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進!」

包廂門打開,一個身材極度誘人,容貌絕美的女子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了進來,但秦天卻沒有被對方的容貌和身材所吸引,超強的感知讓他產生了一種此女很危險的感覺,但對方表現出的修為僅僅只有天仙後期。

女子朝秦天微微欠身,語氣輕柔道:「見過客人,小女子為這家交易樓的主事人韓影。」

「韓掌柜你好,在下想要出售一枚大羅級的龍鱗!」

說話間,秦天取出一枚龍鱗放在桌上,女子似乎很激動,上前拿過龍鱗,一陣仔細觀摩,說道:「這的確是龍鱗,還是一頭大羅五重巨龍的龍鱗,很是珍貴,不知客人想要多少?」

「五百億仙晶!」秦天道。

「好,當然沒問題!」韓影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很快,雙方就完成了交易,韓影再道:「不知客人還有沒有龍鱗,如果有的話,小女子可以提價百分之十收購哦!」

「當真?」

秦天盯著對方問。

「小女子怎麼敢戲耍客人!」韓影發出一陣輕笑。

只見秦天抬手一翻,就取出了十塊龍鱗。

「十塊龍鱗一共五千五百億,客人請收好!」韓影遞給秦天一枚儲物仙戒,取走裡面的仙晶后,秦天再將儲物仙戒交還給對方。

完成第二筆交易后,韓影再道:「客人還有多餘的龍鱗嗎?有的話,不如也賣給小女子如何?」

「一百塊,能吃下吧?」秦天眯了眯眼,不管對方是什麼來歷,只要給仙晶,他就可以將龍鱗賣給對方。

「當然能吃下!」

於是,第三筆交易完成了,秦天又多了五萬五千億仙晶,使得他的總財富直接突破六萬億,他還不相信,憑藉這麼多的仙晶,他還不能突破到第九層圓滿。

目送秦天離去,韓影嘴角卻浮現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回到端木家,秦天並沒有馬上修鍊,而是思索著那個韓影的身份,對方表面是天仙後期,但卻能拿出六萬多億仙晶,恐怕就算一般的大羅都不可能擁有這麼多的財富吧?

而且對方又給他一種危險之感,以他現在的實力,在金仙內無敵,只有大羅才能威脅到他,也就是說,那韓影很有可能是一尊大羅。

只是她一尊大羅,怎麼會在玄鷹城當個交易樓的掌柜?

「算了,這或許是對方的愛好呢?畢竟像宋猛那樣的超級高手還因為躲婚從而四處逃竄呢!」

收攝心神,秦天就直接進入了練功房再次閉關。

一日!

兩日!

三日!

……

不知不覺,秦天再次閉關已經二十餘日,仙晶消耗的數量已經達到九千多億,但他依舊沒有感應到肉身達到極限。

但他肉身的之力卻暴漲到了十二萬五千元力。

好在身上有六萬多億仙晶,秦天也不著急,繼續修鍊。

轉眼,又過去一月,又消耗掉了一萬五千億仙晶,終於,秦天感覺自己的肉身進入了飽和,開始蛻變。

「嗯!」

一股巨大的疲倦感襲來,秦天直接沉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天悠悠醒來,心神沉入體內,發現《禹王煉體法》不止達到了第九層圓滿,而且,他體內還誕生了一種特殊的力量。

這種特殊的能量很是稀少,但秦天卻能感應出,這股力量居然絲毫不弱於那頭大羅龍屍體內凝練過的法則之力,甚至其品質要更強。

「這是什麼力量?」

秦天暗道,同時,嘗試著調動那股力量,發現這股力量對他十分順從,完全能做到任意驅使,於是,他抽出一絲融入到肉身力量中,然後一拳揮出。

「噗!」

一拳之下,虛空直接被洞穿。

「我擦,好強的破壞力!」

秦天震撼莫名,要知道,當初他在灰霧空間內,融合一萬五千火法則粒子造成的破壞力都無法打破虛空,但現在,僅僅融合了一絲這種力量居然就將虛空轟碎。

看來這股力量的品質,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許多。

微微猶豫,他給這股力量取了個名字就叫做——洞虛神力。 隨後,秦天又查看了自己的肉身能量,達到了恐怖的二十一萬元力,而且,達到九層圓滿並僅僅體現在力量上,他的速度和防禦能力也提升了數個檔次。

更讓秦天感到驚喜的是,達到圓滿境后,他的肉身居然出現反哺,使得他的仙魂無時無刻都在提升中,可說進步極大。

相信用不了多久,在肉身的滋養下,他的仙魂就能達到金仙層次。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將四枚禹王鼎從銅戒世界取出。

以前,他始終無法煉化禹王鼎,現在,他已經將《禹王煉體法》修鍊到圓滿,那是否能煉化禹王鼎呢?

