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海倫星』與『環形世界』的同胞們!…

雖然使用了一點點暴力的手段,但我們『覺醒會』並不是人類聯合體的叛亂分子或者暴徒,更不是政府定義的『瘋子』。

而是作為人類中最早得知真相的先驅者,要在這裡向你們揭露這個世界的隱秘。

作為『覺醒會』的會長,我要告訴你們。其實作為探索宇宙和未知世界橋頭堡的『空港·環形世界』,是一個天大的騙局!

一個虛無縹緲,永遠不可能實現的騙局!」

不顧整個世界的一片嘩然。

好像掌握著這個世界終極真理的男人不緊不慢地繼續開口,聲音中彷彿有一種平復人心的力量,讓人不由自主就相信他。

「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事實上,我們並不是要在一年之後奔赴星空,而是我們本就…來自星空!!!

人類已經到了該覺醒的時刻了!

我在這裡為你們揭示真理,請認真傾聽我的話,這將決定著各位,乃至整個人類的未來!」

全息投影中爆炸聲依舊沒有停止,顯然整個太空城中的戰鬥還在持續,但絲毫沒有影響到自稱「覺醒會」會長的那個男人:

「有的人可能會問,科技進步;物質充盈;醫療發達;晉陞公平;吏治清明,呵呵,至少表面上確實如此;而且和平已經持續了上百年。

這樣美好的地方難道不是【伊甸園】嗎?

沒錯,這樣美好的地方只存在於虛幻中的【伊甸園】,而不該是一顆現實中的人類星球!」

正躲在角落中的肖恩臉上若有所思。

不由順著「傀儡師」的思路,開始以自己第一世雖然土掉渣,卻也足以跳出時代的眼光,重新審視這個科技高度發達的「未來世界」。

卻是絲毫都沒有注意到,身邊緊挨著自己的娜塔莉婭一雙玫紅色的美麗眼睛微微眯起。

彷彿透過全息影像看到了一張張「等待救贖」的面孔,男人的聲音漸漸變得激昂,用力握緊了雙拳,疾呼道:

「真相就是那麼的殘酷!

在這個智能AI無處不在的世界中,我們人類真的是聯合體的主人嗎?

錯了!

所謂的中央AI阿爾法才是那個決定一切的主人,所有人類只是它控制的,懵懂無知的奴隸而已。

政治、經濟、媒體、輿論…以及那虛假的和平。

就連聯合體的秘書長閣下和無數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不例外!」

揮手在全息影像中打開了幾個文件,然後繼續自己石破天驚的演講:

「請大家在此刻回憶過往。

第一,百年來,聯合體的出生人口和死亡人口是否幾乎持平?就算沒有意識到也沒有關係,請看這份人口普查報告。

第二,在全球擁有巨大影像力的社會活動家納爾遜·羅利赫拉先生,這個月剛剛在家中病逝。

可明明我們的集體記憶告訴我們,早在三十年前他就因為反對人工智慧在獄中病故了。

還有,第三點。

包括我在內,許多人可能都對《機動戰士3》印象深刻,甚至能輕易複述其中的情節。

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哪怕找遍全網、所有實體存儲設備甚至是導演,《機動戰士》系列也一共只有兩部!

我們的記憶實際上是被什麼東西重置了,甚至這個世界本身…」

滋啦!

正在這時,他說的話好像徹底激怒了某個存在。

全息投影中竟然出現了老式電視機般嘈雜的雪花,勉強能看到他的嘴在一張一合,但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東西。

隨後,僅僅又過了幾秒鐘。

隨著一噼里啪啦的電流聲,男人的身影徹底消失,所有的公共廣告位又全都恢復了正常。

環形世界,轉播塔的中心演播室內。

一位「覺醒會」的技術人員匆忙彙報:

「會長,信號發射器突發電流過載,轉播被物理切斷了,像是頂尖黑客的手段。」

戴著怪異面具的高大男人站起身來,將面前一枚飄浮在空中,由0/1組成的半透明金色鑰匙握在手中:

「意料之中,就算我的手中有【伊甸園】的源代碼和【許可權密鑰】,也不能小視阿爾法的力量。

正好現在也不需要再藉助【許可權密鑰】的力量偽裝和隱藏了,直接啟動二階段,就讓事實來喚醒我們的同胞吧。

那句古代典籍上留下來的話是怎麼說來著?對,藝術就是爆炸!當然真理也是!哈哈哈…」

回頭看了一眼一個緊跟在自己身邊,身穿黑色皮質長風衣的另一個男人,吩咐道:

