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不是沒事嗎?」

感受到少女激動的情緒,蕭凌微微一愣,然後拍了拍柳妙衣的背,笑道:「若你在哭下去的話,我這衣服都全部濕透了……」

聞言,柳妙衣抬起頭來,擦了擦淚水,深怕失去蕭凌一樣。

此刻,兩人的姿態是摟摟抱抱的樣子,引得柳擎等人唏噓聲一片。

這讓柳妙衣臉蛋一紅,如同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后跳一步,羞澀的看著蕭凌。

面對少女的目光,蕭凌摸了摸鼻子,微微撇過了頭。

他心中只有一個少女,那個少女的名字叫雲曦。

雲曦現在生死不知,蕭凌心中很煩躁,希望更快的打聽到聖武院的消息……

噠噠噠。

宋銳突然沖了進來,驚慌道:「老大,王家的人馬追蹤過來了!」

「什麼!」

柳擎一驚,喝道:「我們行動極為隱蔽,他們怎麼能夠追到璀璨樓?」

這讓原本放下心的龍門鏢局眾人提心弔膽起來。

王家的人馬能夠追蹤到璀璨樓,這太過匪夷所思。

宋銳道:「老大,我剛才看見那個自稱王候敦的大漢,手持一個白鼠,他們就是跟著白鼠跟蹤到這裡的!」

「一定是那隻白鼠具有靈敏的嗅覺!」

柳擎看向蕭凌,問道:「蕭兄,你是不是有遺落的東西在監獄?」

「我有一本書籍遺落在監獄,那白鼠應該是聞了書的氣味,然後聞著我的氣味找到這裡的。」

萬界最強狂帝 蕭凌目光有著凝重,他也沒有料到王家能夠如此迅速的找到這裡,這讓他心中一沉,這個落腳的地方都沒了。

「我還是離開這裡吧。」

蕭凌略微沉吟,做出了決定,道:「他們要找的人是我,只要我離開了,就沒事了。」

「蕭兄,萬萬不可。」

柳擎連忙阻止道:「我想,那王家的人應該派了大量人手圍住了璀璨樓,出去了就是自投羅網。」

「哥,我不要蕭凌有事!」

柳妙衣拉著柳擎的胳膊,在她心中,蕭凌佔據了很多,若是蕭凌被抓了,她都不想活了。

雖然兩人相處的時間很短,柳妙衣卻是喜歡上了蕭凌。

這個堅毅少年,讓她十分著迷。

「小妹,你放心。」

柳擎拍了拍柳妙衣的肩膀,笑道:「這裡可是璀璨樓,就算真武城城主親自降臨,也要掂量掂量下。」

「此話怎講?」蕭凌微微一愣,問道。

他從小到大生長在聖武院,對於一些宗門勢力根本不了解。

只不過,從柳擎的言語上,他可以推測出,璀璨樓不是一般的勢力,因為真武城城主面對璀璨樓,都要放下姿態。

「神武大陸,有十大商盟!璀璨樓便是十大商盟之一!」

柳擎笑道:「璀璨樓勢力遍布神武大陸,其中強者無數,更有武帝強者坐鎮,名聲顯赫!這裡的璀璨樓是一個分部,並且璀璨樓的一舉一動,能夠影響真武城的經濟!」

「王家若是有膽量來璀璨樓抓人,那簡直就是狗膽包天。」

「不僅如此,這裡璀璨樓的主人火舞與我龍門鏢局有不小的交情。 與婚爲鄰 如今我等有難,她必定不會坐視不管,只要她出手了,就算真武城城主來了,也不敢造次!」

「因為這裡是璀璨樓!璀璨樓的威嚴不容任何人挑釁!」 「火舞究竟是何方神聖……」

聽著柳擎一番話后,蕭凌漆黑的眸子閃過著精光,對這個璀璨樓的主人火舞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連真武城城主都不敢在這裡造次,可以見得火舞的手段很強悍。

