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龍漦被三百里加急的方式送來,並被注射進入了始皇帝體內。」

「結果始皇帝病情倒是沒了,但是腿部開始長出畸形龍鱗,痛苦不已,眼見就要變成我們在地宮裡遇到的那種人形亞龍怪物。」

「眼見自己要變成怪物,始皇帝自盡或是命令胡亥向自己動了手。最後,胡亥從古籍上又找到了辦法,用放射性礦石來遏制始皇帝的身體在死後繼續變異。」

老曹點點頭,說道

「呵呵,所以說我們從古籍里並沒有獲知什麼黑龍與九鼎的科學原理。真要說知道了,什麼那只有三點。」

「一是不要在野外洗野澡,以免感染寄生蟲。」

「二是治病不要找歪門左道。」

「三屍不行被龍生殖細胞所感染后,用放射性物質可以阻止進一步的變異。」

於正心聽了老曹這話,勉強笑笑,沉默了下來。

他原本妄想老曹能從古籍里發現些什麼但是現在看來,古籍對於現在的科學研究沒有太多幫助。

老曹也猜出了於正心的想法,猶豫了好一會把於正心拉進了自己辦公室,接著老曹關照自己的助手不要讓其他人來打擾自己和於正心。

鎖上門后,老曹還打開了音樂播放器大聲的播放老掉牙的歌曲。

在響亮的音樂聲中,老曹直截了當了對於正心說了自己的想法。

「小於,你我都知道,我們這個研究區針對黑龍的屍體已經研究很久了,但是現在沒有任何可以實用的成果。」

「我不是搞科研的,照理我沒有資格所這話。」

「但是有些話我不吐不快,而且經歷了今天的火災后,我也覺得我必須要說出來。」

於正心知道老曹對自己要說的話,肯定是暫時不能讓外人和上級聽到的。 總裁的危情女人 正因為此老曹才把門鎖了,還用音樂聲來遮蓋自己的語音。

「你和我有過命交情,我什麼樣的人你知道,你保證,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說出去的。」

於正心向老曹保證道。

老曹擺擺手說道:

「我恰恰是要你把我說的話傳出去,準確的說是希望你用我的想法來說服上級。」

於正心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老曹在考古和歷史上堪稱專家,但是在科研上和自己一樣無知,難道還能對黑龍的研究方法有什麼自己的想法?

老曹認真的對於正心說道:

「小於,我覺得我們一號研究區那些科學家研究黑龍的方法錯了。」

「準確的說,根本就不應該來研究黑龍背後的科學原理。」

「老曹,你這話什麼意思,不研究黑龍背後的科學原理,怎麼逆向工程龍珠和龍鱗這樣的東西」

「沒有龍珠和龍鱗我們怎麼才能在和新羅馬的鬥爭中取得戰略優勢?」

老曹搖頭道:

「所以說,你和其他科學家一樣陷入了一種認識誤區。並不是一定要徹底了解一樣物品的科學原理才能運用這物品。」

「原始人不知道什麼能量守恆,熱力學公式,摩擦生熱。他們只知道拿一根木棍在引火物上拚命轉動就能生生火。」

「雖然不知道生火背後的科學原理,並不妨礙原始人成功的製造出火焰。」

於正心皺起眉頭,他覺得自己忽然被老曹點醒了。他做了一個手勢讓老曹暫時不要說話。

幾秒后,他忽然恍然大悟。

「我們一直在試圖用現代最先進的技術逆向工程製造出龍鱗和龍珠,但是一直都在失敗。」

「但是我們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其實一直知道如何製造龍鱗和龍珠。」

「只要用龍漦感染生物製造出亞龍怪物,亞龍怪物身體皮膚上就有龍鱗,體內就有龍珠!」

老曹點頭。

「我們之前一直在像一群傻孩子,想方設法的想要用一堆沙子,金屬粉來製造電腦晶元,但是卻忘了我們隔壁就是電腦店。」

「我們其實要做的其實只有兩點,那就是保證源源不斷的龍漦供應,以及大量供龍漦感染的動物。」

「還有就是生產出龍鱗和龍珠后,怎麼對這兩種東西進行利用。」 夏雨揚和靈兒感覺到頭上有東西出現,她們嚇了一跳,還以為是怪獸,兩人同時抬頭,見是一個人影,而不是怪物,她們這才放心了。她們都認出來這人影是唐浩,她們見唐浩沒說話,她們也都沒敢說話。

就這樣,三人靜靜的在崖壁上伏著,任清涼的山風吹過。

過了一會兒,唐浩這才悄然的向上爬去。夏雨揚和靈兒也才跟著向上爬去。

三人距離頂峰有一百米左右,這個距離對她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即使三人速度不快,五分鐘后,也已經來到了峰頂。

