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現在陽火正盛,就算真有,也能用這渾身的火氣燒死他們。」

說完,更是直接越過林晨,昂首挺胸的往小樹林走去。

林晨並沒打算,攔住他。

這小子狂妄自大,只想著在女生面前表現,殊不知這就是典型的作死。

再說了有人給他探路,他何樂而不為。

再說劉猛他是真不相信有鬼神,所以自然也就不害怕,徑直走向小樹林深處,心裡還在想這,這次一定要那群妹子見識到他的厲害,對他刮目相看。

林晨此時和筱筱等人站在小樹林入口,眼睜睜的看著劉猛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林晨不禁搖搖頭,這劉猛嘲諷他一路,他雖然懶得和這人計較,但若是他作死,他也再管他死活。

看著劉猛如此勇敢,長腿妹子卻是緊張的不自覺的,抓住了林晨的胳膊。

她現在害怕的全身都在發抖。

筱筱也害怕,但是她仍然堅持著和林晨並肩而立。

她有些擔心的看著那片黑暗,說道:「林晨,你說這裡很危險,讓劉猛就這麼進了小樹林真的沒事嗎?」

林晨感受這周圍越來越濃郁的血腥味淡定的說道:「他會出來的。」

空氣中瀰漫著說不出的詭異,妹子們大氣不敢喘,死死的盯著劉猛消失的位置。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五分鐘。

……

整整十分鐘過去了,劉猛還是沒有出來。

妹子們開始有些焦躁不安了。

林晨猛地抬頭,看著黑暗中,劉猛的身影逐漸浮現出來。

此時的劉猛滿臉的得意,說道:「哈哈哈,膽小鬼,我就說沒事,你們偏偏不信。」

他那囂張的語氣瞬間打破了那沉靜的氣氛。

那種窒息感也被打破。

劉猛邁著那六親不認的步伐,那叫一個美滋滋,終於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吃癟了。

「老子就是不信邪,剛才還在裡面溜達了兩拳,那裡有鬼,還有你說的危險在哪裡?」

「你個小白臉,害怕就直說,居然危言聳聽,嚇唬這些可愛的妹子,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老子才是頂天立地的真男人,你還是滾一邊去吧!」

說著還很是得意的看著那些妹子,似是在邀功。

靳先生的心尖寶 妹子們見劉猛真的沒事,而且還比林晨膽大,長得帥有什麼用,一點不像個男人。

於是,就認定了林晨就是個慫包,劉猛才是他們眼裡男人應該有的樣子。

看向劉猛的時候,一個個都帶著崇拜。

劉猛覺得自己這一趟走的值。

筱筱也有些懷疑了,林晨有可能就是為了面子,才說出那一堆唬人的話。

「走了走了,跟這我猛哥,去裡面逛一圈,保准一個個還是生龍活虎的出來!」

「那些慫包,害怕就趕緊回去吧,別一會嚇尿褲子了!」

說著那眼神看著林晨,那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妹子們對林晨的好感蕩然無存了,簡直太失望了。

筱筱腳步微頓,不忍心傷了林晨的自尊心,但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其實,你真的沒必要騙我們。」

林晨依舊那副處事不驚的模樣,不屑於解釋,只是說道:「裡面,真的很危險。」

筱筱真的覺得林晨有些無可救藥了,也不再說什麼,跟上劉猛的步伐,想著小樹林走去。

還是回頭對林晨說道:「你要是害怕,就趕緊回去。」

語氣帶著鄙夷之色。

她認為,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林晨還死鴨子嘴硬。

劉猛剛才在裡面逛了十分鐘,一點事情都沒有,林晨居然還死性不改的說裡面有危險。

白天剛對林晨稍有改觀的印象毀於一旦。

林晨壓根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怎麼想他。

在這個世界上,他只在乎師姐。

大概過了幾秒鐘,林晨銳利的目光似乎是捕捉到了什麼。

二話不說也跟了上去。

這次和來的時候剛好相反。

劉猛帶著一群妹子走在前面,十分懶散,好似逛街似的,東看看細看看,充滿著好奇,雖然她們白天也來過,但畢竟晚上是第一次來。

「哇塞,你們聽見咕咕的鳥叫沒?真好玩。」

「是啊,這可比白天有意思太多了。」

「咱們呀,差點就因為那個吹牛逼的傢伙,錯過了這麼美得夜晚。」

劉猛此時更加覺得今天晚上來對了,他現在在妹子心中的形象那可是英勇無比。

看著妹子們的反應,他那叫一個得意,似有意無意的掀起衣服:「這大晚上怎麼還有點熱。」

故意露出那八塊腹肌。

妹子頓時驚嘆。

「哇,劉猛,你好酷啊!」

「你就是我們的偶像!」

這一波誇讚,更是讓劉猛得意忘形。

「嘿嘿,跟著我猛哥,你們就只管放寬了心,在這玩,想玩的幾點都成。」

故意放大了音量,為的就是讓後面跟著的林晨聽到。

筱筱並沒有和這些人一夥諷刺林晨,只得無奈搖頭。

妹子們此時對林晨就沒好印象。

「你說這長得好看,就是和做小白臉,膽小如鼠。」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勇敢的男子漢確實萬里挑一,看咱們猛哥都威武。」

「既然膽子小,還進來幹什麼,趕緊滾回家去。」

妹子們絲毫不避諱,大聲的吐槽這林晨不要臉的行為。

這次林晨成了被孤立那個。

但是他卻不爭不吵。

那人雖然隱藏的極好,但他仍然能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既不是蠱毒教也不是濟世堂,難道他猜錯了。

