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一個聲音忽然從浴室門口的方向傳來。

夏雷移目過去,一眼便看見了唐語嫣。

唐語嫣向夏雷和申屠天音走來。她的氣場,自帶妖精的屬性。

「你們這是……」夏雷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如果命運最終無法改變,該來的始終要來,那就在它來之前好好放縱一回吧!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半個月後。

黎明還沒有來到,天空一片黑暗。

房間里很安靜,女人們橫七豎八的睡在世外桃源里的最大的那一張床上。昨夜的荒唐讓她們疲累不堪,她們的計劃是比太陽更晚起床。

夏雷卻是徹夜未眠。整個晚上,激情消退之後他就在想著事情。五天之後就是他的大限之期,可直到現在為止他都沒有收到任何信息,也沒有發現有關卡西亞魯伊斯的任何蹤跡。

那傢伙會在最後一天出現,然後幹掉他嗎?

夏雷猜不到卡西亞魯伊斯的心思,直到現在為止他都沒弄清楚卡西亞魯伊斯的目的是什麼。

靜靜的躺了一會兒之後,夏雷從床上爬了起來。他穿上了衣服,然後親吻了床上的每一個妻子。側睡的江如意,平躺的一隻腳壓在龍冰身上的梁思瑤,還有嘴角含笑的凡凡和趴著睡的唐語嫣,最後是抱著一隻枕頭的申屠天音。

舉家搬到世外桃源的那個晚上,唐語嫣教壞了申屠天音。那天晚上之後,世外桃源之中最大的房間和最大的床便成了她們和夏雷的天堂。這段時間真的很荒唐,很放縱,很墮落,可真的很快樂。

「對不起,我也不想離開你們,可是……」夏雷想留下一句話,可是他說不下去了。

夏雷悄悄的離開了他和女人們快樂之屋。

這是他給這個超級大房間取的名字,為此他沒少挨女人們的粉拳。如果可以選擇,他想永遠留在這裡,白天工作,陪孩子們玩耍,晚上和妻子們大被共大床,風流快活。可他沒有選擇,他必須離開。

必須離開。

這是昨天晚上他想了一個晚上才做出的決定。

卡西亞魯伊斯給他的最後期限還有五天,他其實還可以在這裡享受幾天天倫之樂,過幾天超級性福的生活。可那又怎麼樣?時間一到,他還是離開。而且,如果繼續留在這裡,一旦卡西亞魯伊斯和依西塔布來到,將這裡變成戰場,他的女人和孩子就會置身在極其危險的境地之中。

房門關上,房間里的誘人春光消失了。那一剎那間夏雷沒忍住,眼淚奪眶而出,他又將房門輕輕打開,看最後一眼。

大床上的女人們構成了一道白色的風景,也有點綴其間的黑色。山高水低,曲線誘人。她們的美,她們的好進入了他的視線,就像是烙印一般留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再見,我的愛人們。」夏雷拉上了房門,轉身離開。有好幾次想要倒轉回來,可他忍住了。

他進了孩子們睡覺的房間,親吻了每一個孩子,並留下了他的祝福。

「對不起,我的孩子們,爸爸必須要離開。爸爸或許無法陪伴你們成長,無法看見你們結婚生子,可你們要相信爸爸是愛你們的,永遠愛你們。好好成長吧,以後多孝敬你們的母親……」他說不下去了,淚水打濕了他的衣襟。

一刻鐘后,夏雷背著一隻很大的背包向世外桃源的大門走去。幾個全副武裝的救助會的成員眼睜睜的看著他,可沒人做出半點反應。夏雷從他們的身邊走過,就像是一團透明的空氣,他們的大腦之中沒有任何印象。

