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施展大招的機會,反正還有時間。」蒯瑜看了手玉上的時間,現在去還太早了,就當是玩玩,主要他察覺到不遠處的魅影樓上有人正在關注他,自然不能暴露實力。 魅影樓上兩個女人臉色凝重的看著底下的蒯瑜。

「你說那個公子到底是那一個勢力的人?我怎麼也看不透。」旁邊的一個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媽媽皺著眉頭說道。

「呵呵,姐姐你永遠都想不到。」旁邊的美貌女子捂著嘴笑道。

「妹妹就不要藏著掖著了,快告訴姐姐。」

「第二禁軍統領燕飛的人。」美貌女子說完,玩味的看著眼前的媽媽。

「這個燕飛看來也是一個耐不住寂寞的主啊!」

「天藍都城現在是越來越亂了。」

蒯瑜站在黑色的小巷中,平靜的注視著那人。

「時間到了,你該死。」他輕輕抬起手。長劍平指向前。

「嗡!!!」

瞬間無數的震動聲響起。

蒯瑜輕笑一聲,突然向前奔跑起來。飛快接近黑衣人。

對方緩緩轉身。二人即將相撞的瞬間,空間陡然化為一片白光。

「轟!」

夜幕中。

蒯瑜單手持劍,慢慢從黑衣人的屍體走過,如果不是為了掩人耳目,他早就死了,能夠與至尊境強者拖到現在,九泉之下也該無憾了。

魅影樓位於整個天藍都城的中心地帶的紅樓區,紅樓區中有著各種各樣的遊樂場所。男人最愛的煙花之地當然也不少。

天唐錦繡 整個紅樓區交通四面發達,不管怎麼走,都可以來到紅樓區,特別是魅影樓,在天藍都城就是最出名的男人聖地。在這裡有數不盡的美女,在這裡你能夠找到各式各樣的佳麗。

當然了,前提是你要有錢。向來風流的蒯瑜平時自然少不了來這裡,只不過他來這裡大多數時候都是來交易,至於尋歡作樂。

這些年蒯瑜的眼光養叼了,這種級別的女人,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實際上蒯瑜最擔心的是去鬼混被趙飛燕發現,因為趙飛燕已經警告過他了,去外面亂搞女人可以,良家婦女她不管,但是如果敢去碰那些煙塵女人,必定切了蒯瑜的青龍。

雖然不確定她會不會切,可蒯瑜根本就不敢賭,也賭不起。

「燕少爺,你都好久沒來了。」

走進魅影樓,熟門熟路的踢醒岸邊一個青衣小廝,就聽到了諂媚的話語。

「別那麼多廢話,帶我去你家姑娘的紅影閣上。」

扔給了他一塊仙玉,蒯瑜主動帶頭走去,很顯然蒯瑜是認識所謂的紅影閣,叫小廝起來主要是讓他去通報。

「是,燕少爺,小的立刻去通知紅影樓的媽媽。」

小廝飛快跟在蒯瑜屁股后,同時掏出一塊手玉,只是品階並不高,只能發信息。

「最近這裡的生意不錯吧?」

眼見著還有段時間,蒯瑜開始聊起來,有的時候,這種不起眼的角色消息最為靈通。

「哪有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像燕少爺你那麼大方,前天王少爺走了之後,小的就聽媽媽暗罵他摳門。」

「王少爺,王經國王內閣家的那個小子嗎?」

蒯瑜漫不經心的說道,同時也知道這個王經國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牆頭草,很令人不喜,偏偏他的位置非常重要,每一次的站位都會影響最終格局。

