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大壞蛋。輪到你了!」甄可人興奮一笑,說道。

方逸天一愣,只好拿起了手中的盅子,頓時,旁邊的三個美女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嘿嘿,想看我喝酒?我都開門紅了,你們就別指望了。」

方逸天說著搖了下盅子,看著林淺雪那滿眼期待的眼神,他一笑,說道:「小雪,你來幫我揭開盅蓋吧。」

「好啊,你喝酒了可別賴我!」林淺雪盈盈一笑,伸手將盅蓋揭開,一看她便是欣喜激動的哈哈笑了起來,說道,「八點,是八點哦,方逸天你要喝半杯酒呢!」

旁邊的許倩與甄可人也是拍手笑了起來。

方逸天苦笑了聲,喝了半杯酒,不信邪的他有使勁的搖了下盅子,這時不等他說話甄可人便是說道:「大壞蛋,這次我來幫你揭開好了。」

說著,甄可人伸手將方逸天盅子的盅蓋揭開,一看,那紅色的四點跟藍色的五點在她的眼中簡直是這世上最美麗的點數了。

「九點!是九點,大壞蛋,你要喝一杯哦,不許耍賴!」甄可人立即興奮的大呼起來。

「大混蛋,看來今晚幸運女神很是眷顧你嘛,我這想喝酒的都喝不了,便宜你啦!」許倩巧笑著說道。

「讓你一直都欺負我們,這下可好,輪到我們欺負你了!」林淺雪笑嘻嘻的說了聲,那張絕美如玉的臉蕩漾著絲絲開懷的笑意來。

「這是什麼跟什麼嘛,怎麼老是老子喝酒,太不公平了!」

方逸天叫了聲,不過還是乖乖的把一杯酒給喝光了,隨即又想,罷了罷了,就當是老子倒霉運喝酒換來這三個美女的開心吧。

「方逸天,怎麼一上來就聽到你大呼小叫啊,是不是手氣不好喝酒喝多了?」

一聲清脆嬌媚的聲音響起,便是看到師妃妃走了上來,她的旁邊還跟著一個女人,一個容貌絕美毫無瑕疵,簡直是可以媲美林淺雪那張容顏如玉的玉臉的絕美!

她的身上穿著一身弔帶抹胸裙,裙子短到膝蓋,她那修長小腿的曲線裸露出來,身段極為婀娜妙曼,走動之間搖曳生姿,明眸皓齒,黑髮輕舞,氣質出塵,飄然入仙,竟是個極美極有女人味的女人!

方逸天目光看到這個女人之後臉色一怔,這個女人赫然竟是慕容晚晴! ——玉貌妖嬈花解語,芳容窈窕玉生香。

或許唯有這句詩句才能形容出慕容晚晴那絕美俏麗的容顏以及她那兼具御姐以及女神的成熟身段!

這個與林淺雪在天海市並稱為兩大美女之一的慕容晚晴無論是從家世、出身、美貌、氣質之上都堪稱是無以倫比,就像是一個女神,站在巔峰,不食人間煙火!

「妃妃你回來了,喲,還有慕容小姐,歡迎,歡迎……」方逸天一笑,說道。

甄可人與許倩還是第一次見到慕容晚晴,她們本來就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可慕容晚晴那宛如薄雲掩明月般的玉貌容顏還是讓她們心中驚嘆不已,特別是她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絲華貴高雅的氣質更是難得一見的。

本來她們兩人還暗自猜測這是個什麼人物,可聽到方逸天稱呼一聲慕容小姐之後她們心中閃過了一個念頭,當即暗暗猜測出了慕容晚晴的身份來。

「晚晴姐,你也來啦,過來坐吧。」林淺雪這時站了起來,對著慕容晚晴微笑著說道。

「淺雪,你們都在啊,妃妃說今晚有個聚會邀請我過來,沒想到碰到了你們。」慕容晚晴微微一笑,說著那雙美輪美奐的眼眸便是輕輕地從方逸天的身上掃了一眼。

「晚晴,來,過來這邊坐。」師妃妃笑著將慕容晚晴拉到了她旁邊的一個座位上坐下,而後笑著說道,「我在美國的時候認識了晚晴,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趁著這個機會把她叫過來介紹給大家認識。晚晴,我給你介紹一下,小雪你已經認識了,這位是甄可人,還有這位許倩,都是我的好朋友。」

