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謝謝尹老闆。」對方那頭傳來了感激的聲音。

剛掛了電話,尹正大氣還沒來得及喘一下,他便又接到了一個貨車司機的電話,這半路上,貨車翻了,原因是開車的途中,突然有人用車卡了他一下。

「磊磊,現在就給李少爺打電話,告訴他,你答應了。」掛了電話的尹正,立馬對著自己的兒子說道。

「老爸,那樣的話,咱們可跟蠍子正式撕破臉皮了,這些年,咱們和蠍子雖說摩擦不斷,但畢竟都是小摩擦,沒有上綱上線過,要是按照李凡所說,咱們來發布這個懸賞令,那…蠍子肯定會跟咱們來上一場正面交鋒。」

「即便咱們告訴蠍子,這錢是李凡出的,蠍子一樣不會放過我們。」

尹磊說的這些,尹正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呢?

「那也得答應,李家已經在逼我們了,如果我們不肯合作,那他們就會出手擊垮我們,剛剛我連續接了三通電話,每通電話都在告訴我,我們的供貨商出問題了,李家將我們摸的很清楚,包括我們的運輸路線,都摸得一清二楚。」

「這是李家對我們的警告,如果我們還不答應,那接下來的電話,恐怕會讓我真正感覺到疼。」

「至於蠍子嘛,我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如果李家肯幫咱們,說不定,咱們可以藉助李家,一舉拔掉蠍子這個絆腳石。」

尹正看著自己的兒子催道:「行了,別墨跡了,趕緊給李少爺打電話,讓他住手吧。」

尹磊點點頭,撥通了李凡的電話號碼。

車子里的李凡,看著等待多時的來電,卻不慌不忙。

尹磊一下子臉色一沉:「電話沒人接。」

尹正急忙說道:「再打,一直打到通為止。」

尹正的電話一直響著,可這一會兒,他卻不想接了,他知道每一次接電話,都會給自己帶來壞消息。

雖然這些壞消息,責任都不在他,對他的損失,也不大,但是,這件事兒的背後,可都是沖著他來的。

連續打了三通電話,尹磊的臉上,都急的出來冷汗了,這一刻,李凡才按下了接聽鍵。

「怎麼,考慮清楚了?」李凡笑呵呵的問道。

尹磊點點頭,說道:「李少爺,你想讓我啥時候替你發布這個懸賞。」

「現在….」李凡說道。

「現在?那麼著急,可我們這邊還沒有做好準備。」尹磊皺著眉頭說道。

尹磊想著,發布之前,怎麼也提前做好一些部署吧?

可是,李凡卻連這點時間都不給他。

李凡淡淡的笑道:「蠍子那邊,不一樣也沒有做好準備嗎….算了,我給你半小時的準備時間,半個小時后,我希望聽到我想聽到我的消息,要不然的話,你父親的電話,會被繼續打爆。」

李凡倒是坦誠,沒有任何隱瞞,直接道了出來,剛才的小動作,是自己做的。

掛了電話后,尹磊對著自己的父親說道:「李少爺只給我們半小時的時間。」

「這麼匆忙?原本還想計劃一下,看來,似乎是來不及了。」

尹正皺了皺眉頭,說道:「幫我約見一下,張新宇。」

「我記得,張新宇的弟弟,張新飛,就在蠍子的手底下做事兒吧?」尹正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平靜的日子過久了,尹正對蠍子那邊,盯得也不緊了。

「是啊,張新飛現在已經是蠍子手底下,數得上號的人物了。」尹磊剛說完,似乎明白了什麼。

「老爸,你不會是想讓張新飛…」

尹正呵呵一笑,說道:「如果他有這個膽子,那自然最好不過了,不過,我記得這小子的野心似乎不大。」

「試試吧,現在也沒有更好的人選了。」

尹正說完之後,便揮了揮手,讓自己的兒子先出去了。

半個小時,雖然倉促,但尹正可不想啥都不幹。

雖然這筆懸賞金,是李凡出,但是,即便是尹家代為發布,也免不了連帶責任。

到時候,蠍子的怒火,肯定會燒到尹家的頭上。

李凡坐在車裡,給錢叔打了一通電話:「錢叔,事兒搞定了,尹家父子已經答應了,錢給他打過去吧,順便多打一點。」

「幫他們把損失,給報銷一下吧。」李凡說道。

錢叔嗯了一聲:「這下子,蠍子該火燒眉毛了。」

….