「可不就是他嗎,還有成少爺,秦少爺,王少爺……」

從小廝的口中,蒯瑜得到了不少的消息,能夠找到這個地方的也是地位的象徵。這紅影閣可不是做皮肉生意的,內里的行道連他也不敢多打聽,免得被人盯上。

「燕少爺,紅影閣到了,你上去,小的先走了。」

揮了揮手再次送出一錠仙玉,青衣小廝滿臉微笑的乘船離開了。而蒯瑜則是拉了拉衣領,整理一下儀容,才慢慢踏上樓梯。

「紅拂,生意上門,不出來招待一下嗎?」

蒯瑜的話音剛落,就有一個艷光四射,豐腴妖嬈的美婦人走出來。看到蒯瑜的瞬間眼中閃現出了水波一樣的媚色,柔聲嫵媚道:「這是那陣風,居然把燕少爺你給吹來了。」

「嘿,不要跟我說那些沒用的,我是來找情報不是來找女人了。」

雖然眼前這個成熟美婦讓人一見就有上床的衝動,但是蒯瑜卻還沒見到有哪個人能夠將她帶上床的。

美媚魅宗作為北山域六大勢力之一,下屬青樓在整個北山域都有據點,主要從事販賣情報,還真沒有人敢不識好歹來硬的。

想當初永樂王朝也有,只是蒯瑜還沒有機會去,就被血靈子給端了。

「呵呵,燕少爺別生氣,你要求的情報涉及方面非常廣,遠遠超乎我們的所能接觸,可是花了好多的力氣打探,總算是摸到了一點情況。今天來這裡就是為了知道這一點吧,一口價,十萬仙玉。」

蒯瑜聽了之後沒有任何猶豫,隨手就丟出一個乾坤袋,裡面剛好十萬仙玉。

紅拂微笑接過仙玉,就將一塊玉簡送到蒯瑜面前,這塊玉簡是一次性法寶,蒯瑜看完之後,立馬自動銷毀。

蒯瑜接過玉簡,真元一輸入,所有需要的情報一股腦湧進腦海之中。

現在的朝堂已經分化為四派,兩派分別支持大皇子與六皇子奪嫡之爭,另外兩派則比較麻煩,一邊主張全力驅逐魔族入侵大軍,另一派則是全力慫恿藍月皇帝出兵討伐永樂王朝,希望將永樂王朝列入藍月王朝的版圖之中。

「哼,這個藍月王朝的朝堂局勢,比我預料的還要複雜,還好都在接受範圍內。」

聽了蒯瑜的話之後,紅拂倒是真的吃驚了。

年紀輕輕的蒯瑜居然敢說這樣的話,顯然已經對朝堂的大勢有所了解,而且還非常有自信能夠在這樣混亂的局勢站穩腳跟。

難道那個燕飛真有那麼大的能耐。

「我想知道藍月王朝巡法使的身份?」

紅拂愣了一下,但是沒有拒絕,只要蒯瑜問了,那就行了,這個月的生意可是冷清了很多,她的份額可是還差好多啊,看樣子要從這個闊少身上榨出來。

紅拂這樣子想著,將蒯瑜請了進來。同時親自給他倒了一杯美酒,對於客戶的愛好,她們可是打聽的非常清楚,知道蒯瑜不愛喝茶,只愛美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美酒,這一瓶美酒就價值上萬仙玉,而且有錢無貨。

可是紅拂清楚,只有花錢投資,才會有收益,仙玉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這個情報簡單,不貴,一萬仙玉。」紅拂舉起她的玉指輕輕撫摸蒯瑜俊俏的臉蛋說道。

蒯瑜輕輕用真元將她的手指震開,並不是他戒腥,而是這個女人的指甲內暗藏有仙品的迷魂香,一旦攝入過多,很容易就會被她所說的話給迷惑。

「給你!」

紅拂非常意外蒯瑜的冷靜,當然她絕對不相信他指甲內暗藏的仙品迷魂香被蒯瑜發現,而是認為蒯瑜是柳下惠,根本就不是男人。

自己這樣嬌滴滴的大美女主動挑逗他,他居然還能無動於衷。

「燕公子還真是大方。」 毒寵權妃:皇上,不可以 紅拂用著極度幽怨的目光看了蒯瑜一眼,又拿出一份情報給蒯瑜。

藍月王朝巡法使,社稷宮舟永·康,通天境中期,駐守藍月王朝五十餘年,這幾年到期,等下一任巡法使接任。

蒯瑜頓時釋然,難怪當初魔族的通天境強者那麼忌憚舟永·康了,社稷宮是位於北山域與西林域交界處的宗門,是初生域最出名的正派實力,據說西林域的域主正是他社稷宮出身。

社稷宮的功法正是浩然正氣訣,是非常克制魔族的功法。

當初建立浩然正氣屠魔陣也是社稷宮的長輩們所建。 知道藍月王朝最強存在後,蒯瑜立馬鬆了一口氣,前段時間跟冰極聯繫,冰極已經鞏固通天境初期,但是足夠了。

冰極境界上雖然不如舟永·康,可是冰極可是神龍轉生,雖然現在還沒有一躍龍門,可是戰鬥力依舊不可小視,尋常通天境中期修士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區區一個舟永·康,根本無需放在眼裡。

