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我確實要跟你們說一些事情!你們四個人都知道,我來九重天除了尋找女兒和夫君之外,還要報仇的!而我的仇人不是別人,正是當今九重天的九重帝洛羽楓,和帝後文素雅……」墨九狸看著馮珂四個人平靜的說道。

馮珂幾人聞言忍不住震驚的看著墨九狸,他們想過墨九狸如此幫助他們提升實力,仇人的身份應該不簡單,可是這一刻聽到墨九狸說出來仇人的身份,他們終於知道墨九狸為何非要幫他們把實力突破到神帝了!

如果他們的實力不到神帝,怕是根本無法幫助墨九狸做任何事情啊!

九重帝,整個九重天的主子,九重天宮的帝君,主子的仇人竟然是九重帝和帝后,豈不是也可以說主子的仇人,是整個九重天啊!

不過,震驚歸震驚,但是四個人卻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墨九狸等待下文!

墨九狸等到四個人震驚之後,再次開口說道:「雖然整個九重天的人,不一定都效忠洛羽楓和文素雅,但是有很多人效忠他們是絕對的!

所以,我這次不需要你們四個人做的,從這裡離開之後,你們四個人只要想辦法潛伏到九重天宮附近,幫我監視文素雅和洛羽楓的行蹤,還有關於他們兩人的所有事情,都全部查清楚給我就可以了!

報仇的事情,我會自己來,因為我在九重天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你們先潛入九重天宮附近等我就行了!」

「主子,你放心吧,我們知道怎麼做!」馮珂說道。

其餘三人也紛紛點頭。

墨九狸又跟四個人說了一些前世,她知道九重天的一些事情,墨九狸不敢說的太多,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九重天跟從前一樣不一樣,她也不是很清楚的!

第二天一早,墨九狸帶著馮珂四個人,直接離開了連環洞,走出陣法后,墨九狸回頭看了眼,在外面又布置了一層隱藏陣法,徹底將連環洞所在的地方,隱藏了起來!

這是馮珂四個人跟墨九狸說的,他們出來的時候,連環洞的掌控者,讓他們帶話給墨九狸說,不希望有人再發現這裡,讓墨九狸想辦法將這裡隱藏起來! 孟落日和劉邦季布等人在樹林的外面進行交涉。正好虞子期從樹林中跑出來,自從看到了孟落日手下強悍的戰鬥力之後,他就徹底的被這一行人給折服了。哪個男人沒有帶領着一羣虎狼之師在戰場上衝殺的夢想?

虞子期也一樣,他也希望自己能夠有這樣的機會,何況,他沒有聽從項羽的勸告,直接從大帳中走出來,就已經宣佈着他和項羽徹底的分道揚鑣,即使在以後還會有往來,也一定是完全的那種合作的關係。

因此,當他看到孟落日帶着他們的人馬追下來之後,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跟着跑了下來,甚至還在自己都沒有任何的感覺的情況下就融入到了這個隊伍之中。

現在從樹林中走出來也只不過是爲了向孟落日彙報樹林中的情況而已,看到了季布和劉邦,也只是象徵性的點了點頭而已,最後視線還是落在了孟落日的身上:

“孟將軍,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向山頂上的那些傢伙發動攻擊。”

孟落日對於虞子期的態度絲毫也沒有感到意外,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然後丟下了季布和劉邦,轉身走進了樹林中。

劉邦和季布都帶着自己的人馬呢,就這樣被華麗的無視了,不由得都愣了一下,經過了短暫的思考之後,兩個人幾乎是在同時做出了自己的決定,帶領着身後的士卒,快步的進入到了樹林中。

雖然在孟落日的旁邊,只有一百來人,可是就是這一百來人看上去同樣是威風凜凜,一股殺氣在他們的頭頂上瀰漫。

孟落日有條不絮的交代着各個將領攻擊的方向。 快穿之夢中行 那些已經領取了任務的士卒和將領,一個個摩拳擦掌,都有一種躍躍欲試的味道。

看到了眼前的這支隊伍,季布感到一陣的心潮澎湃,他真的懷疑這些傢伙就是爲了戰鬥而生的。

隨着孟落日的一聲令下,所有的士卒都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大喊,接着在

小山坡上塵土飛揚。魏神通、伍子胥、黃飛虎三個人各自率領着一彪人馬,從三個不同的方向衝了上去。

季布沒有劉邦的那麼多花花腸子,看到衆人衝鋒,早就已經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也衝着自己身後的士卒一聲大喊,帶領着手下衝了上去,只有劉邦站在原地,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下達命令,只是帶着人馬站在山腳下觀看。

