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北。」左旋看肖北沒有搭理他,又看到她壓抑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大步上前。

一上前,就看到肖北在哭,哭得很瘋狂。

眼淚沒完沒了的,布滿了她的臉頰。

這種哭泣他見過,就在林子凡去世的那一天,就是這樣,安小魚哭得好像要斷氣了一般。

他有些無措,還有些慌亂,「你怎麼了?」

林源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上前走上去。

兩個大男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到肖北在哭,哭得根本就停不下來,又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剛剛那個人,剛剛那個人……

從背影看上去真的和龍天一很像,難怪肖北會如此的激動,會如此的激動跑了出去,用他們根本就追不上的速度,要知道這妞腳上還有一雙恨天高。

而當他們說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肖北一步一步在靠近那個陌生的男人,那個從身影上看,就真的和龍天一如出一轍。

那一刻他差點沒有尖叫。

但在肖北取下對方口罩的時候,他整個人一下就僵住了。

不是龍天一。

沒有龍天一那自帶美顏的傾國容顏。

甚至,甚至……根本就不是一張完整的臉。

眼睛以下的部位,完全就是被毀的不堪入目的畫面。

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也被震驚和驚嚇了。

所以肖北是被嚇到了嗎?

是被嚇到了嗎?

要不要這麼矯情。

他看著肖北,看著她哭得真的分分鐘要斷氣的樣子,「嘿,你能不能不要再哭了,在別人的眼中還以為我和林源欺負了你這麼一個弱女子。」

肖北卻還是沒有聽進去。

左旋真的是無語透了。

他叫司機來接他們。

車子很快開了過來,左旋把肖北塞進了車子里,看上去很粗魯的樣子,實際上也有些小心翼翼的,他看著她默默哭泣的臉頰,無奈的嘆了口氣。

林源那一刻也不知所措,整個車子里,顯得尤其的安靜。

左旋把肖北帶了回去。

然後看著肖北還在哭。

他就不明白,為什麼女人的眼淚可以這麼多,可以這麼這麼多。

他把她送走了之後,忍不住還說了一句:「你別把自己哭死了。」

肖北沒有搭理他。

左旋反而不爽了。

這妞就這麼喜歡懟他,他特么這麼多年也習慣了被她打擊,這一刻如此安靜的肖北倒是讓他心慌無比。

這妞是不是撞邪了,他是不是應該給她找一個所謂的什麼大師驅驅邪氣。

他和林源離開。

「你說肖北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左旋差異無比。

林源搖頭。

但是不得不說,他從來沒有見過肖北這個樣子,從來不知道肖北原來也可以脆弱到如此地步。

肖北房間里。

她躺在床上,躺在床上,眼淚順著眼角一直不停。

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哭過了,這麼多年就差點忘了,哭是什麼感覺,今天卻完全不受控制。

她想象著剛剛自己見到的,見到的。

她心口很痛。

痛到無法呼吸。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下一秒,韓湊推門而入。

肖北此刻已經恢復了她的理智。

她眼眸水汪汪的看著韓湊,看著韓湊不說話也不笑的時候,真的很嚴肅的一張臉。

她說:「我見到龍天一了。」

「是他嗎?」韓湊問。

韓湊問,沒有任何情緒。

剛剛的他欲言又止,其實就是在說,那個人的身影和龍天一極其相似是嗎?

卻怕她希望太大,失望太大。

「我一直以為我這幾天出現的是幻覺,我一直以為,一直堅信的以為龍天一已經死了,然而我這幾天看到的人,是真實的是嗎?是真實的是嗎?」肖北問他,「你也看到了對不對。」

「對,我看到了。」韓湊點頭。

從手下拿出照片的那一刻,他也愣了很久很久。

雖然就只是一個身影,但是龍天一獨特的氣質太過於明顯了,明顯到覺得不可能是自欺欺人。

「那你告訴我,當初找回來的屍體,到底是誰?」肖北問他。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他。

對他根深蒂固的信任,就一直認為那個骨灰盒裡的骨灰就是龍天一的。

「為了怕你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我隨便就找了一個死人進行了火化然後抱回來的。」韓湊說,「你那個時候身體不好,而且還懷孕了,我不想你再回去,以你的固執,你真的會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對。

她會。

重生:蛇蠍毒後 她真的會。

但她也不希望他這樣來隱瞞自己,也不想。

「對不起肖北。」韓湊道歉。

可是,她又能怪他什麼。

在那樣的情況下,龍天一怎麼可能活下來的,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她不也沒有懷疑嗎?