慕容晚晴一笑,看著甄可人與許倩,說道:「可人,許倩,如果不嫌棄就叫我一聲晚晴吧,希望我們以後都是朋友。」

「你就是慕容家族的慕容晚晴吧,我早就聽說過你的美名了,今晚一見果真是很漂亮。」甄可人一笑,說道。

「一直以來晚晴跟小雪在天海市都是聞名遐邇的大美女,現在可好了,天海市兩位大美女都聚在一起了,呵呵。」許倩也笑著說道。

「你們別開我玩笑了,你們也很漂亮啊,還有淺雪。」慕容晚晴一笑,說道。

「晚晴姐真是謙虛,我哪能跟你比啊。」林淺雪一笑,又說道,「來,我們先喝杯酒吧,然後一起玩骰子遊戲,如何?」

「好啊,來,我們先來喝一杯。」師妃妃說道。

當即,眾美女便是紛紛舉起了酒杯,這時方逸天訕訕一笑,問道:「這個包不包括我在內?」

「當然包括,不過我們喝一杯你就要喝三杯!」甄可人瞪了他一眼,說道。

「為什麼?」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方逸天愕然。

「因為我們全都是女孩子,就你一個男的,你也好意思跟我們一樣只喝一杯啊?」甄可人笑著說道。

「好吧,三杯就三杯,難得被這麼多美女環繞著,這可是別人三輩子羨慕不來的福分!」方逸天一笑,爽快的說道。

話剛落音,立即便是有著無數道的美眸目光瞪了他一眼,有嗔怨,有埋怨,有狡黠,有意味深長……不一而足。

喝酒過後,師妃妃一雙丹鳳美眸看著方逸天,說道:「方逸天,剛才你跟小雪她們玩的是什麼骰子啊?看來你似乎是手氣不好哦,加我跟晚晴一起玩吧。」

「妃妃,剛才你沒看見呢,他一直喝酒,嘿嘿……」甄可人笑著說道。

「哦,是嗎,這個骰子怎麼玩呢,有什麼規則啊?」師妃妃眨了下眼睛,問道。

「我來說吧,是這樣的……」許倩接著便把七八點骰子的玩法說了一遍,師妃妃與慕容晚晴聞言後點了點頭,表示已經理解。

「這麼說剛才方逸天一直搖到九點嘍,看來是福星高照啊,兩個骰子你就搖出了最高點。」慕容晚晴莞爾一笑,說道。

「晚晴,這運氣來了擋也擋不住啊,我看你今晚臉色紅潤,額頭髮光,這可是運氣大好的徵兆,保不準接下來你也是福星高照哦。」方逸天一笑,說道。

慕容晚晴聞言后臉色一怔,幽深的美眸看了方逸天一眼,說道:「這種好運還是留給你好了,我可不想沾染你的好運氣。」

「方逸天,你休想讓晚晴姐喝酒,晚晴姐才不會跟你一樣呢。」 奪帥之劍 林淺雪嗔了聲,說道。

「好啦,我們開始玩吧,看看誰的運氣最好。」師妃妃一笑,說道。

「那麼大混蛋開始搖,剛才他搖到了九點,繼續搖。」許倩笑了笑,說道。

方逸天無奈的一笑,只好拿起盅子,搖了一下,他心想著這次該不會又是九點吧?

揭開盅蓋一看,幸好,搖出了五點。

接著輪到林淺雪搖的時候過了,許倩搖也過了,又輪到了師妃妃。

師妃妃一雙玉手搖起了盅子,揭開一看竟是八點,她莞爾一笑,說道:「該不會對面那混蛋把運氣轉到我身上了吧?」說著,她眼角閃過一絲媚意,嗔了方逸天一眼便是喝了半杯酒。

接著,師妃妃繼續搖,不過第二次的點數是三點,輪到慕容晚晴搖骰子。

慕容晚晴美眸流轉了一圈,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盅子,然後她心中有點忐忑的解開盅蓋一看,居然是九點!

