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沒事!」

慕初笛故作堅強地沖邵青笑了笑。

邵青一下子就明白過來,怕且昨晚被霍驍折騰不輕吧。

大庭廣眾之下,甩霍驍臉,竟然只是這樣的懲罰。

這其中的彎彎繞繞,作為男人的邵青,很是清楚。

「學姐過來,有沒有人知道,我怕學姐等下回去,又要被折磨。」

邵青的目光停在慕初笛脖子上,慕初笛連忙系好絲巾。

精緻的小臉閃過驚悚,「沒,沒人知道,我怕害到你,司機都沒帶。」

「我只是想過來看看你,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慕初笛沒帶司機,邵青早就知道。

他的人,就在這附近。

「學姐,你要不要喝點什麼?」

「橙汁吧!」

慕初笛垂下眼眸,小手偷偷地憑著記憶,給霍驍發了一條簡訊。

然後,把手機里的簡訊刪掉。

廚房內

邵青倒了一杯橙汁,扭頭看向慕初笛,見她只是乖乖地在看電視。

咯噔的一聲,藥物掉在橙汁里。

很快,就融化掉。

「外面天氣熱,學姐喝杯果汁解解渴吧!」

慕初笛盯著眼前的果汁,她知道,果汁是加料的。

「謝謝!」

拿起果汁,小口小口地喝掉。

直到,見到杯底。

「學姐,這次真的謝謝你呢!」

邵青話裡有話。

如果不是有慕初笛,他就找不到霍驍的死穴。

如果不是慕初笛那麼愚蠢,他也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葯,很猛,藥效出來很快。

慕初笛感覺身體的力氣在慢慢的抽離,神智開始不清,眼前倏然一片漆黑。

呯的一聲,倒在桌面上。

邵青坐了下來,輕輕地撩起慕初笛的劉海,「學姐,你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

冷,切骨的冷。

慕初笛被冷醒的。

睜開眼睛,入眼一片漆黑,她的手腳被綁住,動彈不得。

這是哪裡?

為什麼這麼冷?

容城七月的天,就算再冷,也是三十來度,根本不會有這種揪心的寒意。

難道,她到國外了?

心,有點亂,特別是面對未知的情況。

不知道霍驍現在怎麼樣呢?

慕初笛心神恍惚了一下,突然,咔的一聲。

刺眼的光線照入,習慣黑暗的眼睛,適應不過來,半眯著眸子。

「學姐,醒了啊?」

門再次被關上,邵青拎著一盞小燈,走了進來。

他的身上,穿著一件厚厚的外套。

「邵青,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到底想幹什麼?」

慕初笛聲音冷了下來,唇瓣微微顫抖。

似乎,說話會抽走她僅有的溫度。

可是,慕初笛想刺探多點情報。

「學姐,你精力還挺好的,看來,這個溫度對你來說,並沒多大影響嘛。」

這是個冰窖,像大型冰箱一樣,可以調節溫度。

「邵青,你把我帶到這個地方想幹什麼?」

慕初笛聲音透著怒氣,可惜,有氣無力的,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小燈擱在慕初笛對面的凳子上,邵青站在慕初笛跟前,居高臨下地睥睨她。

