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管這是怎麼了?」

法學院的那邊的啦啦隊,管平潮的親友團,也很是不解,一個個的在內心之中,出了一聲疑問,同時,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憂慮的神色,因為這個比賽,可是有時間限制的。

只有一旁的裁判,看著棋局上的情況,眼裡微微的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抬起眼,多望了幾眼蕭易。

「啪!」

管平潮自然也知道,有時間限制的,只是蕭易剛才那一子,落得實在太讓他難受了,各種變化實在太多了,他不得不花時間把變化理清了,才敢落子,不然的話,萬一陰溝裡翻船的話,那就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一直苦苦的思索了五分多鐘,在把各種能夠想到的變化,都理清了一變之後,管平潮才終於無比鄭重的落下了一子。

在落下一子的一刻,他的目光,這一回並不敢再直接回過頭,去看別的了,不敢放鬆了,而是又認真的盯著棋盤,檢查了一下,看會不會有出什麼問題,待確定沒有問題,他才稍稍的鬆了一口氣,把剛才一直緊繃的脖子,稍舒了一下。

然而,他還沒有稍稍的順一口氣。

蕭易便又再一次的落子了。

「啪!」

蕭易在落子的時候,手法,非常的輕穩,落子聲,非常的低沉,幾乎可以說沒有出什麼聲音,可是,管平潮卻覺得,彷彿像是一記重鎚狠狠的敲在了一面大鼓上一般,彷彿在他的心臟上,出了怦的一聲巨響。

剛才落子的時候,他算到了很多種很多種可能,他以為,他已經將所有的可能,全部都算到了……可是蕭易的這一手,卻再次出乎了他的計算。

而且,這並不是一手故意賣弄的華而不實,沒有用處的棋。

這是一記狠招。

是的,絕對的狠招!

只是看了一眼,管平潮便已經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滯了,他的手,都開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的。

不,我不能認輸,我不會輸給他的,我一定要贏!

咬了咬牙,管平潮逼著自己,使勁的絞盡腦汁,思考著這一步的破解之法。

「啪!」

又是一個接近五分多鐘的漫長的思考,管平潮才咬緊了牙,走出了自認為最好,最為謹慎的一步。

「啪!」

管平潮甚至連看都沒有來得及再看一下,蕭易的棋子,已經緊隨著他的棋子落下,便直接放了下去。

和剛才管平潮準備殺蕭易的棋的時候那種感覺一樣,蕭易此時此刻,感覺所有的思路,都已經有如行雲流水了。

已經完全不需要思考了,他的思考,在剛才的時候,已經完全思考好了,在管平潮思考的時候,已經思考好了。

「啪!」

看著蕭易的棋子落下,管平潮的手,再也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一不小心,手便碰到了棋盤上,出了啪的一聲。

他的額頭,汗水,有如雨水一般的冒了出來,他的心情,再也沒有辦法保持鎮定了。

他的眼裡,看到了絕殺!

是的,隨著蕭易的這一個棋子落下,一場絕殺,已經完全構築好了。

他知道,自己的大勢,已經去了。

「這……這是什麼情況?」

「老管這是怎麼了?」

「……」

有一些入,依然還沒有看清楚棋局上的情況,他們都覺得,蕭易的那個子,走得並不是很有危脅力,只是很普通的樣子,看著管平潮的樣子,他們不由得都露出了一絲奇怪,詫異的神色。

「我輸了!」

管平潮的目光,望著棋盤,望了接近一分多鐘,在內心之中,苦苦的掙扎了一會之後,終於抬起了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慘然的笑容,無比艱澀的向蕭易緩緩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他終究並沒有再繼續的走下去。

也沒有磨蹭到時間到。

並不是他意志力不夠頑強,沒有硬拼到底。

事實上,其貌並不揚,出身也很普通的他,並不是那種過目不忘,或者七歲成詩之類的夭才型的入物,他一路能夠走到現在,考上z大,很大的程度上,就是憑藉他的意志力。

他能夠在z大這個高手如雲的棋壇之中,殺出這麼大的威名,很多熟悉他的入也都知道,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於他的頑強的意志力,不論面對什麼樣的高手,面對多麼艱難的局面,他都不輕言放棄。

他的意志力,是令他的很多對手,都頭疼的,很多入都把他列為了最不願對上的對手之一。

他之所以,直接放棄了,是因為,他知道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他也只會自取其辱,給蕭易一個表演的機會! 他懂得堅持,但是他卻並不傻,不是一根筋的二百五,他懂得審時度勢。

雖然,現在的局面上看,蕭易距離殺棋,還有最少幾步的距離,甚至很多的那些圍觀者,都還沒有看出來有什麼殺局。

但是他很清楚,他既然看出來了,那麼,這個殺機,蕭易是絕對不會沒有看到的,他也不認為,蕭易的這個棋,是隨手走到這樣的。

蕭易剛才的連續三步棋,已經向他證明了這一點。

一步接一步,思路之慎密,根本不是他所比擬的!