四枚禹王鼎一出現,秦天就感應到,和它們產生了一種親密的聯繫。

如同福靈心至般,他手指上出現一道傷口,一滴鮮血直接落在鼎身之上,頓時,那隻禹王鼎上面的神秘符文都活了過來,迅速將秦天的那滴鮮血給吸收。

接著,秦天也那枚禹王鼎之間的聯繫更加的緊密。

同時,一股來自禹王鼎中的信息直接傳入他的靈魂,這也表示,這隻禹王鼎被他完全煉化。

禹王鼎共有九個,但卻不是由禹王拆分,而是本身就是九個,組合在一起,就是一件神器。

而禹王鼎的真正名字也不叫禹王鼎,叫造化鼎,乃是神界的至寶之一,只不過禹王當初實力不夠,無法真正催動造化鼎的威能。

至於秦天修鍊的《禹王煉體法》的真正名字叫《造化鍛體篇》,與其配套的另外兩部功法叫做《造化蘊神篇》以及《造化煉元篇》。

這三部功法都是由造化鼎的鍛造者造化神王創造。

同時,秦天之前所獲得的不過是真正《造化鍛體篇》的下篇,只要他將下篇修鍊至圓滿,就能重新進入進入造化空間,獲取《造化鍛體篇》的中篇功法。

還有他體內誕生了的洞虛之力,也該叫造化神力。

了解到這部分信息后,秦天就迫不及待的將另外三隻造化鼎給煉化了,接著,他心神一陣恍惚,就再一次進入了造化空間。

三座石碑上的碑文只有一座很是清晰,另外兩座上的字體都極為模糊。

這讓秦天頗感遺憾,如果能與《造化蘊神篇》與《造化煉元篇》一起修鍊的話,他的實力會更加的強大,可惜,他被靈魂上的神秘符文強迫著飛升仙界,不然,他還有奪取其他造化鼎的機會。

收攝心神,秦天迅速記憶《造化鍛體篇》的中篇功法,這中篇功法依舊分九重,每煉成一重,身體就會發生巨大的蛻變。

當秦天將《造化鍛體篇》的中篇記住后,就被踢出了造化空間。

花了兩個時辰,將第一層功法吃透后,秦天就開始修行。

隨著功法的運轉,秦天清晰的感應到,周遭的仙靈之氣,法則之力都被拉扯著朝他體內湧來,並被快速煉化,形成一股獨特的鍛體力量,被他身體給吸收。

「好強悍的功法,居然可以直接吸收法則之力!」

秦天震撼道,同時,秦天也有些奇怪,這等至寶,禹王為何會放棄?

修鍊了一會兒,秦天就停止了,因為周遭的法則之力已經被他吸收一空,這部功法簡直是葷素不忌,不管什麼法則,都可以煉化。

「咦?」

秦天突然心中一動,既然這部功法這般強悍,肯定也能吸收龍鱗內的法則之力,想到這裡,他直接取出一塊龍鱗運轉功法。

果然,龍鱗內的法則之力被拉扯了出來,納入他體內,然後轉化為了鍛體能量,被他身體吸收。

這龍鱗內的法則之力可是比虛空中的法則之力高了許多層次,修行的效果可說極好。

同時,龍鱗本身蘊含的能量也沒有放過,同樣被吸收。

一個時辰后。

堅硬無比的龍鱗直接化為粉末。

於是,秦天又取出兩塊,繼續修行。

在耗費兩百龍鱗后,秦天感應到,他的身體不再吸收鍛體能量,進入了蛻變之中。

同時,一股巨大的昏睡感襲來,他又一次陷入了沉睡。

不知沉睡了多久,秦天悠悠醒來,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好,尤其是肉身中蘊含的滂湃之力讓他極為振奮,稍作測試,他就發現,他的肉身之力已經達到三十二萬元力。

足足增長了十萬有餘。

除此外,他的仙魂也直接達到了金仙境,仙嬰沒有變化,但只需有足夠的能量就能直接提升。

起身走出練功房,發現宅子里並沒有人。

在花園內一番遊逛,端木邪終於歸來。

「秦大哥,你終於出關了!」端木邪喜悅道。

「小邪,我這次閉關有多久?」秦天問道。

「好像三年多吧!」

「什麼!居然這麼久?」

秦天一驚,他當初將《造化鍛體篇》的下篇修鍊到第九層圓滿並沒有耗費多少時間,這麼說來,他應該是修成《造化鍛體篇》中篇的第一層后,足足沉睡了三年左右。

本來,他還打算再接再厲,依靠龍鱗繼續修行,但現在一想,卻不能繼續修鍊,第一層就讓他沉睡三年,那修成第二層還不是十年八年?

