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葉舞煙很是糾結,她深吸一口氣,說道:「本姑娘守身如玉,還從未被男子如此靠近,你要對我負責!」

「哦,就這些?若是沒有其它事情,我就走了。」牧雲淡淡的說道,轉身便走。

「你……氣死本姑娘了!」見到牧雲頭也不回的離開,葉舞煙心中湧現出了一絲強烈的失落感。

「死牧雲,壞牧雲,你必須對本姑娘負責……喂,你等等我……」

兩人一前一後,朝著地表飛出。

此時,在牧雲的手中多出了一枚血元晶,閃爍著妖異的紅光,緊握在手,便能夠感覺到一股濃郁的能量在沸騰。

這一股能量,遠超靈晶,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這也難怪,為何仙帝靈晶在此地都是如此的不值錢了。

握著這一枚血元晶,牧雲不由得感慨萬千,在九天十地之中可沒有這種東西,若是擁有,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吞天魔經!

很快,那一枚血元晶便被牧雲吞噬,磅礴的能量瞬間便流淌過他的四肢百骸,只覺得渾身上下暖洋洋的,無比的舒暢。

這一次,他損耗的能量太多了,牧雲一路穿行,在同時吸收這些血元晶的能量,開始修復體魄的創傷。

如今,登臨到半聖境界,他恢復的速度更是極大的提升了。

剛剛走出通道,便已經恢復了九成,卻僅僅耗費了三枚血元晶而已,就當他取出第四枚血元晶準備吞噬的時候,遠處忽然響起了一道冰冷的聲音。

「血元晶?」

「小子,站住!」緊跟著便有一群人呼啦啦的涌動過來,足有七八名,個個渾身上下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殺意。

顯然,這些修士都是聖賢境界的強者。

「區區一名半聖境界的修士,居然得到了血元晶,還真是不可思議啊!」一名肥胖的修士大笑起來。

「龍哥,我們的運氣真是逆天了,竟然發現了血元晶,真是天賜機緣啊。我就說了,在這裡等候肯定有收穫吧!」一名賊眉鼠眼的修士笑著喊道。

那被稱為龍哥的壯漢咧嘴一笑,說道:「就你小子機靈,我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

「多謝龍哥!」

牧雲兩人站在通道外,靜靜的看著這一群人的大笑,不由得眉頭微皺,從其言語之中不難猜測是想要幹什麼。

只是牧雲沒想到,在這裡居然也會出現這種事情。

「你們,有什麼事情么?」牧雲平靜的問道,他不想惹事,但是也不怕事。就連雷鳴龍虎獸的追殺都能逃過,何況是眼前的這一群人呢?

「必須有啊!」

龍哥無比囂張的說道:「小子,你這枚血元晶石從這礦洞之中挖掘出來的吧?」

「是又如何?」牧雲依舊平靜的說道。

「這就對了!你可知道這礦洞是何人挖掘出來的?正是我們的龍哥,他憑藉一己之力,親自挖掘出來的,明白吧!」那賊眉鼠眼的修士說道。

「所以嘛……」

「所以我們從這裡得到的血元晶應該都屬於你們,都必須全部交出來是吧,若是不交出來,你們就動手搶奪了?」葉舞煙冷冷的說道。

「你這個小姑娘,還真是聰明,善解人意,我喜歡哦!」龍哥笑著說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還不將血元晶都交出來,難不成等著龍哥親自去拿么?我給你們三秒鐘時間考慮,要是不從的話,今天你也就別走了,今晚陪龍哥侍寢吧!」那賊眉鼠眼的修士冷笑道。

此話一出,牧雲兩人頓時面色微變。

特別是葉舞煙,更是俏臉之上寫滿了憤怒的神色,眼前的這一群人真是太過分了,居然想要她侍寢?

在她原來的世界中誰敢提出這樣的要求?可是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竟然如此的過分。

這一座礦山,上面有無數的礦洞,誰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所挖掘出來的,更何況就算是挖掘出來了,也不是代表著這些血元晶便屬於他。

葉舞煙很是氣憤,但是眼前的這一群修士的實力很強,為首的那龍哥跟她實力一般,甚至還略微的超出了一些。

至於其他人,也都不弱,若是真的開戰,她根本就沒有勝算。

牧雲呢?

雖然說牧雲能夠帶領她避開雷鳴龍虎獸的追殺,但是在這裡,這群人顯然不會罷休,真正的出手,以牧雲半聖境界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勝算!

「我們若是不交出,你們還敢主動的搶奪不成,在這裡,就沒有一點規則么?」葉舞煙不滿的說道。

「小姑娘,是新人吧,這點規則都不懂!」

賊眉鼠眼的修士上前一步,來到葉舞煙的身前,上下掃了一眼說道:「陪你鼠哥一晚,好好的給你普及一下新人必備知識,如何呢?」

「滾,你個死老鼠!」葉舞煙對於那目光很是不爽,開口罵道。

「呦,有個性,鼠哥我就喜歡這種火辣的妞。龍哥,你品嘗了之後一定要給賞賜給我,好好的調教調教,讓她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鼠八,你立下了大功,我滿足你。」龍哥笑著說道。

「多謝龍哥,龍哥萬歲!」鼠八激動的喊道,隨後他轉過身來,盯著牧雲兩人說道:「在這裡,我們是什麼身份,偷渡者,明白不?