半個小時后,尹家通過一些小道消息,散播到了臨縣各個場所。

只要誰能夠殺了蠍子,就能夠得到一個億的懸賞。

大家紛紛打聽起了消息的來源,最終,都打探到,消息是尹正的兒子,尹磊散播出來的,而這僱主,是來自於省城的一位大少爺。

現在,錢已經到賬,放在尹家保管。

說的簡單點,尹家現在就是一個中介,只要誰殺了蠍子,直接可以去尹家打錢。

頓時間,尹磊的電話,被打爆了,很多尹磊的朋友,都在求證這消息的真假,而尹磊也只是委婉的表達,他只是幫自己朋友一個忙而已。

得到證實之後,這臨縣的地下世界,一下子炸開了鍋。

「我靠,這尹少爺是不是瘋了,竟然敢答應這種委託?這蠍子聽到消息,還不得將尹少爺給廢了?」

「哈哈,可不是咋地,這下可有熱鬧看了,這王對王啊,也不知道哪一家會贏,總之啊,這件事兒,不會簡簡單單收場了。」

「一個億…這手筆可真夠大,你們說,這省城那家的公子哥,出手那麼大方,還那麼恨蠍子啊?」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啊,呵呵,我想,用不了一天的時間,這幕後的真兇,就會浮出水面吧。」

「咱們就老老實實看熱鬧吧,說不定,對於咱們來說,可是一場機緣,這些年,尹家佔了那麼多的生意,在臨縣這個地方,一直都是尹家吃肉,我們喝湯,這下子如果蠍子生氣,說不定,日後尹家做起生意來,會困難很多,到時候,我們也可以趁機撈點好處。」

「是啊,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最終佔便宜的,肯定是我們了。」

這個時候,一群富二代,聚在一起,談論起此事的時候,無一不笑的前俯後仰。

這種鬥爭,是他們最願意看到的。

「對了,你們賭誰贏?本來這蠍子和尹家就一直明爭暗鬥,我猜這一次,肯定會徹底的爆發戰爭,不如我們來賭一下,誰會贏好不好?」

「我賭蠍子,就賭我那輛跑車。」

「我也賭蠍子,賭一百萬。」

沒有人看好尹家,全都壓了蠍子贏。 這些年來,其實尹家和蠍子,明著也較量過幾次,但結局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尹家做出讓步,蠍子勝利。

所以,這群富二代,都看好蠍子,而不看好尹家。

再說了,這蠍子的手段,骯髒而又卑鄙,尹家一個商業世家,又怎麼可能斗得過呢?

這些人,顯然不看好尹正。

「你們都壓蠍子…就沒有一個人覺得尹家能勝?」其中一個富二代皺著眉頭問道。

他提出來的,所以他坐莊。

其實,他也認為蠍子的贏面大,所以他現在有點後悔了。

大家都下注那麼大,這最後輸了,那自己可輸慘了啊。

「那可不,這臨縣誰不曉得,這尹磊的父親尹正,是一個窩囊廢啊,他可是怕死了蠍子,又怎麼可能是蠍子的對手呢?」有人呵呵笑道。

果不其然,在一個富麗堂皇的辦公室裡面。

蠍子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直接氣的將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

「媽的,尹磊這個小兔崽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竟然敢發布這樣的懸賞。」

一個億的懸賞,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誘惑,包括蠍子自己。

可奈何,要拿到這個懸賞,是需要他的項上人頭作為代價。

這樣的消息散播出來,蠍子掃視了辦公室的人一眼,起碼,這些人,都是蠍子的心腹,這些人,還不至於為了錢,打蠍子的主意。

一個億,他們不是不想拿,只是他們了解蠍子,一旦失敗,那付出的代價,將是自己的一家老小都可能被幹掉。

所以,沒有絕對的把握,都不敢輕易的動手。

蠍子緊緊攥著一拳,一拳打在了辦公桌上,他有些怒了,恨不得現在就出發去尹家,要個說法。

可就在這個時候,蠍子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尹正打過來的。

看著這個未接來電,蠍子的臉色,立馬變得猙獰起來:「這個老混蛋,還敢給自己打電話。」

呵呵一聲冷笑后,蠍子還是接通了尹正的來電。

電話一接通,尹正便連連道歉:「蠍子老哥,真是對不起,這犬子無知,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做出這樣的蠢事兒,真是….」

「哎,我已經罵過他了,這件事兒,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蠍子冷冷笑道:「交代?什麼交代?現在整個臨縣都知道了,有人要出一個億殺我,而且,這錢已經打給了你兒子尹磊的賬戶里,誰要是成功殺了我,你兒子就會把這筆錢,給人家打過去。」

「除非,你現在就讓你兒子闢謠….」蠍子說道。

如果尹磊出來闢謠的話,那麼這件事兒,還有收場的餘地。

就當是一個笑話來看,只不過….

