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面有扇鐵門,剛才我看袁興平就是打開這裡出去,但是他給鎖住,不管怎麼去踹都是沒用。」

南初焦急的說,這裡溫度完全就和外面天差地別。

南初穿著一件襯衫,凍得瑟瑟發抖。

「等我,一定等我,馬上我就能到陽明街,給我一點時間。」

南初麻木點頭,不停搓手,不停運動,但是沒用,這裡溫度應該能有零下二十幾度。

最後南初軟軟坐在椅子上面不停發抖。

「司寒,這裡好冷,我有些困,能不能就睡一會?」南初說話時候,嘴唇都在顫抖。

「不行,不準睡,我來陪你講話。」

「我們講講陸儲,講講以前的事。」

「南初,你能不能有些誠信,當初是你答應過我,你要陪我一輩子的!」

陸司寒說的眼眶有些發紅。

天空盤旋幾架直升機,吸引無數群眾出來拍照。

一列警衛有條不絮通過軟梯,來到地面。

「你們通通去查冷凍室,一個不準放過!」

陸司寒發布指令,南初說過所處環境非常寒冷,只有冷凍室能夠滿足這一條件。

一邊發布命令,陸司寒一邊繼續去和南初說話。

「你說你在W國養了一隻狗狗,你知道嗎?曾經我們也養過狗,他的名字叫做肉肉,它也一直都在錦都,一直都在琉璃別院等你。」

「幼儀,盼夏,還有明家她們通通都在等你回來。」

「南初,一定堅持下去。」

陸司寒語氣之中帶著哽咽,距離南初被困已經整整過去半個小時。

通過視頻,陸司寒能夠看得出來,南初氣色很差,已經接近極限。 不會吧?老爺他這麼眷顧他?

這樣也好,把他留在地府當差,也總比送他回人間去要劃得多,也不知是哪個環節出錯了?以後老牛我就可以天天折磨他了,小子,日子還長,我們慢慢來。哼哼。

那牛頭從地上爬了起來,對着閻王作揖行禮道:“回稟閻羅王老爺,地府目前空缺的職位有”

閻王擺擺手,示意他過去告訴郝健。估計是氣還沒消,看到這牛頭就來氣吧。就自個兒又坐回了椅子去玩電腦遊戲了。咔咔咔。

“我消,我消,消死你!”

哈哈哈,這消消樂玩得夠帶勁的啊。

那牛頭這纔不情不願的向郝健走了過去。

“小子,你給我聽好了哈,我們地府目前泥瓦、御廚、巡查、夜香、布衣、聯絡、安防,都有空缺,你要選哪個?”

泥瓦?夜香?布衣?聯絡?安防?巡查?

郝健也納了個悶了,這御廚他知道肯定是個廚子,這其他的嘛,那蠢牛說得模棱兩可的。這叫郝健怎麼選嘛!

他忍不住不滿的問道:“這泥瓦是幹什麼的?”

“就是泥瓦匠,建造地宮的。”牛頭沒好氣的答道,“這小子喊你選就選嘛,你在這廢什麼話!”

嘿,這蠢牛點都不把自己當回事啊?

“信不信我告訴閻王說你不告訴我,對他下達的任務工作不認真不負責!嗯哼?”郝健低聲在他耳邊威脅道。

他明顯愣了愣,揮了揮衣袖,一臉憋屈,忍怒,不情願的樣子。

“哼!”

“好,你問你問!”

郝健對他的反應略有點滿意啊。你委屈你生氣你不情願就對了。氣死你,氣死你,氣死你活該,哈哈。誰叫你要和你健哥哥我作對呢!

“那這布衣、聯絡、安防呢?”

“布衣就是布衣工,給地宮老老少少大大小小製作官服的,懂了嗎?這聯絡嘛就是聯絡員,也就算郵遞員的作用,替我們地府工作人員,表現好的孤魂野鬼傳遞家書,引夢團圓。這安防嘛就是重中之重了,幹我們這行當,時常發生厲鬼暴動戰亂,什麼恐怖分子入侵啊,孫悟空大鬧地宮啊,等等,都得安防員來把守維和,就相當於人界的殺手喔!”

那牛頭一臉賊嘻嘻的笑道,“要不你就選安防吧,你看啊,這當地獄殺手多麼的高大上啊?我看這最符合你英俊的外表的差事了?你覺得咧?”