方逸天一看,雙眼立即發光,他笑了笑,慢條斯理的抽出根煙好整以暇的抽了起來,透過那氤氳煙氣看著慕容晚晴將一杯酒喝了下去,那姿勢還真是優美之極,彷彿她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夠保持一種從容優雅的氣質般。

「我還要繼續搖是吧,希望這次不會再是九點了。」慕容晚晴笑著說了聲,便是搖了下骰子,然後揭開一看——

九點!還是九點!

「啊——晚晴,你搖骰子的時候用力點嘛,剛才你那麼輕輕地搖,骰子都沒轉動呢,不算,繼續搖。」甄可人說道。

「對,晚晴繼續搖。」許倩也附和說道。

「晚晴姐,你用力搖嘛,這九點應該是方逸天的福利才是,怎麼輪到你了。」林淺雪也埋怨的說道。

「咳咳……那個啥,你們要是想抵賴我也不反對,反正你們都是連成一氣,投票我也輸給你們。」方逸天聳了聳肩,淡淡說道。

「方逸天,誰抵賴啊,你看好了,不就是一杯酒嗎?」慕容晚晴嗔聲說了聲,便將一杯酒一飲而盡。

當即,林淺雪、師妃妃、甄可人與許倩四個美女的目光瞪向了他,彷彿是怪罪著他不懂得憐香惜玉一般。

方逸天一笑,反正那目光又殺不死人,身上也不會少一塊肉。

接著慕容晚晴繼續搖,幸好,這一次搖出了最小的兩點。

待到甄可人搖骰子的時候搖出了八點,喝了半杯,而後她嘟了嘟嘴,繼續搖骰子,這一次搖出了四點,輪到方逸天。

方逸天拿起盅子的時候,他分明是看到兩邊已經對面的五個美女一雙雙美眸都瞪在了他的身上,眼神里滿是期待之色,彷彿是很期待著搖出個九點一般。

方逸天不免有點無語,心想著自己還成為眾矢之了啊!

「別這麼看著我,不就是期待著我搖出九點嘛——不過你們可要做出失望的心理準備哦!」說著,方逸天一搖,接著揭開了盅蓋——

七點!加酒!

再搖——

九點!

再搖,又是九點,有一個九點……

方逸天直接無語,他已經是連續喝了四杯酒了啊,還有沒有天理,這賊老天肯定是個老色鬼,看到這五大美女圍在自己身邊就羨慕妒忌了吧,如此的整自己!

而邊上的那五大美女早已經是笑成一團了,紛紛戲謔而又幸災樂禍的看著方逸天,一個個大笑不已。

方逸天足足喝了五杯酒之後才輪到身邊的林淺雪搖骰子。

不知不覺間,搖骰子已經是四五輪下來了,場中喝得最多的當然是方逸天,第二個喝得比較多的竟是慕容晚晴,算下來她也喝了四五杯酒,至於其餘的四個美女平均下來一個人才喝了兩杯這樣。

新一輪開始之際,方逸天雙眼驟然一眯,一股冰冷而又強大的氣息席涌而來,帶著一絲的危險,而且還極為熟悉。

下意識的,方逸天轉頭一看,便是看到了一道妙曼性感的銀色身影出現在了樓梯上,一步步的朝上走來。 所有人都靜了下來,都紛紛抬眼看向了樓梯口處,因為除了方逸天之外,她們也感應到了那種近乎是壓抑的強大感覺來,彷彿是心中堵著一塊大石頭般讓她們感到就連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