情到深處是爲安 隨着塵土揚起的範圍越來越大,山上也傳來了兵刃交擊的聲音,劉邦的眼睛也越瞪越大,他看到這已經不是一場戰鬥,分明就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那些守在老巢中的士卒根本就沒有了一點的戰鬥力,當發現自己在人數上佔有優勢,在地利上也同樣有着巨大的優勢的時候,他心中還抱有一絲幻想,可是當看到孟落日帶着人們如同出閘的猛虎一樣衝上來的時候,感到了一陣的心驚,剛剛燃起的那一點點希望,也在瞬間土崩瓦解了。

原本手裏拿着可以殺敵的武器,現在都變成了是身上的累贅,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扔到了路邊,扭頭就跑。

沒有想想中的那種苦戰,黃飛虎等人幾乎是沒有受到任何有效的阻擊,就衝到了山頂上。

牛耀天站在山頭,看着山下的衆人,一陣的心寒,爲了制止手下的逃走,他已經揮刀斬殺了幾個士卒,可是對於整體的潰敗,他的狠辣根本就是於事無補。

黃飛虎、魏神通、伍子胥已經完成了對這些土匪們的合圍之勢。

看到手下的士卒已經紛紛逃亡,牛耀天萬念俱灰。把牙一咬,手中抄起了自己的武器一把開山鉞。手臂上的拉伸牽動着肩膀上的傷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都住手!”

聲如洪鐘的大喊聲在牛耀天的口中響起。

揮動起開山鉞來到了亂戰的衆人面前。在混戰中,沒有幾個人注意到他的大喊,不過當他的人影出現在衆人面前的時候,大多數人還是

停止了手上的攻擊。

最重要的是,牛耀天手下士卒的戰鬥力已經所剩無幾了。

孟落日越衆而出,臉色冰冷的看着牛耀天,不知道這個土匪頭子都了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這夥人都是一些窮苦百姓,或者是一些曾經和我一樣的死囚。是我吧他們調集起來的,也是我得罪的幾位姑娘,所以希望你們只是摘下我的人頭就夠了,我認輸!”

本來孟落日也不是好殺之人,而且恰恰相反,雖然現在在穿越的通道中已經經歷了很長的時間,但是在孟落日的骨子中,還是更加的傾向於之前他們生活的那個法治社會。心中始終有着殺人償命這樣的念頭,如今看到首惡已經低頭,回頭再看看自己的士卒,一場兵力懸殊的戰鬥,自己這方几乎是零傷亡,只是幾個士卒受了一些輕傷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大礙。心底好戰的因子自然也就減退了。

秦末漢初本來就是一個亂世,有人不堪忍受壓迫而自立山頭本來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現在冷靜下來想一想,人家當不當山大王,管自己屁事?

孟落日苦笑了一下,看到眼前的牛耀天好像是一個鬥敗的公雞一樣,衝着身邊的黃飛虎等人說道:

“算了,把他們山上的物資和值錢的東西都帶走,我們撤退吧,有任何人阻攔,格殺勿論!”

黑吃黑貌似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孟落日的心中已經盤算了,這些傢伙山上的金銀珠寶來的也不是那麼的光明正大,自己順手牽羊應該也沒有什麼不合適的。索性自己也把強盜的買賣做到底吧。

一場大戰,讓黃飛虎和伍子胥等人的心裏也痛快了很多,因此對於孟落日的提議幾乎沒有什麼人反對,在牛耀天等人的一臉苦色中,眼睜睜的看着魏神通帶着自己的手下將他們的物資庫洗劫一空,看到東西都整理的差不多了,孟落日一聲的高喊,衆人列隊下山,和孟落日等人並肩的季布已經看傻眼了……

(本章完) 第2936章

墨九狸如此痛快的答應了,並且沒有進去找對方麻煩,那是因為墨九狸有自己的算計,她沒記錯的話,自己還有四個人沒有飛升上來呢!