這牛頭一臉奸笑,準沒好事,我纔不會上當呢,哥這麼聰明絕頂。

“no、no、no”,郝健裝做一臉下不了決心,很猶豫的的樣子,搖了搖頭,“我還要考慮考慮一下。還有點沒搞明白呢。”

“那你還有什麼問題嘛?”那牛頭不耐煩道。

“按照你所說的邏輯來看,這夜香不會就是倒屎的吧?那巡查就是巡邏員咯?”郝健有點小聰明道。

郝健笑嘻嘻的看着他,心裏還有點洋洋得意,他地獄這套路,都被自己給摸清了。還敢跟我打哈哈?

結果,那蠢牛的解釋澆了郝健一身冷水,一下子就澆滅了他的得意。

“小子,你不懂就不要跟你牛頭哥哥我亂說,這夜香不止倒屎,清掃地宮一切的垃圾,也包括處理惡靈屍體。還有那巡查,也不單單是巡邏員這麼簡單,還得每日每夜敲鑼打鼓,提醒人們幾更天,該幹活了。”

傻屌(diao)!叫你跟我牛爺爺鬥!

“要不你選這幾個來乾乾?也蠻適合你的啊?”

我了個去,這陰曹地府的職位乾的活果然要比我們哪裏多啊!一個頂倆啊!坑,又坑又冷。

郝健上下重新審視了一遍他,就像重新認識他一樣,這蠢牛果然陰險!

“你到底選不選?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祖宗 一直看我幹嘛!給個痛快話吧?磨磨唧唧的,就像個磨唧小娘們似的。德行!”

你,算你狠!日久方長,總有一天你會落在我的手裏,哼,咱走着瞧!

當然郝健他是不會這麼說啦。

這夜香巡查御廚布衣啥的肯定都不能選了!不過那泥瓦倒是自己擅長的。可不是嘛,自己都在建築工地上幹了好多年了,也沒混出個什麼名堂。要不就選泥瓦?

算了,算了,人總要有點志氣啥的,選個其他的算了。不能再像我前世一樣,短短二十載都在工地上過那麼苦逼的日子,天天風吹日曬雨淋,雪打月暈霜凍。慘啊!

我爹他也特別囑託我了,不要學他,搞建築一輩子沒出息。唉,想來我也真是不孝啊,都沒有給郝家留後,要是爹孃知道我已經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不得傷心死啊,他倆老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啊?!

不孝啊,不孝。下一輩子,我郝健一定要有權有勢,不對,現在就要,這纔好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纔能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和不辜負愛自己的人。對頭,我要重新來過,我要來一次不一樣的人生!

首席的溺愛 既來之,則安之。

哥要選個更有前途的職位才行啊!選哪個好呢? 長姐難爲 我怎麼又像一夜回到瞭解放前呢,滿腦子漿糊,難以抉擇。

“這聯絡?這安防?我到底選哪一個呢?”郝健思考中,口中就不自覺的說了出來。

“小子,就你這麼磨唧,天都黑了,我老牛也要困了。我看你也別選了,反正地府最近太缺人,兩個職位都交給你了,就這麼說定了。”

“啥?”郝健一臉懵逼。

那牛頭一說完,就直接去告訴那選閻王爺了。郝健還來不及拒絕!

我去,他們地府的人怎麼老是直接跳過我同意不同意這一項啊?硬是欺負我是老實人碩。你們給我等着啊!

畫個圈圈詛咒你….

“稟告閻羅王老爺,郝健他已經選好了。”

牛頭畢恭畢敬的對那閻王彎腰鞠躬道。

閻王這才停下手中的動作,擡頭愜意的問道:“噢?他選的哪個,說來聽聽?”

“回老爺,那鬼小子挑肥揀瘦的,選了半天,才選的聯絡和安防這兩職。”

“喲?這鬼小子膽色不錯啊!居然還敢選兩職。不過?”

閻王理了理自己貼歪了的鬍鬚,賊眉鼠眼的對牛頭笑道:“你去告訴他響銀月俸是算一個人的哈,這身兼兩職是他自己挑的,不是我們強迫的,告訴他不許後悔。選了就不能換也不能逃,就算逃,諒他這鬼崽子也逃不出我老閻的手掌心,哈哈哈。”

哈哈,遇到一個傻蛋老閻我就宰一個。

想來這聯絡和安防都已經空缺好久了,沒人願意幹,別人都嫌棄又苦又累又髒還很危險。我加好幾倍工資都沒人願意幹,這下好了。來了個冤大頭。不僅剩了好多錢錢,還相當於多了兩個勞動力。爽!