至於為何蛻變會沉睡,應該是他的靈魂強度不夠。

想通這層關鍵,秦天決定,不能貿然提升肉身修為了,不然,肉身太強,靈魂太弱,也無法掌控。

「對了,你姐姐還好吧?」

秦天問端木邪。

「姐姐已經突破到天仙初期!」

端木邪高興道:「然後晉陞為了分院的頂級學員,對了,呂姐姐、龍姐姐也都突破了,韓姐姐最近也在為衝擊天仙做準備!」

「很好!」秦天也替她們感到高興。

當晚,除了閉關的韓清秀后,端木鈴、呂紀瑤、龍飄飄齊齊到來。

喝酒,吃肉,氛圍可是極為熱鬧。

最後,除了秦天外,其他人都喝醉了,將她們送回房間,秦天再次來到了屋頂,《造化鍛體篇》中篇達到第一層后,他體內的造化神力又增漲了數倍。

不知道依靠造化神力,有沒有和大羅仙對抗的可能?

有機會的話,他得試試,如果真能對抗大羅仙,他就要準備去尋找三個老婆了。

次日,在呂紀瑤、端木鈴還有龍飄飄的相送下,他離開了玄鷹城,在離開前,他分別送給她們一枚儲物仙戒,裡面並有一億仙晶。 飛在前往天武總院的半空,秦天琢磨著接下來的修鍊計劃。

他的仙魂已經達到金仙層次。

只要有足夠的能量就能將仙嬰提升到金仙層次。

正好還有造化池三日免費使用的機會,等這次回到總院,就利用那三日免費使用權將仙嬰提升到金仙。

突然,前方的天空中出現了陣陣能量波動。

穿過雲層,秦天抬眼看去,發現數千米外,正有倆群天仙在交手。

同時,還有兩名天仙圓滿,將一名身材極好的絕美女子護在一邊觀戰。

頓時,秦天眯了眯眼,那女子不是玄鷹城交易樓的掌柜韓影嗎?

對方表面修為只有天仙後期,但實際上,她有可能是大羅層次的高手,對此女,他心有警惕,這番對方出現,是巧合,還是刻意?

很是值得推敲!

突然,膠著的戰局被打破,一方的天仙突然祭出一柄上品仙器,大方神威之下,連斬另一方三位天仙。

「不好小姐,對方有上品仙器,我們快撤!」

守護韓影的兩位天仙圓滿齊齊色變。

「走,你們往哪裡走啊!」

就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身影響起,接著,一個戴著青銅面具的黑衣男子從雲層中走出,語帶戲虐道,對方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明明白白告訴眾人,對方是金仙層次的高手。

「是金仙,小姐你先走,我們拖住他!」

兩名護衛表現出英勇就義的姿態,主動朝那尊金仙衝殺而去。

「死來!」

黑衣男子輕蔑一笑,抬手斬出兩劍,劍光閃過,兩個天仙圓滿還沒有衝到對方面前就被削掉了頭顱。

而韓影則朝著秦天這個方向飛來,口中喊道:「公子救命!」

「尼瑪,能演得認真點嗎?」

秦天在心裡暗自吐槽,這韓影臉上神情雖然驚慌,但眼神卻絲毫不亂,反而透著幾分興奮之意。

「刷!」

黑影男子身影一閃,抬手一劍就朝著秦天劈來,口中更是喝道:「小子,你遇到了這件事,算你運氣不好,死來!」

一時,秦天有翻白眼的衝動,這仇恨也拉得太沒有水平了吧。

他很想陪著對方演完這出英雄救美女的戲份,但想了想,這韓影實在太危險,還是少招惹為妙,身形一晃,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消失不見。

幾個閃爍間,秦天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韓影愣住了,戴面具的黑衣男子也愣住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