「我想知道永樂王朝血靈子的所屬勢力?」

紅拂聽了蒯瑜的問題之後,眼睛頓時一亮,嫵媚的快要滴出水來的雙眼之中透露出一陣信息。同時伸出了一根手指在他的眼前。

「十萬仙玉嗎,沒問題。」

這個價錢沒有超過蒯瑜的估計,點頭同意了。不過紅拂聽了之後卻是搖搖頭。

「一百萬仙玉,紅拂,你可不要太狠了,我怎麼說也是你的老主顧了。」

紅拂聽了之後,櫻桃小嘴中吐出了一個讓蒯瑜幾乎跳起來的名詞。

「不是普通仙玉,是極品仙玉,燕少爺,這個消息賣一個極品仙玉。」

「你在開玩笑嘛,憑我家主人是身份也沒有那麼,我就算答應你,也拿不出來。」

極品仙玉,由於蘊含仙氣更加濃郁雄厚,所以很多修士在突破無門后,喜歡集合極品仙玉與普通仙玉組成灌靈大陣,以來衝突下一個境界,當然這種陣法一輩子只能用一次,一旦用后,因為強行灌溉的仙氣不是依靠自己煉化而來,帶著非常多的雜質,就算這輩子僥倖突破,以後在修仙之路也將更無法再踏出一步。

這是大多數壽元將盡或者資質普通之徒最終之路。

也正是因為這樣,理論上極品仙玉相當於百萬仙玉,實際上根本不止,一般上市場都是有價無市,讓極品仙玉的價格在市場時常要翻上一倍不止。

「唉,燕少爺,紅拂相信憑你的本事,一塊極品仙玉還是拿得出來的,這個消息雖然十天半個月之後你也會知道,但是那個時候,你恐怕就真的是一無所有了。」

聽了紅拂的話之後,蒯瑜的臉色陰晴不定。思考了盞茶之後,呼出一口氣,點點頭表示同意了。

「燕少爺,歡迎常來啊,極品仙玉請你在三天內送過來。」

蒯瑜神情恍惚的離開了樓船,他沒有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那樣子。

「看來,我需要改變一下策略了,這個藍月王朝實在必得,就算葬送了萬千修士也在所不惜?」

離開魅影樓后,蒯瑜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心中也改變了策略,不過這個情況還是需要和趙飛燕和白依雨兩個人說一下,免得他們不知情況,做出以卵擊石的事情。

一路上不知道避開多少勢力的眼線,蒯瑜來到了貧民區內一處偏僻的小院,小院周圍的房子絲毫沒有人氣,甚至還有不少死氣在瀰漫,顯然這裡已經死了很多了。

「一劍破空。」小院門內傳出一聲悅耳的聲音,這是蒯瑜與白依雨兩女約定的暗號。

「兩劍破地。」蒯瑜謹慎大量了一下周圍后,小聲說道。

小院大門立馬伸出了一個頭,白依雨嬌艷的面容出現在蒯瑜的眼前。

確認無誤之後,蒯瑜走到了小院上,隨後進入大廳內的一處暗室。內部的空間並不大,裡面除了一張大床外,還有的就是掛滿各種性感內衣與絲襪的大衣櫥,剩下什麼都沒有。

三人在散發著粉紅色光芒的密室中,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當白依雨布置好隔音陣法後進來。

「瑜弟,到底什麼事情,要這麼隱蔽?」

「我去了一趟魅影樓,得到了一個非常不妙的消息。」

蒯瑜說完之後,趙飛燕和白依雨兩人眼中精光暴漲,她們兩個今時不同往日,一個是天人境大圓滿,另一個則是半步天人境,隨時可以衝擊天人境,整個藍月王朝之中已經沒有人能夠被她們倆放在眼裡。