林晨不禁皺眉。

劉猛又不滿了,林晨對他們的態度簡直就是無視他的存在,這他怎麼可以容忍,這不又帶著那群妹子放慢腳步,故意靠近林晨。

丫頭太壞 「小子,這會咋不說這裡有危險了?」

林晨還是面色如常,淡淡的說道:「這裡很危險,你們趕緊離開,否則……」

不等他說完,劉猛冷笑著打斷:「否則我們就後果自負是不是?小子,你還真是固執。」

長腿妹子現在是無比鄙視林晨,直接懟道:「切,還在說大話,要是有危險,你早就跑了。」

「要是危險,你還跟著進來做什麼,真是搞笑了。」

劉猛很滿意妹子們對林晨越來越厭惡。讓這小子剛才搶他風頭,活該。

林晨依然語氣不急不緩的說道:「殺人。」

劉猛頓時爆笑,捂著肚子,肩膀抖如篩糠,這小子簡直太搞笑了,他好不容易控制住,然後輕輕的拍打著林晨的肩膀,諷刺的說道:「兄弟,就你這細膊格細腿兒的,膽小如鼠的模樣,殺人?你怕不是在搞笑吧!我看你這殺雞都不敢,哈哈哈……」 劉猛戲謔的話,頓時引的哄堂大笑。

筱筱有些氣林晨,為啥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之前跟她較勁的功夫哪去了,想到這裡,越想越心煩。

可是,此時她注意到林晨猛地抬起了頭。

嘴角一抹冷笑嗜血冷然,筱筱有些不寒而粟,她還從未見過林晨露出這幅表情。

不知道什麼時候,劉猛旁邊那顆樹上,緩緩地露出了一條惡臭連連的猩紅的舌頭,上面還有黏糊糊的口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著。

但是劉猛那一群人都在嘲笑林晨,壓根沒有注意到身邊的異常。

被黑夜包裹的樹上,突然冒出一個特別粗,特別長,改猩紅的舌頭,上面還有那噁心的粘稠物。

看一眼,就有種想吐的感覺,而且長長的掛在樹上,特別恐怖。

而在舌頭下方的劉猛,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的到臨,還在那炫耀自己的豐功偉績,他是怎麼一個人在樹林里探險的。

女孩子們聽得入神,一個個看向他的目光里都是崇拜。

壓根沒有人注意到那絕對不輸於人的舌頭高高懸挂在樹上,而且已經逐漸靠近劉猛的腦袋。

林晨靜靜地觀察這周圍的每一絲變化,突然他的目光冷峻猛然仰頭看向舌頭的根源處。

他已經隱隱確定不是濟世堂搞的鬼了。

畢竟濟世堂是專攻醫術的,如此陰險詭異的手段,他們使不出來。

劉猛還在和那群妹子,不斷地吹噓他獨自一人在小樹林里探險的豐功偉績,然後不忘鄙視的看著林晨,大聲說道:「這樹林啊,安全得很,哪像某人說的有什麼危險!」

筱筱現在沒有心情挺劉猛吹噓,他的目光一直在林晨這個少年身上,他也是=第一個注意到林晨反應的人。

隨著林晨目光向劉猛頭上看去,她的目光也跟隨而上。

毫無防備的,當那條猩紅噁心的舌頭,映入她的眼帘的時候,那雙眉目,瞳孔縮緊。

一個兩米長的舌頭,在她有限的認識里,才來沒見過有哪個動物的舌頭是這樣的。

那更不可能是人的,不是動物的不是人的,那隻能是鬼……

有鬼……

這個念頭冒出來的瞬間,筱筱瞬間下的渾身發毛。

她捂著嘴,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爆發出尖叫聲。

然後不管在掩飾,她渾身還是忍不住顫抖。

她真的害怕自己發出聲音,驚擾了那個怪物,害了劉猛的性命,畢竟那怪物此刻距離劉猛的腦袋不到一米長。

帝女謀:鳳起天下 可是她不發聲,並不代表別人也有她這樣的膽子。

那個大胸妹子,想仰頭看一下星空,無意間掃到懸挂在劉猛頭上的猩紅舌頭,直接嚇的,一個重心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驚恐尖叫。

「鬼啊……有鬼啊……」

手指顫抖的指著劉猛的頭頂。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條猩紅的舌頭,一個個小臉直接煞白。

刺耳的尖叫聲劃破天空,瞬間就打破了原有輕鬆愉悅的心情。

這一刻,他們都是無比的恐慌。

腦中不斷回放林晨的那淡漠的提醒。

今夜,學校不安全。

樹林裡面,有危險,你們趕緊回去,否則,後果自負。

沒想到真的有危險。

她的提醒也是對的。

可憐他們一直以為,林晨是為了面子,找的借口,故意騙他們。

女孩們此時嚇得恐懼到了極點,連連後退,特別是那個長腿妹子,坐在地上,拚命的想往後倒退,她們都盯著那條舌頭,發出驚恐的尖叫聲。

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在西北附中沉寂的夜空響起。

劉猛也是被妹子們的尖叫嚇了一跳,左看右看,可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啊!

但是妹子們那煞白驚恐的小臉,也不像是在作假。

他也有些害怕了,雙手在自己身上摸索,害怕自己被什麼可怕的東西纏上了。因為妹子們的目光很明顯就是在自己身上。

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就是什麼也沒有發現,他忍不住有些哆嗦,說話都有些慌亂了:「鬼?鬼在哪裡?在哪裡?」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