那道銀色的身影不急不緩的朝上走,她的一張臉也顯露了出來,準確的說應該是半張臉,因為另半張臉上帶著的是一副銀亮色的浮雕著惡魔浴火重生的可怖圖案。

不用說,走上來的人就是銀狐,她是找方逸天來了。

方逸天忽而一笑,說道:「你來了!」

銀狐走了上來,看到除了方逸天之外還有著五個各具姿色美麗動人的女人,她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倒也不是因為厭惡,而是不習慣。

畢竟一直以來,她這樣的女殺手已經是習慣了獨來獨往,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獨處,自己一個人行動,可以說,除了她的影子嚴格來說是她的朋友之外,她並沒有跟過太多人接觸。

或許,這就是一個殺手必須要承受的寂寞與孤單,特別是像她這樣的殺手。

「要不要過來跟我們玩玩搖骰子的遊戲?」方逸天一笑,站了起來,說道,「或許你也過來玩玩,試試你的運氣如何。」

「你應該知道,我只找你一個!」銀狐冷冷說道,語氣中似乎是帶著一絲的不滿。

而對銀狐而言,不滿代表著的就是殺機!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來吧!你本不該這麼孤獨的!」方逸天淡淡說著,絲毫不理會銀狐眼中閃過的一絲冰冷殺機,直接伸手拉住了銀狐的右臂朝著前面的酒桌走去。

銀狐目光一沉,可聽到方逸天最後的那句話之後她心中卻是禁不住的一動——自己本不該這麼孤獨?

心想著,她眼中森冷的目光一隱,任由著方逸天把她拉了過去。

方逸天拉過來一張凳椅,放在他的旁邊,示意讓銀狐坐下,而後目光一轉,看到林淺雪她們五個大美女一個個臉色有些異樣,一雙雙美眸中更是流露出一絲本能的擔心害怕之意來。

這也難怪,銀狐身為國際上的第一殺手,雙手沾染的都是強者之血,身上的那抹殺機更是犀利濃重之極,方才她目光森冷隱露殺機之極,林淺雪她們五人顯然是感覺到了一絲本能的害怕來。

方逸天目光一掃,而後便是笑道:「呃,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算是我的朋友吧,剛來天海市,人生地不熟,只有我這個朋友,怎麼著我也要儘儘地主之誼才對。今晚說好了請她喝酒,不過卻是跟你們玩了搖骰子的遊戲,所以我說既然我這位朋友來了那麼就一起玩吧!對了,你們可以成為她為銀小姐,或者銀姐也行。」

說著,方逸天看向了銀狐,笑了笑,說道:「要不我也叫你銀姐?」

銀狐臉色一怔,目光變幻不定,而後便是冷冷說道:「我還沒你老!」

而林淺雪她們五人也反應了過來,師妃妃率先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麼我叫你一聲銀姐吧,希望你不要介意。上次在酒吧你出手幫了我一次,我敬你一杯,我先干為敬!」

在師妃妃的帶動之下,林淺雪、甄可人、許倩她們也是紛紛拿起酒杯敬了銀狐一杯酒。

她們也看出了銀狐的不凡,至少從方逸天曾對她們隱晦的告誡中可見一斑,再則,那天晚上她們看著銀狐跟方逸天一起在舞池中跳舞之際,她們都感應到銀狐身上那股隱含著的孤獨與寂寞,這也讓她們心生一絲的同情心來。

因此她們倒也是不介意叫銀狐一聲銀姐,她們本來就是性格極為開朗熱情的女孩。

當然,促使她們在短短的時間內接納銀狐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為方逸天,毫無疑問,此刻她們心中對於方逸天是極為信賴的,雖說這個混蛋更多時候讓她們感到氣惱不已,但在關鍵時候方逸天的表現已經表露出來的保護讓她們潛意識裡已經是完全的相信了方逸天。

因此方逸天既然毫不避嫌的把銀狐帶到這張酒桌上,她們對銀狐也沒什麼擔心顧忌的了。

銀狐臉色微微動容,當然,除了她之外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察覺到她臉色的變化,不知怎麼的,聽著這些漂亮而又熱情的美女口中稱呼她為銀姐,她心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的姐姐,那個在殘酷的訓練營中為了讓她繼續生存下去而選擇了自殺的姐姐!

