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凌大少,你想要我做什麼?」葉簡汐額頭上淡藍色的血管凸起。

「請你過來,陪著南晟,直到他好了!」凌大少大喊道。

葉簡汐怒極反笑,凌家的人是不是都會自動的忘記她是已婚的身份!恣意的安排她的去處!

「對不起,我做不到。」

葉簡汐生硬的說。

凌大少也怒了,「你做不到也得做到,葉簡汐,你必須陪著南晟,他現在躺在病床上,連動彈一下都不行,你必須來看他,只有你來看他,他才能活下去!」

「我不會去,凌大少,即便我去了,也只能救他一時,而不能救他一世!你要是真的為了他好,就給他請最好的醫生,好好的給他看病。」

「葉簡汐,你怎麼這麼鐵石心腸!」

凌大少咬牙切齒,隔著電話都能感覺到,他此刻的怒意,像是恨不得把她撕碎成碎片。

葉簡汐抿了唇角。

真的是她鐵石心腸嗎?

去見了凌南晟無異於飲鴆止渴,只會讓凌南晟的情況越來越糟糕!

天唐錦繡 「葉簡汐,你若是不來見南晟,南晟因此出了事,我絕不會放過你跟慕洛琛的!你別忘記,我手上有慕洛琛犯罪的證據,要是南晟死了,我會把這些全部公開!」

凌大少氣勢強硬。

葉簡汐想再說話。

可凌大少根本不給她機會,直接掛斷。

葉簡汐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忙音,腦子嗡嗡的麻木了。

就在葉簡汐發獃的時候,那邊坐碰碰車的人都出來了,溫如意走到葉簡汐跟前,問:「簡汐,怎麼了?」

葉簡汐回過頭看到溫如意,臉色有些木然的說,「沒……沒什麼……」

「真的沒事嗎?」

溫如意見她臉色不好,懷疑的問。

「可能有些累了,我去坐那邊休息一下,你們繼續玩。」

「好吧。」

打發了溫如意,葉簡汐坐在長椅上,拿著手機,猶豫了下,給慕洛琛打了電話。

她想確認下,洛琛設計凌南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若是真的,凌家這麼說,十有八九是掌握了洛琛的犯罪證據。

那她該怎麼辦?

葉簡汐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而沒等她想出來解決的辦法,電話接通——

「簡汐。」

「在……」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的聲音,扯回了思緒。

「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慕洛琛的聲音淡淡地。

葉簡汐手心有些出汗,明明天氣不熱,可她卻覺得自己的體溫越來越高。

「阿琛,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

「嗯?什麼事?」

「就是……就是……」葉簡汐遲疑了幾秒,咬牙說:「凌南晟的事情,是你做的嗎?」

慕洛琛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說:「你怎麼知道的?」

葉簡汐的心咯噔下沉到了谷底,但還是笑了笑說,「我從電視上看到的,說是他出了車禍,就問問你,現在沒事了。」

「……簡汐,凌南晟的事情是我擅作主張,但他這個人不能留。」

慕洛琛肅聲道。

「我知道,阿琛,我打電話來不是責問你的,我只是擔心你,怕你因為這件事牽連到。」

葉簡汐攥緊了手機,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

「沒關係,這事情我找人做的很乾凈,不會有人查到的。」

「那就好。」葉簡汐輕聲說,「阿琛,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掛斷電話,寶寶們還等著我呢。」

「嗯。」

結束了通話,葉簡汐握著手機的手汗涔涔的,渾身的力氣也都被抽的乾乾淨淨。

凌大少打來電話的事情,她不能告訴洛琛。

否則以他的性子,肯定不會答應凌大少的要求。

鬧到最後,兩方只會硬碰硬……

到時候凌家大少直接把洛琛犯案的證據拿出來,這個威脅還是其一。

那些在背後蠢蠢欲動企圖陷害洛琛的人,會毫不猶豫的落井下石!

真到了那一步,他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一切都會變得更加艱難! 第675章汐汐,再叫我一聲老公

葉簡汐沒打算告訴慕洛琛事情,但也不會傻到,去見凌南晟。

葉簡汐承認,自己對凌南晟在內心深處是有些愧疚的,畢竟這個人以前幫助過自己那麼多次。但這些愧疚,抵消不了她對凌南晟的恨。

她恨凌南晟差點害了洛琛,恨到了骨子裡。

現在見到凌南晟,她會控制不住自己,想把他殺了。

可她不去見凌南晟,凌家很大可能會對洛琛不利,這段時間麻煩已經夠多了,她不想洛琛再因為這些事情煩心,想讓他安安靜靜的度日,好好的養傷。

等安家的事情平息了,他們一起回去。

該怎麼辦?這件事到底怎樣處理,才算合適……

從遊樂場回來,葉簡汐還在想凌南晟的事情,最後她暫時決定瞞下,同時讓周文達派人盯著凌家的那些人,一旦他們有什麼動靜,就告訴她。

下午慕洛琛回來了,這比平日里提前了一些。

「阿琛……怎麼這麼早回來?」

葉簡汐欣喜的站起來,但想到凌南晟的事情,又頓了下腳步。

「今天沒什麼事情,所以提前回來了,想多陪陪你們。」

慕洛琛說著拖下了西裝外套,隨手掛在了衣架上,然後把領帶解了下來,回頭見葉簡汐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眼裡像是掩不住的擔心,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怎麼了?是不是有事情?」