不過他們也都是人情世故磨練精深的滑頭,蒯瑜這個最強者都覺得棘手,還要這麼小心翼翼,她們再自信也知道壞了。

對於魅影樓,她們兩人也是知道的,只不過以她們倆都是女人,根本上不了紅影閣的。想去紅影閣做交易,不只是要土豪,而且還一定是男人,因為女人都太精明了,很難誘惑到他們,而且還喜歡砍價,所以女人的生意並不好做。

簡單的說人家是做高端一條龍服務的,並不是那種只要出得起仙玉就能夠買到的普通貨色。

美漫之BOSS入侵 「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就連趙飛燕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這段時間蒯瑜在藍月王朝的勢力可謂是順風順水,同時也讓趙飛燕和白依雨的飛雨商會大撈一筆。

他們可不願意這麼久以來的辛苦全部都白費了。

蒯瑜打開酒蓋,猛灌了幾口酒,臉色有點難看,說出了自己剛剛聽到的消息。

「當初的血靈子是天魔宮的人,所以他死後,天魔宮自然要派人過來調查,同時也暫替巡法使的職責,只是此人嗜殺成性,相信接管永樂王朝後,必定會對永樂王朝進行一次大清洗······」

蒯瑜的話說完之後,趙飛燕和白依雨的眼睛都瞪大了。一臉的不敢置信,以及苦澀。

因為每一個巡法使的最低修為標準是通天境。

「這下子真的是麻煩了,要不然我們跑吧!」

趙飛燕乾巴巴的說了這句話,然後就沉默了下來。

白依雨則是滿臉恐懼,顯然是回憶起當初·血祭的一幕,整個辛安城在短短三天時間化成一片血海,如果她不是躲進白家積攢了十幾代人的劍閣大陣保護,早就成為血靈子復活的養分。

「瑜弟不必氣餒,就算是你在修為比不上他,但天賦資質絕對在他之上,我們先避其鋒芒,等到我們可以對抗對方,再殺回來,光復王朝。」

趙飛燕看出蒯瑜的心情沉重,拍拍他的肩膀,勸道。

「飛燕,依雨,你們還願意繼續跟隨我嗎?」

蒯瑜卻是突然問了這句話,讓趙飛燕和白道雨兩人都沒有料到。臉上浮現一絲猶豫,不過兩人還是鄭重的點了點頭。

「只有有兩位紅顏知己的支持,就算是死,瑜也是無憾了,放心,此事我自有計劃。」

得到回答之後,蒯瑜臉上再次浮現出了自信的笑容。讓兩個美嬌·娘臉上都出現了疑慮。

「你們應該聽說了吧,我還有一個結拜義兄的事情。」

「嗯?」

「怎麼了?」

趙飛燕和白道雨聽了之後,對視一眼,均感覺到了一陣異樣。

「我那位義兄前段時間已經突破通天境,只是現在正在西林域,我已經通知他,正在趕回來,而且那個巡法使也要三四個月才能趕到永樂王朝,期間必定會在藍月王朝停留一段時間,只要我們拖住他們,等大哥回來,足以一戰。」蒯瑜慢悠悠的說道。

說起來非常簡單,實際上最大的難題是冰極能不能及時趕回來。

天魔宮位於北山域中心升天山脈,從那裡來永樂王朝也需要整整一年時間,而冰極從西林域回來,最快也要一年,如何將天魔宮那位通天境強者給拖住,才是大難題。

畢竟不是拖一兩天就可以,而是要拖至少一年時間,一年時間足夠從結婚生個娃出來了。

「那瑜弟你是不是有什麼計劃?」俗話說的話,戀愛的女人智商會下降,趙飛燕也不例外,最近的甜蜜幸福生活,讓她早就忘記應該怎麼動腦筋和考慮問題了。

白依雨則是驟起眉頭,一副在考慮思索的模樣,顯然也知道要拖住足足一年的時間,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密室內陷入短暫的沉寂靜,最後蒯瑜率先打破沉寂。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辦法了。」蒯瑜開口道。

「什麼?」趙飛燕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剛剛也進入思考狀態,被蒯瑜這麼一說,頓時大喜。

蒯瑜勾了勾手,兩女就脖子伸過來。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白依雨面露為難之色,顯然這個計劃不太好辦,期間操作可不簡單。

「放心,你們只要找到好的地方,剩下的交給我來布置。」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