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吧,那過兩天貧道抽出點時間來給你們講解一下觀想法。」

說到了這裏姜遠頓了一下,隨即繼續開口:

「一周吧。」

輕掃了一眼手中的箱子,姜遠覺得想要把科學院逛完起碼要一周時間。

至於說想要吃透科學院內的各種研究成果,那姜遠覺得可能得長時間開啟天人合一狀態才有可能做到。

「貧道至少會在科學院中待一周時間,只要貧道不閉關,那每周都可以抽出兩個小時來給戰士們講解觀想法。」

「但你們要知道,道這東西,最好還是要自己領悟的。」

「要是盡學貧道所言,那隻會將你們框死在貧道所劃出的框架之內,未來想要在修道一途有所成就,那可能會變得極難。」

聽完姜遠這番話語,王剛卻是搖了搖頭:

「道長,我們不是你,我們只是一群大頭兵,若是沒有你的出現,我們也不會接觸到超凡的力量。」

「人要有自知之明,或許有人認為自己是天命的主角,群星都會圍着他轉動,但我們這些當兵的,起碼我們這些科學院裏的警衛早就知道了自己並不是不可替代的。」

「我們未曾讀過道門典籍,哪怕您以後真的書寫下了可以讓人修道長生的世界,並且打開了通往那個世界的門戶,可我們又能走到哪一步?」

「所以在我看來把握好現在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以後您要是有創造新的法訣出來,我想應該也不會少了我們這一份吧?」

「哪怕以後您公佈的法訣只是您簡化后的法訣,但有您在前邊為我們引路,順着您走過的路走,終究還是會比我們自己走要順一些,不是么?」

「人貴在自知,能擁有以前想都想不到的力量,我們就已經很滿足了。」

「現如今我們連觀想法都入門不了,想要踏足您口中的巔峰,又豈是嘴上說說,心裏想想就能做到的?」

「說實話,現在大部分得到您創造的那份觀想法的人,都希望您可以把它再簡化一分,為的就是讓入門更加容易。」

「而且科學院裏那幾個觀想法入門了的研究員,也在研究如何把您的觀想法再次簡化,讓其適合普羅大眾。」

「您那份觀想法,說到底還是更加適合那些修道多年的道長,以及向王老這種天才。」

一大串話語下來,講的姜遠根本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只能點着頭再次答應王剛每周都空出一些時間來為科學院的警衛們講解觀想術。

見到姜遠應下請求后,王剛也沒接着打擾,直接就抽身告退了。

目送王剛遠去,姜遠提着箱子便回到了屋子裏。

觀察室既然取名為觀察室,那內部自然是有着各種監控觀察的手段。

除了屋內姜遠沒有察覺到他人視線之外,觀察室外部,都密佈著密密麻麻的監控裝置。

嗯,這些監控裝置在姜遠帶上眼鏡后都可以看到,所有的攝像頭還會被顯眼的色彩給單獨標出來,算是讓姜遠對於所謂的第一許可權有了重新的認知。

提着二寶的后勃頸進入房間內,姜遠準備研究一下到手的資料。

至於大寶,在看到姜遠準備進屋之後便自己爬過了籬笆,翻到了王老爺子的院子裏。

而後像個門神似的蹲在他的屋子外,警惕的小眼神不斷四處掃射。

回屋后隨手將早就被清理的乾乾淨淨的二寶放到床上,姜遠隨即就打開了箱子,開始研究箱子中的資料。

也就是這一研究,讓姜遠不得不感慨華夏科學院的腦洞之大。 「我的回合,抽卡!」

「攻擊表示召喚邪惡之棘,發動效果,把這張卡解放,給予對方300點傷害后在場上把兩隻同名怪獸特殊召喚!」

游燁LP:1600→1300

「魔法卡,芳香風暴發動,把場上的一隻植物族怪獸破壞,自己抽一張卡,抽到的卡是植物族怪獸卡時,從卡組再抽一張卡。」

十六夜秋抽出一張卡亮了出來,「植物族怪獸卡,薔薇之公主。」

十六夜秋接着再抽出一張卡后,發動了另一張魔法卡。

「速攻魔法,冷薔薇的抱香發動!把自己場上1隻怪獸送去墓地,那隻怪獸是植物族的時候,回合結束時,我可以抽兩張卡后把一張手牌送去墓地。」

游燁欣慰的看着這一幕,果然對於這種有天賦的決鬥者,賺卡這種事還不是一點就透。

「黑薔薇龍的效果發動,將墓地的邪惡之棘除外,一回合一次,將墓地的一隻植物族怪獸除外,選擇對方場上一隻守備表示的怪獸變成攻擊表示,攻擊力變成0,薔薇束縛!」

黑薔薇龍一聲怒吼,身上長出諸多藤蔓將游燁身前的玩具小人緊緊纏繞。

高速疾行機人·快刀亂破智游DEF:1600→ATK:0

「黑薔薇龍,攻擊高速疾行機人黑薔薇火焰!」

「游燁選手的生命值還剩1300點,吃下攻擊力2400點的黑薔薇龍這一擊的話將會輸掉比賽!」主持人解說道。

「墓地里疾行機人·三目骰子的效果發動!把墓地里的這張卡除外,對方的一次攻擊無效!」

刻有紅色眼睛紋路的藍色四面體的虛影擋在了玩具小人面前,擋下了這致命一擊。

「早就預料到了我會用黑薔薇龍的效果進攻嗎?所以上回合才用卡的效果把這張卡送入墓地。」

「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這個瞬間,冷薔薇的抱香效果結算。」十六夜秋抽了兩張卡后將一張卡送去了墓地。

