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界脈之力。」

「界脈真身,現!」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息,隨之陡然轉變。

隱約間,有低吼聲傳來。

四道界脈真身天幕,在那些靈獸的盤旋之下,將整個葉家莊園,此刻再度包裹了四層,而那道金色的屏障,其上傳力的威勢,則是越發的恐怖。

這道古防禦大陣,可以承受的力量,顯然要遠遠超出普通的陣法。

「此陣,不凡。」下方前院之內,此刻藍蒼的眼中,忍不住有微光閃動。

整個葉家莊園,唯有他才能感受到,這座奇異大陣的恐怖之處,拋開那道古印屏障不然,單單是那四道界脈真身,便是足矣擋住三重劫境強者。

而很顯然,大陣的布置,遠遠還沒有結束。

半空之中,葉飛掌中靈光閃動,斬痕劍,蓮華劍,縛獸金圈,三件仙寶齊出,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將其全部融入了大陣之內。

如此同時,數十件靈器爆發,同時被他重儲物戒內掏出。

「三件仙寶!」

「數十件法器,這小子好大的手筆。」下方前院之內,此刻見此情景的藍蒼,臉上都是露出稍有的驚嘆之色。 仙寶固陣,那本身就極為奢侈,更別說直接拿出三件,而且還有如此多的靈器,葉飛更是連冰劍都融入陣內,可見他對葉家的在意程度。

而此時,半空之中,葉飛身上的氣勢,竟是還沒有收斂的意思。

「葉某還有一術,針對源界武修。」

「封地,禁空……神使一指!」

半空之中,葉飛體內的靈力,此刻遠轉到了極致,他的周身升起一股奇異之力,掌中印訣成型,隨之抬手一指點出。

這一式神通,無疑是除了滅神矛之外,葉飛能夠爆出來的最強之力。

神使一指,彷彿給此陣注入了靈魂,隨之葉飛周身氣息的收斂,這座遮掩規則的防禦大陣,已然是徹底成型,陣法的強度,更是讓給四周的空間都變得有些扭曲。

隨著大陣成型,半空之中葉飛只感覺腦中一陣眩暈,身形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這小子,剛剛恢復,當真是不讓老夫省心。」莊園前院之內,最先反應過來的無疑是藍蒼,此刻他的身形已然踏空而起。

前院之內,葉家之人臉上,同時露出擔憂之色,此刻紛紛圍上前來。

「爺爺,他怎麼了?」

「這,葉小爺沒事吧……」

前方空地之上,藍蒼周身靈力涌動,體內精純的力量,隨之湧入跟前之人的體內。

「你們不用擔心,他只是有些虛脫,休息一下就能恢復。」藍蒼在穩住葉飛體內的靈力之後,便是轉頭望向眾人緩緩開口道。

如此同時,他下意識地看了看上方半空,心中的震撼此刻不言而喻。

這座大陣,就是他都沒有把握強行破開,特別是最後的那一指之力,更是讓藍蒼一陣心驚。

莊園前方,葉家眾人聞言,這才慢慢放下心來,說罷將葉飛扶起,一行人轉身進入後方的中心別院之內,對於莊園四周的陣法,葉家之人能夠感受到其有多強的人並不多。

除去藍蒼之外,便是唯有藍菲,朱時水二人,對於那古陣稍有感觸。

其他人,則是沒有什麼過多的察覺,畢竟懂得陣法之道的人,在武道界本身就沒多少,古符文印訣更是許多人全所未見的。

……

時間轉瞬,夜幕悄然降臨。

江東,葉家莊園之內,葉飛早已經醒來,他近段時間,靈力一直消耗不斷,以至於武道根基有些不穩,想要徹底恢復過來,顯然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

