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不開車走?」就在這時,那中年婦女忽然道:「開車的話,我們不是能很快離開這裡的嗎?」

玄熙搖了搖頭,冷笑道:「你想的太簡單了!以我們兩個人的靈力,雖然足以將保護罩護在汽車的周圍,然而這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如果速度太快,保護罩根本來不及保護!當然,如果你想死的話,我們也可以這麼做!」


「這……」中年婦女一時語塞。

「不僅如此!」一旁的玄厲此時也開口道:「在這個結界里,除了我們三個,其他的一切事物都是死物,也就是說,我們根本無法進入其他的空間,又或者說……一旦我們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我有一個好辦法!」中年婦女說完,嘴角隨即揚起了一抹冷笑,只見她身體猛然移動。竟是將玄厲和玄熙退出了保護罩:「只要這個保護罩保護一個人就行了!」

見到這一幕,蕭羽吃了一驚,可接下來的景象卻讓他哭笑不得。

「切!真是愚蠢!」就在這時,光罩外的玄厲露出了一絲冷笑。

「這……怎麼會這樣?」中年婦女望著平安無事的兩人,臉上充滿了驚恐。

「你是健忘還是腦殘!」玄熙此時也滿臉的冷笑:「我先前不是說過了嗎?此地的結界是針對你的!對其他人,根本沒有什麼影響!」


「我起初就懷疑你不是什麼好人,現在……正好!」玄厲看了一眼玄熙,後者的臉上也同時露出一絲冷笑。

「既然你這麼想死,我們就成全你!」

兩人彷彿心有靈犀一般,同時舉起了手,而隨著兩人手臂的舉起,護在中年婦女周身的光罩也瞬間消散,隨即化為兩枚道印,飛回了兩人的手中。

就在光罩消失的一瞬間,一股黑暗的氣息瞬間,包裹住了中年婦女的身體,緊接著,黑暗中便傳來了對方凄厲絕倫的慘叫聲!

「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玄熙見狀,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我錯了! 豪門隱婚:帝少的獨傢俬寵 ……求求你們救救我!」

黑暗中,那中年婦女發出一陣凄厲絕倫的慘叫,然而一旁的玄厲和玄熙卻是無動於衷。

非是他們冷血,而是事情達到了這一步,即便他們想救,也是無能為力!

「安心的去吧!希望下次投胎的時候,你會做一個好人!」

面對場中的突變,蕭羽急忙用魔皇瞳觀視,可是觀視之後,臉上卻露出了驚容——只見這片黑暗的氣息根本不是什麼黑霧,而是數以百計的冤魂。

這些冤魂都是一些年輕貌美的少女,其中,就有先前被那中年婦女迷昏的那一個!

此時,這數以百計的冤魂正圍繞在中年婦女身邊,隨後它們的手臂紛紛插進了中年婦女的身體當中!

緊接著,便傳來肌肉撕扯的聲音,只見那中年婦女的身體,在片刻之後,便變味了一朵黑色的鮮花!

這是……

這時候,蕭羽的臉色再次變化,因為他發現,中年婦女此時被撕扯成的模樣,赫然與自己當初遇到的那個花妖一模一樣!

這……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正當他詫異之際,忽然間一股眩暈傳來,緊接著,蕭羽就覺得周遭的景物再次變化,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再次身處於青山警察局的會議室中!

「蕭羽,你怎麼了?」就在這時,一旁的玄熙看著愣在原地的蕭羽,忍不住問道:「你在發什麼呆啊!」

我發獃了?!

蕭羽心中一動,急忙詢問玄熙:「玄熙,我剛才發了多長時間的呆!」

「多長時間?」聽到這話,玄熙頓時一愣,似乎不明白蕭羽為什麼會問自己這麼奇怪的問題,但是她還是微笑著解釋道:「也沒多久,大約十幾秒的樣子!」

十幾秒?!

怎麼自己好像度過了好幾個小時似得!