到了峰頂之後,唐浩開始低頭尋找地上的痕迹,讓他意外的是,那怪獸依然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夏雨揚和靈兒也感到奇怪,他們剛才明明已經看見那個龐然大物攻擊她們,它的動作那麼大,為什麼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呢。

三人又進入了怪獸出沒的樹林里尋找痕迹,十分鐘后,結果還是一樣,沒有找到任何痕迹。

從頭到尾,三人都沒有說話,但是他們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沒有找到痕迹,三人便悄然的撤退了,向捕獵基地的方向飛馳而去。

他們平安的回到了捕獵基地,獸王當然沒有睡,立刻來見他們了。

終於可以說話了,靈兒立刻說道:「姐夫,我看見它了,比牛都大,而且動作靈活無比。」

唐浩又把目光投向了夏雨揚,想聽聽夏雨揚的看法。

「是的,它很大,力量更是大得驚人,最主要它真的非常聰明。它先用木頭砸我們,然後藉助木頭的力量,再把我們踹下了懸崖。這一切計劃都太完美了。」夏雨揚默默的說道。

獸王聽到這些,他也暗暗的吃驚。

唐浩平靜的說道:「它又贏了一次,它更自信了,也更驕傲了。它一定認為你們一定死了,我們的機會來了。」

聽到唐浩的話,靈兒不太明白,她問道:「為什麼說我們的機會來了?」

「之前它還有點怕我們,現在它應該不怕了。」唐浩說道。

「姐夫,你是故意不來就我們的嗎?」靈兒感覺到了這一點。

唐浩搖了搖頭:「我是下去查找它的痕迹的,我聽見了它襲擊你們,但是我離得太遠,根本無力救助。」

靈兒聞言,立刻笑道:「沒事,我和夏教授能自救。」

唐浩笑了笑,說道:「你們回去休息吧。」

「好。」靈兒站了起來,對唐浩說道:「姐夫,你也早點睡。」

「嗯。」

夏雨揚看了唐浩一眼,和靈兒走出了監控室,去睡覺了。

監控室內就剩下了唐浩和獸王兩人,唐浩對獸王說道:「重點監控村子,它今夜應該會去村子里。」

「是。」獸王立刻調整監控設備,把多半的監控力量都用在了藥材村周圍。弄好了之後,獸王對唐浩說道:「唐先生,你去休息吧。」

「我就在這坐一會兒吧。」唐浩說著身體后靠,倚在了沙發上。

獸王見唐浩不走,他便也沒說什麼,仔細的看著監控里一切景象。他對各種奇怪的動物都特別的感興趣,他曾經為了找到一種奇怪的蛇在南美的熱帶雨林中獨自行走了半年。也曾經為了尋找一種不同於北極熊的北極熊類,他在北極呆了一年。

但是那些經歷都不如他現在的經歷,藥材嶺出現的怪物比地球上任何動物都讓他感到興奮。因為這些怪獸不但長得怪,而且聰明,準確的說它們不屬於地球物種。

昨天夜裡他就沒睡,只是白天睡了一會兒,那就足夠了,他現在一點也不困。他非常想知道這個龐然大物到底長什麼樣子,它是否像唐浩說的那樣自大自信,又聰明。

時間來到了凌晨三點,這個時間是一個人最困的時候,也是一天中將要迎來黎明的時候。

獸王看了一眼歪在沙發上睡了的唐浩,他站起來,倒了杯咖啡,便繼續觀察監控視頻。

突然,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了監控里,這個黑影比一頭牛還要大,它的動作卻比猴子還輕盈。它雖然是著地的行走,但是卻採取的跳躍式行走方法。在它的後面,拖著一個扇形的大尾巴。它正進入了一戶人家牛棚里。

「唐先生,它出來了。」獸王看著監控,呼喚唐浩。

「我看見了。」

獸王一聽,扭頭一看,唐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正靜靜的看著視頻里黑影。

「把是視頻資料發給陸含。」唐浩說道。

「是。」獸王便立刻把視頻傳遞給身在藍海的陸含。

唐浩緩緩站起來,站在獸王身邊,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巨大的黑影。

這個時候,那個巨大的黑影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扛起了一頭牛,從牛棚里走了出來。牛顯然已經死了,它殺死牛的過程也同樣神不知鬼不覺。

這個巨大黑影的一直是用側后影對著攝像頭的,現在只能看見它的側後方,卻看不見它的正臉。

「它好像是知道我們在健康它。」獸王突然說道。

「是的,它知道攝像頭的位置。」唐浩平靜的說道。

「太詭異了。」獸王眉頭緊鎖,他自認為攝像頭藏的非常的隱蔽,別說是一隻怪物,就算是一個受過訓練的特工,也未必能發現攝像頭的位置。

黑影扛著一頭牛,嗖的一下跳出了院子,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獸王立刻去看別的攝像頭,想從別的攝像頭裡找到這隻怪物。可是他失望了,這隻怪物好像瞬間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在別的攝像頭裡。

