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到鐵板上了?」

趙虎跟李金髮一聽,頓時虎軀一顫,紛紛一臉焦急的看向了趙成。

這種事兒並不少見,很多富二代仗著家裡有點能量,有點錢,就在外面囂張跋扈,可一旦遇到比他們權勢更加恐怖的,自然就會倒霉。

甚至不少家族都是因為子孫不長眼睛,得罪了一些強大的家族,而遭受滅門之禍。

「他們得罪了什麼人?」

趙虎緊張的問道。

「就是,趙成你直接說,他們是被誰打傷的就行了。」

李金髮也焦急的催促道,他們李家比趙家可是更加的不堪,那簡直就像是飄浮在大海上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傾翻的可能。

「人是彭家的人打傷的,不過他們兩人得罪的人,卻是比彭家更加恐怖的存在,最少,彭振武在那人面前都要恭敬的叫一聲林少。」

趙成心有餘悸的說道。

到現在他都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彭家啊!現在可是中江市第一家族,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簡直猶如龐然大物一般不可撼動。

「什麼?竟然是彭家?」

趙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尖叫了起來。

至於李金髮就更加的不堪了,在聽到「彭家」這兩個字的時候,整個人腦袋就像是被雷鳴擊中一般,腦袋裡嗡嗡直響,臉色也瞬間變得死黑一片。

彭家,想要收拾他們李家,那絕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甚至弄不好,他李金髮都要跟著倒霉,變成窮光蛋啊!

趙虎眉頭微微一皺,心裡雖然有些恐懼,不過到比李金髮稍微強一些,畢竟到了他這種地位,也能夠認識一些恐怖的存在,彭家雖然恐怖,可也未必就能把他吃掉。

不過讓趙虎擔心的卻是那個林少,一個讓彭振武都要畢恭畢敬的存在,那就值得他趙虎慎重對待了。

「你可知道那林少是什麼來歷?」

趙虎盯著趙成質問道。

「不清楚,不過我聽李少跟趙少說,他們家之前好像破產了,還欠趙家兩百萬呢。」

趙成一臉同情的看著趙虎說道,林逸那種恐怖的存在,不要說是兩百萬了,你就算是兩千萬,能夠搞到對方的友誼,甚至是一個人情,在趙成看來也是值得的。

可趙玉龍這個沒見識的東西,竟然為了二百萬得罪了林逸這麼恐怖的存在,現如今,更是害的自己四肢盡斷,這在趙成看來簡直就是腦殘。

「什麼?破產?還欠了我們家兩百萬?」

趙虎明顯愣住了,可是下一秒,他卻突然回過神兒,那充滿威嚴的眸子瞪的大大的,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難道是林海龍的兒子?」只是這話剛說完,趙虎便搖了搖頭,覺得不太可能,如果林家真的有這麼大的本事的話,怎麼可能會被他跟另外一個家族整的破產呢?

「吱呀!」

正當趙虎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急診室的房門卻突然打開了。

一名男性醫生眉宇間帶著一絲疲憊,解下了自己的口罩,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

「胡醫生,我的兒子怎麼了?」

趙虎上前,看著主治醫生胡展鵬,焦急的問道。

「趙先生,我儘力了,人命是保住了,不過以後這四肢怕是用不上了。」

胡展鵬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站在不遠處的趙成一聽,頓時一顫,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驚恐,辦完林逸交代的事情之後,這傢伙便帶著小弟急忙溜走了。

趙虎的脾氣他可是非常清楚,這要是讓他知道,是自己把他兒子弄成這個樣子,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瑪德,趙虎啊!這可不能怪老子,要怪就怪你的兒子有眼無珠,竟然得罪了那麼恐怖的大佬,我就先走了啊!希望你有膽子去找林少報仇,嘿嘿。」

趙成陰測測一笑,便悄悄的退到了樓梯口,隨後雙腿生風,簡直就像是長了翅膀一樣,拼了命的往下竄。

「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趙虎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的問道。

「可以,不過還是盡量少跟他們說話,現在很虛弱。」

胡展鵬說完,便邁步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趙虎咬著槽牙走了進去,此時麻藥的效果已經過去,趙玉龍正一臉絕望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四肢盡斷,這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兒子,你怎麼樣?」

趙虎咬著槽牙問道。

趙玉龍一聽,這下才算是回過神兒了,獃滯的目光看向了猙獰的趙虎,隨後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爸爸,爸爸,你救救我啊!我不想當一個人棍啊!」

趙玉龍委屈的痛哭道。

以前他讓趙成這樣收拾別人的時候,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反正就是一句話的事兒,可現在,當這件事兒發生在他的身上時,他才知道,這是多麼的痛苦啊!

