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

秦穆然無語地看了眼他們,不屑地說道。

「呵呵!今天來這裡鬧事的人都走不掉,全都要死!」

高壽是個戰鬥狂,尤其是看到秦穆然這輕視的樣子,更加是氣不打一處來,瞪時便是殺了上去。

「狐狸哥,這是個宗師,交給你了!」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狐狸,說道。

「好!」

狐狸的眼中也是在剎那充滿了濃濃的戰意。

果然被秦穆然說中了,這一次,還就真的有宗師!

自己半步宗師不知道對抗真正的宗師會有什麼結果呢!

他的心裡也很是期待。

「嗖!」

看到高壽出手,狐狸也是一步踏出,迎了上去,他的那把小匕首也是瞬間爆發而出,一道寒光劃過漆黑的夜色,同時,那鵝毛般的大雪也被這一刀的寒芒給割成了兩半。

「龍象波若功!」

高手一出手便是一招古武招式,龍象波若功!

這可是少林的絕學,難道這高壽是少林的弟子?

秦穆然看在眼裡,但是沒有多說些什麼,今天主要就是讓狐狸進行一場生死戰,能否踏入宗師之境,就全看這一戰了!

「荊軻刺秦王!」

狐狸目光一寒,驟然改變匕首的鋒芒,手中的匕首彷彿就是從他的手掌中長出來的一般,幾乎是指哪裡打哪裡,同樣的刺殺絕學使用出來,荊軻刺秦王!

相傳這招刺殺之術乃是先秦時期的四大刺客之一的荊軻修鍊的刺殺之術,狐狸也是偶然的機會得到的,憑藉著這個,踏入了半步宗師的地步! 進屋之後,李肅問道:“門要不要先關上”,張輝回答道:“我想,還是不關比較好,我們進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進來之後,再給它還原,然後,待兩個小時,我們就可以迴歸原來的世界了。”

聽了張輝的話之後,李肅把門關到之前進來時的位置,心裏想道“希望和你說的一樣就好了。”

大家都進來了之後,程文說道:“一樓,應該不會很危險,我們要不要去二樓和三樓看看。”

這時,張輝說道;“我覺得,我們暫時還是不要上去,可能,這任務就是要考驗我們的好奇心,本來在一樓,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待兩個小時,不會有危險,但是我們一旦上去二樓、三樓,可能危險就在二樓和三樓,這樣我們就會非常危險,所以我建議大家暫時不要上去。”

李肅看到這裏,回想起那時候,自己還是新人,一切都是張輝他在做主,張輝他也的確是個好人,至於最後,也是沒有辦法了,那隻女屍太厲害了,所以大家最後纔會死,而自己也是僥倖逃脫,想到這裏,李肅他覺得,有點可怕。

一男一女兩人坐下來之後,男的好像和女的在說什麼,隨後,男的突然動手打女的,女的一下就被打懵了。女人嘴角破了,已經開始在流血。

這時,李肅突然想出去制止男人。但被張輝擋住了,張輝輕聲說道:“別出去,出去的話,會被他們看到的,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是人是鬼,這樣出去會很危險,萬一是鬼,我們就完了。”

李肅想了想,暫時還是忍住了,沒有出去。

男人打了女人一下後,並沒有停手,而是接着繼續又打了女人一巴掌。女人好像是不會叫,還是啞巴,李肅等人也不知道,反正女人一直沒有出聲,男人的聲音,李肅等人也一直沒有聽見。彷彿面前的兩個人都是鬼,李肅等人現在就是在看鬼打鬼。

還沒有搞清楚情況,李肅也不敢冒然出去,萬一有危險,不僅自己會死,還會連累大家,要是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那李肅肯定會毫不顧身的出去制止男人,哪怕是被當做小偷抓起來。

自己看自己演的戲,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現在,大家所看到的感覺,差不多就是那種感覺,李肅他也很無奈,但更多的卻是,他明白了自己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而現在的自己呢,是否還是那時的初心,也許,也許吧。

這會不會是任務當中的一個劇情,比如說,如果改變了一個本來會變成事實的事情,那麼任務的內容會不會也跟着改變,也許危險會變得小一些,甚至是沒有。

李肅一邊想着,一邊向旁邊的張輝小聲說道:“張輝,你以前做的幾次任務,在任務當中,有沒有做過把本來會變成事實的事情改變。”

張輝同樣小聲回答道:“以前我做任務的時候,不像這次這樣,待在一個小地方不動,範圍基本上都很廣,至於你說的,把本來會變成事實的事情改變,這我倒是沒有做過,也不知道和我一起任務的人做過沒有。”