高速疾行機人·快刀亂破智游ATK:0→1300

「我的回合,抽卡。」

「場上有風屬性怪獸存在時,攻擊表示召喚,疾行機人·竹蜻蜓電子人。」

「發動效果,將竹蜻蜓電子人解放,從卡組中將一隻調星師怪獸特殊召喚。」

「疾行機人·渦輪歌牌特殊召喚!」

疾行機人·渦輪歌牌ATK:800

「快刀亂破智游在與特殊召喚的怪獸戰鬥時攻擊力翻倍!快刀亂破智游攻擊黑薔薇龍!破距之鋒!」

高速疾行機人·快刀亂破智游ATK:1300→2600

「剛剛送去墓地里的漆黑之薔薇的開華效果發動,把場上的黑薔薇龍除外,這張卡回到卡組的最下方,這張卡除外的怪獸在下回合準備階段回到場上!」

就在玩具人的短刀即將落在黑薔薇龍身上時,黑薔薇龍消失在了半空中。

「那麼,快刀亂破智游直接攻擊!」游燁見狀,直接攻擊!

快刀亂破智游ATK:2600→1300

十六夜秋LP:4000→2700

「永續陷阱卡死亡反擊發動!直接攻擊並造成傷害的怪獸破壞!」吃下傷害的十六夜秋反手打開蓋卡,將游燁的怪獸破壞。

「原來是這樣嗎?保護了黑薔薇龍的同時,再用陷阱卡將我的怪獸破壞,真有你的,秋。」游燁笑着說道。「這樣一來,如果我用渦輪歌牌攻擊的話,也會被死亡反擊破壞。」

「那麼魔法卡,貪慾之壺發動!」游燁亮出了最後一張手牌,「將墓地里的電電大公,雙球悠悠,赤目骰子,快刀亂破智游,幻透翼同調龍返回卡組,抽兩張卡。」

「回合結束。」

「這個瞬間,被除外的黑薔薇龍回到場上。」十六夜秋說道,同時抽卡,「我的回合,抽卡!」

「魔法卡,地震發動!」

「對方場上的表側怪獸全都變為守備表示!」

疾行機人·渦輪歌牌ATK:800→DEF:1200

「接着,發動黑薔薇龍的效果,將墓地里的第二隻邪惡之棘除外,對方場上一隻守備表示怪獸變成攻擊表示,攻擊力變為0,薔薇束縛!」

渦輪歌牌DEF:1200→ATK:0

「黑薔薇龍,攻擊渦輪歌牌!黑薔薇火焰!」

「速攻魔法,疾行漂移發動!場上只有一隻調星師怪獸時,從卡組把一隻4星以下的疾行機人怪獸特殊召喚!」

「疾行機人·彈珠機卡丁車特殊召喚!」

「接着,發動墓地里陷阱卡,再生骰子的效果,把墓地里的這張卡除外,用場上的疾行機人調星師怪獸為素材,將一隻風屬性同調怪獸同調召喚!」

「用等級3的渦輪歌牌將等級4的彈珠卡丁車調星!翻動那美麗雄偉的雙翼,以光速討伐敵人吧!同調召喚!歸來吧,等級7!幻透翼同調龍!」

幻透翼同調龍ATK:2500

白色巨龍再次回到了場上,與酒紅色的黑薔薇龍對峙著。

「那張陷阱?什麼時候?」十六夜秋回憶著決鬥的過程,突然想起來黑薔薇龍第一次炸場時送下去的那張蓋卡。

「是那個時候的那張蓋牌嗎?」

「游燁選手居然在對手的回合完成了同調召喚!現在場上是幻透翼同調龍的攻擊力比較高,十六夜選手會繼續攻擊嗎?」主持人激情的解說道。

「速攻魔法!收縮發動!選擇場上一隻怪獸的原本攻擊力直到回合結束時變成一半。」十六夜秋從手牌發動了魔法卡,場中幻透翼同調龍的氣息瞬間萎靡了下去。

幻透翼同調龍ATK:2500→1250

「黑薔薇龍!繼續攻擊!」

「陷阱卡,同調氣流發動!場上存在2隻以上同調怪獸的場合,選擇1隻同調怪獸,直到這個回合的結束階段,選擇的怪獸的攻擊力上升那隻怪獸以外的同調怪獸的攻擊力的合計數值。」游燁打開了一張蓋卡。

幻透翼同調龍ATK:1250→3650

「速攻魔法!簡易調和發動!把自己墓地1隻調星師怪獸從遊戲中除外,選擇自己場上1隻怪獸選擇的攻擊力上升除外的調星師怪獸數值。」

「除外墓地的十六夜薔薇龍,黑薔薇龍攻擊力上升1600點!」

黑薔薇龍ATK:2400→4000

…… 她嘟起唇,臉上有著不高興。

「管家,你能和葉叔叔說一說,和宇豪的事情,晚一會再說嗎?」

她拍戲兩個月很辛苦誒!

好不容易有一天假期,葉家的人難道不應該主動,有眼色的讓葉宇豪陪她嗎?

再說了,她還是顧家的掌上明珠!

要是給她惹的不開心了,她回去和媽媽以及哥哥們告狀,她就不相信顧家不會給她出氣。

「不好意思顧小姐。」

管家臉上有著恭敬:「這件事情很重要,必須要立刻商議。」

這話就是拒絕她了唄!

「管家,你確定這是葉叔叔的意思?我要和葉叔叔談。」

顧明珠對於管家的話,並不滿意。

她每次出現在顧家,葉家的人,包括葉家家主,都對她和藹可親,她的要求,葉家上下也都是最快滿足。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