所以,她聽話的幫助對方隱藏了這裡,到時候這裡除了自己,別人也休想進來了!

如果讓連環洞內的哪位知道墨九狸的想法,估計會直接氣死的!

「從這裡向南,就是前往九重天宮的方向,你們四個人要多加小心,凡事不要衝動,什麼也沒有性命重要知道嗎?」墨九狸看著馮珂幾人道。

「主子,你放心吧,我們知道了!」馮珂幾人點頭說道。

「有事就用傳音石通知我!」墨九狸說道。

「是,主子,那我們先走了,到了九重天宮,我們會告訴主子的!」熊子言說道。

「恩,走吧!」墨九狸點頭說道。

然後,馮珂幾人乘坐其中一個人的飛行獸,直接離開了!

墨九狸站在原地,直到馮珂幾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墨九狸這才轉身直接向著向北而去!

墨九狸要去的地方,不是別處,正是九重天北部的海域,墨九狸依舊沒有忘記,前世整個九重天三分一直的地方都是海域。

而那兇險無比的海域中,有一座天星島,島主天星帝就是自己的師父,墨九狸的實力恢復了,自然也恢復了自己在九重天的所有記憶!

包括自己如何成為九重天的記憶,也就是當初她救過一個九重帝的事情,哪怕自己為對方大戰魔族而隕落,墨九狸也不覺得有什麼!

因為那一世墨九狸幾乎沒有跟任何人結交,被封神女,也一直都是因為魔族動蕩,一直都在九重天宮內待著,最後更是在神魔大戰中掛了!

所以她的記憶前世才是最為豐富的,前世她不僅有兩位疼愛自己的師父,還有……

所以,墨九狸此刻準備先去天星島,看看自己的師父是不是還活著,哪怕師父不在了,天星島應該也還在的吧!

而且,墨九狸也想在九重天繼續找找劍神鳴風,花神落蝶,和夢神幻心的下落!

既然一重天到八重天都沒有他們的下落,那麼他們如果還在,就一定在九重天!

墨九狸可以肯定的是劍神鳴風一定在九重天,洛羽楓一直就想得到劍神鳴風,絕對不可能放過鳴風的!

而墨九狸覺得花神落碟,夢神幻心也在九重天,也是因為墨九狸知道文素雅一直覬覦自己身邊的九神,雖然不清楚雪封,夜昊等人如何逃過一劫的!

但是墨九狸就是感覺其餘三人一定在九重天!

所以,她前往天星島,一路上也是想搜索下其餘三人的下落!

就這樣馮珂四個人前往九重天宮,墨九狸一個人前往天星島!

馮珂等人到九重天宮,大概需要兩個月的時間,而墨九狸想要達到天星島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就能達到,所以墨九狸只要陸上不遇到什麼事情的話,應該會先到達天星島!

而墨九狸因為知道天星島的位置,所以並沒有選擇走城鎮乘坐傳送陣, 季布是如何走下山坡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在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戰鬥力如此強悍的隊伍。

就是項羽的軍隊在圍剿一些山賊的時候,,還要經過嚴密的部署,而且總是要有一場像樣的戰鬥之後才能夠獲取勝利。

可是眼前的這些戰鬥狂人,再次讓他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零傷亡,幾乎是在衝鋒的過程中就搞定了整個戰鬥,在衆人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時候,那些士卒已經滿載着戰利品凱旋了。

當站在他身邊的劉邦拉了拉他的衣服的時候,季布纔看到在前方不遠的地方,一彪人馬已經快速的趕了過來,旌旗招展,爲首的一匹烏騅馬上坐着的正是霸王項羽。

報信的士卒看到項羽正在校軍場上拼命,並沒有敢上前打擾,只是找到了鍾離昧,將他們的發現說了一下。

鍾離昧自然不能夠等閒視之,帶着人馬想要去接應,自然也就驚動了項羽。

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項羽也不和土豪金較勁兒了,在個人恩怨和整個隊伍發展兩者比較起來,項羽當然還是會傾向於後者,最重要的是,和土豪金的一場戰鬥,已經讓他感到精疲力盡了。在校軍場上的四個人都已經沒有力氣繼續戰鬥了,看樣子如果他們真的想要分出勝負,恐怕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項羽親自帶着隊伍離開了軍營,本來應該是看客的土豪金在短暫的成爲了一會兒的主角之後,再次淪落成爲了配角。

