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臣倒是也聽到過。」沐清也忍不住面露沉重。

可以說,因為司徒宣湛一個帝王,放下一個國家,親自遠赴大魏和待了好幾個月,根本沒有多少人,會將地圖的事兒,往他身上想。

畢竟,所有人都覺得,涼帝他是吃虧了。

花費了時間來這裡,結果什麼都沒有得到!

殊不知,他就是為了那關鍵的一份地圖,才會來到大魏。

而在大魏得到那一份地圖,收穫已經比任何人都大了。

不管是三年還是多少年,只要他手中握著那一份地圖,尋寶的時候,他就能佔據主要位置。

這也是讓沐清覺得司徒宣湛難對付的地方。

願意親自將自己置身危險之中,演這麼一場戲,也不愧當初所作所為了。

容嵩堯笑了笑,只不過那笑容,怎麼看怎麼冷:「無論他是怎樣的人,我都不在乎,反正朕和他,只有一種關係,那就是仇人!」

容嵩堯始終耿耿於懷。

當初以為蘇傾城葬身火海,那種絕望的心情,讓他記憶猶新。

「他當初做了那一切,保住了大涼的和平,既然如此,就應該明白,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沐清因為這句話,突然沉默了。

想著,或許他非得見蘇傾城一面了,他可不想容嵩堯再腦子一熱,攻打大涼。 後宮中的女人,都是瘋子。蘇傾城對此,深有感受。

所以,哪怕邵鳴笙一臉複雜地告訴她,沈皇后居然提議,讓王太后解禁,讓她能夠享受太后之尊貴。

蘇傾城看到邵鳴笙複雜的表情,就已經明白,恐怕邵鳴笙和王太后之間的關係,並不如外界傳聞的那般,勢如水火。

對此,她並沒有多大的意外。

只是覺得一切都太巧了一些。

前段時間,才到了「廣仁宮」附近。沒想到這麼快,邵鳴笙就對她提起這件事。

「皇上怎麼想的?」蘇傾城問了一句,臉上帶著適時的驚訝。

然而,對於她的問題,邵鳴笙卻頭一次沒有回答。

他並沒有在「碎芳齋」待多久,就離開了這裡。

不久之後,就傳來消息,他去了「廣仁宮」!

這時候,蘇傾城才百分百肯定,外界傳言,果然失實!

一直以來,她並沒有將太多的關心,放在王太後身上。

因為王太后在她心裡一直以來的定位,就是一個幫助凌王謀反的人!

然而,她卻忘了,這位出身卑微,卻能夠坐穩皇后之位的女子,從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

想到這裡,她心裡,倒是忍不住發涼。

「娘娘,這件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小寶子面色有些嚴肅,看模樣,倒有些欲言又止。

蘇傾城見狀,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如今皇后,已經什麼臉面都不要了。恐怕,如今不管是誰能讓我難過,她就會將誰送到我的面前。既然她想讓王太后出來,恐怕就是為了膈應我!」

小寶子一聽,沉默了一瞬,最後才低聲道:「關於王太后的事,早幾年進宮的人,其實都聽到過一些傳聞。」

「哦?什麼傳聞?」

蘇傾城這下來了興趣。

一直以來,她對王太后,都抱著一種敬佩的心情。

在這個家族勢力無比重要的時代,她能夠以那樣卑微的身份,坐皇后之位多年,並且在寧平帝死之後,還能享受太后之尊貴來看,就能說明,她並不簡單。

說來,王太后的傳奇,比之大魏開國的夏后,也是不遑多讓的。

甚至在某些程度上,比夏后還要厲害一些。

「聽說,王太后和皇上,實際上親如母子。所以,後來傳出王太后助凌王謀反,不知讓多少人大跌眼鏡!」

蘇傾城頭一次聽到這個說法,一時之間,想起了這宮中,「廣仁宮」的特殊。

那個地方的一切,似乎都是王德全管理的。

別人,哪怕是管理後宮的沈皇后,都不能插手。

可以說,「廣仁宮」和整個後宮,根本就是格格不入。

當初並沒有多想,只以為邵鳴笙是為了不落人話柄,才會那般,可是如今仔細一想,到底是她太過天真。

「而且,有人說,當初先帝屬意的繼帝人選,也有凌王!」

蘇傾城沉默。

這位凌王的信息,她也並不是一無所知。

的確是一個,絕不輸給邵鳴笙的人物。

可以說,寧平帝的幾個兒子,真的是非常的優秀。

要說生兒子這件事,邵鳴笙幾兄弟,沒一個比得上自己的父親。

不僅能生,還每一個都生得特別優秀。

凌王名邵鳴石!

據說母妃在生下他之後,就去世。

然後被寧平帝一個充容給收養了。

至於為什麼輪到充容收養,自然是因為,前面那些妃子,幾乎都有自己的兒子。

而在他五歲那年,收養他的妃子,也過世了。

於是,在之後,他就一個人長大。

可以說,比起邵鳴笙看似一帆風順的成長,凌王可以說,是真的苦大的。

這所謂的「苦」,自然不是指他受了多少貧窮。

而是指後宮那殘酷至極的鬥爭!