當然有事。

可她怎麼說出來……

葉簡汐握住慕洛琛的手,臉頰貼著他的胸膛,聽著他不緊不慢的心跳,溫聲說,「沒什麼事,只是有些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

慕洛琛擰了眉頭,聲音焦急的問。

葉簡汐搖了搖頭,「沒什麼大礙,可能是今天陪著孩子們玩的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你現在就休息。」

「不想……我想跟你在一起。阿琛,你陪著我好不好?」

「嗯,好。」

慕洛琛陪著她走到床邊坐下,讓她坐在床上。

「你也坐下。」

昏婚欲愛 葉簡汐拉著慕洛琛的手說。

「我等下還有事情要辦。」

「那就等下再起來。」葉簡汐不放他走。

慕洛琛只好答應,陪著她一起坐在床上。

葉簡汐依靠著他的肩膀,視線落在卧室的一角,心裡某一處地方又暖又酸的,像是泡在了醋和蜜糖混合物里。

葉簡汐滿腹心事,可忙碌了一整天,還是漸漸的抵不住睡意,眼睛漸漸的瞌上。

慕洛琛摟著她的肩膀說,「想睡就睡吧。」

葉簡汐含糊嗯了一聲,眼帘漸漸的閉上。

而在她睡熟之後,慕洛琛的視線鎖在她的面容上很久很久……

傍晚——

慕洛琛走出卧室,已是穿戴整齊。

周文達見到他,想要開口打招呼,卻被慕洛琛阻止了。

「去客廳說。」

慕洛琛說著,輕輕的叩上卧室的門,緊接著往外面走。

到了客廳。

慕洛琛問:「今天簡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少奶奶一整天都陪著景小姐,沒什麼特別的,不過她回來之後,給我打電話,讓我監視凌家的人。」

「凌家?凌南晟?」

慕洛琛眉頭蹙在一起,露出沉思的模樣。

「不是凌二少,是凌大少,少奶奶說,一旦凌大少有特殊的舉動,都要立刻向她彙報。」

慕洛琛聞言,沒再說話。

上午簡汐跟他打電話,過問凌南晟的事情,他就覺得有些不對,簡汐很少在他面前刻意提起凌南晟,可今天特地打電話過來問。

現在她又過問凌家大少的事情,難道凌家大少找她了?凌家想為凌南晟的事情報仇?

他們想借著簡汐,來報復他嗎?

慕洛琛眼裡滑過一抹暗芒。

「命令下面的人,調查凌家大少最近都在做什麼,有發現了,記得通知我,簡汐那邊能瞞著就瞞著,實在不行,捏造虛假的消息告訴她。」

「是。」周文達頷首。

慕洛琛轉身走到沙發跟前,倒了一杯茶,又問:「安亦舒的下落找到了嗎?」

「已經有些眉目了,我們剛查到柏原崇已經到了帝都這邊,調查的信息顯示,安小姐失蹤的那段時間,柏原崇曾到過人民公園附近,根據現在的消息看,安小姐有八成的可能,是跟著他走了。」

柏原崇……

若不是他,現在的慕家不會支離破碎,他跟簡汐也不用這般。

慕洛琛握著茶杯的手一僵,不由自主的用力。

周文達注意到他臉色不好,沒繼續說下去。

兩人像是冰塑的雕像,沒一個人說話,偌大的客廳的氣氛霎時安靜的有些可怕。

良久——

慕洛琛轉動著茶杯說:「既然確定亦舒在他手裡,那就找人接近柏原崇的人,爭取把她帶回來,若是亦舒不肯回來,那就……」

慕洛琛的聲音低了下去,抬眸望著周文達,漆黑的眸子里氤氳著殺意。

萬不得已,只能把安亦舒殺了。

畢竟安亦舒在安家呆了那麼久,知道安家太多的事情,若是她跟柏原崇聯合,向他泄漏安家的事情,那安家的百年基業,將毀於一旦。

現在的安家和慕家一脈相承,若是安家受損,那麼慕家哪怕不受到牽連,對付柏原崇的可能也會大大的降低。

所以……

這安亦舒只能殺,不能留。

周文達愣了兩秒,而後說:「少爺的意思,我明白。」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想再度開口,卻聽到卧室那邊傳來吱嘎一聲。

他停下了說話。

抬眸望向卧室那邊。

葉簡汐邊伸懶腰邊走向客廳,明明剛才不想睡覺的,可依靠在洛琛身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等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現在精力充沛。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