餘生漫漫盼君歸 「我的時間,並不充裕。」

莊園中心別墅內,此刻葉飛從房間之內走出,他緩緩抬頭望向遠方的黑色。

想要進入源界,他必須尋到一處過界冥門,而且需要想辦法將其開啟,通過此門踏入源界,說起來並不複雜,但其過程卻是極為艱難。

「除去九層荒塔,我所知的過界冥門,便是唯有西方武道界那邊……」別墅陽台之上,葉飛低喃一聲,眼中有微光閃過。

就在他思索之時,他體內的靈力忽然一凝,猛然抬頭望向前方遠處。

下一刻,似有清風拂過,他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見。

深夜,時而有寒風襲來,透著幾分涼意。

葉家莊園,護園大陣之外,此刻半空之中,不知何時已然多出了一道身影,那一身淡色長袍,冷峻面容,周身氣勢不凡之人正是葉飛。

「既然來了,何必躲躲藏藏,可是要葉某請你?」夜色之中,葉飛頓住身形,他的眼中有寒芒閃過,聲音中透著幾分低沉。

話音落下,前方有不遠處,夜色之中似有紫光劃過。

「通神中期,能夠感受到本使的,整個武道界,唯有葉家主一人。」前方一道聲音傳來,其內透著幾分笑意。

隨之,不遠處,可見一位身穿紫色長袍,一頭齊肩的紫發,臉上帶著輕笑的妖異男子身形陡現。

此人葉飛並不陌生,正是法王殿八使之首,那位紫殿殿主妖風無疑。

夜空之中,葉飛緩緩抬起頭來,他的目光落在前方之人身上,靈識之力橫掃而出,已然鎖定了前方之人的身形。

「你就不怕,葉某殺了你。」冰冷的聲音中,透著一股肅殺之意。

二人儘管相識,但絕對算不上朋友。

拋去法王殿與葉飛的過結不談,這位紫殿殿主同樣一直在算計葉飛。

「葉家主是聰明人。」

「本使相信,你不會的。」前方不遠處,妖風此刻臉上的笑容不變,隨即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輕笑著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此刻眼中有精光閃過。

這位紫殿殿主的身份,一直一來都是個謎團,此人上一次在法王殿總部之時,明明背叛了那位法澤殿主,但那件事情過後,這妖風仍舊安然無事。

「是么。」葉飛目光一寒,他的身上的氣息隨之陡變。

霎時間,其身形帶出一道流光,拳鋒中有幽光閃動,透著讓人心顫的渾厚之力,向著前方之人猛衝而去。

下一瞬,便是已然出現在了妖風眼前。

「砰,轟隆!」沒有任何猶豫,此刻一拳直接轟出。

那恐怖的威勢,爆出震耳的悶響,前方的妖風,似乎也是沒有想到,葉飛會直接出手,一時間來不及防禦,身形被瞬間震飛。

這一拳之力,儘管不弱,但顯然還傷不到此人。

「葉飛,你……」妖風此刻忍不住眉頭微皺,周身的氣息隨之爆發而出。

他的掌中,不知何時,已然多出一把紫色的長劍,有悅耳的劍鳴聲傳來,劫境之力隨之橫掃四周。

夜空之中,葉飛見此情景,不禁淡笑一聲。

「璇兒,禁靈領域。」靈識傳音,此刻傳出。

只見他的衣領處,隨之爆出一道金光,在同一時刻便是瞬間擴散,將前妖風的身形包裹,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鎖定了其身形。

而此時的葉飛,身形帶出殘影,再度衝上前來。

又是一拳轟出,這一次妖風依舊沒有躲開,他本身的實力,勉強達到三重劫境的程度,在失去了先機之下,竟是被葉飛完全壓制。

「葉飛,你別太過過分了。」

「我今夜來此,是想與你談合作的。」妖風此刻只感覺體內一陣氣血翻滾,在穩住身形之後,他便是連忙大聲開口道。

論戰力而言,妖風實則不輸葉飛多少,只是他一開始並是沒有出手之意,這才被其完全壓制。

「上一次的合作,葉某還歷歷在目。」葉飛雙目微閃,進攻的節奏,顯然是沒有放緩的意思。

他說完之後,掌中古印凝聚,一股歲月之力隨之瀰漫而出。

抬手之下,遠處夜空之中,剛剛穩住身形妖風,還沒來得及出手,便是再度被古符文之力封住,而伴隨而來的,無疑是葉飛的第三拳之力。

「該死的,他越來越強了。」妖風感受著四周的古印之力,此刻面色有些難看。

似乎每一次交手,他都會被對方壓上一頭。

只是片刻的思索,妖風體內的靈力,此刻隨之轟然爆發,他抬起手臂,掌中的紫劍在半空之中,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竟是在身形被封鎖之下,藉助一股反震之力,躲開了前方之人的那一拳之力。

「葉飛,我知道,你想要進入源界。」

「你手中有過界冥石,而本使者則是知曉踏入源界的具體方法。」妖風身形退開之後,好不容易有所喘息,便是連忙開口道。

前方夜空之中,葉飛聞言臉上的笑容不變,隨即開口道:「難道你,不想回到源界嗎?」

他開口的同時,身上的氣勢,卻是並未收斂,下一擊之力顯然很快就會降臨。

「是的,本使與你的目的一樣。」

「你我二人在合作一次,過界冥門在華東地區,其實也有著一座,我可以立刻帶你前去。」妖風沒有廢話,此刻連忙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葉飛身形隨之頓住,此刻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葉某幫你,有什麼好處?」葉飛目光微閃,緩緩開口問道。