也就是說,哪怕是我們自相殘殺,都沒有人多看一眼,只要你能夠繳納足夠的血元晶,你就是爺!否則,你狗屁都不是,比這地面上的塵埃還要卑微!」 「睜大你們的眼睛看看,這是哪裡?讓我告訴你們好了,這是蟲血大世界!不再是你們作福作威的下界了!」

鼠八冷聲笑道:「招惹我龍哥,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我現在這是好好說話呢,不要試圖挑戰我的耐心。」

「這麼說來,就算是出事了,也無人來管是吧。」牧雲忽然開口問道。

「那是自然,所以你們還是考慮清楚了再做出決定!」鼠八冷笑道,眼眸卻不時的掃在葉舞煙的嬌軀上,滿是貪婪的神色。

聽到這裡,葉舞煙心中已經一片通明,看來今天是要繳納費用了,好在他們這一次收穫頗豐,繳納出去幾枚不會傷筋動骨。

「這一次我是僥倖,發現了十枚血元晶,全部交給你們,放我們走如何?」葉舞煙咬咬牙說道。

她不想和這些修士產生衝突,最好的辦法便是交出血元晶,花錢買平安了。

「十枚?」

龍哥眉頭一挑,冷笑道:「看來你們是不想好好配合了,交出十枚血元晶,這是打發叫花子么?還是說,你非要讓我親手去你身上搜一遍了?」

「你,你們太過分了……」

「胡說八道,我們可都是大大的良心人,不就是讓你交出所有的血元晶么,然後再次陪我們兄弟一晚就解決的事情,有這麼麻煩么?日後,你就可以在這礦場之中橫著走了,誰敢欺負你,就報我鼠八的名字。」鼠八狂笑道。

葉舞煙咬咬牙,說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了,好歹我也是一尊大賢,逼急了你們也要留下幾條命。」

「哈哈哈……」

聽到葉舞煙的威脅,鼠八等人不由得都瘋狂的大笑起來,說道:「你還真是可笑啊,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么?老子可是刀頭舔血的人,還害怕死么?只不過,在死前能夠好好的爽一把,也算是值得了!」

「一尊大賢而已,你拿什麼殺我們,龍哥一人便足以碾壓你了。你若是不乖乖的聽話,那便成為女奴吧!」鼠八再次威脅道。

說著,還伸出了一隻毛茸茸的大手,便朝著葉舞煙的嬌軀抓來。

「住手!」

就在此時,通道口走出來了一名衣衫襤褸的修士,正是蛇飛龍!此刻的他無比的狼狽,當時他正在開採那些血元石,但是不曾想產生了巨大的地震,險些便被活埋在下面了。

幸好,他的運氣好不錯,並未傷到要害。等地震平息了幾分之後,便從已經塌陷的通道之中衝出。

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便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哎呦,我還以為是誰呢,沒想到是你這個垃圾。好久不見了啊,蛇飛龍,你居然膽子大了。」

鼠八獰笑道:「你要是皮痒痒了,我可以考慮幫你揭掉。」

「鼠八,你們欺人太甚,不許欺負我的隊友。否則,我……」蛇飛龍沉聲喝道,做好了戰鬥準備。

「你怎麼樣?你又能怎麼樣?就憑你一人,連我都打不過,你還想上天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啊!」鼠八冷笑,咄咄逼人。

「我不管,我不允許你傷害他們!」蛇飛龍攔截在牧雲兩人的身前,臉上滿是堅定的神色。

這一次,他能夠收穫如此海量的血元石,很大的一部分功勞便是在於牧雲,他絕對不能容許牧雲被欺壓。

明知道打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給你三秒鐘,滾開!」鼠八冷笑道。

「不!」蛇飛龍非常的堅定,可是他的舉動卻徹底激怒了鼠八,一隻利爪迎面便朝著他狠狠的轟擊而來。

這一招,蘊含著極為強烈的殺意,恐怖無比。

「等等!」

就在此時,一直不曾開口的牧雲忽然說道:「你不就是想要血元晶么,我這裡有,你來拿吧!」

說著,牧雲還取出一枚血元核,在手中把玩著。

一剎那,全場一片死寂,只剩下了粗壯的呼吸聲以及無比熾烈的眼神。

「血元核,我不會是眼花了吧,這小子居然得到了血元核!」鼠八渾身劇顫,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從一開始,他就懶得多看牧雲一眼,畢竟一名半聖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擁有一枚血元核。