柳擎笑道:「蕭兄,璀璨樓有暗室,我們可以那裡看火舞大人是如何對付王家的人馬。」

蕭凌點了點頭,在柳擎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一處暗室,透過小窗口看著璀璨樓的外面場景。

此刻,大量的王家人馬匯聚在璀璨樓門口,為首的獨眼男子站立在外,赫然是王家的王候敦。

在其身後,王毅和黃霸皆是站在後面,看著眼前的璀璨樓有著敬畏之色。

璀璨樓之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還望轉告樓主,我等並無惡意,只是有要犯在此,我等打算查看一下。」

王候敦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對著一個掌柜模樣的女子,雙手抱拳,恭敬說道。

璀璨樓啊,他們王家可不敢得罪。

「這個,我去通報一聲樓主……」

女子看著璀璨樓外面的大量人馬,微微沉吟,便打算去通報火舞。

「怎麼?王家的人竟然搜到我璀璨樓來了,真是狗膽包天!」

就在這時,一道笑吟吟的聲音響徹開來,緊接著,一張美艷絕倫臉孔,出現在眾人眼前,那女子披著一襲紅妝妖艷的長袍,毫不保留的把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段淋漓致的展出出來。

火舞,真武城璀璨樓的樓主,實力通天,到達了武王境界。

聞言,王候敦的笑容僵在臉上。

璀璨樓家大勢大,就算真武城城主親自來臨,恐怕也討不好事。

「火樓主,在下王家王候敦,若有得罪之處,還望海涵。」

面對火舞,王候敦選擇了認慫,只不過,他不甘心就這樣離開,道:「我們王家正在逮捕一個殺人犯,恰好此人的一件物品被我得到,在我靈鼠的追蹤下,才來到了璀璨樓……」

王候敦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感受到一陣撲面而來的威壓,使得他臉瞬間煞白,倒退數步,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吐出一口悶血。

不僅是王候敦,在璀璨樓門前的王家眾人,皆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臉上煞白。

武王強者的威壓,不容小覷!

「你是認為我璀璨樓包庇了你要抓的犯人?」

火舞嬌笑一聲,一雙妖艷若狐,傲然如凰的燦眸淡淡的看著王候敦,笑吟吟道。

被火舞這樣盯著,王候敦只覺得自己被一頭洪荒猛獸盯著,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問下去的話,他必死無疑。

「火樓主,我剛才的話,你就當我放屁吧。」

王候敦神色陡然一緊,只能認慫,擠出這些話來。

就算王家家主來到這裡,下場也不會比他好到那裡去。

「我們走!」

說著,王候敦揮了揮手,打算帶著王家眾人離開這裡。

「我讓你走了嗎?」火舞淡淡說道。

王候敦腳步剛剛邁出一步,便尷尬的停了下來,一臉憋屈的轉過身來,抱拳道:「不知火樓主有何貴幹?」

王候敦有苦說不出,真是打掉了牙齒肚裡咽,胳膊掉了袖裡藏。

他明白,火舞是不打算輕易放他們離去。

「你算是個聰明人。」

火舞道:「不過,你想在我璀璨樓抓人的話,這便是最致命的愚蠢了。明日午時,你將參與此事的人馬全部叫齊,跪在我璀璨樓門前一個時辰,此事才能揭過。」

「太霸道了吧。」

蕭凌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咂了砸嘴巴。

跪在璀璨樓一個時辰,這已經是光明正大打王家的臉了!

就是不知道,王候敦又該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聽完火舞雲淡風輕的話,王候敦臉色直接垮了下來,至於其他王家人皆是臉色難看,將目光看向王候敦。

王候敦忍不住說道:「火樓主,你未免太過分了吧。」

若是他真的這樣做,那就是丟王家的人,不用在真武城繼續混了。

「過分?」

火舞笑了,道:「過分又如何?若是你們明天不老老實實的跪在璀璨樓門前,就莫怪我去王家探望下王家主了。」

她妖嬈的美眸當中有著無盡的冰冷,使得王候敦等人渾身哆嗦,如墮冰窟,血液都冷卻下來。

「火樓主……你!」

王候敦一雙眸憤恨的瞪著火舞,臉色氣得慘白,呼吸都變得重,若是火舞前往王家的話,他的下場恐怕好不到哪裡去。

寵妻無度:男神老公要抱抱 「滾吧,記得明天準時來。」火舞擺了擺手,說道。

「我們走!」

王候敦氣的跺了下腳,帶著王家的人馬灰溜溜來到離開這裡。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將事情的發展經過告訴家主,讓家主定奪。