聽到張輝的回答,李肅想了一下小聲說道:“你覺得如果我們出去制止了男人,那任務的內容會不會有所變化,如果我們一直不出去制止男人的話,是不是就照之前設定的內容一直走。”

李肅知道,無論如何也沒法阻止男人對女人的暴打了,自己想出去,出不去,張輝和程文,還有兩個女學生肯定都不會出去。隨着時間的過去,男人已經不再是坐在椅子上打女人了,女人也不是坐在椅子上面了,而是女人躺在地上,男人對女人的身體猛踢,女人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片,但男人卻還是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李肅只有眼睜睜的看着女人被男人一直暴打,可能最後被打死都有可能。隨後又看了看張輝和程文還有兩個女學生,兩個女學生只是一直在緊張,害怕。張輝和程文則是露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和表情。

此時此刻,李肅他倒沒有想責怪張輝和程文他們二人的意思了,因爲李肅他知道,他們二人接下來馬上就要死了,所以,有時候,等冷靜下來了,再去思考,會覺得事情也許不一樣,當然,生死是最大的事情,哪怕張輝和程文他們。

女屍站起來之後,並沒有立刻向李肅這邊走來,而是向二樓走去,女屍走得不快,甚至可以說,是比較慢的,但是女屍的樣子太恐怖了。

臉上全是血,眼睛已經全是一片白色,頭髮披得很長,走路一拐一拐的,活像恐怖片裏的喪屍。看到這模樣,就連從小見鬼的李肅都一時感到頭皮發麻。

兩個女學生此時已經害怕得哭了,但又不敢發出聲音,怕一發出聲音,就會把女屍引來。張輝和程文也是非常緊張得看着這個女屍,生怕它突然向這邊走過來,然後把放衣櫃的門打開。

女屍已經消失在李肅等人的視線裏了,應該是到二樓去了,但此時沒有人敢走出這個放衣櫃半步,哪怕是打開放衣櫃的門都不敢。

時間在慢慢過去,兩個女學生已經沒有繼續哭了,可能是害怕到極點,也就不再害怕了。張輝和程文兩個人,額頭上全是汗,因爲他們知道,越是到任務快結束的時候,就越是危險最大的時候,這個時候隨時都有可能會死。

再次看到那時的女屍,李肅他是以自己當時失去道法的心理去觀察的,女屍它仍然還是那麼的恐怖,也是那麼的兇惡,雖然說,它死得也很慘,是被人活活給打死的,但是,打死它的,並不是李肅等人啊,不是任務參與者們。

它是不是找錯人了,要報仇的話,那也是去找那個男人啊,當然咯,那個男人他也逃不過的,只是,他還連累了李肅等人,連累了任務參與者們,女屍它只管殺,一點也不冷靜,都說了,有時候要冷靜下來,然後去想事情的嘛。 荊軻刺秦王對上龍象波若功,一時間,整個場地上刺殺的殺氣與龍象的吼叫聲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宗師之戰,不動則已,一動驚天動地。

雖然造成的威力比不上古武界的他們,但是同樣不可小覷,因為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古武者的存在了。

「哼!半步宗師而已,我還以為是什麼給龍鱗的底氣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夠看了!」

高壽冷笑一聲,看著狐狸淡淡地說道。

剛才的交手不過是高壽想要探一探狐狸的真正實力,沒有想到一動手,狐狸的真實境界便完全暴露在高壽的眼中。

一個小小的半步宗師竟然都敢跟自己挑戰,那麼他這個正宗的宗師,面子該往哪裡放?

宗師之下,皆為螻蟻,在這個世界里,超越宗師的幾乎已經是傳說,而宗師基本上已經是無人能敵。

高壽額心裡充滿著濃濃的傲氣,看著狐狸越發的輕視。

「玩的差不多了,現在該解決你了!我說過,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出去!」

高壽依舊高傲地看著狐狸說道。

「大言不慚!刺殺之道!」

突然,狐狸怒吼一聲,他要對高壽使用出他最新參悟出來的殺招!

「呵呵,伏虎羅漢拳!」

高壽一拳轟出,降龍伏虎,羅漢拳出,聲勢動天!

「鏗!」

高壽一拳打在了狐狸劈出的數道刀氣上面,卻是被通通震碎。

「這怎麼可能!」

狐狸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知道,刺殺之道,一往無前,心中不能有畏懼,否則的話,那就真的要完了!