大部分軍隊都已經離開了,但是負責看守軍營的那些士卒們對他們幾個可都沒有好臉色,尤其是看守大營的主將還是對他們幾位向來都沒有好感的韓信。所以馬前卒等三個人只是形式上和韓信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韓信巴不得他們早點滾蛋呢,看着這幾個人心裏就有氣。因此話語中沒有一丁點兒挽留的意思。

在幾個人離開了軍營的範圍之後,阿青和齊天兩個人

悠哉悠哉的正在一個三岔路口等着他們呢,在他們兩個的馬背上,還都帶着大包裹。

在馬前卒離開了他們的營帳的時候,他就知道阿青、影子和齊天這三個傢伙躲在暗處觀察着他們。可是自從進入到了項羽的軍營之後,他就再也沒有看到這三個人的影子,對於他們的身手,馬前卒還是放心的,那些正規軍遇到了這幾位野路子出身的傢伙,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看到兩個人臉上帶着的笑意,馬前卒就知道他們收穫頗豐。

豪門庶媳 齊天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放在馬背上的包裹:

“哈哈,小財迷,你看看,我們在項羽的軍營中可是小小的發了一筆財啊!”

齊天這個小鬼頭也學着其他大人的模樣稱呼馬前卒等人,開始的時候馬前卒等人還激烈的表示反對,可是後來也就習慣了,甭說對他們三個,就是對其他人也沒有看到這小子尊重過,除了對影子和阿青兩個人畢恭畢敬之外,其他人都被這個小東西給安上了外號,比如好歹也曾經是軍神身份的伍子胥,在這個小東西的嘴裏已經直接變成了白頭翁了。

“呵呵,讓我瞧瞧你這個小扒手到底弄到了什麼好東西!”

馬前卒和土豪金笑着來到了馬前,齊天畢竟是一個小孩子,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展示着自己的戰利品了。

看到了泛着光芒的金銀珠寶,就連馬前卒這個見多識廣的傢伙的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條縫兒了。項羽可是富家子弟,從他老子到他的叔叔,都稱得上是達官貴人,這也就導致了在他身邊的很多人,手頭上都頗爲富裕。難怪這個小傢伙能夠有這麼豐厚的收穫,在一堆雜七雜八的珠寶中,土豪金一眼就看到了一把特大號的飛鏢非常的扎眼。

輕輕的把飛鏢放在手上把玩,土豪金可是對冷兵器和火器都頗有研究的人,當他看到了這個飛鏢的時候,就從這東西上面看到了一絲與衆不同。

這個飛鏢個頭大分量足,如果是普

通的人根本無法正常使用,能夠以這個東西作爲暗器的,恐怕絕對不會是泛泛之輩。

虐愛總裁追逃妻 普通的金屬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重量,在飛鏢入手的時候,土豪金就可以斷定這個飛鏢中一定灌入了其他的金屬,所以才讓他比同樣體積的暗器更重。

齊天連忙跳起腳來,一把從土豪金的手上將飛鏢搶了回去:

“你要幹嘛,哼,告訴你,我的小師叔已經說了,這個飛鏢可不是尋常的東西,我打算把他孝敬給我師傅,呵呵,你呀,甭眼饞了。”

土豪金才懶得和這個鬼精靈計較,衝着天空中翻了翻白眼,然後率先走開了。

既然大家都平安歸來,心情自然也都非常的不錯。雖然和項羽龍且等人的比鬥一直也沒有得出最後的勝負,不過這些也都無所謂了。所有人都已經達成了共識,回去以後整理下人馬和東西,繼續開始他們的旅行。

當來到了第二個三岔路口的時候,從另一條岔路上走過來了一隊人馬,正是同樣凱旋迴來的孟落日等人。

雙方人馬竟然能夠彙集到一起,這讓所有的人都感到非常的意外,只是土豪金和馬前卒發現,在孟落日的隊伍中,竟然多了幾個人。

其中的虞氏兄妹他們已經認識,可是在人羣中,竟然還有一個黑大個看着非常的面生。

“這位是?”

馬前卒用手了指了指黑大個。那個傢伙把腦袋一晃悠:

“牛耀天,我是一個土匪,被打服了,所以要跟着你們一起走!”