「王叔,就這樣算了?」

等離開璀璨樓很遠的距離后,王毅忍不住問道。

想到在璀璨樓門前的窩囊樣子,他簡直是氣瘋了。

「只能讓家主定奪了。」

王候敦臉色鐵青,腸子悔青了,管了這件破事情,得罪了璀璨樓,太愚蠢了。

「若是家主不想得罪璀璨樓,我們明天就乖乖的跪在璀璨樓門前,讓那火樓主消消氣。」

王候敦咬牙切齒,道:「至於你口中的小子,他一定在璀璨樓!」

「他在璀璨樓我拿他沒有辦法,我就是不信他會一輩子待在璀璨樓立馬不出來!」

王毅也是臉色難看,眼中有著無盡殺意,道:「王叔,我們一定要殺了那小子,才能夠發泄我們的心頭之恨!」

至於黃霸臉色也是陰晴不定,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應該跟來。

現在可好,他也要明天跪在璀璨樓門前。

明天,他們的名聲註定要席捲真武城,讓大街小巷全部知道,這算是丟臉丟到家了。

……

璀璨樓,暗室處的眾人看到王家人離開后,皆是鬆了一口氣,然後來到卧房當中。

「火姐姐好厲害啊,三下兩下就讓那些來者不善的王家人趕出了璀璨樓!」

柳妙衣美眸有著激動的神色,小臉都是紅通通的,想到火舞霸氣一面,讓王家眾人屁都不敢放,這太過撼人心魄。

柳擎等人神色也滿是崇拜,這就是強者,強者才能夠得到別人的尊重。

「火舞……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想起火舞英姿颯爽的樣子,蕭凌漆黑的眸子有著嚮往之色。

神武大陸,強者為尊!只有拳頭大才是真道理!

火舞背靠璀璨樓,不僅身份尊貴,實力更是武王強者,足夠讓那些王家人望而退縮。

若是有一天,他實力足夠了,就能夠復仇,要那些滅聖武院的強者血債血還!

咔嚓!

房門緩緩的開啟,一道火紅妖嬈的絕美女子走了進來,使得整個房間充滿了清香氣味。

「火樓主!」

柳擎連忙拱手,感激道:「多謝火樓主出手相助,幫我等解圍。」

在其身後,龍門鏢局等人皆是目光恭敬,朝著火舞抱拳行禮。

「這等俗禮就免了吧。」

火舞嬌笑一聲,如同春暖花開,笑道:「我與龍門鏢局交情不錯,幫你這個忙,只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多謝火姑娘!」蕭凌上前一步,拱手感謝道。

近距離看著火舞,她身材豐滿圓潤,曲線迷人,讓蕭凌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心中驚嘆這女人太過嫵媚動人了。

「小子,你就是王家口中的殺人犯吧。」

火舞濃眉一挑,露出媚笑,道:「看你年紀輕輕十五歲,就到達了二星武師境界,的確有些本事。」

「二星武師!」

聽完火舞的話,柳擎等人皆是一驚,這才仔細打量著蕭凌身上的氣息,然後雙眼瞪的老大,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因為他們清晰的感受到,蕭凌的氣息比原來的強上無數倍,並且到達了二星武師。

這讓他們震驚了,因為與蕭凌相處沒有多長時間,他們知道蕭凌是八星武者,只不過,這才一天時間不到,蕭凌就直接到達二星武師,這要是說出去,誰也不會相信。

一天從八星武者突破到二星武師,這種妖孽般的晉級速度,簡直前所未聞!

「沒想到,蕭兄不知不覺就超過我了,果然不是一般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