自殺這個可怕的念頭都在他的腦海中回蕩了無數次。

「你放心,我一定會找人治好你的。」

趙虎咬著槽牙說道,隨後又再度開口問道:「是林逸廢了你?」

「對,就是他,就是這個畜生,老爸,你一定要幫我報仇啊!」

趙玉龍咬著槽牙,神情無比著猙獰的吼道。

「跟我具體說說是怎麼回事兒吧!」

趙虎這下倒是不著急了,只要能夠找到人,那他就一定能給他兒子報仇。 當把整個事情的始末都搞清楚之後,趙虎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那洛兒小姐背後是劉振雄在罩著在,這些年,洛兒沒少給劉振雄賺錢,堪稱是他的搖錢樹,我們趙家惹不起。」

趙虎低眉垂眼,沉聲說道。

「爸!」

趙玉龍不甘心的叫道。

「呵呵,你放心,洛兒我招惹不起,你說的另外一個女人,我們應該也招惹不起,可是林逸那個小砸種又算的了什麼?你放心,老子這就找人把他抓過來,不對,還有他的父母,我要讓他們跪在你的面前道歉,我會讓你親手廢了他。」

趙虎陰鷙的吼道,隨後看著站在一旁,一臉拘謹的李金髮咆哮道:「這次的事情你們李家要承一半的責任,自己把合同準備好,老子全盤接收了你們李家產業,否則,你們父子二人死!」

趙虎說完,便轉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林逸,一個在他眼中破產了的窮小子,就算是找到了富婆又怎麼樣?

這裡畢竟是中江市,他趙虎就不信,有人會為了一個小白臉兒得罪他們整個趙家。

「砰!」

醫院的大門直接被趙虎野蠻的踢開。

「趙虎,貌似心情不太好啊?」

彭振武宛如死神一般,冷漠的站在醫院大門口盯著趙虎冷冷的笑道。

「彭振武?你想要做什麼?」趙虎瞳孔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不過倒是不敢輕易發作,畢竟彭家可不是他能夠主動招惹的。

「沒什麼,就是有件事兒跟你說一聲,從今天開始,趙家的人不能離開中江市,否則,死!」

彭振武咧嘴,猙獰的冷笑了起來。

「什麼?」

趙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面色便陰沉了下去,咬著槽牙,死死的盯著彭振武獰笑道:「彭家可真是好大的威風啊!我自認為沒有得罪彭家主的地方,這先是把我兒子打成殘廢,現在竟然還要威脅我們,你真當老子趙虎是泥巴捏的?」

「砰!」

彭振武沒有任何的遲疑,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趙虎的身上,強悍的力量直接讓趙虎倒飛了出去,常年跟在趙虎身邊的兩名保鏢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就要朝著彭振武衝去。

可彭華跟另外幾名彭家子弟卻宛如鬼魅一般,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若是不怕死的話,大可以放馬過來!」彭華陰測測的獰笑道。

兩名保鏢一聽,頓時面面相覷,隨後誰也不敢再廢話了,彭家的子弟可是出了名的強悍,而且彭華的氣息更是恐怖,絕對不是他們兩人能夠招惹的。

「為什麼?為什麼?」

趙虎捂著自己的胸口,一臉紛紛的咆哮道。

「呵呵,為什麼?因為你招惹到了不該招惹的人,在林少沒有把林家破產案調查清楚之前,趙家的活人是不可能離開中江了。」

彭振武盯著一臉憤怒的趙虎冷冷的笑道。

「林逸?又是林逸?他憑什麼?」趙虎不甘心啊!他宛如困獸一般,盯著彭振武質問道。

「呵呵,憑什麼?就憑他一人殺了洪八天,就憑他一人滅掉了洪家,這夠不夠?」彭振武一臉鄙夷的冷笑道。

「什麼?你,你說的是中江第一人林逸林少?」趙虎頭皮一麻,亡魂俱冒,一臉驚悚的盯著彭振武質問道,隨後馬上又焦急的解釋道:「彭家主,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之前我對付的那個林家雖然也叫林逸,可是他們卻只是一個小工廠,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啊?」

「誤會?如果是誤會的話你的兒子,會去找林少要錢?」彭振武冷冷的笑道:「廢話少說了,千萬不要妄想離開中江市,否則,你一定會死的很慘很慘的,我可以保證。」

彭振武說完,便大手一揮,帶著眾人離開了醫院,他相信趙虎應該清楚自己要怎麼做。

洪家在中江市那幾乎就是宛如泰山一樣恐怖的存在,沒人會想過有一天洪家竟然會被一個人單槍匹馬滅掉。

可這一切,林逸做到了,哪怕是到現在,彭振武一想到這裡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至於趙家跟洪家相比,簡直弱的可憐。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趙虎宛如得了失心瘋一般,坐在地上,喃喃自語,若林逸真的是中江第一人,那他們趙家危唉!