「真的是血元核啊,我沒有看錯,是真的!」

「龍哥,我們要翻身了,哈哈哈……」

「這一次,我鼠八的功勞可是逆天了,龍哥,你一定要好好的賞賜我啊!」

在場的眾人眼睛都直了。

就連蛇飛龍都徹底的驚駭了,這才這麼長時間不見,牧雲居然得到了一枚血元核,這太不可思議了。

「牧雲,快收好。」

然而,牧雲卻只是微微一笑,對著鼠八眾人說道:「原來這東西叫做血元核啊,我這裡還有一大把。」

說著,虛空之中便漂浮出一堆亮晶晶的血元核,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啊,我要瘋了,天呢……」

「龍哥,你快看,那是血元核啊,那麼多?」

「這一次我們發財了,真的是發財了,這些血元核足夠我們兄弟離開這個鬼地方了,我真是待膩歪了。」

在場的修士都要瘋了,眼中滿是瘋狂的神色,他們雖然是強盜,但是本身也是偷渡者,非常迫切的離開此地。

只可惜,血元晶太難搶奪了。

沒想到,這一次讓他們看到了一頭大肥羊,還是超級肥,肥到流油的那種。這一票幹完,他們就可以金盆洗手,回過大世界了。

「哈哈,小子,你很不錯啊!」龍哥更是興奮的搓搓手,眼中滿是貪婪的神色,這血元核的價值,難以想象。

「想要嗎,還求我啊,我開心了,就送給你們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小子,你找死!就你這點微末的實力,還要讓我們去求你,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也不打聽打聽,我鼠八何曾求過人。識趣的現在就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鼠八厲聲喊道。

「牧雲,你要幹什麼?」葉舞煙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牧雲會有如此的舉動,這不就是引火燒身么?

至於蛇飛龍,更是已經震驚的無以復加,難以啟齒了。

「我再次確認一遍,在這裡殺人,不會有人過問吧。」牧雲平靜的說道。

「這不是廢話么,還不快交出來!」鼠八冷冷的喊道,他從牧雲的話語之中覺察到了一絲不正常。

但是轉念一想,一名半聖境界的修士能怎麼樣?

就算是急了,也不過就是半聖境界呀!他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聖王,超出了牧雲足足三個小境界。

這還不是彈指可滅殺了?

牧雲微微一笑,大手一揮便將所有的血元核都收入到懷中,緩緩的伸出右拳,淡淡的說道:「剛才被雷鳴龍虎獸追殺,還真是憋屈啊,我這一肚子的怒火正愁無處釋放,你們就迎面送來了當出氣筒,我很滿意。」

「出氣筒?」

在場的眾人瞬間便懵了,這是什麼意思?在這幾名修士,可都是絕對的強者,在下界的時候也算是名聲響亮的存在,自然實力很強。

可居然一名區區的半聖境界的修士在他們的面前囂張,還揚言要將他們當做出氣筒?這是他們聽錯了,還是那小子瘋了?

「牧雲,不可啊……」就算是蛇飛龍也是渾身一震,他瞬間便明白了牧雲的意思,這是要動手的節奏啊!

可是牧雲能夠打得過這些人么?

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難不成牧雲還有底牌不成?

至於葉舞煙,俏臉之上則是寫滿了古怪,在逃離的時候,她親眼見證了牧雲的諸多手段,早已無比的震驚。

此刻牧雲既然敢開口,那便是有絕對的信心,正是因此,她心中才稍微的平靜了下來,目光死死的盯著牧雲。

「你小子不是在開玩笑么,就憑你的實力,老子一巴掌都能拍死你。」鼠八瘋狂的大笑起來,指著牧雲滿是嘲諷的神色。

蹬蹬!

就在鼠八瘋狂大笑的時候,牧雲忽然動身了,剎那之間便出現在其身前,抬手便將天沉石狠狠的轟擊向他的頭顱。

這一瞬間,鼠八驚呆了,這小子的速度竟然如此的迅猛,在這瞬間,他便想要進行躲避,但還是遲了。

牧雲的速度更快,飛仙體展開,快到了極致,在虛空中穿梭,只是留下了一連串的殘影,緊跟著便有一陣沉悶的骨骼斷裂聲響起。

鼠八那乾瘦的身軀沉重的栽倒在地,頭顱崩裂,腦漿飛濺,就連神魂都未能避開,被牧雲一把抓在手中。

「放開我啊……」鼠八凄厲的吼叫起來,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幕,他竟然被對方瞬間崩滅了身軀,囚禁了神魂。

「放開你,好呀!」牧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驟然一捏,一團熾烈的太陽火精瀰漫開來,將其神魂點燃。

頃刻之間,焚燒成為灰燼。

鼠八被秒殺!

這一刻,在場的修士依舊沉浸在瘋狂的大笑中,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一幕,那聖王境界的鼠八居然被秒殺了?

做完這一切,不過是在半個呼吸之間,牧雲身形一扭,便朝著龍哥衝殺而去! 殺意沸騰!

在這蟲血大世界中,大道法則是完整無缺的,牧雲在施展秘術的時候,能夠動用完整的法則,威力自然是驟增。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