「塞巴斯蒂安,準備一下,我們提前撤退。

作為『覺醒會』的王牌戰力,如果真的遇上【機械治安官】那種阿爾法的爪牙,就交給你應付了。」

風衣男臉上那一雙看不出絲毫感情的眼睛,好像指示燈一樣驟然亮起藍光,嗓音好像帶著金鐵之聲:

「我會讓那些鐵疙瘩體會何為【兵人】的力量,會長先生!」 戰家的馬場很大,養著很多馬,在馬場工作的人也特別多。

負責經營馬場的是戰家的十三爺戰默,他打小就喜歡馬,剛高中畢業就向戰博提出了要求,他要接管馬場。

戰博當時拒絕了他,因為他當時才十七八歲,不過戰博答應他,等他大學畢業就把馬場交給他經營。

然後戰默特別努力,在二十歲就提前完成了大學的學業,也是在二十歲那年接管了馬場。

經過戰默五年時間的經營管理,戰家的馬場就像帝國集團那樣蒸蒸日上,遠近聞名。

馬場平時是對外開放的,很多人都喜歡來這裡賽馬。

今天因為戰家的掌舵人帶著朋友們過來,故而馬場今天掛了牌出去,暫停開放兩天。

「好多馬。」

若晴看著那些馬,忍不住驚嘆一聲。

她看著倘大的馬場,有很大的草坪,也有賽馬場,既可以在賽馬場上奔跑,也能在大草坪上策馬賓士,如同身臨草原一樣。

戰博扭頭問她「想不想現在就下場?」

若晴笑道「我先陪陪你,看他們騎馬。」

總不能一來了就把這位大爺扔在一旁吧。

他那心眼兒像針一樣小,表面不在乎,等回家后,就會好好地跟她「算帳」的。

戰博眉眼柔和,「我帶你來這裡度假,就是想讓你散散心,解解壓的,你覺得怎麼玩能讓你開心,你就去玩,不用管我,有初一他們陪著我呢。」

「沒事,我也想先到處走走。」

馬場周圍的風景也不錯。

再說了,今天來的人,除了戰博的親弟妹以及寧婉兒之外,她只認得凌煜和楊秘書,其他人,她全都不認識。

每個陌生人到來時,看到她,都會把她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幸好,她臉皮夠厚,也頗為自信,倒也不怕別人的打量。

若晴請來的人只有童熙。

她的父母都婉拒了,說年紀大了,跟他們這些年輕人湊不到一起去。

其實章惠夫妻倆是不想打擾女兒女婿增進感情。

「累嗎?要不,休息一下?」

戰博溫柔地看著她,體貼地問。

他那眼神讓若晴一下子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她臉微紅,心裡甜滋滋的,嘴上說道「不累,戰爺,我推你到處走一走,你也很久沒有來過了吧?」

「嗯,是有一年多沒來過了。」

未出車禍前,戰博每個月都會約上朋友們來這裡騎騎馬,車禍后,他都殘了雙腿,哪還能騎馬?

就是現在,他也還不能騎馬。

「等你雙腿恢復正常后,我再陪你過來,咱們夫妻倆一起比賽,看誰的馬術厲害。」

若晴一邊推著戰博走,一邊說道。

戰博笑,「我幾歲的時候就開始學騎馬,你還要跟我比馬術嗎?」

若晴「……」

她准輸無疑。

她雖然也會騎馬,騎術真不怎麼樣,就是比沒有騎過馬的人好一點點點而已。

「熙熙呢?」

若晴想起了好閨蜜,扭頭四處張望,尋找著童熙的身影。

戰博淡淡地道「想必是藏在哪棵樹底下,舉著手機正對著我那些弟弟們猛拍吧。」

他的弟弟們,不管是親生的還是堂弟們,個個都是高顏值,童熙是個顏控,最喜歡的便是拍美男照。

難得遇到戰家同時十幾位少爺都在,童熙豈肯錯過千載難逢的機會?

果然,若晴看到了某棵樹下,一抹嬌俏的身影正躲在樹後面,舉著手機偷拍賽馬場上的那些矯鍵男兒。

若晴「……熙熙就這點愛好。」

一般人也不會跟童熙計較。

唯獨在明楓手裡栽過一次。

「你跟她說一下,不用偷拍,就光明正大地拍,知道她是你的好朋友,我那些兄弟不會對她怎麼樣的,只要她不把她拍到的相片賣給別人就行。」

戰博溫和地道。

「她偷拍的行為,始終是若人不喜的。」

要是有人偷拍他,他也不爽。

聞言,若晴歡喜地道「真的可以嗎?」

「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熙熙。」

若晴停下來,掏出手機就打電話給好友。

童熙今天激動得如同中了特等獎那樣興奮。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