她也不相信,他不可能還活著嗎?

現在五年了。

整整五年了。

他出現了。

用這麼奇葩的出場方式,讓她一步一步進入他的圈套,一步一步發現他的存在。

到這一刻什麼都能解釋了。

為什麼林源一直懷疑有神秘人在搞鬼,為什麼他在收購的時候,可以這麼輕而易舉,因為他是龍天一。

至少他們完全是束手無策,完全是坐以待斃。

她擦了擦眼淚。

韓湊看著她,問道:「你真的就見到了龍天一?」

豪門小媳難養 其實,也會懷疑,龍天一在那樣的環境下可以真的活過來。

他不太相信。

而且活過來了,為什麼五年了一直沒有回來,現在才回來不是很奇怪嗎?

「嗯。」肖北堅定的點頭。

韓湊更加奇怪了。

見到了,為什麼肖北還會回到這裡,以他對肖北的了解,她不可能還會放任龍天一的離開,在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後,在這麼多年為了他念念不忘守身如玉之後,她不可能會退縮。

「為什麼你沒有跟著他走?」韓湊問了出來。

在問出來的那一刻,心口還是會痛。

還是會默默的疼痛。

其實在這五年裡,假夫妻的關係,說沒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肖北說:「龍天一毀容了。」

韓湊看著她。

「除了眼睛,面目全非。」肖北說。

韓湊喉嚨微動。

也對。

那樣的情況下,能夠保命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身上不可能不會有傷。

所以龍天一那張被世人標榜的盛世美顏,就這麼沒有了是嗎?

「你嫌棄?」韓湊勉強讓自己笑了一下。

會嫌棄嗎?

會不會嫌棄。

他也覺得自己的小心思有些可笑。

肖北怎麼可能嫌棄。 他就不明白,為什麼女人的眼淚可以這麼多,可以這麼這麼多。

他把她送走了之後,忍不住還說了一句:「你別把自己哭死了。」

肖北沒有搭理他。

左旋反而不爽了。

這妞就這麼喜歡懟他,他特么這麼多年也習慣了被她打擊,這一刻如此安靜的肖北倒是讓他心慌無比。

這妞是不是撞邪了,他是不是應該給她找一個所謂的什麼大師驅驅邪氣。

他和林源離開。

「你說肖北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左旋差異無比。

林源搖頭。

但是不得不說,他從來沒有見過肖北這個樣子,從來不知道肖北原來也可以脆弱到如此地步。

肖北房間里。

她躺在床上,躺在床上,眼淚順著眼角一直不停。

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哭過了,這麼多年就差點忘了,哭是什麼感覺,今天卻完全不受控制。

她想象著剛剛自己見到的,見到的。

她心口很痛。

痛到無法呼吸。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下一秒,韓湊推門而入。

肖北此刻已經恢復了她的理智。

她眼眸水汪汪的看著韓湊,看著韓湊不說話也不笑的時候,真的很嚴肅的一張臉。

她說:「我見到龍天一了。」

「是他嗎?」韓湊問。

韓湊問,沒有任何情緒。

剛剛的他欲言又止,其實就是在說,那個人的身影和龍天一極其相似是嗎?

卻怕她希望太大,失望太大。

「我一直以為我這幾天出現的是幻覺,我一直以為,一直堅信的以為龍天一已經死了,然而我這幾天看到的人,是真實的是嗎?是真實的是嗎?」肖北問他,「你也看到了對不對。」

「對,我看到了。」韓湊點頭。

從手下拿出照片的那一刻,他也愣了很久很久。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