尹正卻一臉為難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蠍子老哥,不知道是不是我剛才罵那小子罵的太重了,他不僅掛掉了我的電話,還把我給拉黑了,我現在已經派人四處找他了。」

「等我找到他,一定讓他站出來親自闢謠,你看如何?」

蠍子的怒火,一下子被尹正給挑了起來:「呵呵,老混蛋,你跟我裝什麼糊塗呢?你兒子那麼聽你的話,這件事兒沒有你的允許,他敢做嗎?」

「我說你們這些商人,就是他媽的虛偽,都這個時候了,還跟我扯皮,有意思嗎?尹正,你他媽的也是個男人,這男人敢做敢認….」

蠍子直接哼聲說道:「你找不到兒子是不是?好,我派人幫你去找,既然他不懂事兒,那我替你教訓他。」

蠍子說完,便直接掛上了電話,對著自己手底下的人說道:「全臨縣搜捕尹磊的下落,一旦查到,直接帶我的跟前來。」

「媽的,這個小王八蛋,等我抓到他,一定宰了他。」

而蠍子不知道的是,此時的尹磊,早已經開車離開了臨縣,去了機場。

尹正打這通電話的時候,飛機,也已經起飛了。

雖然尹磊已經沒有了傳宗接代的能力,但他畢竟是尹家的根,尹正不想讓自己兒子出點啥事兒。

尹正很清楚,自己兒子留在臨縣,將有生命危險。

辦公室里的尹正,看著一對雙胞胎兄弟。

「張新宇,你跟了我,有七年了吧?」尹正看著其中一個問道。

「是的,老闆,這些年,你對我很好,從最初一個小小的保安,現在已經是部門經理了。」張新宇有些愧疚,因為他的能力,實在是太差了。

這些年,他幾乎沒為尹家創造任何價值,但是尹正卻三番五次的提拔他,把他當做親戚一般對待。

張新宇不知道為什麼,但也沒有問。

而一旁的張新飛,看著尹正,問道:「尹老闆,你突然讓我哥哥把我約過來,到底有什麼事兒?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直說吧,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

「剛才發生了一件大事兒,你聽說了嗎?」尹正挑了挑眉毛。

「聽說了,您兒子發布了一道消息,說誰要是殺了蠍子老大,誰就能得到一個億,呵呵,您兒子這手筆不僅夠大,而且夠毒啊,這一個億,別說是外人了,就連蠍子老大身邊的人,恐怕都會有背叛的想法吧。」

張新飛笑了笑,說道:「那可是一個億啊,有了這筆錢,那下半輩子,便可以瘋狂的吃喝玩樂了。」

尹正點點頭,說道:「沒錯,據統計,八千萬,把足以讓一個人揮霍一生,享受到貴族一般的生活。」

「所以,張新飛,你心動嗎?」

尹正看著張新飛,直接了當的說道:「實際上,我對你很感興趣,你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可惜的是,你是蠍子的人,我也不好挖你,也正是因為對你的賞識,所以我對你哥哥,尤為照顧。」

「包括你母親買房子,我給了一個最優惠的價格,幾乎不賺你們家一分錢。」

張新飛點點頭:「這件事兒,我的確很感激尹老闆,一下子幫我們省了三十多萬,只不過,但您究竟要說什麼?」

「你想挖我?呵呵,應該不是,畢竟挖我過來,你這邊也沒有適合我的職位,我猜,你是想策反我吧?不過,策反我的話,三十萬,是不是低了一點,雖然三十萬不是什麼小數目,但是,如果背叛蠍子老大,被發現的話,我可能會沒命的。」

「比起我這條命,三十萬,又似乎少了一點。」張新飛挑著眉毛笑道。

「那你覺得,你這條命值多少錢呢?」尹正站了起來,雙手背負,慢慢走到了張新飛的跟前。

「呵呵,我就是一個混子,值不了多少錢,但是,現在擺在我面前,倒是有一個天大的機會,那就是殺了蠍子老大,拿到這一個億的懸賞。」

「一個億,夠讓我賣命了。」

張新飛說道:「只是,尹老闆,我真的能拿到這筆錢嗎?你能保證我拿到這筆錢之後,還能有命花嗎?如果能的話,我倒是可以答應你。」

尹正笑了笑,說道:「說實話,我是想讓你殺了蠍子,但是,卻不僅僅讓你殺了蠍子。」

「什麼意思?」張新飛不解的問道。

尹正仍舊笑著:「臨縣一共有兩個令人羨慕的人物,一個是我,你走的不是我這條路,所以,成為不了我,但另外一個人,你卻可以成為他,那就是蠍子。」

「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這應該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吧?你跟在蠍子的身邊,看到蠍子那般生活,難道,就不羨慕,不想取而代之嗎?」

尹正說道:「只要蠍子死了,我有這個能力,將你輔佐上位。」

「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興趣,還有膽量。」尹正眼睛盯著張新飛,直勾勾的。

張新飛的內心,掀起了巨大的波瀾。

雖然沒有士兵不想當將軍,但這些年來,張新飛都沒想過將蠍子取而代之,一是不可能,二還是不可能。

這些年,那些想成為蠍子的人,有幾個有好下場的?

所以,雖然張新飛此刻十分想答應尹正,但是,他卻有點不敢。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