「學姐,冷嗎?」

「你臉色不太好呢,想不想出去,外面可是很暖和的。」

邵青就像引誘夏娃與亞當的毒蛇,慕初笛一直祈禱霍驍快點到來,她快要冷死啦。

然而另一方面,又想套多點資料,邵青為什麼要對付霍驍,他背後還有沒有其他人。

「你為什麼要抓我?我對你那麼好!」

倏然,邵青卻像變了個人一樣,一把抓住慕初笛的臉,清秀的臉變得猙獰起來。

「我為什麼抓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為什麼要做霍驍的女人!」

「學姐,我也不想害你的,可是霍驍,我不能放過啊!」

提起霍驍,邵青的眼神如同淬著劇毒的刀刃,隨時準備拔出傷人。

慕初笛吃痛地悶哼一聲,「他對你做了什麼?既然這麼恨他,為什麼不去找他,對付我一個弱女子,有什麼用?」

她用的是激將法。

邵青呵呵地笑了笑,「我現在就是找他啊,學姐會帶他來見我的。」

慕初笛還沒察覺他的意思,倏然,邵青鬆開她,轉而走向一旁的錄像機。

「學姐,想出去,就乖乖聽話哦。」

「我對女人,可不紳士!」

錄像機被打開。

「學姐,求他快點來救你吧!」

慕初笛咬緊牙關,死死不肯說話。

「這種賤人,不打是不會鬆口的,讓我來,保證她乖乖說話,你要草她,她馬上脫褲子。」

大門打開,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逆著亮光,慕初笛半眯著眼睛。

憑著少許的光線,慕初笛終於看清楚進來人的臉。

楊天奇。

為什麼楊天奇會在這裡?

慕初笛一臉震驚。

楊天奇看著慕初笛的眼光,就像隨時會飛撲上來把她撕碎的野獸。

那天被暗殺,慕初笛還心有餘悸。

見楊天奇熟門熟路地走向邵青,兩人之間看著並不像陌生。

難道,他們認識?

還是說,楊天奇會逃獄,也是邵青辦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沒有一定的能力,是絕對不能替楊天奇逃獄的。

楊天奇晃了晃手中的刀片,「說不說?」

刀片擱在慕初笛的大動脈上,似乎隨時都準備下手。

「說就說,不用動刀吧!邵青,見到刀子我害怕,會說不出話的。」

「賤人!」

楊天奇恨不得這刀直接割下去。

「把刀收回去!」

「不要忘記我們的目的,私人恩怨,後面再弄。」

楊天奇咬咬牙,憤恨地收回刀子。

「是不是拍了,你就會放我出去?這裡真的很冷,你們兩個人,我一個人逃不過的。」

這場博弈,需要時間,可呆在這冰窖里,她根本就沒有力氣。

慕初笛不想成為霍驍的負擔,所以,她要存儲力氣。

邵青似乎看穿慕初笛的心思,「學姐,別想逃,這裡,你是絕對逃不掉的。」

「做的好,我會給你個更好的地方。」

慕初笛按照邵青的意思,拍了一個視頻,大致也是裝可憐,讓霍驍來救她。

邵青很聰明,他把該說的話全寫出來,要慕初笛照著念,不能多一個字或者少一個字。

慕初笛想跟霍驍透露信息,也沒有辦法。

邵青滿意地收回錄像機,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邵青,你說過讓我出去的。」

「學姐,我只是說給你個更好的地方,放心,我會把溫度調低,讓你享受著美妙的寒意。」

這點寒冷算什麼,當初,他承受的可是更多。

霍驍加註在他身上的,他會一點一點地還給他。

而現在,還在他女人身上,算是一點利息吧。

邵青把視頻發到網上。

發上網,沒那麼容易查出發源地。

另一邊轎車內

霍驍很快就得知網上發出的視頻。

「霍總,慕小姐的定位找到了,那是一個曾經做冰窖的地方。」

屏幕上,正是慕初笛的視頻。

她凍得嘴唇發紫,長長的眼睫毛也沾著冰渣。

幽深的眸子,隱藏著滔天怒氣。

「開快點!」

「霍總,要不要等張局長的人到了才進去?」

喬安娜感受到霍驍的焦急,她擔心,霍總會失去分寸。

向來鎮定自如,掌控一切的霍總,她竟然看出他的慌亂。

誰都沒有想到,有一天,他們霍氏的神,竟然也會亂。

「人類的體溫是三十六度,可裡面,最多是零下一度,再等她還能活?」

她相信他,所以以身犯險。

他絕對不能讓她出事。

喬安娜沒有出聲,她知道,就算她說再多,霍總都不會聽。

而且,霍總說得沒有錯,正常人都不可能在這種地方呆上半天,更不要說懷孕的慕初笛。 之前,慕初笛誤會霍驍,讓喬安娜很是生氣。

所以,這次,她並沒有想到慕初笛竟然肯這樣做。

那得多大的勇氣和信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