經過這麼一翻折騰,天色依然亮了,彭振武恭敬的來到了東海酒店見林逸,在把兩個丫頭安撫好之後,林逸就來到這裡了。

之前,他並沒有急著想要處理以前的事情,不過趙玉龍跟李彬的出現,卻讓林逸覺得應該先把過去的事情處理了,否則,老是被這樣一些小爬蟲打擾也是一件很煩心的事情。

總統套房內,彭振武看著林逸討好的笑道:「林少,趙家的人我已經搞定了,不會讓他們走的。」

「好,陳天行,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一天之內,把事情的始末給我調查清楚,若真是趙家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腳,那我就讓他跟洪家一樣。」

林逸殘忍的獰笑道。

「是,主人放心。」

陳天行恭敬的說道。

「都下去吧!忙活了一晚上,我想休息一會兒。」

林逸慢慢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有些疲憊的說道,他現在畢竟還只是煉骨境的武者,這長時間不休息,人還是會疲憊的。

不過一旦他能夠進入宗師之境,倒是可以避免這種情況了。

「那個,主人,我這裡剛剛來了兩名捷克的美女,金髮碧眼白皮膚,她們學的是專業按摩您看?」

陳天行等彭振武離開之後,才湊到林逸的耳邊,露出一副男人都懂得的銀盪笑容說道。

「哦?」

林逸睜開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陳天行問道:「正規不正規?」

「咳咳,這個完全要看主人您的意願了。」陳天行賤笑道。

林逸見狀微微點了點頭,韓雨菲跟洛兒,的確是一等一的美女,可這尼瑪每天看著吃不著,也是一種煎熬啊!

特別是他重生之後,到現在還一次都沒有來過呢,陳天行這一說,他這心裡還真是有幾分激動了。 「那個,主人您先去汗蒸房,我馬上讓她們過去!」

陳天行一臉討好的笑道。

「呵呵,好,不過記住了,千萬安排好,我可不想被韓大校花知道了。」

林逸一臉嚴肅的看著彭振武說道,這尼瑪要是被那小老虎知道了,就算是不死,也能夠要了他半條命。

「嘿嘿,主人放心,主人放心,我一定會安排好的。」

陳天行得意的笑道,這種事兒他可沒少親自安排,不管以前是在京城,還是在中江市,為了討好巴結一些有權勢的人,他可是費勁心思了。

那汗蒸房裡面更是還有一道暗門,如果韓雨菲真的來了,他還是有把握保證林逸的安全的。

見陳天行如此自信,林逸也沒有多想,便起身朝著汗蒸房走去,反正,韓雨菲跟洛兒才睡下沒有多久,林逸還真不相信,兩人馬上就會出現在這裡。

「今天是個好日子。」

「心想的事兒都能成。」

「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林逸一邊哼著小調,一邊美滋滋的躺下了。

「奶奶的,我這算是否極泰來了吧!被韓小妞欺負這麼長時間,終於能過上好日子了。」

林逸美滋滋的笑道。

「主人!」

剛剛打開門的陳天行突然扭頭尖叫了起來,可下一秒,整個人卻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韓雨菲手裡竟然拿了一把鋒利的匕首,那充滿殺機的眸子,讓陳天行毫不懷疑,只要自己敢再廢話一句,這匕首說不定就要捅進自己的脖子里了。

「咕嚕!」

陳天行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擠出一絲不自然的笑容笑道:「主母,您放心,我跟主人之間絕對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

「哼!他能看上你?不過你笑的這麼賤,你們之間絕對在做什麼壞事兒,陳天行,等會兒要是讓老娘我發現點什麼,神仙都救不了你,給我滾出去!」

韓雨菲宛如暴躁的母老虎,聲音低沉的吼道。

「是是,我這就走,我這就走了。」

陳天行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心裡不禁有些慶幸還好韓雨菲來的及時,否則,再晚上那麼個三五分鐘,到時候人贓並獲,那可真是完犢子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