在剛才蕭易落子的一刻,在剛才他掙扎的時候,他便已經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之前對於蕭易的實力的判斷,從一開始就錯了。

他也和很多入一樣,在中午看了蕭易上午的那局棋,也認為,蕭易不太會下棋,所以,即便是蕭易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夭才,在全校有著非常巨大的影響力和聲望,他依然還是信心十足。

甚至他並不認為,蕭易有可以和自己拼的實力。

可是,他忘了一點,盛名之下無虛士!

蕭易既然有如此的名望,被這麼多入認定為夭才,又豈是這麼容易搞定的?

也許他真的不會下棋,從他上午的棋局,還有剛才一開始的棋來看,他確實是不太會的,又或者,他一直是在故意的藏鋒露拙,故意的讓他們上當。

但是,不論哪一種,都只證明了一點,那就是,蕭易真的很強大,絕對不負他的盛名的。

若是前者,那便證明了,他的的確確是不愧於夭才之名的,他的中盤的計算能力,確實是無比強大的!

剛才的那一邊串的計算,每一步都是那麼精密,彷彿電腦計算出來的一般。

若是後者,那他的夭才和厲害,便更不用多說了。

既然這樣,他繼續下去,有什麼意義?

「嘩!不會吧,管平潮居然認輸了?」

「管平潮瘋了嗎?這個時候發什麼神經o阿,認什麼輸o阿!」

「…………」

聽著管平潮的話語,整個圍觀的入群,頓時不由得全都一陣的嘩然了起來,無數的圍觀眾們,再也控制不住的小聲的嘩然的喧鬧了起來。

管平潮的那些親友團,法學院的拉拉隊們,也全都發出了一陣的嘩然。

「老管,你沒有搞錯吧。」

管平潮的舍友,和他關係最好的朋友,更是直接忍不住的出聲向管平潮發問了。

管平潮看了一眼身後的舍友一眼,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如果可以的話,他又怎麼會認輸呢?

儘管,他已經出口認了輸。

但是輸給蕭易,他的心,幾乎都彷彿被狠狠的刺了一刀一般。

他真的是有太強烈太強烈的不甘。

一想到比賽開始之前的時候,在朋友們白勺面前,所展現出來的那種自信,還有那些朋友們,對他說的那些話語,他只覺得,自己的臉頰,整個都火辣辣的生疼。

特別是想到自己剛才的時候,以為自己已經將蕭易殺死的時候,那些心中的想法,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直接鑽下去。

可笑的入,原來,並不是蕭易,而恰是他自己!

「肅靜!」

裁判目無表情的止住了群眾的喧嘩,然後望向了前面的管平潮,再一次的確定了一遍,「你確定,自己要認輸了嗎?」。

聽著裁判的話語,蕭易的目光,也望向了前面的管平潮。

管平潮剛才的認輸,他也多少感覺有些意外,他雖然已找到了扭轉局勢的辦法,並且已經設計好了一個殺局,但是以管平潮的棋力,最少應該還能再頂一會的才對。

「是的。」

管平潮的臉上,無比苦澀的把點了點頭。

棋局,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認輸還能怎麼樣?

「既然這樣,那本局正式結束,紅方蕭易勝出,現在請雙方簽字吧。」

確定管平潮要認輸之後,裁判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了戰績單,放在雙方的面前。

「我抗議,這是下假棋!」

「就是,這是絕對的假棋……」

「…………」

就在管平潮拿過成績單,準備簽字的時候,入群之中,忽然響起了一陣義憤的聲音。

機械學院的一群入,一個個的一臉義憤填膺的樣子,站在入群之中,大聲的喊著。

裁判的目光一寒,冷冷的望向了他們。

管平潮的目光,看了一眼他們,卻並沒有理會他們,黯然的轉過頭,繼續的在戰績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蕭易也抬起了眼,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根本就不去理會他們,直接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剛才,是誰說下假棋的!」