牛耀天的坦誠,還真是讓馬前卒和土豪金等人感到哭笑不得,不用說他們,就是孟落日對這個傢伙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苦笑着搖了搖頭:

“這傢伙把自己的隊伍解散了,一定要跟着我們一起走,呵呵,我也沒有辦法。”

“我決定痛改前非,不管你們同意不同意,從今天開始,我就跟着你們混了,你們實在是太強了……”

(本章完) 第2937章

因此墨九狸一直是乘坐小鳳,往天星島飛行的!

巧的是馮珂等人跟墨九狸分開之後,飛行了沒有多遠,就看到了一個小山村,於是四個人就下來在山村內借宿了一晚,順便打聽了前往九重天宮的近路!

還真的被馮珂幾人問道了,村裡有幾個經常出去遊歷的人,告訴馮珂四人,前往九重天宮所在的九重城,最快的辦法就是乘坐飛行獸了,因為在各個城池換乘傳送陣價格昂貴不說,而且十分麻煩,傳送陣等待的時間,都不如直接飛了,而且遇到一些人找麻煩的話,可能耽誤時間更久!

第二天,馮珂和熊子言等人商量后,幾個人決定還是乘坐飛行獸前往九重天宮,反正他們有四個人,四個人的飛行獸換著飛行,基本不會累的!

現在他們四個人也都是神帝的修為了,路上也是不用停下來的,只要坐在飛行獸背上修鍊就行了,現在他們隨手就能布下結界了,完全不用擔心什麼!

他們如此選擇,也是希望早點達到九重天宮,早點為主子做些事情,四個人都想好了,如果到時候遇到那個九重帝和帝后,他們能解決的話,就直接把對方給滅了!

因為他們覺得自從認墨九狸為主之後,他們幾乎就沒有為墨九狸做過什麼事情,先是被墨九狸所救,然後順利度過雷劫也是因為主子的丹藥!

好不容易來到九重天了,接過晉級到神帝都是因為主子的關係,否則這幾年的時間,他們自己修鍊,能夠晉級到神王巔峰都不錯了,那裡還敢想神帝啊!

所以,他們都迫切的想為墨九狸做些什麼!

選擇乘坐飛行獸,達到九重天不過是兩個月的時間而已,馮珂四個人都十分期待接下來的日子了!

因此,墨九狸和馮珂等人都錯過了一個重要的消息!

墨九狸也沒有想到馮珂等人急於為自己做事,選擇日夜不停更換飛行獸的方式,直接飛行前往九重天宮!如果墨九狸提前知道的話,可能會提前告訴他們做傳送陣,也好打聽九重城的消息!

正是因為墨九狸忘記了馮珂等人在八重天,都已經是避世不出的老傢伙了,所以讓他們得知消息的時間整整晚了兩個月的時間!

此刻,墨九狸和小鳳正停在一處森林休息,墨九狸看著星空,忍不住開始想念寶寶,寧兒,和跟著妖皇離開的小澤,當然墨九狸心裡其實最擔心的是帝溟寒!

自己的實力恢復了,關於整個九重天的記憶也恢復了,自然也了解了帝溟寒前世的前世在魔界的處境是多麼的困難!

而在前世帝溟寒為了救自己隕落之後,魔界應該也落在了洛羽楓和文素雅的手裡,兩個人無恥的披著她和帝溟寒的臉皮,狼狽為奸的從最下層,變成了現在的人上人,真的是讓她想起來就覺得噁心!

墨九狸現在想想都覺得開眼了,竟然有人為了權利和地位,能做出如此噁心的事情,真的是讓人汗顏啊! 多幾個人對於孟落日他們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所以也沒有什麼人反對,反正馬上就要離開這裏了,也不怕他能夠有什麼花樣。

“師傅!”

齊天一下子就竄到了影子的身邊,這傢伙跟隨了影子之後,正經的本領沒少學,但是偷盜的本事也沒有落下,加上這小崽子的嘴巴好像抹了蜂蜜一樣,在整個軍營中,無論是士卒還是家屬中間都混的風生水起。

徒弟人緣好,影子這個做師傅的自然也有面子,對這小東西更加的縱容了,到現在這個小東西已經變得有點無法無天了。

“你這小東西沒有給我闖什麼禍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