……

那牛頭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搖搖擺擺的向着郝健他走了過來。

老爺叫我告訴你,老牛我纔不告訴你咧。活該你,累死累活,還拿不到好多薪水。哈哈。

牛頭走了過來,輕拍了幾下我的肩膀,笑嘻嘻道:“嘿嘿嘿,郝健兄弟,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同事了,閻羅王老爺剛纔說了,喊你好好幹,幹好了獎勵多多喔!尤其是你身兼數職,那啥年終獎還有可能多翻幾番呢!加油,我看好你喔。”

看着他的笑,郝健怎麼覺得心裏有點發毛呢?他這笑點都不像是在歡迎我,反倒怎麼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呢?

是自己想多了嗎?不管了,既來之則安之,走起! 第771章過去的事,都不重要

「以前的我,也養狗狗?它的名字叫做肉肉?」

「這個名字還真好聽。」南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因為記憶缺失,不管怎麼去想,她都不能想起肉肉是長什麼模樣。

「不僅如此,我們以前養過狗熊,後來放生讓它回到森林。」陸司寒不停去說一些能讓南初感興趣的話題。

「是嗎,我可真想過去看看。」

「如果還有機會,帶我去趟錦都,我想見見肉肉。」

「還有我還沒有見過親子鑒定,陸儲真是我的孩子?」南初語氣之中滿滿都是眷戀。

她才回到A國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想不到心中就有這麼多的牽挂。

「他是,他真的是我們兩的孩子。」

「南初,離開孩子四年,你對他的虧欠,必須彌補。」

「你讓陸儲整整感受四年沒有母愛,你讓陸儲嘗嘗羨慕其他孩子,絕對不能這樣繼續不管不問陸儲!」

提到陸儲,南初眼眶泛紅。

陸儲性格非常敏感,那次聊天,陸儲說他其實討厭媽媽,南初聽著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如果今天死在這裡,恐怕以後陸儲將會帶著對她的恨生活下去。

不行,絕對不能這樣。

南初必須活著回到錦都,必須告訴陸儲,媽媽從來沒有不要陸儲,媽媽只是因為記憶缺失,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有過一個孩子。

憑著頑強意志,南初咬牙堅持,來到鐵門面前不停捶打。

必須打開這扇鐵門,必須出去。

砰砰砰的聲音不斷傳出,陸司寒打開對講機詢問冷凍室情況,絕望的是所有救援警衛都沒聽到敲打聲音。

看著視頻上面,南初不斷敲打,她的雙手已經破皮,鮮血淋漓,但是鮮血沒有流淌掉落,因為溫度真的非常的低。

「南初,你再仔細想想,這裡還有什麼特徵,所有冷凍室幾乎都快查遍,但是仍舊沒有找到你的位置。」陸司寒看著傳來消息,每一條都能讓他絕望。

「魚腥味,我能聞到這種味道。」

「這個空間似乎騰空,能夠傳來輕微震動。」南初凍到臉色發青,雙手環抱身體,哆哆嗦嗦的說。

話音剛剛落下,因為手機沒電,屏幕一片漆黑,南初徹底與陸司寒失去聯繫。

軟軟的將手機扔在地上,所有生的希望,全部壓在陸司寒的身上。

「南初,怎麼突然掛斷電話?」

重新撥打電話過去,裡面傳來公式化的女音,陸司寒急的一拳垂在牆面。

沒有電話聯繫,搜查更加困難。

努力平復心情,陸司寒開始思考南初留下最後兩個關鍵信息。

魚腥味,說明這個空間曾經用來裝賣海鮮。

可是騰空,震動都是怎麼回事,難道南初現在根本不在冷凍室內,而是在——

在車廂,一個冷凍車廂內部!

這個可能冒出,陸司寒發覺越來越有可能。

「放棄搜查冷凍室,全力去查帶有冷凍功能車廂,重點是曾經賣冷凍魚車廂。」

「收到指令。」

警衛更改搜查方向,通過調查掌握陽明街冷凍車信息。

冷凍車多數停在陽明街農貿市場外面停車場內。

整整三十輛車,如果一個一個聯繫店主過來打開車廂,顯然太慢,警衛直接拿起刀鋸開始割開。

陸司寒則是一輛一輛汽車檢查,這些車輛裡面根本沒有傳出聲音。

目光一瞥,陸司寒看到不遠處街道上面,停著一輛冷凍車,這輛冷凍車處於發動狀態。

鬼使神差,陸司寒朝著這輛冷凍車走去。

「南初。」幾乎不抱希望輕聲喊道。

「噔噔。」車廂裡面突然傳來輕微擊打。

「南初,南初你在裡面,你在裡面對嗎?」

「不要害怕,我來救你!」

陸司寒看著冷凍車門正被一條鐵鏈鎖住,立刻拉扯起來。

「你們快點過來,打開這扇鐵門!」

「快點,快點!」

Add Your Comment