天空上,一架黑色的龐然大物從天而降。那是雷馬集團的巔峰之作,鯤鵬轟炸機。

夏雷上了鯤鵬轟炸機,鯤鵬轟炸機在跑道上衝刺,然後拔地而起直上雲天。

夏雷的視線移到了群山環抱的世外桃源上,它越變越小,他離他的女人和孩子也越來越遠。

生別離。

離別的悲傷就像是一眼望不到今天的鹹水湖,每一滴水都是悲傷的眼淚。

世外桃源消失在了視線之中,夏雷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眼淚奪眶而出,他的聲音也哽咽了起來,「等著我,我的愛人,等著我,我的孩子,我一定會回來的。」

黎明的曙光刺破了黑暗,雲層之上,鯤鵬轟炸機的機翼在陽光下反射著冰冷的光。

一個窈窕的身影在駕駛艙里浮現了出來,超級小倩咳嗽了一聲,「主人,你哭了。」

夏雷伸手抹掉了眼角的淚痕,「昨天下午我在我的黑客電腦之中留下了一個視頻,我走之後你把它放出來,讓你的主母們看一看。」

「好的,主人……」

「你想說什麼?」

「看見你哭,我也好傷心,你能告訴我你要去哪裡嗎?」

「你是說將來還是現在?」

「現在和將來,我都想知道。」超級小倩說。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現在去馬爾他,將來我就不知道了。」

「嗚哇……」超級小倩忽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哭什麼啊?你連眼淚都是假的,有必要哭嗎?」

「人家傷心嘛!不要你管!」

夏雷說道:「答應我,我走之後一定要照顧我的女人和孩子。」

「我會的。」超級小倩哽咽地道:「那還要繼續攻擊美國資本市場嗎?」

夏雷說道:「當然要,你能做到什麼程度就做到什麼程度。」

「如果你不在了,我做這些還有意義嗎?」超級小倩的眼眸里閃爍著淚花,那些虛擬的淚水眼見就要流出來的樣子,很逼真。

「當然有意義,我留給你的最後一個指令就是照顧好我的女人和孩子,保護華國,攻擊美國。」夏雷說。

「我會執行的。」超級小倩的眼淚奪眶而出。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到了馬爾他你再出來把飛機開回華國,現在我想靜一靜。」夏雷說。

「主人……」

「回去吧。」

超級小倩消失在了駕駛艙之中,雖然她不願意離開,可夏雷的指令她必須執行。

鯤鵬轟炸機向地中海方向飛去。

卡西亞魯伊斯在什麼地方?

無從知道。

可夏雷知道卡西亞魯伊斯的大本營在馬爾他島,因為老爹道別之時說過一句話,那就是他在控制了FA組織之後去了馬爾他島幫助卡西亞魯伊斯復活。

決戰需要戰場,夏雷不會選擇華國的任何一個地方,更不會選擇世外桃源,他選擇的是卡西亞魯伊斯的大本營。

嘟嘟嘟,嘟嘟嘟……

衛星電話突然響起了鈴聲。

夏雷掏出了衛星電話,可沒有看到來電的號碼,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滑開了接聽鍵。

「呼吸……呼吸……」詭異的聲音傳來,鯤鵬轟炸機的駕駛艙里頓時多了一片恐怖的氣氛。

「卡西亞魯伊斯。」夏雷說道:「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你在哪?」

「夏雷。」衛星電話里的聲音忽然變了,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聲音化成灰夏雷都認得,打來電話的人是依西塔布。

「你居然還活著。」夏雷的聲音很冷。

「你就那麼想我死嗎?」依西塔布的聲音,少了一點冰冷的味道,「你對我做了那樣的事情,我沒有親手殺死你,我會捨得去死嗎?」

「那就來吧,我正要去馬爾他島。」夏雷說道。

「你要去馬爾他島?你就那麼想去送死?」依西塔布的聲音。

夏雷說道:「人不都有一死嗎?早幾天晚幾天又有什麼關係?倒是你要考慮清楚,卡西亞魯伊斯的大本營就在馬爾他島,我這次去等於是自投羅網。你要是不來的話,你可什麼都得不到。」