在那種情況下長大成人,並且還在寧平帝眾多兒子中脫穎而出。可以說,凌王的本事,從一開始,就不比邵鳴笙差。

說不上他和邵鳴笙誰強,不過終究是成王敗寇。

因為凌王的優秀,所以倒也沒有多少人懷疑,當初王太后所作所為有什麼不對。

如今想來,當初凌王可以說,是邵鳴笙登基的最大障礙。

難道……

「凌王當初,和太后的關係怎麼樣?」

小寶子想了想,才道:「奴才曾經聽老一輩聊天的時候說起過,好像凌王特別會做人。說他和哪位后妃關係好,這說不上來。而說他和哪位后妃關係不好,更說不上來。」

聽到小寶子這番話,蘇傾城忍不住挑眉。

的確是十分不對勁兒。

可以說,按照這個說法,可以說,凌王是十分會做人的人。

蘇傾城心中,大概猜出了一些事情。

如果,邵鳴笙和王太后的關係,真的是很好,那麼,王太后說不定,會為了邵鳴笙江山的穩定,而犧牲自己,讓凌王徹底倒台。

本來凌王「刺殺」新帝一件事,可能還可能讓凌王推脫掉。

畢竟,可以像大皇子一樣,推出一個替死鬼。

那樣,邵鳴笙還真的沒有辦法,將凌王這個隱患給除了。

畢竟,當時還有一等世家蔣氏站在凌王身邊。

而當時邵鳴笙剛剛登基,一切都不穩。

凌王更不是其他皇子,他的手裡,還握著兵馬!

但是,如果這其中,牽扯了王太后,一切就容不得凌王推脫了。

如果王太后率先認罪,就更不用說了。

凌王除非謀反,那麼就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這個猜測,雖然有些不可思議。可是,蘇傾城覺得,這可能,真的是真相了。

想到這裡,蘇傾城整個人忍不住發愣。

她苦笑道:「這沈皇后,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如果王太后曾經真的做了那些事,恐怕到時候,她的日子,會不好過了。

當然,沈皇后自己也不會好過。

沈皇后既然想讓王太后出來,那麼想來已經想好了一個主意,讓天下人都沒辦法議論的主意。

到時候,他們這些妃嬪頭上,就有一個長輩了。

給長輩立規矩,恐怕比給皇后立規矩,還要痛苦一些。

「而且……」小寶子聲音中帶著擔心,「我聽說,王太后的侄孫女,也是皇上的妃子……」

蘇傾城抬眸,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光。 因為小寶子透露的這個消息,蘇傾城眸光都透露出幾分犀利來。

這個時候,她才算是真正覺著不對起來。

沈家她是勢在必除的人,那麼,如果沈家倒了,那個位置輪得到她嗎?

蘇傾城已經過了那個以為邵鳴笙會愛她愛到將皇后位置給她。

哪怕前朝的王皇后,也不過是因為寧平帝不想破壞世家的平衡,才扶沒有好出身的王太後上位。

當然,與此同時,王太后也付出了一個當母親的權利。

而蘇傾城雖然想要權利,也不可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尤其是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後,她簡直是迫不及待,想要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

那麼,如果沈皇后倒了,王太后能夠放棄權利嗎?

蘇傾城哪怕覺得王太后與眾不同,也不敢確定,她對權利就沒有留戀了。

想到這裡,她眸光泛冷。

小寶子見蘇傾城並沒有問和王太後有關的那位妃子是誰,也沒有再提這個茬,反而轉移了話題。

「娘娘,需不需要阻止『廣仁宮』解禁?」

蘇傾城語氣倒還平靜,只要不涉及她在乎的人,其餘事,鮮少讓她失態。

「阻止得了嗎?沈皇后既然已經見過皇上,並且皇上還專門對於提過,想來心中已經有主意了。」

關於王太后和邵鳴笙之間的聯繫,蘇傾城雖然都是猜測,可是真相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蘇傾城從一開始,就沒想過不讓王太后出來。

如今後宮局勢看似是她一枝獨秀,可是,只有蘇傾城和布局的邵鳴笙明白,這種局面,維持不了多久。

蘇傾城閉上眼,揉了揉眉頭,忍不住自嘲一笑。

哪怕知道邵鳴笙一直獨寵她,有他的目的。可是,不可否認,他能來這裡,夜晚對於她來說,就不那麼難熬。

尤其是從出雲寺回來之後,她整晚整晚的做噩夢。

居然夢到了許久沒有夢到的蘇華擎,還有她兩位哥哥。

不可否認,迦苦的話,讓她在一定程度上,變得沒有安全感。

她睜開眼睛,看了看那張榻,上面鋪的是邵鳴笙喜歡的江源織造的軟墊。

她嘴角挑起一抹無奈的笑,忍不住道:「將那個,換成本宮喜歡的芙蓉花墊。」

小寶子一聽,睜大眼睛:「娘娘,這不好吧,皇上來了……」

「別等皇上來了,恐怕皇上有一段時間,不會上這兒來了。」

說著,她就讓人進來給她更衣,她還想再休息一會兒。

一想到邵鳴笙接下來可能不會來她這兒,她心裡竟然悄悄鬆了一口氣。

最後事情發生得太多了,讓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樣隱藏情緒。

她擔心自己一不小心,就在邵鳴笙面前,露出了真實的性情。

哪怕,她的虛偽,他早就見過了。

皇上為何會專寵儷妃,難道不是因為十分喜愛她嗎?

這個問題,是小柱子問玲華的。

離寞離開之後,蘇傾城為了安全,並沒有再提攜「碎芳齋」的宮女近身伺候。

而玲華一向最懂蘇傾城的心思。

所以,對一些事情不靈光的小柱子,有什麼問題,倒經常問她。

玲華聞言,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看著外面晴朗的天氣,忍不住皺眉。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