就在張羽詫異之際,卻見雷納多取出幾份文件,遞到了三人的面前:「死者的身份我們已經查清了!死者名叫陳娟,是青山最大的賣淫場所的老闆!她的生意做得很大,全市超過一半的會所、非法髮廊都與她有著關係!」

結果雷納多遞來的文件袋,相較於裡面的文件,最讓張羽在意的還是文件袋裡的那張照片。

這個照片不是別人,赫然是那個中年婦女!

剛才的……果然是案件重演嗎?!

蕭羽心中震撼,不過也大感疑惑——剛才的那副景象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他為什麼要讓自己全程觀看整個案件? 我的青春叛逆期

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雷納多再次發話了:「不僅是此次事件,就連上次的靈異事件,也都似乎與這個陳娟脫不了干係!」

「上次的事件?」聽到這話,張羽微微一愣。

「就是男性乾屍的事件!」雷納多解釋道:「那次事件的幕後黑手是一個花妖!據說這花妖是某人送給陳娟的,一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二是幫她抓捕少女……這也是為什麼先前的乾屍案中,只有男屍,卻不見任何女性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這陳娟的背後另有高人!」蕭羽眉頭一皺,忍不住問道。

「似乎是這樣的!」這時,玄熙介面道:「這個陳娟在臨死前,一直說著什麼師父?聽她的語氣,對於這個師父似乎很是敬畏,也許這個師父就是張娟幕後的人!」

蕭羽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想說的!

「那個花妖上次作案時!被道靈的鳳舞衣打成重傷,現在已四處逃竄!而據我得到的可靠線報!它依舊在青山市的境內!」

「她在哪裡?」蕭羽問道。

雷納多看了一眼場中的三人,隨後說出了一個讓三人都大感意外的地方:「忠烈鎮!」

忠烈鎮?!

三人聞言一驚,同時面面相覷,很顯然,他們都想到了一個點子上!

那就是先前他們前往的那個古墓!

難道這花妖與這古墓有關?

難道這幕後的黑手回事730部隊的人?

「所以我們現在有兩個線索!一是前往忠烈鎮去追尋那個花妖。另一個則是去搗毀陳娟的地下淫窩!看看能又能有什麼發現!這也是我請你們過來的原因!」雷納多苦笑了一聲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二人便去忠烈鎮去調查那花妖的下落。至於玄羽師弟,則與你們超自然科學調查科聯手,搗毀那地下淫窩……」

※※※※※※※※※※※※※※※※※※※※※※※※※※※

「天啊!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當蕭羽帶著一群荷槍實彈的刑警衝進陳娟地下隱窩老巢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出了一身冷汗。

望著眼前這個猶如垃圾室的房間,蕭羽感覺自己的怒火在燃燒。

因為在這個陰暗潮濕的房間里,竟然躺著十數具年輕的少女,房間內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氣味,有血腥味,有腐臭味,也有濃濃的尿騷味……

「這還是人住的地方嗎?」這時,一名年輕的警官望到眼前這一幕,不禁眉頭緊皺!


只見遍地都是女孩的身體,此時這些女孩的臉上全都露出怪異的表情,只是一種絕望的眼神,或者說,這是一種已經巨沒有任何感情的空洞眼神!

此時,這些女孩的身體竟然不自覺地顫抖著,蕭羽仔細一看,頓時更加的憤怒,因為他發現,這些女孩的四肢竟然都已經被人給打折了!

「這些女孩是不是被你們打的!」一旁那年輕的警官發出一陣憤怒的咆哮,緊接著便抓起一名男子的頸子憤怒地咆哮道:「你們這些傢伙,還是不是人!」

「這不關我的事!」那男人驚恐地說道:「我只是負責看守他們!是娟姐的人打的!這些都是被騙來或是搶來的女孩,她們不肯出來賣!娟姐就把她們關起來,想嚇嚇她們,誰知道她們還是不知好歹,我們打了她們幾頓,還輪了她們,可是他們就是不願意,所以……娟姐就下令打斷這些人的手腳……」

「王八蛋!」蕭羽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一拳擊在一旁的牆壁上,只聽轟然一聲巨響,那面足有二十厘米后的牆壁,竟然被他這一拳給擊穿了!