「或許,當年姐姐想要我過的就是這種生活吧,身邊有著一些喝酒嬉鬧的朋友,能夠隨心所欲的生活,能夠開心時大聲的笑出來,能夠不開心的時候有個傾訴的朋友……」

想到這,銀狐深吸了口氣,心中竟是泛起了一絲淡淡的溫暖來,這讓她感到很不可思議,畢竟自從她的姐姐死了以後這種感覺已經是不曾有過。

銀狐也知道,眼前這些美麗的女孩並不能威脅到她的存在,方逸天也不會將她的真實身份告訴這些人,既然這樣,那麼她倒也是想嘗試一些在這種無拘無束的氛圍之下的感覺來。

當即她也給自己倒了杯酒,說道:「我也敬你們一杯,謝謝你們的熱情以及好客。」

說著,她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真正的放開身心之後她感覺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輕鬆與暢爽。

「哈哈,那麼我們繼續玩骰子啊,哎,銀——呃,銀妹,你沒來之前我手氣臭得不行,老喝酒,希望你能給我帶來好運。」方逸天一笑,看著銀狐說道。

銀狐目光卻是一寒,直視向了方逸天。

方逸天似乎是覺察到了什麼般,說道:「剛才你都說了,我叫你銀姐你說我比你老,我承認我卻是比你老,那麼只能叫你銀妹。」

「這個稱呼我不喜歡!」銀狐冷冷說道。

「那好吧,叫你銀總可以吧?」方逸天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

銀狐聞言后眼神一緩,似乎是默認了。

「許倩,你跟你的銀姐解釋一下搖骰子的規則。」方逸天看向了許倩,說道。

「哦,好的,」許倩一笑,看向了銀狐,笑道,「銀姐,這個搖骰子很容易的,就是七八點的遊戲……」

許倩簡單的解釋之後銀狐心中已經是瞭然,而後遊戲開始。

方逸天自作主張的讓銀狐先來搖骰子,很不幸,銀狐第一次搖出的就是九點。

銀狐看了眼,便是直接喝光了杯中的酒,接著她繼續一搖,還是九點,又喝……

這樣,銀狐連續喝了三杯酒之後才輪到下一個,當即她轉眼看向了方逸天,那薄薄的嘴唇竟是不自覺的牽起了一絲極淺的笑意,說道:「看了我來了之後倒是感染了你的臭手氣。」

方逸天卻是直接愣住,對於銀狐的話他已經是完全忽略,腦海中在想著的是剛才銀狐那是在笑?這個冷血無情而又強大恐怖的第一女殺手居然也會笑?這可是了不得啊!

方逸天回過神來,笑了笑,說道:「要是真能感染,那麼我倒是希望我的微笑多感染你一點。」

銀狐一愣,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般,她別過頭去,眼神也恢復到了以往的冰冷淡漠起來,但心中卻已經是泛起了陣陣不可思議的異樣感覺來,她自己也說不清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

一圈之後便輪到了方逸天搖骰子,毫無例外的,幾大美女的目光都盯在了他的身上,最後果真是不負眾望,先是搖出了八點,再連續的搖出了兩次九點。

氣氛又回到了銀狐到來之前那般,林淺雪她們五個美女肆無忌憚而又落井下石的開心笑著,甄可人與許倩更甚,彷彿看著方逸天搖出一次次的九點是她們感覺到的最開心的事了。

看著酒桌上笑語紛呈,熱鬧激烈,歡快開心的眾人,銀狐似乎也慢慢地融入到了其中來,從中她體會到的是那種人世間最單純的快樂與歡笑,這是她此前不曾有過的。

而且師妃妃她們並沒有冷落銀狐,而是以著各種方式讓她參與到其中來,以著她們的熱情來接納著她,這也是讓她感到溫暖之處。

甚至有好幾次,看著方逸天霉運連連,連續搖出九點后忍不住破口大罵賊老天的模樣,她的嘴角邊都禁不住流露出一絲淡淡淺淺的笑意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