「我們需要見一面!」

「那就在馬爾他島見面吧。」停頓了一下,夏雷又說道:「就在瓦萊塔吧。」

「瓦萊塔的什麼地方?」

夏雷說道:「瓦萊塔東邊,進山,有一個古老的城堡,那是醫院騎士團的地方,我在那裡等你。」

「你別跟我耍花樣!」

「那就這樣吧,你要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那就快點來吧,來遲了可沒你的份。」說完,夏雷掛斷了電話。

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在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兩個惡魔的眼裡,他就像是一塊肥肉,兩個人爭著要吃。而作為肥肉的他卻沒有選擇的餘地,要麼被依西塔布吃掉,要麼被卡西亞魯伊斯吃掉。

鯤鵬轟炸機進入了印度的領空,繼續向地中海方向飛去。

夏雷回頭看了一眼放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大背包一眼,心中暗暗地道:「這一次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能不能幫我了。」

那隻大背包里裝著世界之盒和水晶頭骨,還有從醫院騎士團得到的銀色戰甲。可即便是有這些東西,他的心裡仍然沒有半點把握。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依西塔布是最可怕的,可直到現在他才明白追可怕的不是依西塔布,而是卡西亞魯伊斯!他比依西塔布活了更漫長的時間,實力更強也更狡猾!

因為,從六百年前卡西亞魯伊斯就開始計劃這一切了!

嘟嘟嘟,嘟嘟嘟……

衛星電話又響了。

夏雷看了一眼,卻是龍冰的號碼。直到鈴聲響到了第五十五秒的時候他才硬著頭皮接聽了電話,「阿冰,是我。」

「爸爸,你去哪裡了?」衛星電話里傳來了夏龍的聲音。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爸爸有事出去一趟,好好聽媽媽的話,爸爸很快就會回來。」

「不,我不要聽話,我要你回來。」夏龍倔強地道。

夏雷的眼睛濕潤了,「記住,好好讀書,做一個有用的人。」

「我不,我就要你回來!」夏龍嚷道。

夏雷苦笑了一下,準備掐斷電話的時候,衛星電話里傳來了龍冰的聲音。

「老公,我等你回來。」龍冰說。

「等我回來。」夏雷說道:「我愛你。」

「我愛你。」龍冰的聲音,帶著哽咽的味道。

夏雷掛斷了電話,然後使勁一捏,衛星電話啪一聲碎裂了。

他要掐斷所有的聯繫,如果死是必然的結局,他想安安靜靜的死去,不想連累任何人。

PS:感謝XJ心靜的打賞,謝謝你!今天只有三更,晚上還有一更。 馬爾他島,瓦萊塔。

夏雷從鯤鵬轟炸機上一躍而下。

鯤鵬轟炸機掉頭向東方飛去。

超級小倩從夏雷的多功能腕錶上浮現出來,卻發現還在鯤鵬轟炸機的駕駛室中。她才發現夏雷在跳傘之前將他的多功能腕錶摘下來了,放在了駕駛艙的座椅上。

她跟著激活了鯤鵬轟炸機的攝像頭,在一個顯示器之中頓時浮現出了夏雷的身影。他在天空中急速下墜,眨眼遠去。他的身影在天空之中看上去很小,可給她的感覺卻無比的偉岸,足以撐天立地!

「再見,我的主人。」超級小倩說,眼淚從她的眼眶之中滾落下來,濺落在駕駛艙的座椅上,但什麼都沒有打濕。

她的一切都是虛擬的,可她的情感卻是真的。

天空中勁風吹拂,夏雷張開了雙臂,感受著風從腋下穿過,那感覺就像是長出了翅膀在藍天白雲間飛翔。

陸地在視線里越變越大,夏雷已經看見了瓦萊塔東邊的十字山,還有隱藏在山谷里的騎士城堡。

醫院騎士團的聖宮在十字山之中,騎士城堡是前站,夏雷來過這裡,他熟悉這裡的一切。也就是那一次,他幹掉了醫院騎士團的首領安吉列奧。現在醫院騎士團的首領是曾經的傀儡首領沃爾頓,而那個傢伙還和他簽訂了一個口頭上的和平協議。

那個協議之後,醫院騎士團並沒有來找他的麻煩。這倒不是醫院騎士團信守承諾,而是根本就不敢招惹夏雷。一個連美國第七艦隊和51區都敢炸的男人,一個小小的醫院騎士團有勇氣和實力去跟他都嗎?

