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都叫了還能不餓?最近我學會了做義大利面,你回房間洗漱一下,我給你做。」

「交給廚子做就好了,不要累著自己。」

「只是一碗面而已,哪能累著我。」小七性格一直都很溫柔。

看著丫頭的背影,穆塵感慨道,他的小七是真的長大了。

泡了一個澡出來,小七已經在房間等候。

「哇,塵哥哥,你身上這是肌肉嗎?」

穆塵就裹著一條浴巾出來,他沒想到小七這麼快就做好了。

精壯的上半身露出線條優美的肌肉,頭髮上以及身上還有一些沒有擦乾的水珠。

穆塵的身材和聲音已經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不再是當初的少年。

穆七之前都是在屏幕前看到男人的肌肉,這還是頭一個出現在她眼前的人。

她很好奇的用手戳了戳,「哇,彈性挺好的呢。」

面對像是研究新大陸一樣研究自己的小丫頭,穆塵紅著臉,立馬裹上了一件厚實的浴袍,生怕被小丫頭多看了兩眼。

「手藝不錯。」穆塵借著義大利面掩飾自己的害羞。

「那當然啦,都是按照塵哥哥的喜好做的。」穆七托著臉頰道。

回到家穆塵覺得溫暖了不少,他在工作,小七就趴著看偶像劇。

過了一會兒小七離開,穆塵看了看時間不早,他也該休息了,關了電腦準備入睡。

門口出現換完睡衣的小丫頭,還抱著一隻小玩具熊,她打著哈欠就進來了。

「丫頭,你不回房睡嗎?」

小七困極了,撩開被子就爬了上來,還將她的小熊放好。

「以前塵哥哥回來都是和你一起睡的,塵哥哥,我好睏先睡了,晚安。」

她熟練的在他懷中找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抱著他的腰沉沉睡去。

當年可以一起那是因為她還是一個小孩子,如今已是少女,他怎能隨便抱她呢?

她不懂男女有別,他是懂的。

想要叫醒她又捨不得,小丫頭已經睡著了。

嘆了口氣,算了,明天再和她說吧。

穆塵關了燈,他這幾天也是太累了。

剛剛躺下就要睡著,小七的一條腿就那麼旁若無人的搭了上來。

不偏不倚,正好就在特殊的位置。

穆塵快哭出來了,小傢伙睡覺還是這麼不安分。

伸手將她的腿放下卻發現穆七就沒穿睡褲,細膩的肌膚觸感在掌心滑過。

「咚咚咚」他的心跳加快,不知不覺他的小傢伙已經長大。

他連忙收回手不敢再碰她分毫,只是一顆心激動不已。

想著當年她還在襁褓的時候那麼小一點,比初生的小貓兒大不了多少。

「塵哥哥……」穆七在他懷中輕喃。

穆塵溫柔的撫過她的一縷秀髮,「我在,七兒。」

這個生下來就沒有母親,父親又遠離她,還帶著心臟病的可憐丫頭,他將她寵成了掌中寶。

什麼嫂子,他壓根就沒有想過娶妻。

七兒,我一定會治好你的病,讓你像正常的女孩一樣生活。 經年和悠悠準備了一大桌子的飯菜,面對經年和悠悠這兩個絕色美女,南宮離看都沒有看一眼。

經年和悠悠兩人雖然長相相似,性格卻是天壤之別,就有些像是春花秋月,各有千秋。

要是別的男人看見兩人定然眼睛都看直了,而南宮離將兩人當成了隱形人。

經年一直在暗中打量著南宮離,從兩人的婚配考慮,南宮離真的是一個好男人。

要是她們家境和南宮家般配,經年一定願意將悠悠嫁給他。

從小到大兩人的長相引來了無數的風波,悠悠是她拚死保護下來的。

她也希望自己妹妹能得到幸福,千不該萬不該,她喜歡上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人。

經年在心中嘆了口氣,明知道這種情況自己應該將悠悠強行帶走。

長痛不如短痛,趁著悠悠還沒有陷入太深,早點讓悠悠離開南宮離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她又經不住悠悠的乞求,她們姐妹到底是相似的。

一樣的宿命,一樣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一樣為了愛人而委曲求全。

她連自己的心都管不住,又怎麼能管悠悠呢?

「少爺,小姐吃飯了。」悠悠給自己的定位就是女僕。

顧柒一把將她拉到身邊坐下,「別忙了,你坐著。」

「經年,你也坐。」顧柒倒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悠悠看向南宮離,「少爺……」

「都坐吧。」

他特地拿出了自己珍藏許久的好酒,只因為他知道顧柒喜歡喝酒。

顧柒搖晃著杯中的紅酒,「南宮哥哥,這些天多謝你對悠悠的照顧。」

悠悠聽到這話心中一緊,她知道顧柒是好心,她卻捨不得離開南宮離。

「之前是我手頭比較緊,才讓你暫時照顧一下悠悠。

現在我手頭寬裕了,那一億我連本帶利給你,就當是利息和你對悠悠照顧的費用。」

悠悠沒有出聲,她看向南宮離,因為她想要知道對於南宮離來說她悠悠是什麼位置。

就算沒有男女之情,他會不會有一點不舍呢?