前方半空,妖風一聽這話,此時也是不再遲疑,隨即抬手之下,一塊古樸的玉簡落入了他的掌中。

「這玉簡內,記載了穿過冥門的方法。」

「你若願同本使前去,此法可傳授於你……」妖風臉上的表情,此刻露出認真之色,目光凝聚在前方之人身上,緩緩開口說道。

只是不等他再次開口,一道古印之力,便是隨即鎖定了妖風的身形。

下一刻,此人手中的玉簡,便是已然落入了葉飛的手中,靈識掃過之後,他的嘴角隨即泛起了笑容,這塊玉簡之內的記載,正是如今葉飛最為需要的。

「多謝,只不過合作之事,葉某沒有多大興趣。」葉飛收起了玉簡,隨即掃了前方之人一眼,便是緩緩轉身,向著後方退去。

這位紫殿殿主,本身的戰力不俗,葉飛沒有必要與之糾纏,既然得到了過界之法,他還需儘管尋到玉簡上記載的過界冥門才行。

夜色中,伴隨著話音的落下,前方不遠葉飛早已經消失不見。

「你……」妖風此刻面色有些發青,其身形恢復之後,不禁盯著前方的黑夜,一時間被氣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夜空之中,妖風沉默許久之後,隨即抬頭望向遠方的黑夜。

縱觀東西方武道界,怕是也唯有方才之人,能夠這般輕易地,從他手中將那塊玉簡奪走。

「本使等你。」妖風低喃一聲,眼中有紫芒閃過,身形隨之融入黑暗之中。

……

江東市,葉家莊園,此刻時至深夜,半空之中葉飛身形踏空而立,視線可見前方早已變成一片荒地,被陣法籠罩不入常人眼。

此陣,本身是葉飛所設,遮掩屏障自然無法擋住葉飛的眼睛。

「這一去,不知需要多久。」葉飛雙目微閃,此地不禁低喃道。

要說在之前,他離開葉家,最多也是就走出華夏,想要回來並不難,可若踏入源界,在想回到華夏,怕是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

思索片刻,半空之中,葉飛臉上的遲疑之色,很快便是消失無蹤。

「等我……回來。」一聲低喃過後,他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葉家莊園內,中心別院的陽台之上,藍菲此刻雙眸微顫,前方黑暗中的屏障,同樣無法遮住她的眼睛,她深知今夜一別,想要再見怕是至少數年之後。

對於一位元嬰後期的武修來說,數年的時間,僅僅只是彈指間而已。

然而對於一個思念之人而言,有時候數天的時間,那便是有如過去數年之久。

「我等你。」陽台之上,那個孤獨的身影,擦去眼角的淚痕,臉上的神情,很快恢復了往日的堅韌,轉身走進了房間之內。

……

華夏,華東境內。

夜色之中,葉飛在手中玉簡的指引下,一路踏空而行,很快便是出現在了一處深山,荒脈的半空之中,腳下那是一片險峰,峭壁之地。

「拜魂門。」半空之中,葉飛眼中有微光閃過。

他的靈識橫掃之下,輕易穿透了此地的護山大陣,可見這個華夏隱門,因為那丁引的叛變,故而落得個山門被毀的下場。

門中早已空無一人,深山內的遮掩陣法,僅僅只是簡單結界手段,為了防止普通人踏入而設下。

半空之中,葉飛沉吟少許,隨即身形閃動踏入其內。

「此門,應該是毀於守護聯盟。」

「此地空間之中,還殘留著劫境強者的氣息。」葉飛進入拜魂門后,四下查探了一番,四周多人出手鬥法的痕迹極為明顯。

藍蒼口中的守護聯盟,絕不只是簡簡單單的守護而已,任何威脅到武道界的存在,幾乎都被被毫不留情抹殺,這一點上他與那位法王殿殿主倒是不謀而合。

門中高峰,大殿已然被打鬥的餘威摧毀,空氣中還有未曾消散的血腥味。

此地發生了什麼,葉飛儘管不得而知,但拜魂門內的弟子,似乎與那位名叫丁引的老祖,沒有多大區別,對於武道界,有著深深的敵意。

若非如此,也不至於到如今這個地步。

拜魂門內,葉飛此刻身處一座廢墟大殿前,他的目光掃向遠處,落入這個宗門的後山方向。

「玉簡上記載,拜魂門的過界冥門,藏於後山身處石壁之中,這處冥門早在三百年前,便是已然被封死,以至於那丁引,不得不得捨近求遠。」

廢墟大殿前,葉飛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只是片刻的思索,他隨即收起了玉簡,身形同時閃動,在夜空之中劃出一道流光。

這塊玉簡,來自於那位法王殿殿使妖風,至於是真是假,葉飛不得而知,但這拜魂門處於華東境內,來此探究一番,浪費不了多長的時間。

「若無法尋到冥門,我只能再前往西方武道界走上一遭了。」夜空之中,葉飛此刻隨即不在多想,身形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次穩住身形,在他的前方不遠處,可見有著一處極深的峽谷。

靈識橫掃之下,峽谷的盡頭,則是一處陡峭的岩壁,在那岩壁的下方,可見有著一塊青石的巨石矗立在其下,隱約有微光閃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