醫院騎士團將卡西亞魯伊斯的戰甲視為聖物,將卡西亞魯伊斯視為騎紅馬的代表戰爭的天啟騎士。卡西亞魯伊斯將總部設在親近他的地方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只是醫院騎士團恐怕還不知道他的存在。

卡西亞魯伊斯的老巢在馬爾他的什麼地方?

夏雷並不知道。他打開了降落傘,操控降落傘往騎士城堡所在的山谷降落下去。他想得很明白,卡西亞魯伊斯的老巢在那裡他根本就不需要去調查,去尋找,他只需要在這裡現身就行了。只要他人在馬爾他,卡西亞魯伊斯會來找他,依西塔布也會來這裡找他。

騎士城堡進入了視線,還沒有降落到地面上的夏雷很快就被醫院騎士團的武裝人員發現了。

鐘樓的古老大鐘被敲響,十幾個武裝人員從騎士城堡之中沖了出來。有幾個騎著越野機車,有的騎著大馬。時代不一樣了,騎士也得適應時代的改變。機車顯然比戰馬更能適應現代社會。

夏雷降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那十幾個從騎士城堡之中衝出來的醫院騎士團的武裝人員已經將他團團圍住了。

十幾支黑深深的槍口對準了夏雷。

夏雷卻當這些牛高馬大的武裝人員如空氣,他慢吞吞的解下了背上的傘包,然後反背在胸前的大號裝備包背回到了背上。

「你是誰?」一個武裝人員用義大利語沖夏雷喝問道。

夏雷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用義大利語說道:「夏雷。」

「夏雷?」問話的武裝人員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來,「媽的,你以為你是布馮嗎?你說出你的名字,我會請你抽一隻煙?或者喝一杯?」

「哈哈……」十幾個武裝人員大聲笑了起來。

領頭的武裝人員忽然收起了笑聲,兇悍的吼了一聲,「跪下!」

夏雷動都沒動一下,這是淡淡地道:「給沃爾頓打電話吧,他知道該怎麼做。還有,再對我不禮貌,只要一次,我殺了你。」

領頭的武裝人員的嘴角抽了一下,正要發作,他身邊的一個武裝人員忽然拉住了他的手,神色緊張地道:「我、我……我想起夏雷是誰了,他、他……他是雷馬集團的主人!」

十幾個醫院騎士團的武裝人員頓時驚愣當場,他們的眼裡本來是調侃和輕蔑的眼神,可是現在卻刷一下變成了畏懼了。

這些武裝人員不知道夏雷是誰很正常,可只要玩槍的人沒有不知道雷馬集團的。很多槍手做夢都想擁有一支雷馬集團的疾風突擊步槍,或者是XL2500狙擊步槍。這個男人至今被美國通緝,被美國視為頭號敵人,可他卻還好端端的活著!但讓這些武裝人員害怕的是,正是眼前這個男人曾經學習了聖宮,帶走了醫院騎士團的聖物!

然而,畢竟是醫院騎士團的人,信仰的力量有時候能戰勝恐懼。一個站在夏雷身後的武裝人員悄悄的將槍口對準了夏雷的背心,右手的十指也壓到了手槍的扳機上。

幹掉夏雷,如果將他的屍體送給美國,沒準美國會承認醫院騎士團在國際上的一個主權國家的地位。幹掉夏雷,也算是給前任大團長安吉列奧報了仇!

「你最好不要動那樣的想法。」夏雷的腦後彷彿長了眼睛,「我給你一秒鐘的時間放下槍,不然你就開槍吧。」

一秒鐘的時間根本就不存在什麼間隔,轉眼就過去了,快得讓人來不及思考。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