南宮離淡定道:「錢就不用了,本來也沒多少,以後你好好照顧她便是。」

他竟是沒有一絲猶豫,悠悠的心在滴血。

經年在此刻開口:「既然如此,悠悠……」

現在南宮離已經表達清楚他的意願,但凡他有一點不舍,自己也沒有意見。

可人家擺明了對自己的妹妹沒有興趣,又何必再留下呢?

喲,好 「顧小姐,姐姐,我想留下來。」

南宮離的視線朝著她看來,顧柒也有些驚訝,「你不和我們走?」

「謝謝小姐好意,我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少爺在教我英語還有其它東西,我想要跟著少爺繼續學。」

顧柒本來想說自己也可以找人教她,但她這樣的人精,腦子一轉就明白了。

之前在黑船讓她跟著南宮離的時候她就沒有一點點不滿,自己暴打南宮離她還出來解釋。

很顯然她對南宮離是有好感的,說不定這些時間好感化成喜歡,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悠悠漂亮又單純,和南宮離不是很相配嘛。

眨眼間的功夫顧柒就已經看明白了悠悠的心思,在她看來這是一樁好姻緣。

重生洪荒情 「既然悠悠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一會兒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你,要是你哪天想離開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們。」

「謝謝小姐。」

這樣好的顧柒,悠悠根本就討厭不起來,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南宮離會那麼喜歡她。

悠悠不敢看南宮離的眼色,她怕南宮離覺得她是厚臉皮。

就算是厚臉皮,她也要留下來。

顧柒發現了她緊張,立馬打圓場,「哇,小悠悠的手藝真好,南宮哥哥你太有福氣了,天天都可以吃到這麼好吃的菜。」

她這句話是想要給悠悠解圍,沒想到南宮離卻是回答了一句:「以後你可以天天過來吃,我沒意見。」

嚇得顧柒差點沒被嗆死,南宮離將水遞給她,「好吃還有很多,我不和你搶。」

顯然南宮離對她也沒有死心,一頓飯在她的尬聊之中吃完。

飯後,顧柒覺得自己再呆在這就太影響南宮離和悠悠的感情了。

顧柒看得很清楚,南宮離喜歡的是她,悠悠喜歡南宮離。

南宮離對自己越好,悠悠就越傷心。

南宮離將她送到門口,「以後想吃隨時過來。」

「好啦,那我走了。」

「柒柒。」

「嗯?」顧柒回頭。

「你生日快到了吧。」南宮離提出這句話。

之前她在顧老爺子面前的說辭就是兩人訂婚的消息在她生日宴上宣布。

南宮離沒打算放棄,顧家和南宮家也不會。

顧柒嬌笑道:「謝謝南宮哥哥提醒,拜拜,小悠悠再見。」

「顧小姐慢走。」

顧柒和經年離開,上車后經年對她說了一句話:「柒爺,謝謝成全。」

哪怕她提前沒有對顧柒攤牌,顧柒也憑藉自己聰明的大腦猜到了。

「我能成全什麼,這得看她的造化,如果南宮哥哥能收了悠悠,這也是一件好事。」

「希望如此。」

經年是不報任何希望的,她們的出身……

好在她千辛萬苦保護下來的妹妹是乾淨的,也只在南宮離那裡被破了身體。

南宮離要是能對她負責,自己也就沒有遺憾了。

看著窗外的落葉,她的思緒飄向多年前。

「你們這些畜生要對我妹妹做什麼?」

「又來了一個小美女。」

「我求你們,要碰就碰我,不要碰我妹妹。」

「姐姐,不要!!」

「怎麼了經年?」顧柒一轉頭,看到經年的臉頰赫然有兩行淚痕。

經年雙手抱著自己的身體,很沒有安全感的樣子。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顧柒一把抱住她,「怎麼哭了?」

「柒爺。」經年擦著眼淚,「你看我這是傷春悲秋,怎麼哭了我自己也沒感覺。」

她若無其事擦著淚水,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心疼。

鄔湄說過,經年很沒有安全感,也很反感男人的觸碰,但她很會利用自己的美貌。

有男人的局都是她上的,她會給男人一點甜頭,但不會真的讓男人碰她。

鄔湄是見過的,她之前被人碰了一下手,表面上笑意盈盈,回去就瘋狂用洗手液消。

那瘋狂得快要將手上的皮都搓掉,從那以後鄔湄就不太敢讓她去了。

顧柒只聽就知道經年過去的經歷不好,她從來不問究竟發生過什麼。

就像是現在,她明知道經年是想到了什麼不太好的過往。

她溫柔的抱著經年,「我還以為是你捨不得悠悠,妹妹大了,想要嫁人了,別難過,以後會再見她的。」

顧柒高情商化解了她不愉快的過往,經年回抱著顧柒。

「嗯。」

柒爺,你要真是男人該有多好。

顧柒撫摸著她柔軟的髮絲,「乖,別怕,以後有我了,我會代替悠悠好好照顧你的。

湄兒,小浣熊,我們都是你的家人,不要再哭了。」

「嗯,謝謝柒爺。」

顧柒的安慰經年何嘗不懂,她也不是蠢人,相反她比悠悠聰明太多。

柒爺,就算是你也不會看明白我對你的心思。

這樣就好,讓我用這樣的方式一輩子留在你身邊。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