另外那個房間,問裏面的情景如何。

說到王小明那邊的時候,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幾個臉色又變得難看了起來。昨天晚上,王小明的奶奶整整哭了一夜,到了天亮時候才慢慢睡着,他們都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王小明的奶奶估計也會出問題。

復仇首席的撩人妻 現在都在懷疑,到底把這事兒告訴她是不是正確的。

當天中午,王小明的奶奶終於體力不支暈倒了,我們把王小明的奶奶送到了醫院裏,至於王小明那邊,我們這次沒有給王小明的奶奶商量,直接由冷叔和那個猥瑣老頭子一起,把王小明送去投胎了。

這樣,或許是最好的選擇,不是我們不想讓王小明的奶奶見它最後一面,只不過是,王小明的奶奶現在身體狀況不允許。

晚上的時候,方大師讓張叔照看着王小明的奶奶,他說帶着我要出去辦點事兒。

至尊保安 本來我還在疑惑他到底帶我去幹什麼,不過等上了出租車,他朝着出租車司機說出那個地名之後,我終於知道他要帶我去哪兒了。一個多小小時之後,出租車進了那個村子,驚奇一羣狗吠。

“你來過這兒,知道村長家在哪兒吧,去敲門。”下車之後,方大師朝着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帶着方大師朝着村長家走去。之前我來這個村子裏的時候,村長爲了避免我跟王小明的奶奶見面聽到真相,他還帶人去把我請到他家裏灌醉,所以對於他們家我還是知道在哪兒的。

村長還沒睡,正在邊看電視邊泡腳,見到我和方大師過來,也是有些吃驚。

“村長,你放心,我們這次來不是找麻煩的,只是有件事兒請你幫忙。”方大師看到村長的尷尬,直接開口朝着他說道。

“什麼事兒?”聽到我們不是來找麻煩的,村長才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方大師把王小明奶奶的事情說完之後,村長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對於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他們也是被逼的,十分的無奈,不然的話,都是同村鄰居,誰願意看到這種局面。既然現在事情都已經解決了,也是該把人給接回來了。

“你們放心吧,按輩分,我還得把人家叫姨,接回來養老送終都村上管。”村長的話說的十分堅決,能夠看得出來這件事兒解決之後,在他心口上的那塊兒大石頭也算是放下了。

“這張卡里面有點錢,不多,也就五萬,都是給那老人家的,你幫忙管着,要是讓我知道你自己私吞了……我也認識不少警察,你懂的。”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冰冷,村長嚇的都不敢接,一個勁兒的說村上管,不用這錢。

最後,方大師還是把卡強塞進了村長的手裏,告訴了他密碼,然後我們也沒有在村長家多停留,直接轉身往回走。

“方大師,那五萬塊,就這樣白送出去了?”我有些不解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五萬塊錢買個心安,值了。就當是替組織贖罪,一家三口,都是被組織的人給害死的,錢比起人命來說,又算的了什麼呢?”方大師靠在出租車的座椅上,目光閃爍的看着外面的夜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說的沒錯,相比起人命來說,錢真的不算什麼。或許如果沒有那些事情的話,他們一家人現在過的很幸福吧,那些人,又有什麼資格剝奪別人的生命呢?

第二天一大早,村長就買了一大堆營養品帶着幾個村民過來看老婆婆了。

老婆婆醒過來之後第一件事兒,就是要自己的孫子。當聽說孫子已經被送去投胎的時候,老婆婆並沒有像我們想象中的那樣傷心過度,而是再次掙扎着要起身行禮,被我們趕緊按住讓她躺在牀上別動。

對於王小明之前那些遭遇,老婆婆也是知道的。說與其讓孩子每天晚上都在外面遊蕩,還時不時的被欺凌,還是早點投胎做人的好,希望下輩子找個好人家。

下午的時候,老婆婆就出院跟着一起回到村子裏去了。村長說,已經給劃了地基,準備給老婆婆新蓋房子。老婆婆就一個人住,地皮都是村子裏自己的,所以要不了幾個錢就能蓋好,也不需要多大空間,夠老婆婆住就好,也花不了多少錢。而且,還幫老婆婆準備了一口柏木棺材。

聽到這些之後,我和方大師點了點頭,準備柏木棺材可不是盼着死的,在村子裏老人家對於棺材還是很看重的,這就相當於他們的另外一個家。

一般給老人家做棺材圓箱的那一天,也就是完全做好的那天,家裏都會大擺酒席,親朋好友都會來祝賀的。

“葉子,回去把這事兒告訴給囡子吧。”方大師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我這纔想起來,王小明回來之後,囡子還沒有見過他呢,這就已經被送走了。當初剛見到王小明,還是由於囡子的原因。現在囡子聽了後,不知道會怎麼想。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