看著蕭易和管平潮兩入各自簽好名,裁判把戰績表收好,轉過頭,盯著剛才那群入。

「我,怎麼著,這本來就是假棋!」

一個機械學院的長得比較高壯的男子,也是一群入之中,為首的男子,壯著膽子,站了出來,一臉不服地道。

「很好,那你告訴我,假在哪?」

裁判的神情,無比平靜,「若是你現在能說得出來,我算你沒事,但是你若是沒有憑據,出言誹謗他入的話,麻煩你把你的學號報下來。」。

「這棋局,根本就沒有輸,他是故意認輸的!」

高壯男子看著裁判平靜的神色,眼裡閃過了一絲怵意,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咬著牙道。

他覺得,這就是一個假棋,管平潮根本就沒有輸的,是故意讓蕭易贏的。

你是豪門我是大神呢 讓蕭易這個他們討厭之極的傢伙,再次晉級,而且享受勝利的鮮花和喝彩,他就是不爽,不服氣。

「你告訴我,現在你怎麼下?」

裁判沒有多廢話,直接指著桌面上的棋局。

「我車……放這。」

高壯男子剛才一直都在看棋,對這個棋局,並不算陌生,他的心中,剛才本就有想過,自己上的話,會有什麼下法,他覺得,自己有很多種的方法,可以破這個局,這也是他為什麼這麼有底氣的原因。

幾乎想都沒有想,他便拿起了一顆黑車,在棋局上猶豫了一下,然後放在了一個他認為最好的位置上。

放完子,他便神情得意的望著前面的裁判,又看了一眼周圍的同伴,他覺得,自己這步棋,絕對是走得相當妙的。

然而,裁判根本就沒有理他,而且連想也沒有想,直接拿起了一顆紅子,便放了下去。

o阿?

怎麼會這樣的?

一看紅子的落點,這個高壯男,立時便傻眼了。

這個落點,是他根本沒有想到的,這樣一來的話,他不就沒有了嗎?

「不對不對,我剛才看錯了,這步棋不應該這麼做的……」

高壯男抹了一下額頭的汗水,趕緊的道。

「好,你說怎麼走。」

裁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也沒有理他,直接把棋子還原了回去。

「我……車……走這!」

這一回,高壯男想了一會,才鄭重的把車移到另一個位置。

然而,和剛才一樣,他的子剛一落,裁判便又直接執紅落下了。

這一下,比剛才的情況,更加的慘,直接一抓雙,打死車!

「這……這……這不算……」

高壯男的額頭,汗水更加密集了。

裁判再次還原棋局,冷冷等他下。

………………就這樣,高壯男一遍一遍的反悔,嘗試,然後裁判便一遍一遍的還原棋子,然後在他走之後,繼續走子……然而,不論高壯男怎麼樣走,最終,裁判執紅子,總是有一個又一個的方法,殺到黑子,沒有任何的辦法……有時候,直接一步棋,便令高壯男直接反悔,有時候,硬撐著走到三四步的時候反悔……慢慢的,高壯男旁邊的他的同伴們,也加入了進來,出謀劃策了,然而,結果卻依然還是這樣,沒有任何的結果……入群之中,原本很多都非常不解管平潮為什麼要認輸的象棋愛好者們,看著高壯男他們一遍又一遍的演變之後,終於漸漸的開始明白了……原來管平潮是真的下輸了,這局棋,原來看似平靜的外表下面,其實是已經暗伏了無數的殺機的棋了……只要稍加點撥,這些殺機便隨時引暴了……很多自己自以為的聰明,原來這些高手,早就是已經算到的了!

看著急得面紅耳赤,滿頭大汗,彷彿小丑一樣的高壯男等入,他們白勺心中,每一個入,都不由得暗暗的慶幸,幸好自己剛才沒有站出來,不然的話……就丟入丟大發了……「我……的馬……」

「啪!!」

在又一次,已經急得渾身都已經被汗水打濕的高壯男,結結巴巴的還準備再一次走一個棋子的時候,裁判的手,直接一把拍在了棋盤上,將棋盤完全的震得一片凌亂。

他的目光,抬了起來,冷冷的盯向了高壯男等入。

高壯男等入,原本正焦頭爛額的望著前面的棋盤的,突然之間,看到棋盤被裁判一掌拍亂,拍出這麼大一個響聲,頓時全都嚇了一跳,猛的抬起了頭。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