「我一定會殺了你!我不是龍鱗最弱的!」

狐狸怒吼一聲,身上爆發出的殺氣更加的強烈,整個人化成一道寒光,向著高壽殺了過去。

「哼,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勝了我嗎?白日做夢!」

幽魅情吻 高手看到狐狸發怒也不禁冷笑一聲,即便他再怎麼的憤怒,再怎麼使出渾身吃奶的勁兒,半步宗師終究只是半步宗師,才只是踏出了半步,終究不是完全的宗師,根本就不能和自己這個早就已經是宗師之境的人相提並論。

帝君馬甲有點多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高壽的目光一寒,五指鬆開成掌,也向著狐狸殺了過去。

「受死吧!」

高壽大喝一聲,贏了上去。

「轟!」

高壽一掌拍了下去,卻是打空了。

「這?」

高壽一愣,瞬間,他的背後一陣寒風傳來,讓他意識到不好,下意識反手一掌拍了出去,而與此同時,一道寒芒劃破漫漫白雪,橫空而來,刺入到了高手的手臂小腹上面。

剛才這一招,便是刺客之道,也是狐狸目前所擁有的最強招式。

狐狸這是抱著必死之心與高壽一斗,沒有想到因為高壽的輕視,反而給了自己機會。

刺客,不僅要有一往無前的勇氣,更加需要智慧,能夠在戰鬥過程中迅速地找到對方的弱點,並且針對弱點給予致命一擊!

這就是刺客之道,強大的刺客之道,往往能夠跨越一個階級,越階戰鬥!

今天,狐狸做到了!

不過同樣的,剛才高壽反手的那一掌,力道也著實不輕,狐狸被他一掌打在了手臂上面,整個也是朝著龍鱗的方向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狐狸!」

劉嘯看到狐狸口吐鮮血,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在了自己的面前,臉色大驚,立刻跑了過去,查看狐狸的傷勢。

「狐狸哥,你沒事吧!」

秦穆然也走上前來,查看狐狸的傷勢。

狐狸挨了宗師之境的強者一掌,幸好只是打在了手臂上面,手臂被震斷,秦穆然還能夠在段時間內修復,讓其不被廢掉,不過他體內的五臟六腑卻也是受了不小程度的震傷,想要治療,還得要將這裡的事情解決以後才可以。

「嘭!」

阿伶 秦穆然探出手指,點在了狐狸的身上,幫他暫時壓制住身上的疼痛,道:「狐狸哥,趁著現在,好好感悟,剩下的交給我!」

狐狸感謝地看著秦穆然,點點頭,也不逞強,更不管現在外面下著鵝毛大雪,短暫的休息后,便是雙腿在原地盤起來,開始打坐參悟剛才與高壽對抗的感悟!

與宗師一戰,狐狸感覺到了自身的很多不足,而且對於宗師之境的門檻也更加的熟悉了一番。

「這兩個菜雞,你們兩個誰上?」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道將行和白羽,淡淡地問道。

「算了,這件事道爺就不出手了,我怕把他們轟成渣渣,最煩這種二筆在我面前裝十三了,還是小白去吧!小白好久沒有動手了!」

道將行說著拿起酒壺喝著酒,同時眼睛撇了撇白羽。

白羽也想要將這件事扔給道將行的,畢竟兩個宗師之境的人還就真的不夠看,但是小白畢竟是比較老實的,沒有道將行的腦筋轉的快,這不,就晚說了一會兒,就被道將行抓住了機會,給他來了個坑。

「那行!小白,就你上吧!速戰速決!」

秦穆然看著白羽說道。

「是!然哥!」

白羽見秦穆然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會反駁,當即走出了龍鱗的隊伍。

高壽小腹受傷,但是沒有什麼大礙,此時的他惱怒到了極致。

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半步宗師給傷了,多少年他沒有受過傷了!奇恥大辱啊!

本來這已經足夠生氣的了,可是秦穆然竟然派出一個更加年輕的孩子來對付自己?這是把自己當做什麼?還說速戰速決,這是看不起誰呢!

就這麼年輕的小子,能夠半步宗師都已經是天縱奇才了,還以為能夠成為宗師?

「可惡!」

高壽大怒,欺人太甚,沒見過這麼自己被輕視的,頓時怒火中燒,忍著腹部傳來的疼痛朝著白羽殺了過去。

「死!」

高壽打出龍象波若功,向著白羽殺了過去。

他要將自己的一腔怒火都發泄在白羽的身上。

「青蓮劍法!」

白羽抬了抬眼,看了下高壽,沒有任何感情,手中的青蓮劍微微一顫,一道寒光劃過黑夜,青蓮劍出鞘,頓時綻放出劍氣蓮花,將高壽鎖定住!