「如果殺人不犯法啊!你一定會挖出你的心!看看它到底是什麼顏色的!」

< 蕭羽走到一名女孩的旁邊蹲下,輕聲地對那女孩道:「姑娘……你怎麼樣?能聽見我說話嗎?我們……我們是警察……我們來救你了!」

此時,蕭羽感覺自己的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燃燒。

他看了看四周,同時為這些可憐的女孩子感到難過。

關在這潮濕污穢的房間里,遭受著非人般的毆打虐待,在黑暗中,只有無盡的痛苦與絕望……

沒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在無盡的黑暗中只有傷心、痛苦以及……瘋狂……

這裡,簡直就是人間的煉獄!

蕭羽一步步走到每個女孩的身邊,也不理會他們臉上那骯髒的屎尿,輕輕地撫摸著每一個女孩子的面頰。

而每一個被他撫摸過的女孩,都緩緩地閉上了雙眼,臉上流露出一絲安詳的笑容!

在彌留之際,能夠給予她們最後的溫暖,。或許這是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

蕭羽輕嘆了一口氣,目光隨即落在了先前那名男子的身上,用冷如寒冰般的聲音問道:「告訴我陳娟最近都接觸了哪些人!有什麼特別的人物!我現在的心情很不好!你最好實話實說,否則……我會吧這些女孩子所嘗受到的痛苦,十倍百倍地加註在你的身上!」

這是什麼眼神……

被蕭羽這麼一瞪,男子整個人猛地跪倒在地,全身竟是忍不住地開始打起顫來。

好可怕的眼神!

這眼神彷彿凝聚著世間所有的恐懼……

男子心中的恐懼已經無以復加!最後他顫抖地說道:「娟姐最近和一個藥品商走的很近!」

「藥品商?」聽到這裡,蕭羽的心中猛然一動,只聽他猛然道:「那個藥品商叫什麼名字?」

那男子聞言一愣,隨後搖了搖頭:「對方叫什麼名字,我並不知道,只不過……他似乎是城南醫院的藥品供應商!」

「城南醫院的藥品供應商!」聽到這兒,蕭羽再也靜不下新來了。因為他忽然想起了當初在城南醫院發生的一切。

雖然超自然科學調查科以醫院發生爆炸為由,掩蓋住了城南靈異事件的事實,不過這件事一直都是蕭羽的心病。

難道城南醫院的靈異事件也與這次的事件有關!

蕭羽心中暗暗地思索著——古墓、花妖、城南醫院以及此次的事件,這幾件事情從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聯繫,可是如果你細細研究的話,卻發現這裡面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古墓所在的位置,是屬於忠烈鎮!而花妖受傷后卻逃往了忠烈鎮。而程娟又與花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現在……連城南醫院的藥品供應商都捲入到這一系列的事件當中!

看來,自己確實有必要仔細查看一番了!

一念至此,蕭羽便扭頭對身旁的那個警官道:「任傑,這裡就交給你了!我現在去城南醫院去看了一看!」

說著,他便頭也不回地衝出了房間!

※※※※※※※※※※※※※※※※※※※※※※※※※※※

「什麼?!」望著眼前的林佳,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你是說,有關供應商的資料全部不見了?!」

林佳點了點頭,一臉苦澀地說道:「是啊!就在昨天下午,思影跑過來找我拿的!」

什麼?!

聽到這話,張羽的眉頭微微一皺——梅思影竟然先自己一步拿走了資料!

難道這傢伙先自己一步察覺到了什麼?!


不對!

這時候,蕭羽的臉色忽然變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梅思影可就危險了!

這次的事件,並不是一次普通的時間,如果真的想陳娟那邊一樣的話,那麼那麼梅思影極有可能遇到危險!

不行……自己必須要去找他!

正當蕭羽決定去一探梅思影的下落之際,忽然間,他的電話響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