「嗡嗡……

這個時候,唐浩的手機響了,他知道一定是陸含打來的,他立刻接聽了電話:「看見了嗎?」

「看見了,它是蝙蝠怪,是傳說中的一種怪物,它非常聰明自信,它的力量非常大,它的四肢張開就可以滑翔,它那個巨大的尾巴可以隨時清理它所過之處的痕迹。」陸含說道。

「知道了。」唐浩說道。

「不過它的膽子不如飛天貓和貓頭鼠。」陸含繼續說道。

「嗯。」

「需要我過去嗎?」陸含問道。

「我會把它抓到給你帶回去。」唐浩自信的說道。

「嗯。」

唐浩掛了陸含的電話,對獸王說道:「它叫蝙蝠怪,聰明自信,力量奇大,四肢張開就可以滑行。我們之所以找不到任何痕迹,是因為它隨時用尾巴把痕迹都清理掉了。」

獸王一聽這些,詫異的說道:「我從來沒聽說過這種怪物。」

「又是傳說中的一種怪物。」唐浩平靜的說道。

「不管它是什麼怪物,我們都必須抓住它。」獸王說道。

「嗯。」

終於大致了解了怪物的習性和樣子了,獸王對唐浩說道:「唐先生,你回去睡吧,我想想對付它的辦法。」

「你也睡吧,養足精神才有力量。」唐浩笑道。

獸王聞言,也立刻笑了:「好,我也睡一會兒。」

唐浩去客房睡覺了,獸王也找來別人繼續監控視頻,他就在唐浩剛才躺過的沙發上睡了。

清晨,夏雨揚睜開眼睛,她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半了。她起身來到了窗前,拉開了窗帘,打開窗戶,讓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這種感覺非常的好,她深吸口氣,緩緩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著山裡的清爽和安靜。

她知道唐浩剛睡不久,靈兒還沒起床,所以她也不急著出去。她就站在窗前,遙望著遠處樹林,靜靜的享受著這安靜的清晨。

捕獵基地所在的地理位置比較高,再加上夏雨揚的視力超強,她能夠看得很遠。她不自覺的就望向了黃頂峰的方向。黃頂峰是這藥材嶺植被最茂密的地方,就好像給山峰批了一件綠茸茸的毯子一樣。

突然,夏雨揚的眉頭一凝,她看見在黃頂峰和捕獵基地之間的一片樹林里有兩點閃亮的光芒靜止不動。那兩點閃亮的光芒絕對照明設備,照明設備沒有這麼亮,更不會有這種透著寒氣的殺傷力。

是它!

夏雨揚猛然想起了昨夜自己和靈兒被那隻怪獸撞下黃頂峰時,看見的怪獸的眼睛。她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唐浩的電話。很快,電話那頭就傳來了唐浩的聲音:「什麼事?」

「它在捕獵基地和黃頂峰之間的一片樹林里,從我的房間剛好可以看見它的眼睛。」夏雨揚說道。

「我馬上就來。」

夏雨揚放下手機,繼續遙望那兩點亮光。

唐浩很快就到了,他來到了夏雨揚身邊,循著夏雨揚的目光望過去。果然看見了那兩點亮光,他測試了一下距離,至少有三公里遠。

「我都感受到它的敵意了。」夏雨揚默默的說道。

「嗯,它的自信心越來越強了,它也許想進攻捕獵基地。」唐浩平靜的說道。

「嗯。」夏雨揚也覺得這隻怪獸有這樣的想法,不然它不會如此凝視這裡,她又問道:「它看見我們了嗎?」

「如果它看見我們了,應該早就藏起來了。」唐浩說道。

「要行動嗎?」夏雨揚問道。

唐浩沉思了一下,默默的說道;「我覺得它今晚也許會行動,還是等它來比較簡單。」 於正心徹底認同了老曹的想法。

「老曹你的這個想法是對的,真是可惜了,研究區這麼多人,竟然只有你現在才想出來這個道理。」

老曹搖頭:

「其實肯定有科學家比我早想到這個問題,但是他們卻不敢提出。」

「為什麼?」

「一來,那一位說的很明白,是要大家完全逆向工程出來龍鱗和龍珠。如果直接反對這個提法,很不好說。」

「再者,科學家們也有一種思維的定式,覺得不搞清楚其科學原理,只是一葫蘆畫瓢的製造,會在後續出現問題。」

於正心說道:

「那一位的要求其實只是要我們儘早批量製造出來龍鱗龍珠,對新羅馬帝國產生戰略優勢。」

「逆向工程之說也只是那一位處于思維慣性的隨口一說,我認為不成問題。」

「後續生產的問題,我認為只要做好預案和管控問題也不大,總比現在沒什麼成果好。」

「我覺得我們現在必須聯絡一部分學科的專家,說服他們,與研究組的組長彙報你這個想法。」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