如今白羽劍法大成,不要說他已經踏入古武行列了,就算是在半步宗師的時候,對付高壽這個檔次的都是綽綽有餘,更何況是現在?

青蓮劍氣爆發而出,瞬間將衝擊過來的高壽籠罩住。

龍象在剎那被崩碎。青蓮劍光勢不可擋地將高壽在半空中絞殺!

「轟!」

一聲悶響傳來,高壽被青蓮劍氣直接絞殺!無數的斷肢掉落了一地,雪地上出現了一攤鮮紅! 看到之前那個女屍慢慢的向放衣櫃走過來,肖芸,也就是之前那個膽小的女學生,一下子沒注意就撲到了李肅身上,李肅頓時心臟嚇得撲通一跳,爲什麼會被嚇一跳,原因不是因爲外面的那個女屍,而是因爲李肅從來沒有被女生抱過,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倒把李肅嚇個半死。

就在這期間,大家都沒有注意外面的女屍,女屍在這一下突然不見了。這讓大家重新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種恐懼裏面,絲毫都不敢大意。又過去了將近5分鐘,張輝看了下時間,午夜12點55分。

張輝知道,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危險會逐漸上升。真正的恐怖,也將隨之而來,這是作爲一個有經驗者的親身體會。李肅此時不知道張輝心裏在想什麼,但看到張輝的神情,李肅心裏也已經猜到了一些。

儘管李肅他現在是遊客的身份,但是,他看到從前的那種情景,也還是心裏面難免會有一點緊張,那時候,自己沒有道法,就是一個普通人一樣,最奇怪的是,陰陽眼好像也不怎麼管用了,所以,和鬼王一戰之後,李肅他彷彿是。

女屍的手已經變了,變成了爪子,幾釐米長的指甲,看着都恐怖。女屍說完話之後,馬上就用爪子抓放衣櫃的門。李肅等人就死死的抓緊放衣櫃的門不放,但門始終只是木做成的門,女屍抓了1分鐘左右,門就爛得不成樣子了。

李肅等人知道門是擋不住女屍了,但也不能活活等死,於是,張輝和李肅還有程文三人一起用力把門踢開,女屍也被踢倒在地上。三個男人見女屍倒在地上,馬上就往放衣櫃外跑。兩個女學生則是被嚇壞了,一時不知道站起來往外跑,還坐在原地不動。

三人當中,跑在最後面的李肅,這時回頭一看,看見兩個女學生沒有跟着大家一起跑,於是又走過去扶她們起來。女屍看見李肅跑過來,於是一把就抓住了李肅的腳,李肅的腳瞬間就開始在流血。

李肅見兩個女學生還沒有站起來,於是大聲喊道:“你們快起來啊,快跑。”被李肅這撕心裂肺的一喊,兩個女學生終於反應了過來,馬上站起來,向張輝和程文跑去,這時張輝和程文二人都已經快到二樓了。

如果是現在,那麼自己也還是會去救她們,李肅在心裏是這樣覺得,也許別人他做不到,但是李肅他,他卻是可以。

整個身體被掏空,腸子撒得周圍到處都是,還有一些其他的內臟,一雙眼珠子都不見了,雙眼是空洞的,留了很多的血。臉上也不見一塊好肉,整個身體都躺在血泊中。唯一能認出是之前那個男人的,是因爲他穿的衣服和褲子。

李肅等人看了這一幕之後,兩個女學生已經開始吐了,張輝和程文也忍不住吐了。唯一李肅稍微好一些,沒有吐。此時,李肅心裏想道,這就是冤有頭債有主的意思吧,之前你殺死了她,現在她把你殺死,這也算是因果報應了。

但要我們來做這個任務是爲了什麼,這個任務的設計者不會這麼無聊來設計這樣的任務吧,可能是有什麼含義在裏面,也許找到其中的含義就能把危險變小,甚至是全部排除掉危險。

這個世界上,沒有哪一個人是一開始就想死了,往往人都是比較惜命的,包括現在的李肅、張輝、程文、李菲和肖芸也是。最後,還是李肅從緊張中最先反應過來,立刻說道:“我們快躲進放衣櫃裏,千萬不要發出聲音,能躲多久是多久,希望能躲到午夜2點鐘,到時候我們就安全了。”

李肅說完,第一個就躲進了一個放衣櫃裏,隨後,大家紛紛照做。

李肅躲進來之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己的腳,血沒有繼續流了,但是腳還是很痛,不過李肅知道現在不是醫治的時候,所有把腳放好之後,就儘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